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谢锦秀的父亲谢明陈,此时一身农夫短褐装扮,头发已经有些灰白,被一支木簪子在头顶打了个发髻。
      
      此时他看着被马车送回来的幼子,脸上的沟壑更深了些。
      
      “小心抬着!”叮嘱着抬着人的两个儿子。
      
      站在幼子屋外,看着幼子被其妻李氏妥善安置后,谢明陈才安心向刘山询问情况:“劳烦刘管家跑了一趟。不知道我儿短短几日不见,怎么病成这个样子?”
      
      刘山听了他言语中隐有责难的意思,连忙拱手作揖致歉,将怀里揣着的方先生手书给谢明陈递了过去以后,刘山在谢明陈看了后,才仔细的回着:“话说这事也是老仆我疏忽,没有看顾好小公子,以至于小公子过于爱学,过度疲劳后,不小心打翻了油灯,让寝室着火受了惊,这才染了风寒。因着这事先生也很是歉疚,来前特意让老仆代他致歉,童生试前,私塾诸事繁杂,先生走不开,特让老仆告知谢老爷,等私塾休沐的时候,先生会亲自前来和谢老爷详谈。”
      
      谢明陈看完手书,又听了中间有寝室着火的因素,嘴里连说不敢,一定是小儿无状还连累了私塾,只是他想起来方家私塾的传说,也只能自认倒霉。
      
      两厢说清楚了缘由,刘山就请辞,他先是回马车上,拿下来一堆的油纸包环顾了一圈,发现没有可以递交的小辈和主内女眷,他只得亲手递给了谢明陈。
      
      “谢老爷,这里有镇上刘大夫给小公子开的几幅药,按时服用,小公子静养几日就没有大碍了,这些都是一些点心干果,尤其是蜜饯给小公子饮药后甜嘴,这都是先生的一片拳拳心意,请谢老爷收下!”
      
      看着药材和干果点心,谢明陈心中些微的不满也烟消云散,他客气的道谢后,把刘山送出了谢家小院。
      
      这时在谢锦秀的厢房那边,谢明陈妻子李氏在和两个儿子儿媳胡乱的忙活着,几个孙辈在屋里地上裹乱,这么在门口一看,谢明陈的脾气就上来了。
      
      “客人来了,你这一个两个,也不先顾着烧些热水?”谢明陈有些不满家里刚刚的慌乱。
      
      老妻担心幼子还好说,这老大老二一家跟着进房,能干些什么?
      
      “爹,您瞅瞅,三弟脸色也太苍白了,您交好的那位世叔可没有给照料好。”大儿媳柳氏素来有点眼皮子浅,特爱斤斤计较,看着大家节衣缩食供养起来的,被寄予厚望的三弟生病回来,她就有种今年束脩打了水漂的感觉,别提多心疼了,嘴上的话更是挑刺了几分,家里无人敢怪罪,倒是怪罪上方先生。
      
      谢锦秀的大哥,谢锦山一听,自己媳妇居然敢非议世叔,那还了得
      
      他连连拉着自己媳妇的衣袖,这傻媳妇怎么就这么不会看人脸色呢,没看爹他老人家的脸色都有些变了么?
      
      “爹,她大字不识,嘛事不懂,你老别气,我这就回屋去收拾她!”说着谢锦山一边哈叱了儿女回屋,一手就拉着柳氏,一家子就回了院子自己屋子,独留下二房三口和谢明陈老两口在谢锦秀屋里照顾着谢锦秀。
      
      等谢锦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晌午,期间被灌了两次汤药,口中苦涩腥臭,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趴在床边干呕,一直到李氏听了声响,过来,给了两颗蜜饯吃了,这才好了一些。
      
      “娘?”谢锦秀一天一宿不是白躺,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完全接收了原身的记忆。
      
      原来此时的谢锦秀的身体里,已经进驻了别的时代的灵魂,名字雷同,也叫谢锦绣,华国中央图书馆工作人员,年25岁,在值夜班的时候莫名的穿越过来,成了十二岁的谢锦秀,他这一醒过来不等接受现实,就被火灾吓了一跳,以至于淋水受寒。
      
      “哎,幺儿,好点没?”李氏坐在床沿,用手摸摸谢锦秀的额头,发现不烫不热,这才放下心,这时的风寒就怕反反复复的高热,现在看着幺儿没热,人也醒过来,只是看着人有些没精神,其他都好,她才双手合十的念叨神佛:“佛爷保佑,保佑。”
      
      “娘,我好了,别担心,没事了。”谢锦秀穿越前本身就没有了双亲,加上脑中有原身的十来年的记忆,接收起来倒不是那么抗拒。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娘这就给你弄点吃的去。”李氏素来疼爱幼子,家里攒的鸡蛋都给上私塾的谢锦秀留着,这让大房二房都有微词,但是在家里有了秀才可以免掉赋税的诱惑下,两房一直都克制着。
      
      此时眼瞅着童子试要开始了,自家小弟居然生病了,谢锦秀的大哥二哥还好说,都是嫡亲的兄弟,没有什么过多想法,但是两个嫂嫂倒是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尤其是大嫂柳氏心里就藏不住话。
      
      “一年束脩三两,成儿眼瞅着也要开蒙了,家里的收成也不是很好,原打着开春小弟过了童子试,立秋后再过乡试,咱家来年就能免了赋税,但是现在。。”大嫂柳氏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谢锦秀的耳朵里。
      
      这让在床上躺着的谢锦秀身子就是一僵,梳理了脑中记忆,才发现原身就是个全家唯一供养上学的小书呆,就连比他小,还不满十岁的侄子都为了他早早的下地干活,这让他心中有些羞意。
      
      外人看来小书呆认真学习,但是有着他整个记忆的谢锦秀来说,这个原身不知道是记忆不好,还是本身就是个草包,脑子里存下来的东西还不够自己看两本小说的量,怪不得在私塾中吊着车尾。
      
      那边柳氏还在说着什么,直接被李氏撞了正着,想收回去已经不可能,就看着她看着李氏直接成了鹧鸪样。
      
      李氏一手护住盛在碗里的鸡汤,就对着院子里的柳氏开骂起来:“你这丧良心的,你小叔子病着需要静养,你倒好,在这里站着说着风凉话,是嫌裹乱不够,再来添堵?你要是不想在这家里待着,就给老娘滚回你娘家去,还有你,自己媳妇都管不住,算是什么大老爷们,就这么让个婆娘爬到你们头上,让在院子里气着你们小弟?”
      
      李氏一堆骂后,直接把儿子儿媳妇抬不起来头,这才放过,她转身就进了谢锦秀的房间:“幺儿,你可别听那眼皮子浅的,我知道我儿做功课用功,以后肯定能过童子试,就是今年耽搁了,咱还有明年,就是他们不供你,老娘也拿嫁妆箱子供你。”
      
      这一番话,让谢锦秀暖了心,直接把和记忆里的李氏重合了起来。
      
      “娘,你的嫁妆不是二哥娶亲都用了么?”谢锦秀喝着李氏舀过来的汤,笑眯眯的戳破李氏的谎话。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以前说的你还记着?”李氏笑盈盈的看着幺儿喝汤,看他咽下去了,才轻轻一戳他的脑门,然后看看门口,凑到谢锦秀耳边低声说着:“你个傻书呆奥!还不能让老娘藏点压箱底子,总不能都帮了你哥哥两个娶亲,不管我幺儿吧?嘘,这话连你爹也别说哈!”
      
      谢锦秀听的眼睛都笑眯了,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看着俊秀的很:“我不说,我跟娘一条心呢!我就知道娘对我最好,以后幺儿给你挣个诰命!”
      
      李氏可从来没从老儿子嘴里听过这个话,眼睛登时亮了:“幺儿,你能考上秀才,咱们祖坟就冒了青烟,老夫人,我是敢都不敢想的!”
      
      虽然这么说,谢锦秀还是在李氏眼中看到了某种渴望。
      
      “放心吧,娘,你家幺儿说道做到!”说这话,谢锦秀是没有什么底气的,原身给的学识不是很多,自己中文系的那点底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混上科举这条路。
      
      “我信我幺儿,幺儿快喝!”李氏看着谢锦秀喝完汤,简直比自己喝了蜂蜜还甜,再次的让谢锦秀躺下后,李氏才拿了空碗关了门出去。
      
      一等李氏走了,谢锦秀才有挠头,刚刚大话说出去了,想着家里大嫂的话,他觉着不能这么养病过去,毕竟童子试还有十来天,万一自己努努力能过了呢?
      
      这么一想,谢锦秀就翻着这屋里的书,倒是找到了两三本。
      
      谢锦秀有心学习,刚打开书本,就听着脑子中一个声音响起:“发现陌生书籍,可以收录到图书馆杂集区,请问是否收录,请选择,是或者否!”
      
      接着就谢锦秀的眼前就出来了两个大写的是和否。
      
      穿越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谢锦秀小小的惊讶后,就点了是,不管是什么,总的尝试才知道。
      
      接着谢锦秀就发现手中的书籍开始无风自动起来,一页一页的翻过,就看着好像一大堆的文字跳入了自己眼中,接着慢慢的形成一页页的纸,慢慢的形成一本书籍。
      
      谢锦秀等手里拿着的书全部翻完后,才发现头脑里形成的书籍顺着一个通道,慢慢放到了一排空置的书架上,搭眼瞅着,特别像是自己穿越前工作的图书馆一角,这么一想,眼睛定睛瞅着,就看着景象越来越大,渐渐的一座图书馆就出现在谢锦秀的脑海中。
      
      古籍区,科技,文学,一个个看过去,就看着图书馆的分层分类还是一样,就连检索的检索机都在,谢锦秀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