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和我的沙雕恶魔室友》严午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11-02 23:33: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七章 公开处刑永远是世界级的恐怖 ...

  •   第十七章 公开处刑永远是世界级的恐怖
      
      “唔……”
      这是床上某团被子发出的声音。
      “咕……”
      这是如同僵尸般伸出手臂后发出的声音。
      “啪叽。”
      这是把床头柜上的闹钟往地上砸的声音。
      “起床,起床,起床,起床,中午饭点到了。”
      这是混蛋室友在外面一边用每二十秒一次的频率敲门一边嗷嗷待哺(?)的声音。
      恶魔小姐蒙着被子,抬指就是一个“炼狱之炎”的咒语扔过去。
      “嘭”,最后一声来自门被固体化地狱火焰砸穿的巨响,世界清静了。
      
      ——五分钟后,摆在枕头旁的手机开始响铃。继承着现代人“就算薯条没蘸番茄酱宿醉使人想要去世啪啪啪到关键也不能不接电话”的优良传统,恶魔小姐艰难的摸出手机,凭直觉找到接听的触摸键:“喂。”
      室友那古井无波的声音从手机里和卧室门外同时传来:“起床,起床,起床,起床,中午饭……”
      恶魔小姐深吸一口气,刚想把手机扔向门外,又想起这是自己新买的最新款平果,于是特意把自己从被窝里拔了出来,“登登登”冲向那个就站在不到两米外浪费电话费的混蛋——
      “我不想起床!”
      天使先生合上手机,指指恶魔小姐:“你那……”
      “我头很疼!”
      “你的……”
      “我什么我!”
      接连吼完三句加着重号的语句,很好的发泄了宿醉却被吵醒的魔的起床气,恶魔小姐咳了几声,缓了一下。宿醉后连喉咙都干的难受,吼完后火辣辣泛疼。
      天使先生总算找到一个自己能完整说完话的时机。他清晰,冷静,镇定的说:“你内衣肩带露出来了。”
      恶魔小姐顺着他的指尖低头,一条黑色的蕾丝边已经滑下肩头,与乱糟糟的睡裙一起堆在腋窝处。
      
      啊,室友又蒸熟了。
      
      天使先生礼貌的移开视线,注视着天花板道:“中午想吃奶香小馒头。”
      恶魔小姐吭哧吭哧着喘了一会儿,迅速扶好自己内衣的肩带,试图维持着什么都没发生的假象。她将视线投往与室友截然相反的方向——地板,痛苦的发现自己正赤着脚踩在一件同样有着黑色蕾丝……嗯,和内衣配套的贴身衣物,你们懂那是什么。
      她夹夹腿,觉得裙子里凉飕飕的。
      恶魔小姐盯着地板试图把自己埋进去,绝望的说:“你在看哪里?”
      天使先生还仰着脖子:“天花板。”
      “哦,挺好的,继续保持。”
      
      为什么我会把那玩意儿脱下来甩在地上啊啊啊啊我是喝了多少唔嗷嗷嗷啊!
      
      然后是长达两分钟的沉默。
      恶魔小姐咬咬牙,把地上的贴身衣物踢向床底。
      天使先生在心里下定决心,决定永远不告诉她,天使种族是靠感应观察事物的。
      ——虽然他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但其实四周的环境都可以收入心底,咳。
      啊,但是画面模糊的就像热感应成像仪。
      ……啧。
      
      “……你可以进来叫我起床嘛。”自觉致命把柄被抓住的恶魔小姐再开口时,已经弱气了许多,“这么近,还打电话。”
      天使先生望着天花板说:“不经允许就进入雌性的卧室,是很失礼的行为。”
      ……所以你站在门口看完了有什么区别!
      恶魔小姐很想咆哮,室友提醒道:“把门轰开的是你自己。”
      Fuxk。
      “那……我换换衣服出来弄午饭?”
      “嗯。茶几上有泡好的柠檬水,你嗓子疼就多喝一点。”
      “哦。谢谢。”
      “不客气。”
      “……门。”
      天使先生仍然保持着仰望天空的姿势,伸出右手在半空画了一个复杂的咒印。下一秒,白光闪现,破碎的门慢慢合拢,浮起,重新镶嵌在门框上,合好。
      ——“咔哒”,甚至还体贴的转上了门后的锁。
      “我在客厅等你。”
      室友隔着门说,然后是他离开的脚步声。
      
      恶魔小姐纠紧自己的睡裙,慢慢滑坐在地上,双手捂脸,发出羞耻至极的呐喊:“呜嗷嗷哦哦!”
      好想死在地板上啊!
      
      天使先生发现室友再次出现时,头顶上一道白白的热气。大概是蒸熟后的蒸汽吧。
      他更饿了:“奶香小馒头。你昨天说今天中午要做好吃的。”
      恶魔小姐脑内的小人已经把这货叉出去了,面上还是一派平心静气:“你总要等等,我宿醉很不舒服的。”
      天使先生却摇头道:“这是你的心理作用。”
      他解释道:“因为见识过你真正宿醉时青着一张脸在蛋包饭上用番茄酱画所罗门法阵的可怕状态,我昨晚照顾你时特意把好几个安神静气的咒语混在了粥里。”
      “除了嗓子疼,有点困,你现在没有别的不舒服吧。”
      嗓子疼还是起床气时吼我吼出来的。
      这段话信息量有点大,恶魔小姐缓了缓。
      “我?所罗门法阵那么高难度的东西?用番茄酱在蛋包饭上画?”
      天使先生回忆起惨痛的经历,沉重道:“你知道吗,那天考虑到你宿醉,我根本就没催促你做饭。”
      “你睡过了早饭和午饭,起床后一直扶着额头躺在沙发上发出亡魂的呻|吟。”他叹了口气,“我建议说,自己晚上去外面吃面,给你带点粥水回来,你坚持说外面的东西不卫生。”
      “然后爬进厨房开煤气灶,我怕你把自己烧了,就一直在后面看着。”
      “最后你端出了一份正常的蛋包饭,我刚拿起勺子,回头,就看见你操起番茄酱嗖嗖嗖在蛋皮上画了一张所罗门法阵。全程只花了三十秒。”
      回忆到这里,天使先生痛苦的捂住胃:“你知道,舀起第一口金黄色米饭时,眼睁睁看着肉丁洋葱胡萝卜白米一瞬间变成一大坨紫黑色地狱魔蛆的感受吗。”
      
      恶魔小姐喃喃道:“抱歉。真是辛苦你了。”
      
      天使先生追溯往昔的行为很有作用,起码当恶魔小姐宣布开饭时,他欣慰的看到一桌子美食。
      食不言寝不语,教养十分良好的天使先生捏起筷子后就安静开吃。而恶魔小姐作为资深宅自然是一边往嘴里送菜一边点开手机,刷论坛的姿势十分熟练。
      “靠,《暗黑破坏神4》和《守望先锋2》同时上线,暴雪这是要过节啊。”
      “嗯。”
      “啊,血腥画面好多,华夏版本发售的又要添一堆马赛克了。”
      “嗯。”
      “不知道能不能托朋友从纽约那里带份先行版……”
      “嗯。”
      “……喂,你在听吗?”
      天使先生从鸡丝香菇粥的香气里抬起头,茫然:“啊?哦,你做的菜真好吃。”
      恶魔小姐:……算了,这货一碰上吃的就什么都不在意的属性,也不是一天两天。
      她叹气,索性换了个话题。刚才自己所说的也许天使先生根本听不懂。
      “昨天万圣节,过得怎么样?”
      天使先生盛第三碗粥的手顿了顿。他收回碗,伸筷子夹了根酱拍黄瓜,咀嚼。
      “就那样吧。”天使先生含混的说,咯吱咯吱的嚼黄瓜。
      “什么叫‘就那样’?”恶魔小姐挑眉,“哼,我走后没一个美女问你要糖?”
      天使先生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决定实话实说。
      “事实上,有的。”他慢吞吞道,“但不算美女吧。”
      “哈,”恶魔小姐发出幸灾乐祸的嘲笑——遮掩自己莫名僵硬的肢体动作,“怎么,那是个女恐龙?你这张脸也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吧,好歹能吸引点中等偏上的妹子才对,虽然一开口就会暴露本性……”
      从未遮掩本性的天使先生默默吃完了女恐龙亲手拍的黄瓜,拿过奶香小馒头,啃。
      “不,她并没有长相难看。”他斟酌着措辞,“小小的,还挺可爱,看上去很好吃。”
      恶魔小姐心中那团无名的火,“唰”的一下被点燃了。
      她阴阳怪气的说:“怎么,这种描述还不算美女?我看你就是有层滤镜,基本雄性夸每个没有特色的雌性都会用‘很可爱’敷衍。这种夸奖我见得多了,简直是水豆腐。”
      恶魔小姐凶狠的用筷子戳自己碗里的小馒头,并无可抑制的发出长篇的跑题演讲——
      “就像动漫里那些开后宫乱撩人的种马男主角一样,为了满足平凡少年们的幻想,这类型的角色都被设定为‘毫无特点’‘平庸’‘被周围人所忽视’的存在。而在故事中他们打动各类女角色的理由是什么?用一个词概括:‘温柔。’”
      “嘁,什么‘xx君真是温柔啊’,一般都是没什么可夸的人,只不过自己对他抱有一层滤镜罢了。‘xx酱真是可爱啊’也是一样的,真不明白宅男到底怎么想的,这种空洞的夸奖根本打动不了真正的女孩子——”
      恶魔小姐已经戳穿了自己的小馒头:“要是有蠢货会被‘真可爱啊’这种空白的语句俘获,我就喝下一桶圣水!”
      天使先生皱皱眉。
      他认真的反驳:“不要妄自菲薄。你只是从动漫二次元里接触过恋爱而已,不可以一言概括现实里的情况。”
      恶魔小姐鼓起胸脯。无名之火让她想把筷子扔到室友脸上,但还是忍住了:这团汹涌的怒气太没道理了。她不喜欢无理取闹的冲别人发火。
      ……混蛋,气得吃不下饭了。而且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见鬼的原因。
      天使先生见恶魔小姐不动筷子了,很是困惑:“你不饿吗?昨天晚上只喝了点醒酒粥,现在多吃点吧。”
      要你管!
      恶魔小姐气呼呼的戳馒头。被戳穿的奶香小馒头上,已经留下无数个孔孔。
      见状,天使先生很不赞同:“浪费食物不好。”
      要你管!
      恶魔小姐刚要发作,手机就开始响铃。是好友劳拉发来的视频。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恶魔小姐迅速点开视频,用手机屏幕挡住了对面室友那对无辜的钴蓝色眼睛。
      画面晃动了一阵,劳拉似乎在拼命奔跑,骂骂咧咧的对着手机喊:“该死的,小魅魔,以后你再耍酒疯,我就把你每一次放飞自我的视频珍藏起来,上传到全地狱的公共频道!”
      不远处传来恶魔小姐本人猖狂的大笑,视频的一角可以看见在前方高举双臂狂奔的背影:“哈哈哈哈,光明啊,与来自深渊的我一起坠入无边黑暗吧!!”
      
      恶魔小姐一个手抖,最新款的平果险些丢进汤里。对面的室友敏捷接住,很感兴趣的凑过来一起看。他甚至放下了手中的馒头。
      “你来之前还说了这么好玩的台词啊。”天使先生津津有味,“劳拉这个朋友很不错。”
      我来之前???我喝醉后到他那儿了???我都干了什么???
      
      视频继续播放,而持手机放送的人变成了高个子的室友,所以当视频里的恶魔小姐开始大声喊“trick or treat”时,脸上冒着蒸汽试图抢手机的恶魔小姐根本抢不到。
      “trick or treat”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简直就像罪案重演。恶魔小姐觉得自己是被公开处刑的那个。
      
      “拍的角度很好。”进度条滑到末尾后,天使先生把手机还给恶魔小姐。后者没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蹲在餐桌下,双手捂脸发出亡灵般的呻|吟。
      天使先生想了想,右手撑住了桌沿,半跪在地上,俯身认真的强调:“客观角度来说,你真的挺可爱的。”
      恶魔小姐立刻捂住了听见这句话的耳朵,但这样就遮不住脸了。最后她索性抓着自己的角角抱住脑袋,死死埋进膝盖里,从蒸熟的白馒头变成了蒸熟的红豆派——连内芯都是红红的——“别说了呜啊啊啊啊!”
      
      天使先生笑笑,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某个页面。
      “你在干嘛?”室友看上去短时间内还缓不过来,羞耻得哭腔都出现了:“不准录像!”
      “不,我就是跟加百列预订一下那桶圣水。”
      “……滚!”
      

  • 作者有话要说:  到底是什么东西才会在把女孩子撩的浑身发烫后惦记那个破flag啊!
    话说天使先生的夸奖到底是单纯想看室友喝圣水,还是实话呢?嘻嘻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