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干部权威 ...

  •   花见莫名其妙地躲开了名曰“加班”的悲惨命运。
      
      按理说,这是好事一桩,可花见总感觉今日的准时下班来得有点微妙。尤其再一联想到那通突然打给部长的电话,以及部长那恭恭敬敬的一声“干部大人”,花见有理由相信,她的加班工作会被突然取消,绝对和中也脱不了干系。
      
      啧啧啧,这可真是……
      
      ……干得漂亮!
      
      不用加班真是太棒了!
      
      ——已经连续加班一整周的花见在心里痛快地这么想着。
      
      不过,花见真没想到,中也居然这么快就开始使用他的上司权威了,也完全没有想到干部的威严居然能够如此轻松地让她避开加班这种糟糕命运。
      
      也就是说,她的升职加薪对于中也来说,也和取消加班一样,是打个电话随便说两句就能够轻松解决的小事情咯?
      
      也就是说,出人头地这种好事,已经提上日程指日可待了吗?
      
      一想到这些事,花见就莫名的一阵心颤,说不清到底算不算是紧张还是隐隐约约的期待。她紧咬着下唇,不停摁动手中圆珠笔的推杆,却对因此而发出的咔嗒咔嗒的声音充耳不闻,
      
      这就是港黑干部的权力吗……未免也太强了一点吧?
      
      真好啊。要是她也能当上干部就好了。
      
      不过她也就只敢随便想一想而已。她可不觉得身为情报部最底层小职员的她能够多么轻易地就坐上干部的宝座。 
      
      算了算了,与其幻想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还不如继续工作来得更好。
      
      虽说今天确实是不用加班没错,但工作量可不会因此而减少。就算花见今天能够逃过加班的命运,日后也还是要把这段时间给补回来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加快速度赶紧把手头的事情做好,也省得被部长唠叨。
      
      花见这么想着,把手机丢到了一边,全身心扑进了她最爱的(并不)工作之中。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一大堆充斥满了废话的文字情报,又开着四个分屏以1.5倍速看完了十六段横滨地铁月台的监控录像搜寻可能的敌对组织人员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现。正准备打开第十七段监控录像时,下班时间总算是到了。
      
      毫不犹豫,她立刻关掉了电脑,把桌上乱糟糟的文件摆整齐,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收进了包里,毕恭毕敬地和部长道了一声别,便快步走出了办公室,连个背影都没有留下。
      
      坐上电梯,离开港黑大楼,径直走向三条街开外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那里是花见和中也约定好的见面地点。
      
      之所以要如此这般大费周章,当然是为了避免被港黑的同僚发现他们之间不可言说的关系。
      
      虽说步行三条街确实是挺累的,但谨慎点总不会有错。
      
      花见自以为自己已经走得很快了,但还未走近便利店的招牌,就先一步看到了他的红色跑车。
      
      比她来得更早的中也倚靠在车门旁,曲着腿,脚尖轻点地面,这姿态显然能够被称作是悠闲了,但那微微蹙起的眉头似乎能够说明,他其实还是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焦躁的。
      
      他一手插在黑西裤的口袋里,另一手夹着抽到一半的香烟,仰着头,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散在空中的白色烟雾让他凌厉的侧脸略微朦胧了那么一瞬,而后才渐渐变得清晰。
      
      在这口烟被风完全吹散前,中也侧了侧首,看到了向他走来的花见。
      
      他立刻掐灭烟头,又抖了抖风衣外套,尽力驱散掉残留在身上的烟草味道。
      
      “傍晚好,前辈。”
      
      一如既往的问好,听起来总好像有点生疏似的。中也不太自然地“嗯”了一声,一扬手,让她上车。
      
      “先去吃饭吧。”
      
      说着,中也旋动了车钥匙,正准备切换档位,余光恰好瞥见到了花见的手提包,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她的包是很出名的那款“杀手包”——前几年上映的某部特工电影中的配角女杀手的同款。不过中也在意的可不是这个包的外表。
      
      而是包上的猫形毛绒小玩具。
      
      “这只小猫怎么一直在你的包上?”中也伸手戳了戳。
      
      他记得,在花见参加入职测试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就已经待在花见的包上了。
      
      从那时的帆布双肩包到现在的高奢杀手包,唯独只有这毛绒小猫不变。
      
      “啊……您说这只小猫猫呀。”花见掩唇轻笑,“它确实已经陪伴我很久了,我还是挺喜欢的,所以一直挂在包上。”
      
      是她离开老家青森独自来到横滨读大学的前一天,在家附近的投币式娃娃机里抓出来的战利品——也是唯一的一个战利品。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从娃娃机里抓住什么东西来了。
      
      仔细想想,好像还挺惨的。
      
      中也仔细端详着这只抱着提手的毛绒小猫,注意到它的耳朵有点褪色了,心想这果然是上了年纪的小玩意儿。不过,软绵绵的手感他倒是挺喜欢的。
      
      捏着捏着,他发现毛绒小猫的四只爪子里都塞了吸铁石。
      
      所以小猫才能以“抱住”的姿势固定在包的提手上啊。
      
      杀手包和毛绒小猫之间的相性,意外的倒是挺不错的。
      
      中也敛起笑意,收回手,专心开车,不再多折腾她的小猫了。
      
      电影院在中华街附近,于是晚餐便就顺势选在了中华街的一家酒楼。菜色相当丰盛,但花见根本不敢放开多吃,只盯着眼前的那几个盘子,甚至不敢把筷子伸远一点夹其他盘子里的菜,最爱的油爆虾都不敢多看一眼,简直是拘谨到了新的高度。
      
      话说起来,情人是可以被金主连续两顿请客吃饭的吗?这真的是符合常理的待遇吗?花见惴惴不安地想。
      
      这问题的答案她是真的不知道。
      
      于是她悄悄掏出了手机,决定去求助万能的谷歌。可惜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谷歌也爱莫能助,根本给不出任何回答。
      
      啧……这可真是……
      
      “你不吃了吗?”见她早早地放下了筷子,中也问道,“难道已经吃饱了?”
      
      “是的是的是的。”花见一股脑地念头,对中也说出了人生二十年中的最大谎言,“我……饭量很小。”
      
      这谎话实在是太违心了。刚一说完,花见就红了脸,但这副模样落在中也眼里,一不小心就被误解成了不好意思的害羞。
      
      “哦——”
      
      中也拖长声应着,了然般点了点头,仿佛懂了一点什么。
      
      但其实他什么也没懂。
      
      吃完晚饭,天色也正好暗下了,只余下一点点赤红色的夕阳残留在西边的地平线上。中也与花见并排走着,中华街附近的游客不少,人行道不免变得有些拥挤。他们不得不挨得很近,肩膀总是会不小心碰在一起。
      
      这种不期而至的“亲昵”让花见很不自在。倒也不是讨厌,总之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触。她笨拙的低下头,一心只希望快点走过这段拥挤的路。
      
      穿过斑马线,街尽头的那间由红砖旧洋房改造而成的电影院,本身就可以算作是值得驻足欣赏的场所之一了。不仅一楼的大厅复刻了三十年代的复古风格,就连上映的影片也都是上世纪的老电影。
      
      今晚是影院的“希区柯克之夜”,所有的排片清一色都是希区柯克的悬疑片。
      
      希区柯克的大名,中也和花见倒是都知道,但他的电影却是一部都没有看过。盯着排片表看了好一会儿,他们挑了片名最顺眼的那部《后窗》。
      
      “话说起来……”坐在大厅沙发等待着检票入场的花见忽然说道,“我读高中的时候,班上的同学们都很迷希区柯克呢,几乎人人都看了他的电影。不过他们却不是因为喜欢希区柯克才去看的——他们只是想要显得自己很酷、显得很有品味而已。”
      
      中也轻笑了一声。
      
      “真是蠢小孩。品味可不是几部电影就能决定的。”
      
      花见也笑了,轻抚着自己的耳垂,应了一声:“那个年纪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啊!”
      
      这声惊呼下了中也一跳,急忙扭头问:“怎么了?”
      
      花见一声不吭,只是捏着空空荡荡的耳垂,表情僵硬,唇角也抿紧了,话语带着些微的……凄凉。
      
      “前辈,我的耳夹不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约会就丢东西,见见你看看你(指指点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