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和我的沙雕恶魔室友》严午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10-09 15:08: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被告白这种事不亚于一发深水炸弹 ...

  •   
      最近,人间有种叫“贞子”的怪物,似乎很受欢迎。
      贞子是种意味不明的雌性怪物,既不属于光明阵营也不属于黑暗阵营,是建立在人类的幻想上——或许换句话说,建立在信仰上诞生的奇行种。
      人类总是喜欢相信奇奇怪怪的故事,天使恶魔吸血鬼什么的。但有些是真实存在且不违背世界法则的,有些则完全是虚构的——只是相信虚构生物的人多了,那所谓的“虚构”就会变为现实。譬如血腥玛丽,十字街角的召唤恶魔,笔仙——人类通过丰富的想象力与好奇心向努力维持秩序们的神魔证明,不作死就不会死。
      维护秩序的神魔:要不是因为二缺的人类也会相信我们从而给点力量,我们管你个球球。
      贞子也诞生在这种基础上,但她没什么智力,也没有形成自我意识,只是一味的攻击行走的生物而已。经相关部门判定,这又是人类在某部名为《午夜O铃》的奇怪恐怖片下创造的无意义生物,不归属任何阵营,应该抹除。
      因此,最近贞子上了天堂驻人间近卫部的通缉名单,成了天使先生工作摸鱼时边吃薯片边砍的常规对象。
      这怪物有一点很讨厌,她们只在午夜出现,但凡出现必要成群结队哭叫连连,所以作息十分健康的天使先生这几天一直扳着张“耶和华欠我十万张披萨”的脸加班。
      因此,他十分暴躁。暴躁到看到贞子那长长的乌黑的盖了满脸的秀发,就……就想吃海带。油炸海带,烤海带,海带拌泡菜,海带饼干……咝溜。
      “第一分队清剿工作结束。”
      砍下最后一颗布满乌黑秀发的脑袋,收剑回鞘,第一分队队长面无表情的擦擦嘴角的口水,直接张开翅膀。他终于能下班了,不知道这个点夜市还有没有醋溜海带的夜宵吃。
      ……没有的话拜托室友做吧,她这个点一定还没睡觉,说不定正在打游戏嗨的飞起。说起来,室友前段时间好像又腌了什么东西?嗯,回去找找看。
      
      “我回来了。”
      天使先生说,将审判之剑藏回翅膀,再收起羽翼。他摸索到玄关的墙边的开关,摁下。
      “咔哒。”
      灯光亮起,同时,电视机前一个盖满漆黑秀发的脑袋,缓缓转过来。
      天使先生:……海带!
      下一秒,他拔出了审判之剑,劈头砍去。
      
      “呜啊啊啊啊是我是我!混蛋是我啊!!别杀我呜呜呜呜QUQ”
      
      因为顾忌到“贞子”身后就是室友斥巨资购买的游戏型互动电视,天使先生这剑并没有用到剑气——那种曾经把暴风龙护崽团劈得屁滚尿流的剑气——于是,他很快就止住了攻击。
      提着剑走近了些,天使先生敏锐的发现那头乌黑的秀发里冒出一团小小的焦糖色。这是他室友的发色。
      “……我被卡住了!救命!救命呜呜呜QUQ”
      恶魔小姐跳着脚,艰难的蹦向高个子的室友——感谢恶魔对天使雷达般的感应能力,即便此时整张脸都被黑色不明物体挡住,她依然能辨认天使先生的方向:“帮我把这玩意儿扯掉!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什么玩意儿?”
      天使先生轻轻用剑刃割开了缠在恶魔小姐头上的东西,小心的没有割下一缕她本人的头发:“我还以为家里闹鬼呢。”
      终于重见光明的恶魔小姐喘了口气,将自己蓬乱的焦糖色自然卷稍微稍微整理了一下:“啊,是发网。”
      她提起那团怎么看都像是一堆黑头发的玩意儿:“就是佩戴难度有点大。”
      
      天使先生:???
      雌性的世界太复杂,原谅我不懂。
      
      “最近的时尚啦……因为又黑又密,所以很受虫魔族的欢迎。”恶魔小姐说,突然脸红了,“我也不是特意买的,咳,但是我明天有个约会,所以稍微,嗯,不经意的打扮一下……”
      天使先生闻言,没有丝毫波动。他点点头,平静的问:“几点回来?要我去接你吗?明天晚饭我想吃醋溜海带。”
      恶魔小姐轻咳:“那个,我有约会,所以应该会在外面吃晚饭……”
      天使先生继续点头。
      两人僵立着对峙了一会儿,恶魔小姐不知为何有点心虚,天使先生突然回魂般“啊”了一声。
      他惊恐的问:“约会?是正常的和异性一起出去,吃饭逛街压马路,终极目的是种族繁衍的那种约会?”
      “……虽然你概括的有点奇怪,但具体是这样没错……喂!等等!”恶魔小姐反应过来,“那你刚才以为是哪种约会啊!”
      “啊,几个死宅约在肯O基打游戏顺便吃鸡……”
      “好了快闭嘴!这次不是那种约会啦!是真正的约会!”
      “或者和网游里的公会好友约了线下在火锅店见面,然后因为对方是个胸比你还大的雄性魅魔所以哭着回来……”
      “这件事不是说好不提吗!快闭嘴呜呜啊!”
      
      “咳。”一段鸡飞狗跳的黑历史骑脸后,恶魔小姐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对面的室友虽然是惯常的面无表情,但他手中的瓜子袋已经开封了,恶魔小姐几乎被这人脸上“八卦”二字闪的有点瞎。
      到底为什么我刚刚会心虚啊。啧。
      “其实也不是那种确立关系的约会啦……”她轻咳,“你知道的,哼哼哼,像我这样的大恶魔只有当世最强者才能征服,所以我不打算和对方交往什么的……”
      天使先生迅速从这段中二满满的话中提炼出重点:“你打算玩玩,最后始乱终弃。”
      恶魔小姐:“我呸!始乱终弃个大头鬼!”
      
      今天下班的时候,恶魔小姐被道格拉斯·虫拉进茶水间,然后收到了魔生中第一份告白。
      身为一个母胎单身,从小到大没勾引过任意一个雄性,在光明阵营声誉良好在黑暗阵营的弱鸡程度让她在同族里被各种歧视的可怜魅魔,她竟然,被某个魔告白——欧耶耶耶耶!
      这个事实让恶魔小姐开心到眩晕。
      当然,今天之前她并不认识这个什么道格拉斯,也对对方没什么特殊感觉。但是被告白是每个少女心目中梦幻的事件,无论对象是谁,这都是充满着粉红色的可纪念事件,对恶魔小姐来说意义太非凡了。
      被某个人喜欢,被某个人承认“有魅力”,不仅代表着她终于向着“成功魅魔”征途迈出一步,也代表着恶魔小姐这么多年来“不依靠勾引雄性来强大自己的魅魔也可以得到别魔青睐”的努力没有白费。虽然只是一次告白,但那也是一个肯定,一次鼓励。
      她答应了要好好考虑,并约定明天给对方答复。她准备仔细观察这位道格拉斯,如果对方真的不错的话,交往也不是不可以的……咳,那种几率很小啦,恶魔小姐才不是被告白就可以搞定的女孩,哼。想征服她可是很难的事。
      无论如何,她十分感谢对方能喜欢自己,并且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正式与他见面,再给出自己的答复。
      
      “嗯,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啊,和我一样是恶魔种族,性格很开朗,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具体是什么种族的?也是魅魔吗?”
      “是虫魔。”恶魔小姐戳戳那团黑黢黢的“发网”,“我特意上网搜的,他们说虫魔族认为眼睛越多越美,喜欢密密麻麻的黑色。这个东西在他们种族里可流行了。”
      天使先生:……
      虫魔,好像就是那个脸上几千只复眼,形似苍蝇的黑暗种族吧?
      
      是的,道格拉斯·虫,正是那位用烫伤膏交换了摸恶魔小姐三分钟角角的虫魔老奶奶的亲生孙子。
      
      折腾了一个晚上,天使先生明白了一件事:如果一只当了两百多年单身狗的魅魔遭遇魔生第一次约会,那她一定会丧心病狂一番,具体参照人类女性内分泌失调的状态。
      黑色的一字肩裙子,与黑色的泡泡袖裙子有任何区别吗?浆果红和枣泥红难道不是一个颜色?在手指甲上涂那么小的花纹会被人注意到吗?还有到底为什么要抓着自己的角角不停原地转圈?为什么不停的问自己的意见,照实话回答“都好看”会被骂?
      天光熹微时终于送走了武装整齐的室友,感觉不亚于经历了一次高难度任务。天使先生瘫在沙发上,出神的望了一会儿天花板,对那些积极与雌性约会的同族报以崇高的敬意。
      啊,好饿。
      想吃醋溜海带。
      
      作息一直很健康的天使先生,是真正意义上的通宵了。因为不太适应,所以他送走室友就直接洗漱,上床休息,一觉睡到了晚上六点。
      天使先生没体会过日夜颠倒的生活,所以他很是茫然的在床上缓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早中餐,并即将错过晚饭。
      ……突然想毁灭世界。
      于是天使先生收拾收拾起床,悠悠晃到厨房,打开橱柜找室友用来腌食物的罐子。嗯,闻着还挺香的。
      他跃跃欲试的倒出一小碗,希望是卤肉或者卤鸡蛋,却发现这是一种凉拌小菜。
      醋溜海蜇丝。
      天使先生沉默半晌,舀了一大勺放进嘴里,嚼。
      咯嘣咯嘣。嗯,味道很好,酸香可口。
      于是他又盛了一碗醋溜海蜇丝。
      咯嘣咯嘣。
      ……好吃是好吃,要是有白馒头之类的解解酸就好了。
      
      空腹干掉两碗醋溜海蜇丝,天使先生更饿了。他后知后觉的想起醋溜海蜇丝是开胃菜。
      不知道楼下超市的白面馒头有没有卖光,感觉再不吃东西就要断气了……
      
      【五分钟后】
      说干就干,唯独在吃上效率十分之高的天使先生已经提着热乎乎的馒头,重新来到家门前,开锁。
      嗯,馒头配海蜇丝,他还买了两根火腿肠,这次肯定没问题。
      这么想着,天使先生摸索到玄关的墙边的开关,摁下。
      “咔哒。”
      灯光亮起,同时,鞋柜旁蹲着的黑影,缓缓转过头来。
      正是他早上喜滋滋去约会的室友,精致的妆容全哭花了,除了软蓬蓬的焦糖色自然卷以外,此时的恶魔小姐与贞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天使先生:“……吃馒头吗?”
      
      恶魔小姐被耍了。她才是被始乱终弃的那个——嗯,幸亏没答应和对方交往,否则就真是太惨了。
      那位道格拉斯解释说,他所谓的告白只是为了讨好他暗恋的女神,目的是让女神吃醋从而重视他这只备胎——嗯,计划很成功,在他刻意告诉所有同事“我今天下班时对那只毫无魅力的小魅魔告白成功”的事情之后,道格拉斯暗恋的女神十分气愤,当晚亲自去找他质问,然后发展为种族繁衍的终极行为。
      所以今天恶魔小姐喜滋滋跑过去时,还没开口,对方就回以“谢谢你的帮助,我和我喜欢的人成功在一起了,希望你能澄清咱们两之间的谣言,周一上班时就说我毅然决然把你甩了吧。”
      所谓的“只是一句告白而已,当真就太傻了吧。”
      只留恶魔小姐在餐厅里呆了半晌,反应过来后发现这位春风得意的虫魔连账都记在了自己身上。她当时忍着没哭,付完账后经过快餐店还给家里的室友带了点汉堡包,心想昨夜强迫天使先生陪自己挑了这么久衣服有点过分,所以要补偿他。
      提着汉堡一路走回家,开灯,脱鞋,看到餐桌上那个敞开的腌菜罐子,知道里面大概是被混蛋室友偷吃光了,于是“哇”的一嗓子哭出来。
      此时此刻,面对室友“吃馒头吗”的询问,恶魔小姐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劲的抽泣:
      “都,都让你别乱吃我的腌菜了!这次的醋溜海蜇丝我还想拌点花生米进去呢!”
      “……那个,你别哭……”
      “我才没哭呢!”恶魔小姐捂住一塌糊涂的脸,“我是被毁掉的醋溜海蜇丝气的!”
      “喂。”
      “我,嗝,我给你买了汉堡!就在桌上,你拿回房间吃,不准管我!”
      “喂。”
      “别,别管我,哈,哈,早知道就多腌点海蜇丝了……”
      “喂。”
      
      天使先生蹲下,伸手摸摸她的头。
      他用自己所能做的最温柔的语气说:“我帮你去揍他,好不好?”
      
      “呜,呜呜哇哇哇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庆祝室友收藏过300,滚来更新……想当年我那篇魔王勤勤恳恳更了十几万字还没到300收藏QUQ
    真是心情复杂……
    今天听朋友聊到这种事,我希望每个遭遇“告白玩笑”的小天使们,都有个人会说“我帮你去揍他。”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欧皇的柯基君、埋埋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lxy 66瓶;励志做气纯的男人 35瓶;蜂鸟、心选是纸片人、陌昕 10瓶;fairy、梨子爱吃栗子、嗣音 5瓶;风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