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求生游戏里养崽[无限]》映溪禾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29 22:23: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糖果 ...

  •   看着丢在自己怀里的玉镯子,薛茗抬头,中年妇女厌恶的看着薛茗,仿佛看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真讨厌啊,那种眼神。
      
      昨天面对薛茗提出的交易,那对女玩家自然是拒绝了的。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居然还没有找到寺庙,因此她们也坚持不下去了,毕竟是来自和平年代的人,三顿都没吃,还不断的在赶路,撑不住也是能够理解的。把干粮递给那个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狠狠的从薛茗手中拿走干粮,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你!”
      
      胡平安很生气,他虽然单纯,可也不是傻子。昨天薛茗说的那些话,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难民看自己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因此对于昨天薛茗真的听他的,去跟那对女玩家进行交易的事情,他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
      
      毕竟在他看来,薛茗本来一切就是为了他着想,最后还被他推出去顶锅,真是有点过分了。
      
      那个中年妇女听到胡平安的声音,脚步越发的快了一点,像是逃跑一样离开了。昨天拒绝了薛茗之后,这对女玩家老的老,小的小,也试图向其他玩家寻求帮助,但都被拒绝了。甚至那些老玩家还带着嘲讽的神情,那个小胡子直言道
      
      “不努力,就直接去死哦。”
      
      那种凶恶的眼神,自然吓退了这两个女人。所以她们今天撑不住又返回来找薛茗,莫名其妙的对薛茗这个过的还算不错,甚至“好心”可以接济自己的玩家生出了更多的怨怼。
      
      “算了。”薛茗似乎并不怪那对女玩家一样,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来“本来就是想要帮她们呀,现在能帮到就很好了。”
      
      胡平安看着这样的薛茗,只觉得心中软软暖暖的,小杯子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子啊,他,他会努力保护好她的。所以,胡平安认真的看着薛茗,开口道
      
      “下次不要帮她们了,现在都是缺少食物的时候,就算拿出黄金来都没有人会跟他们换粮食,更何况只是这么个破镯子。”
      
      胡平安拿去那个镯子,很是嫌弃的模样。薛茗倒是无所谓,她只是想扮演一个倔强柔弱善良的好人罢了,至于其他的,被人怨怼什么的,她无所谓。
      
      世人总会挑软柿子捏,她选择表现这种人设,就要承受这种后果。
      
      胡平安既然看不上那镯子,薛茗就直接把镯子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鼓鼓的包袱太显眼了,她把干粮分散了装在宽大的衣袍里,所以可没有地方放这镯子。
      
      就这样,又走了一会儿,直到接近下午的时候,玩家跟难民找到了一条河。河水奔腾,带着土黄色,一看水中就夹杂着不少泥土,应该很不赶紧。但难民们不在乎,他们争先恐后的趴到了河边,咕噜噜的喝起了河水。
      
      走了一两天,虽然有干粮,但玩家们确实一滴水都没有喝过,也很渴了。老玩家们没什么忌讳的,走到上游,很快的也打算喝水。就在此刻
      
      “是死人!”
      
      还是少女的玩家眼力不错,指着河水中沉浮的一具尸体开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去,果然是一具泡涨的尸体,很快的顺着水流急下不见了。新玩家们沉默着陷入了两难,而难民则是仿佛无事发生一样,继续喝水。老玩家停顿了一会儿,也用手捧起河水继续喝。
      
      胡平安也是渴得很了,本来看着老玩家在喝水,他也想去。男人嘛,他自我安慰道,没什么讲究的。毕竟你想要将就烧热水喝,一来什么道具都没有,二来浪费的时间太长了。等你喝完,这些NPC估计都走了个干净。离开了大部队,谁都不能保证你会遇到什么。
      
      新人都在犹豫,可薛茗没什么好犹豫的地方。她也走到上游出,捧起水就开始喝。胡平安惊了,握住薛茗的手腕,惊讶的看着她
      
      “小杯子你怎么?”
      
      “胡大哥,我真的很渴。”薛茗的嘴唇起皮了,她舔了舔嘴唇,看样子更加可怜了“人没有粮食可以活七天,而没有水只能过三天,再不喝水,我真的会受不了的。”
      
      胡平安没有说话,他知道薛茗说的是真的。
      
      “而且,我们走了一两天这才遇到一条河,万一下一条河还要走个几天怎么办?”薛茗反问,胡平安不说话了。而听了她的话,那对新人男也过来蹲下,捧了水来喝,接下来是胡平安,再是那对新人女。
      
      她们被粮食的事情搞怕了,如果她们知道挨饿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她们当初绝对敢进死人堆找食物。反正,她们觉得薛茗这个女孩子当初都能做到,她们自然也能。
      
      但,事情并不像是薛茗说的那样。因为在离开那条河之后,太阳快要落山之前,他们就看到了一间寺庙。这寺庙正是那个难民之中的男人所说的,会供给吃喝的寺庙。等他们走到寺庙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扣扣扣”
      
      难民本想一哄而上让里面的和尚给自己开门,但是难民之中颇有威望的那个男人阻止了他们。那个男人先去了,他颇有礼貌的握着寺庙大门上的铜环敲了三下,没动静,又敲了三下,依旧是没动静。
      
      这下,难民开始骚乱起来了,就在此刻,门开了
      
      “吱呀”
      
      一个人影提着灯笼往外看
      
      “这么晚了,不知道外面是谁呀。”
      
      那声音里带着一丝倦意,似乎刚刚睡醒。这对玩家们来说睡这么早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此刻无论是谁都没有顾得上这一点
      
      刚刚敲门的男人迎了上去,薛茗距离的远,只听得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子,那个从寺庙里出来的人就高声说
      
      “你们且等等,我要去跟寺庙里的方丈说一声,方丈人很好,你们应该很快就能进来了。”
      
      人群依旧是骚动不安的,可这次他们依旧被刚刚那个男人压制住了。果然,他们没有等多久,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了七八个和尚,他们把一个穿着袈裟的老和尚围在中间,这些和尚出来的时候手上也带了火把,因此现在庙门口倒是亮堂堂的
      
      “阿弥陀佛。”那方丈双手合十,行了个礼“现在天色已黑,诸位檀越可暂居于庙中。”
      
      那方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被旁边的和尚打断了
      
      “和尚看诸位檀越似乎为饥寒所苦,不如先吃点东西再去休息吧.\"
      
      他这一句话似乎是说到了现在这群难民的心里,因此难民们纷纷骚动起来
      
      “真的可以吃东西啊。”
      
      “太好了,不用饿肚子了。”
      
      “听李相公的话果然没错。”
      
      一路上这些难民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薛茗那里见过他们这样活泼的样子,似乎和普通人无异。不过,那个领导他们的男人,姓李吗?
      
      和尚们分工合作,有人打开大门,有人为这些难民照亮道路,有些人引路,一时之间气氛很是热闹。玩家们走在难民后面,薛茗打量着这一切,心中暗道,如果是所谓的副本,来到这寺庙显然不可能就是来到了什么安乐窝,一定有什么危机她还没有察觉到。
      
      是什么呢?
      
      这样一想,薛茗的脚步就更加慢了,她慢慢的就落在了最后面。此刻胡平安都因为来到了寺庙而放下了心,脚步也轻快了不少,再加上四周只是用火把这种最简单的工具照明,视野受限,一时也忘记了薛茗。
      
      “咚!”
      
      身后两扇大门合上,薛茗下意识的回头,那关门的和尚冲着薛茗一笑,那笑容,薛茗觉得很是怪异。但他也不管薛茗,径直走了另一条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薛茗皱眉,看了看前面没走多远的玩家和难民,快步转身,去推那扇合紧的大门上的门栓,发现那门栓纹丝不动。
      
      这是,被关起来了?
      
      薛茗心底一凉,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侧过身一看。一个长得白白嫩嫩的小和尚站在角落里,他歪着头看向薛茗
      
      “女檀越,你是要出去吗?”
      
      小孩子长相精致,双手合十,一脸的认真。 
      
      按理说这样的孩子走到哪里都应该被人所喜欢,但薛茗却不觉得。她刚刚很仔细的观察了四周,所以她确定刚刚没有这个孩子。所以这个孩子是哪里冒出来的?这样的孩子,她不觉得自己会发现不了。除非......
      
      薛茗稳住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笑容,蹲下从怀里拿出那个油纸包打开
      
      “没有哦,我只是看看有没有同伴被落下了。”
      
      小和尚没有说话,依旧是看着薛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相信了这句话。
      
      “呵,不过似乎没有啊,应该是姐姐我走的太慢了,被落下了吧。”薛茗继续自言自语道,手上动作也没有停的从油纸包里取出一颗糖,那糖也不知道薛茗是放在哪里的,居然没有融化。她示意小和尚过来,小和尚看了看她,看了看糖走近了几步,然后被薛茗塞了一颗糖。
      
      小和尚没有张开嘴,因此那糖跟他的嘴唇挨着,却没有被他吃进去
      
      “啊”
      
      薛茗开口,可小和尚没什么反应,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看着薛茗
      
      “不喜欢吗?这可是糖......”
      
      “小杯子!”走了一段路的胡平安总算是发现薛茗没有跟上了,他本想直接转身寻找,却被一个和尚看到了,跟和尚说明情况后,和尚带着他再一次来到了寺庙门口。
      
      薛茗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胡平安,手指上一凉,原来是小和尚张开嘴把糖吃了进去,舌头不小心碰倒了她的手指。
      
      “你真是吓死我了。”一转头没人了能不吓人吗?胡平安才刚刚下决心要保护好薛茗,结果薛茗就不见了,真的是......
      
      薛茗站起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因为看着这孩子太可爱了。”
      
      此刻,胡平安才把视线放到正在舔自己嘴唇的小和尚身上。
      
      “好了,你快跟着我走吧,开饭了。”这小和尚长的确是是好,但胡平安倒是无所谓,催促薛茗赶紧离开。薛茗顺从的点点头。
      
      “那么小和尚,我走啦。”薛茗冲着小和尚挥挥手,走到了胡平安身边。而带着胡平安折返的和尚低头对着小和尚道
      
      “南明,回去吧。”
      
      但这一次,小和尚依旧没开口,大和尚也没管他,带着胡平安和薛茗离开了。小和尚一直站在门口,直到嘴里的甜味消失,他这才喃喃自语般的说了一句话
      
      “原来这就是糖,真甜呀。”
      
      在他说话的时候,嘴里尖牙若隐若现。
      
      “那这次,就不吃你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养崽崽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慕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