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章 天然黑与心机佬没有本质区别 ...

  •   第十五章天然黑与心机佬没有本质区别
      
      万圣节,人类自以为是的狂欢节,异族们的放纵时间,黑暗阵营的盛典。
      据说这一天的起源是千年前撒旦与上帝的第N次圣战,当时两军交火打得正欢,大有即便武器折断也要扑上去把对方咬死在战场上的架势。
      但黑暗阵营这边突然出现了一阵骚乱(有史料记载,原因是一只极为美艳强大的魅魔),战士们纷纷无视光明阵营那里扔来的闪|光|弹圣水等等,扯开自己的衣服引吭高歌,一个个表现得像争相求偶的公鸡。而撒旦本魔因为不知名原因喝到嗨起,就在某位天堂派来的探子到达营地的同时,他放开了嗓子。
      探子回去后悲怆至极的自戳双目自割双耳,战友们纷纷大惊失色。而上帝用透视之能看了眼对面营地里的情况,长叹一声:“群魔乱舞。”
      然后他从那天开始秃顶。
      
      综上所述,那一天被后人命名为“万圣节”。
      又名“那群恶魔嗨起来的样子真是让我们一点都不想管,好想死好想死今天光明阵营集体装死”吧。
      
      今年万圣节的前夜,恶魔小姐已经兴冲冲的在家里装饰上节日氛围的地狱特产。有好友劳拉倾情提供的新鲜死蝙蝠,蜕下来的羊角皮,撒旦限量发售的原声大碟(据说是当年生生让耶和华秃头的强大歌唱),她还心情很好的准备了一个幽兰色的墓碑状蛋糕,将一大袋子糖果放在玻璃碗里。
      当然,考虑到室友是个天使,有可能对这些东西感到不适——恶魔小姐礼貌的敲开了他的房门,询问是否会打搅对方。
      对方睡意朦胧的打了个哈欠,表示并不介意,恶魔小姐可以随意。但不知为何,恶魔小姐就是从那张面瘫脸里看出了“明显烦躁”的情绪。
      她突然很忐忑:“要不我还是把东西收起来吧。”劳拉给她寄了不少与黑暗魔法有关的材料,眼球血液腐烂的指甲之类的,天使先生应该会对那些东西感到恶心。
      
      再如何,他也是光明阵营的天使啊。
      
      室友一愣,伸手安抚的摸她头——这是他最近新发现的,室友一旦心情沮丧就会缩脖子,试图把头顶的两只角角藏进头发里:“不,和你没关系。”
      “是工作上的事。我万圣节要加班。”
      他郁郁的解释,“人手不够,最近又是那只魔物逃出来的敏感时期。不出意外,我会从明天七点一直值班到凌晨三点,也许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恶魔小姐皱眉:“怎么会这么忙?万圣节不是光明阵营的‘非执法日’吗?”
      近卫部理应放假才对啊。她本来还想带室友去地狱区的酒吧集市那里逛街的。
      恶魔小姐都想好了,今年有了一个力气大又听话的新室友,一定要把以前那些欺负自己一个人逛市集就疯狂要价的家伙揍到残废拖进小巷子!
      
      恶魔小姐的疑问也不无道理。基本异族们都知道,在人间度过的一年时间里,只有万圣节的这天,异族们才被允许解放自己的原型,自由自在的走在街上。而且还有一条令黑暗阵营普地狱同庆的潜规则:万圣节的这一天,光明阵营不会干涉黑暗阵营的任何行为。
      也就是“非执法”日。
      
      “哈?非执法日?”拥有一个光明阵营的室友的好处,就是你可以随时从他那里知道很多内幕,“只有傻子才会信吧。”
      恶魔傻子小姐:“……”
      “万圣节是近卫部一年里最忙的时候。”天使先生说,“总有不少傻子趁这一天放纵自我,我们经常碰上‘通缉了很久的对象在南瓜派大赛上喝到不省人事’‘隐藏十分完美的家伙在化装舞会为了和魅魔啪啪啪连小时候偷邻居饼干的事都倒出来’‘因为狼人和吸血鬼同时看上了同一个小孩的血所以打得三个街区消失不见’‘德古拉又被丢进焚化炉’……诸如此类。”
      “与其说群魔乱舞,不如说是‘大型沙雕集会’呢。”
      恶魔小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拍开他放在自己头上的爪子,抬脚,踹。
      “——干嘛!”室友灵敏的躲过,语气有点委屈,“待会儿还要去加班呢!今天既没有翻冰箱吃也没有翻零食柜子偷腌菜罐子,我又做错了什么?”
      恶魔小姐才是委屈的那个,她甚至想哇哇大哭:“你毁了我的童年!”
      小时候家长对万圣节的描述都是“肆意妄为的一天”“所向披靡的一天”“光明阵营无法涉足的禁忌领域”,听着这些话长大的恶魔小姐简直将万圣节视为异度空间。中二的她很想在这一天暗搓搓做点坏事来着,毕竟她是恶魔嘛。
      可天使先生竟然说万圣节的法纪混乱只是执法部门创造的假象,他们一直觉得在这一天玩疯的恶魔们是沙雕……
      
      虽然知道不是室友的错,但还是好气哦。
      虽然知道对他发脾气没什么道理,但就是想发脾气呢。
      
      恶魔小姐之前的忐忑心情烟消云散,她愤怒的挥起小拳头,试图向室友展示一番自己的武力值:“我是个恶魔!恶魔!我才不是什么沙雕!”
      天使先生接过她的小拳头。“啪叽”一声,就像什么动物的肉垫按上了大型猛禽锋利的羽毛表面。
      恶魔小姐更加愤怒的挥出一拳。
      “啪叽。”
      “混——”
      “啪叽。”
      这样的来回度过了三次,天使先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勾勾手指:“乖,爪子。”
      恶魔小姐没能收回去的第四只小拳头“啪叽”递到他掌心。
      
      天使先生:噗嗤。
      恶魔小姐:……!
      
      她气得尾巴都甩出来了:“你、你你想干嘛!”
      天使先生还是那副诚恳纯粹的样子:“不,就是电视上的节目放过这种桥段,想到了就用一用……”
      的确,这家伙根本不是那种一肚子坏水故意逗人的恶劣性格吧?
      恶魔小姐深呼吸:“下次不准再看那种节目!”
      天使先生眨眨眼:“呃,只是普通的训狗栏目都不可以吗?”
      
      有时候,天然黑更加致命。
      
      此次事件以天使先生脸上的新鲜的巴掌印结束。
      但对方似乎是将恶魔小姐试图证明自己“不沙雕”的行为记在心里,万圣节的早上,他拎着早餐草草出门加班——余怒未消的恶魔小姐一边大声抱怨对方是混蛋,一边做了两份馅料满满的三明治与麦片牛奶粥,还细心的用牛皮纸袋包好——天使先生还不忘认真补充:“要糖的时候,小心人家的水枪。”
      “滚!我才不会要糖吃!”
      恶魔小姐气势汹汹的朝玄关那里投掷了一把手工小刀。门一合上,她就去厨房里,销毁了藏在冰箱里那个要糖用的自制小杰克南瓜篮子。
      她三天前就偷偷摸摸在做这个,到现在还不满意南瓜头上的笑脸,总觉得不够可爱,咳。
      
      “Trick or treat!Trick or treat!”
      夜晚七点,街上亮起绚烂的彩灯,那句熟悉至极的节日问候响彻大街小巷。一帮人类熊孩子“砰砰砰”敲响了公寓的门,打扮好的恶魔小姐面无表情的拉开房门,出于不能要糖的成人的嫉妒,扛起一把长炮式水枪,对准那帮小孩笑嘻嘻的脸,开火。
      “呜呜呜妈妈!”
      嘁。恶魔小姐解气了:欺负不了室友,还不能欺负你们吗。
      万圣节可是她的节日。
      
      所谓的仔细打扮,无非是将自己的原型打磨一遍,上了一层淡妆而已。展开的骨翼,头顶弯曲的羊角,以及小披风下微微摇晃的尾巴尖,这些“逼真的道具”已经足够恶魔小姐获得小区“万圣节怪物装扮”第一名。
      她走的有些快,急着赴约。恶魔小姐和劳拉约好了在【集市】见面——万圣节独有的集市,只对异族们开放。【集市】里也有通往天堂与地狱的瞬时传送阵,对于那些在人间生活的异族们的家属而言,探亲十分方便。所以【集市】中心的传送门广场就像大型春运现场。
      你可以想象,【集市】就好比华夏老人口口相传的“百鬼夜行”。唯一不同的,是除了吊死鬼饿死鬼等东方产物以外,还有穿着优衣库与天使拍照合影的吸血鬼。
      ——三十米外,卖史莱姆手抓饼的铺子下,穿着优衣库与天使拍照合影的吸血鬼,好像是我认识的那只。
      
      恶魔小姐远远就听见劳拉花痴的尖叫:“真的吗!加百列大人!这张照片可以送给我吗!”
      “当然,可爱的小姐。”
      恶魔小姐谨慎的向后退了几步。她一点都不想跟加百列见面,自从天使先生拍到他的女装照后,这名位高权重的炽天使就用一种诡异的态度对待自己——
      “啊,小魅魔,你来啦?”
      好友大大咧咧的招呼道:“快过来快过来,这是我偶像!你还记得吗?就是前几天我拜托你的那个,你还给了我他的照片!”
      恶魔小姐僵硬的说:“哦。”
      加百列迅速转身,阳光开朗的笑容接触到恶魔小姐看过来的视线,立刻转为苦大深仇。
      
      “照片。”他喃喃道,眼神幽怨,“那张照片在哪?”
      
      ——就算你追着我问我也不知道!问那个混球去!
      恶魔小姐很想这么声明,但到底畏惧于天使长强大的光明气息:“咳,咳,那个,我有点东西必须现在买,劳拉我们待会儿酒吧见!”
      “等……”
      劳拉不知所云的伸出手,试图挽留她,但恶魔小姐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抱歉,她平时不会这么失礼的。”担心身边的天使觉得好友落了他的面子,回神后的劳拉赶紧转身解释,“您实在是……哎?”
      旁边刚刚还站着一只颜值那么显眼的天使长啊?
      飞哪去了?
      
      恶魔小姐拔腿就跑,越过一个喝醉酒的狼人,一群衣衫不整的血族,一只再次从焚化炉里爬出来的德古拉——
      “跑什么。”
      加百列的手掌还是幽幽搭上她的肩头,阴气森森的模样能和隔壁那位卖气球的桥姬相媲美。
      “照片在哪里?”
      恶魔小姐抓狂:“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加百列也抓狂:“不可能,那个混账不会把我的照片留在他自己那儿的!他一定是给你了!”
      恶魔小姐质问:“为什么不可能!”
      失去理智的加百列大声道:“因为他嫌弃我!他嫌弃近卫部!他嫌弃全天堂!”
      
      “胡说什么。”
      
      半死不活的调调,与昨天平淡而欠揍的“乖,爪子”有异曲同工之妙:“身为部长竟然工作摸鱼,果然还是杀掉吧。”
      加百列与恶魔小姐一起回头。天使先生趴在最近的一家店铺柜台上,半睁半闭的眼睛让他看上去像只晒太阳的老猫,几乎下一秒就能蜷起来打盹:“好困,既然部长都觉得工作轻松跑去摸鱼,我还是翘班吧。”
      恶魔小姐崩溃的说:“你自己就在摸鱼吧!别再挑事,把人家的照片还给他!”
      加百列崩溃的说:“你看看,我就说他嫌弃我!这种属下简直比撒旦还恶劣!”
      
      半秒钟后,两人对视一眼,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
      “你辛苦了。”
      “你也是。”
      
      天使先生睁开了眼睛。
      他手臂一撑越过了柜台,径直挡在加百列与恶魔小姐之间,伸手去拉自己室友的同时,将一张轻飘飘的照片甩给加百列。
      “还给你了。”
      他把恶魔小姐拉过身后,淡淡道:“别缠着我室友。”
      
      加百列握着那张薄薄的纸片,不禁流下苦尽甘来的泪水。
      被强行转移到室友后背的恶魔小姐默默掏出了那把长炮式水枪,瞄准。
      
      ——“乖,别闹。”
      天使先生头都没回,右手握过她举起的塑料水枪,顺便包住了从另一侧袭来的小拳头。
      他懒洋洋的说,也许是还没睡醒,优美流畅的侧脸线条在万圣节的奇异灯火下显出一份漫不经心的痞气:“小心水枪,帮你赶坏蛋呢。”
      
      ……到底谁是坏蛋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正好今天狂欢夜,明天万圣节,赶上现实联动啦~
    我给了糖,你们别捣蛋啊QU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