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和我的沙雕恶魔室友》严午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10-24 23:09: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人生就是在沙雕与狗血之间来回跳跃 ...

  •   第九章人生就是在沙雕与狗血之间来回跳跃
      
      道格拉斯先生有一对英俊笔挺的透明色蝉翼,明亮深邃的几千只密集复眼,自诩是虫魔族最帅最靓的仔仔。
      这位自我感觉格外良好的虫魔先生近日春风得意,盖因为他通过“智慧”设计了一只弱爆的小魅魔,从而成功拐到自己的女神,并在前天夜晚与那位胸部是E的炎魔小姐完成了种族繁衍的过程。
      于是,在第一个工作日时,他是哼着小曲,揣着口袋去上班的。
      ——然后就被不明生物一手刀击晕,干净利落拖进失乐园公司旁的小树林。
      
      “他怎么还没醒?你是不是下手重了点。”
      “无法保证。我从来是把魔打死,没有试过控制打昏的力道。”
      “……这种事你倒是动手前和我说一声啊!”
      “没关系。”不明雄性的声音冷淡而平静,但透着一股诡异的跃跃欲试,“昆虫的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
      尽管仍处在无法动弹的晕眩中,道格拉斯先生的冷汗“唰”的一下挂满了他透明的蝉翼。
      救命啊奶奶!!这里有变态食虫魔!!
      ↑再次被真正恶魔种族胆战心惊称为恶魔的天使先生
      另一个生物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道格拉斯祈祷她及时感受到同伴的残忍,从而谴责一番——听声音是个雌性,雌性都是富有同情心的!
      不明雌性开口,语气果然是满满的不赞同:“你要是敢吃,就给我刷上三小时的牙,仔细漱口。还有,必须要用地狱特制的消毒牙膏。”
      “否则就三天没有餐后水果。”
      “好的大人。遵命大人。”
      这是好好漱口的问题吗!
      道格拉斯忍不住了,他发出“嗡嗡嗡”的声音——虫魔紧张时总会发出一些不太和谐的东西。
      不明雄性踩上他不停振动的翅膀。
      “吵死了。”他说,“停下。”
      
      “咔吧”一声脆响,仿佛一块被嚼断的薯片,虫魔先生引以为傲的蝉翼就这样毁在一场不明不白的绑架案件下。
      
      身为天堂驻人间执法人员,天使先生拍拍手,很是潇洒的完成了这桩徇私绑架事件。室友在旁边默默递上镣铐与绳索。他们配合的相当默契。
      “……那只炎魔工作的部门比他上班的时间还差三十分钟。”恶魔小姐摸摸自己的角角,调出时钟查看时间,“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怼她,就在对方被我揍成猪头时把这货弄醒,让他看见所谓女神的猪头脸以及我的英姿,OK?”
      “OK。”
      天使先生将昏迷的虫魔踢进小树林一角,擦干净手后从光环里掏出了一包海苔片。他开始“咔擦咔擦”吃零食,发出的响声与刚刚某魔断翅的响动有异曲同工之妙。恶魔小姐沉默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天使先生不解的递过海苔片:“吃?”
      她摇摇头:“不用了。”
      于是又是好一阵沉默。伫立在地狱与人间夹缝上的失乐园公司慢慢亮起了那块巨大的霓虹灯牌,林子外响起独属于人间的繁华,以及黑暗阵营们影影绰绰的骚动。
      地狱的上班时间,即将来临。
      室友嚼着海苔片,眼睑低垂,侧脸线条在霓虹灯与树影的交织下有点模糊,属于天使的那份端正典雅的美丽竟然染上了点痞气。
      
      恶魔小姐急忙转过头。她觉得不能盯着安静的室友看太久——这家伙沉默寡言时透出的韵味简直能碾压地狱人间那些“男神”级别的明星,与自己相处时又刻意收敛了那股杀戮征战多年的冰冷气场,所产生的魅力成几何倍递增——啧,天使,真不愧是耶和华的宠儿。
      恶魔小姐已经学聪明了。尽管她像每一个怀揣少女心的姑娘那样敌不过异性美丽的外表,但面对她的室友已经近乎免疫。如果你总在少女心被迷惑后见到那个本应举止优雅的家伙穿着十元T恤翻箱倒柜找吃的,嘴里还叼着火腿肠……再敏感的少女心也会粘成一团坚固塑料的。
      啊,但他不说话的时候就有点犯规。
      恶魔小姐轻咳一声,打破了他们之间并不尴尬的沉默氛围。
      
      “你就不好奇吗?”
      “嗯?”
      “你就……咳,你一点都不好奇?”
      她双手抱胸站在原地,有些紧身的小裙子是地狱特色的漆黑性感。那里面包裹着一具丰满的身体——与几小时前的恶魔小姐所拥有的,截然不同的身体。丰满,高挑,柔韧性极好。
      天使先生却没有什么反响。他当时只是在室友走出卧室时挑挑眉毛,之后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她现在的身材。那表现平静到让恶魔小姐震惊的程度,毕竟这具堪称完美的身体是符合雄性普遍审美打造出来的。
      他还在嚼海苔片,直视着前方,警惕那位随时可能到来的炎魔:“是别的魅魔的身体投影?这又不是你真正的样子。”
      恶魔小姐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是别人的投影?万一是我……一直扮作一个平庸的恶魔呢?其实我的本体就是这样的,美艳又强大?”
      天使先生终于转头打量了她一眼。那是一个“泡沫剧不要看太多”的怜悯眼神。
      恶魔小姐:……我就知道!这家伙从来不让我的少女心好好维持三秒钟!!
      
      “我是天使。”他说,“我能直接看到你灵魂的模样。”
      恶魔小姐忿忿的嘟哝:“是啊是啊,胸小、腿短、头发经常打结、还无比弱小的我。”
      瞎说。
      天使先生有点犹豫,他不知道后续的解释该不该说,反正现在的室友是不会相信的——关于她自己的灵魂,是怎样的美。
      
      “啊,那个炎魔来了!”
      恶魔小姐低呼一声,打断了天使先生的酝酿。她咬牙切齿道:“竟然穿成这样,有伤风化!不检点!哼!”
      天使先生定睛看去。低胸红色超短裙,妆容艳丽,一举一动婀娜多姿,散发着地狱特有的气味——一个标准的、地道的、货真价实的女恶魔。
      啊。
      不知为何,天使先生心里响起一句感叹:好久都没见到正宗的女恶魔了呢。
      天天对着家里这只总穿高领长裙,打打游戏、买菜做饭、去超市挑选日用品,出门必要把自己从头裹到脚的乖宝宝,他都差点忘了女恶魔是什么概念了。
      ——这种想法决不能让室友知道,否则她会一边大声强调“我是来自地狱第七层的大恶魔”,一边……嗯,哭鼻子。
      毫无所觉的恶魔小姐气哼哼的说:“我要上了!有你的BUFF,我不信干不过这个混蛋!”
      行动前,她特地拜托天使先生给自己加的BUFF。天使特有的圣咒魔法让所有黑暗阵营的生物触碰她时都会体验到灼烧灵魂的圣火。至于恶魔小姐本人为什么可以享有这个咒语的保护而不是被烧死,是因为天使抓着她的手念了一段陌生的语言。
      一个类似临时契约的东西成立,这能免除恶魔小姐受到光明阵营的任何伤害。当然这份契约也有副作用,急于复仇打脸的恶魔小姐暂时不知道。
      天使先生咽下包装袋里最后一块海苔:“加油。”
      室友立刻张牙舞爪的扑向炎魔同事。
      
      鉴于恶魔小姐是个魅魔,但她从未勾引过雄性吸取力量,所以她肉搏能力十分之弱鸡。如果必须与异族发生冲突,恶魔小姐战斗的方式是拉开距离的远程法术攻击。然而天使先生给她套的BUFF简直无敌,就像是往身上罩了一个金钟罩——还是一打就手疼肝疼肚子疼倒地不起的无敌金钟罩。
      靠着BUFF,恶魔小姐的胜利是碾压的。炎魔很快就被击倒在地——谁让她见到恶魔小姐来干架时第一时间就扔了一个恶意满满的大火球术,可以说她是完全被自己的力量反弹落败的。
      恶魔小姐掐着她的脖子(她觉得扯头发太不雅观了):“是不是你怂恿那个道格拉斯耍我的!说!”
      炎魔吐了口吐沫:“本来也没人会看上你这黄毛丫头!”
      黄毛丫头怒从中来,挥起拳头直接开揍。对准的是炎魔美艳的脸蛋。后者被打得嗷嗷直叫,伸长的指甲上凝着高温高热的火苗,却在试图扣烂恶魔小姐的皮肤时再次遭到BUFF反制。
      炎魔咆哮:“你这个贱人,和天堂合作来打我!我们是一个阵营的!”
      在一旁观战的天使先生皱皱眉,还未开口,盛怒的恶魔小姐就大声回答:“谁狗屁的跟你一个阵营!我呸!你有我万分之一的美貌吗,猪头女!”
      天使先生:……
      被死死压制的炎魔气得翻白眼:“你说谁是猪头!”
      “说的就是你!”再揍一拳,“猪头!丑女!”
      
      道格拉斯先生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他战战兢兢的看着地上那个鼻青脸肿的雌性炎魔,又看看那个神色冷傲的雌性魅魔——天呐,他怎么从没见过这么正宗的魅魔?
      火爆的身材,冷艳的表情,以及强大的实力——他几乎在照面的一瞬间就被迷住了。道格拉斯那个弱小贫瘠的魅魔同事根本无法与眼前的雌性相比。
      恶魔小姐很满意对方完全忽视了“女神”的表现,她把落败的炎魔扔到一边,走向呆愣的虫魔。
      天使先生已经把自己藏起来了,接下来的计划是恶魔小姐通过解开镣铐演一出“美救英雄”,进一步迷惑意志不坚定的虫魔,收到对方热烈的追求后再狠狠拒绝他。但看他这副口水都流出来的样子,其实后续准备根本不需要了。
      天使先生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大部分雄性都会通过一具丰满的身体而判断一个雌性的魅力。他也没兴趣搞明白。
      
      “你、你好,这位魅魔小姐!”道格拉斯激动的说,“谢谢你救了我,请问我能否请你吃个晚饭,权作报答……”
      恶魔小姐抿紧嘴唇。
      她应该第一时间答应对方的邀请,敲诈一顿昂贵的大餐,然后好好奚落他一顿,扬长而去。然而恶魔小姐突然觉得很没意思,对方心目中的女神就像他玩笑的告白那样廉价,似乎……
      心里没有波动。
      让恶魔小姐真正愤怒,乃至哭泣的,从来不是脆弱的少女心,也不是对“爱情”这种东西的憧憬。
      是承认。
      她是以异性|爱慕为力量源泉的魅魔,所以渴望被某个异性承认;承认自己所选择的路是正确的;承认自己是个有魅力的魅魔,不是族里拖后腿的那个;承认她做一个遵纪守法的恶魔是因为她“想这么做”,而不是迫于个人实力的“只能这么做”……
      
      与“喜欢”无关。
      我对这只虫魔,并没有“喜欢”。
      
      天使先生正收拾着作案工具(镣铐绳子与零食包装袋),就听见室友踩着树叶往回走的脚步。
      他有点诧异。
      “这么快就结束了?”天使先生纳闷的看向小树林外,道格拉斯已经不见踪影,“我还以为你要挑选一个足够豪华的餐厅奚落他。”
      恶魔小姐摇摇头:“我改主意了。”
      “道格拉斯只是个虫渣而已,我当面拒绝了他,揍了他一拳,又威胁说再开告白玩笑就破坏他那几千只复眼,现在道格狗应该正魂不守舍的奔往近卫部寻求庇护。”
      “我觉得,没必要和他吃晚饭。”恶魔小姐呼出一口浊气,“你说吃饭是快乐的事,我可不想让他影响心情。到这里结束就可以啦。我又不喜欢他……”她突然急急补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补充:“我强调啊,我根本就不喜欢他,之前难过是因为别的……”
      室友似乎很意外,但最终他只是卷起嘴角:“好,都听你的。”
      
      时间流逝,无论是天使先生施加的BUFF,还是那个投影别的魅魔身体的咒语,全在失效。
      恶魔小姐看看自己正缩小的身形,很快她就会重新成为那个身材平庸的自己。她失落的捏捏掌心,抬头对上天使先生的眼睛。
      平静,微微柔和。
      “你还是这幅本来的样子看得顺眼。”他感叹,“刚刚那样子真有点吓人。你知道吗,就像胸前揣了两颗保龄球,太古怪了。”
      
      ……恶魔小姐想打他,但同时也“噗嗤”笑出声。
      “走走走,请你去吃夜宵,醋溜海带和关东煮?”
      “OK。”
      
      

  • 作者有话要说:  好消息!从今天起,非特殊情况下室友恢复稳定更新啦!非特殊情况下都是日更鸭!这篇正式成为蠢作者第二部小说,请小天使们多多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