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不提谢锦秀想着怎么把人家手里的书籍借出来,那边谢锦山和谢家成就忙开了。
      
      谢锦山和谢家成直接推拒了谢锦秀的帮忙,肩扛手拿的跟着刘山,把从家里带来的桌椅一一放置到谢锦秀的寝室,屋子的摆设和谢锦秀来的那天晚上一样,只是在书桌前面放了一把躺椅,这就是以后谢家成的卧床。
      
      “被褥我回来就都给晾晒了,小公子可以直接睡,不会有潮气!”刘山对着站在旁边束手站立的谢锦秀说着,他作为私塾的管家,也兼职宿管,一应私塾管理的事情,除了食堂的饭食不是他做以外,都归他管。
      
      “锦秀谢过刘叔!”谢锦秀直接作揖谢着,而谢锦山和谢家成则跟着道谢,称刘管家。
      
      “那没别的事,老奴就出去了,几位公子有事可以随时叫我!小公子忙完,最好先去先生那里一趟销假。”刘山说完,提醒后,看着谢锦秀应了,这才作揖退了出去。
      
      “说是经过了火灾,看着倒是不像了,看,这屋子是新粉刷的?”闻着石灰粉的味道,谢锦山摸了一把墙,撵着粉末说着。
      
      “嗯,那晚烧的有点大,应该都熏黑了!不收拾一下,肯定没法住人。”谢锦秀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印象,这些只是他的猜测。毕竟当时他是昏睡过去的,加上发烧,后来直到送回谢家前都是昏昏沉沉的,对于谢锦秀能好的这么快,就连刘山都感觉惊奇,心想可能是家里照料的好。
      
      “成儿,你就在留在这里好好照顾你三叔,要是没有照顾好,我可不饶你!”谢锦山帮着把行李都运进来,给放到衣柜里,这才又叮嘱着谢家成。
      
      “是,是,爹,你放心吧!”谢家成觉着自己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他有这么不靠谱么?
      
      “大哥,吃了午食再回去。”看着谢锦山的意思,似乎要马上赶回去,谢锦秀肯定是不依的,三十里地走了两个时辰,这要是再回去,谢锦山的肚子非得饿扁了不可。
      
      谢锦山再三推却,也没有让谢锦秀改变主意,只能在他的带领下往私塾的饭堂去。
      
      饭堂是一间百来平的大开间,里面有三个大长桌,从门口一直延伸到靠近放置着灶塘里屋的位置,而饭食分发就在拉着门帘的前面,那里有两张小长桌,上面摆满了饭食。
      
      做饭的王婆,是方先生家的煮饭婆子,每天负责私塾的一日三餐,每日里私塾的学子可以拿着私塾发的饭牌打饭,或者直接铜币买也行,不过为了简单,大多数的学子都是买了饭牌,饭牌都挂在厨房的门口的木箱里,到了饭口,王婆会把那里打开,一旦打了多少饭食,会扣相应的牌子,很是方便。
      
      “王婆,麻烦打三人份的甲餐!”谢锦秀和王婆说着,后面跟着谢家成和谢锦山。
      
      “甲餐?”王婆看看谢锦秀后面的人,才了然的点点头,“小公子这是大好了?”
      
      谢锦秀点点头:“王婆婆,劳您挂念,大好了,这不家里侄子和大哥送我过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可是听着考试快了,还担着心呢!来来,多吃点!”王婆笑的和蔼,手里的勺子就往大盆子里舀去。
      
      打的饭食是用两个黑色的大海碗装着的,一边用来装着菜,一边用来装着饭。
      
      甲餐是大米饭或者白面馒头,配上一个肉菜,一个素菜,加上一碟小咸菜。
      
      乙餐是黑面馒头,配一个素菜,加一碟小咸菜。
      
      丙餐则是野菜窝窝,配一碟小咸菜。
      
      以前小书呆打饭的时候,大多是甲餐乙餐丙餐交叉着打,实在是因为是世交之子,方先生也交代了饭堂要给小书呆一些照顾,所以明明是要乙餐的时候,王婆也会给些肉菜,虽然拘着规矩,但是肉菜打在下面,面上不显,这才让小书呆明明家境不好,还月末还有饭牌剩余的原因,都是照顾的缘故,可惜原身小书呆是真的十二岁,人情往来很多真的不懂,要不也只得了小书呆的诨名。
      
      看着饭碗里的肉菜肉多菜少,谢锦秀给王婆笑着点头道谢,然后带着同样端着海碗的大哥侄子往长桌上坐。
      
      这个时候,不管是谢锦山还是谢家成都已经口水泛滥,虽然几天前两人因着谢锦秀的缘故也喝上了一碗猪肉白菜汤,但是肉一片都没有吃到,现在看着白菜炖肉里面的大白肉片,两人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大哥,成儿,你们可劲的吃,虽然菜不多,但是饭堂里的饭是可以吃完再去填的,管饱!”谢锦秀说完,就拿起来筷子文雅的吃了起来,一吃,真的很不错,被家里几顿鸡蛋照顾的谢锦秀吃的一脸满足。
      
      而谢锦山和谢家成看他动筷,没有了家里老爷子的压制,食物的诱惑让他们速度快了起来,尤其是肉片吃到嘴里,让他们一脸的享受,样子在他人眼里还有搞笑。
      
      谢锦秀看着了,不自觉的有点心酸,前世自己哪里会吃这大肥肉片自。他不由得把自己扒拉到一边的大肥肉片子夹到了两人碗里,有心叫了两人慢点吃,不过说了两句,两人没有什么变化,谢锦秀还是放弃了,就让两人好好吃个饱吧,不一会儿就看着两人打了饱嗝。
      
      “三叔,真好吃!我以后跟着你是不是就能天天这么吃?”谢家成边打着嗝边说着。
      
      噗嗤一声,谢家成后面传来笑声:“哈哈,小书呆可天天吃不起!再说大肥肉片有什么好吃的,来来,这是小书呆的侄儿吧?一样的呆,叫声叔叔,叔叔给你肉吃!块头大的红烧肉,绝对比这大肥肉片香。”
      
      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家伙,拍着谢家成的肩膀说着。
      
      无论是谢锦山还是谢家成都是脸上一红,不用说肯定是自己给三弟三叔丢脸了,两人看了谢锦秀一眼,诺诺的不敢说话,尤其是看着肥头大耳那家伙身上的锦衣更是不敢说。
      
      “可以啊!”谢锦秀眯了眼睛,这不是镇里号称钱百万的钱家独子钱串子么。
      
      “成儿,过来,给你钱叔叔见礼,以后你在学堂里面的饭食他包了!说好了,一天三顿的肉,钱同学不会是给不起吧?”谢锦秀笑眯眯的招呼着谢家成,但是这话直接把钱串子惊了一下。
      
      “不是,你说什么?一天三顿吃肉,你家钱大风刮来的?”钱串子惊讶的问着,以前自己欺负这个小书呆,也没见说什么,今天怎么就不对了呢?
      
      “我和你是同窗同辈,我侄儿叫你一声叔叔,没有什么不对啊!既然叫了你一声叔叔,你包了饭食有什么不对么?何况给肉是你说的,莫非你要不慈?”谢锦秀那叫一个惊讶,让围观的人都笑出来声。
      
      “不慈,哈哈!”
      
      “你,你,你这是食用嗟来之食!不是君子所为?”钱串子没想到占口头便宜没有占到,弄了个粘豆包粘在自己身上了。
      
      “叔叔养侄子天经地义啊,哪里的嗟来之食,而且是你说的,我侄儿叫你一声,你就给肉吃,这对于我侄儿来说,可不是长者赐不可辞么?正是君子所为啊!”谢锦秀脸上笑得一团和气的解释着。
      
      “你你你,诡辩!”钱串子一下子就被问住了。
      
      “那成儿给钱叔叔见礼!”谢家成福灵心至,对着钱串子就躬身下去。
      
      这让钱串子一下子跳了起来:“不认,不认!你是哪家的侄儿,不要瞎叫!”
      
      说完钱串子就扒开了人群往饭堂外走,生怕被小书呆不要脸的一对叔侄黏上了。
      
      那落荒而逃的样子逗得饭堂里面的学子们哈哈大笑。
      
      “诸位,诸位,可是还有要做叔叔的照顾下我家侄儿,我这就让我家侄儿给一一见礼!”谢锦秀一句话甩了出去,就看着他周围迅速的清空,不一会儿,都拿着饭食走了个精光。
      
      谢锦山看着自己的幼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怎么个变化,不是有人想羞辱我们么?
      
      “三弟。。”谢锦山脑子有那么点不够用。
      
      “大哥,可是吃好?没有吃好,咱们再打上一份!”谢锦秀关心的问着。
      
      听了谢锦秀的话,谢锦山连连摆手:“那没有,吃的很好,我只是觉着该家去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谢锦秀刚刚和别人辩解的样子,还是让他觉着心中怪异感升起来,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因为他觉着三弟说的句句在理。
      
      “那我就送大哥。”谢锦秀领着谢锦山去领回牛车,然后和谢家成送了谢锦山出私塾。
      
      “三叔,我去给你打水。”一回到宿舍,看着自家爹走了,谢家成马上进入了角色,刚刚一顿饭,还有后来自家三叔犀利的反击,都让谢家成觉着进入了新天地。
      
      “先不忙,你找刘叔熟悉一下环境,我先去看看先生。”谢锦秀对着谢家成嘱咐着,就赶去了方先生的书房,一般午食后,先生会吃完午食休息一会儿,再睡午觉,谢锦秀过去的时候刚刚好。
      
      “先生,可是休息了!”谢锦秀在书房外轻轻的叫着先生。
      
      听了谢锦秀的声音,方先生放下了手中书卷,然后笑盈盈的对着外面说:“是锦绣吧,快快进来,刚刚刘山送来饭食的时候,还提起你,没想到好的这么快。”
      
      “都是家母照顾的好,累先生费心了!”谢锦秀推门进入,先是对着方先生一揖。
      
      “嗯,看着气色倒像是好了,如果真的大好,那就不用撤了考单。”方先生说道,谢锦秀一听,心里连呼侥幸。
      
      谢锦秀连忙作揖道谢:“多谢先生,学生身体真的没有大碍了。”
      
      所以考单万万不要撤啊!
      
      方先生听了这话,倒是把书帖放下,然后打量着谢锦秀,毕竟初次考试,考生要是身子骨不好,在考场上出现意外也是有的,这位毕竟是世交的子弟。
      
      “十日后,就是县试,这两日生病,你必然是落下了功课,这里有些近岁的县试应试帖,你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写出三篇,五日内交给我。”
      
      看着谢锦秀热衷考试,方先生内心里还是欢喜的,毕竟科举考试,没有恒心是坚持不下来的,对于资质虽然有着要求,但是一颗恒心才是长久之道。
      
      “你的资质,考个秀才还是可以的,不要因为一时挫折放弃!”方先生勉励着谢锦秀,只是谢锦秀接过来应试帖,已经高兴的呆呆的,这就是十年模拟好不好,而且厚厚的。
      
      方先生看着谢锦秀拿着应试帖就是不撒手,不由得摇摇头,觉着真是个小书呆。
      
      几声咳嗽后,谢锦秀才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的作揖告退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