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颗星 蒹葭苍苍(02) ...

  •   第二颗星
      
      “小姑娘,事儿怎么大了?你给我说说。”
      
      纪见星循声看去,一抹鲜亮的荧光绿映入眼帘,是交警。
      附近设有交警执勤点,何况连环追尾,交通堵塞,事态严重,他们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其他车辆事实清楚,责任明确,唯有这边polo车主和宾利车主疑似起了争端,交警就过来了解情况。
      纪见星收回拍车顶的手,微抬下巴,点了点宾利后座气定神闲的男人,言简意赅地指出:宾利追尾polo,故意倒车逃避责任。
      
      话声刚落,她察觉到来自车内男人的视线,眼神似乎格外……耐人寻味?没来得及深究,车窗慢慢上升,他坐姿笔挺,目视前方,侧脸淡漠疏离。
      玻璃车窗只剩她的影子。
      
      太嚣张了太嚣张了。
      
      稍后,宾利司机收到指示,下来交涉,否认了纪见星的说法。
      “真相如何,”纪见星底气十足,笑意盈盈道,“调行车记录仪或者路面监控出来,一目了然。”
      
      经验丰富的交警看一眼事故车辆就大致有数了,不过,既然小姑娘存有疑虑,他还是去调了行车记录。
      真相随之浮出水面,原来纪见星的polo是停在写字楼地下车库那会被一部快递车撞到的,司机留了联系方式,可惜便签纸没贴稳,掉地上了,所以她没看到。
      
      从头到尾,人家宾利压根没碰过polo一根毫毛,还无辜蒙受了不白之冤。
      
      烈日灼背,光如芒刺,纪见星身形微微晃动,她抬手轻扶着滚烫的眉心,理直气壮讨了半天公道,结果她反倒成碰瓷、寻衅滋事的了?
      这就尴尬了。
      情势逆转,她的处境变得特别被动。
      可面子已经丢了,修养总得保住吧。错就是错了,没什么好逃避的。
      
      纪见星又敲了宾利的后座车窗,几秒后,车窗落下,男人再次出现,她内心多少残余尴尬之意,面上毫不显露,落落大方与他对视。
      
      女孩子肌肤娇嫩,阳光晒出的红晕,从颊边蔓延到耳根,像朵清晨沾露的粉色玫瑰般,俏生生地开在谈行彧无波无澜的视野中,他听到她用清软声线说——
      “这位先生对不起,是我误会了。对于我在言语、以及行为上对您的侵犯,我感到非常抱歉。”
      
      纪见星说完,下一秒,林紫的笑声通过蓝牙耳机几乎震破她的耳膜。
      她一头雾水。
      
      道过歉,交警也完成了责任认定,polo被送去维修,纪见星打车来到花间咖啡馆。
      林紫间接围观了全过程,看到她就笑个不停,迫不及待地问:“你道歉后那男的什么反应?!”
      纪见星慢条斯理喝了大半杯温柠檬水:“你在笑什么?”
      
      林紫打开浏览器,输入“侵犯”,页面跳转,递手机给她看,第一条显示的是视频,标题:女秘书被老板灌醉遭侵犯。  
      纪见星:“……”
      
      “哈哈哈!”林紫幸灾乐祸,“这就是没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的后果啊。”
      纪见星语文成绩一贯徘徊在及格线边缘,初三出国读书,在国外待了8年多,去年才回国,混淆了侵犯和冒犯,无可厚非。
      
      “对于我在言语、以及行为上对您的侵犯,我感到非常抱歉。”林紫清了清嗓子,重复她原话,“听着非但没有诚意,更像借着道歉名义,故意拐弯抹角阴阳怪气地调戏他,占他便宜。”
      
      “对了快说,他到底什么反应?”
      
      纪见星陷入沉思,男人戴着口罩,看不到表情,唯一可以窥见情绪的是眼睛,内双,眼角微勾,深邃而清朗。当时听完她的道歉,他眉峰微敛,短暂怔愣后,眸底深处似有一缕笑意闪过?
      看错了吧。
      照林紫所说,她都“侵犯”他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我觉得从他的穿着、气质判断,不像是租豪车装X的人。”
      林紫点头表示赞同:“以宾利司机的车技和反应速度,绝对配得起百万年薪。”
      
      “连环误会。”纪见星全身乏力,软绵绵趴到桌上,轻声嘟囔,“谁能想到巧合凑一块去了?”
      
      “可不是,”林紫笑骂道,“臭便签纸,脑子没发育好就出厂了吧,说掉就掉!坏宾利,七辆车追尾凭什么它能及时刹车,制动功能好了不起啊,害我们星宝受这么大委屈!”
      
      纪见星挖了块抹茶蛋糕送进嘴里:“戏过了啊。”
      林紫数着手指说:“我的前任里至少有七位夸我演技精湛能拿奥斯卡小金人的,我要是出道,影后不得靠边站?不是,你眼神几个意思?”
      
      “你自己体会。”
      
      林紫叉了半颗草莓去堵她嘴,回到正题:“宋晚月回国憋着大招呢,我打听过了,她男朋友是桐城纳税大户嘉华汽车制造公司的副总蒋奉贤,英俊多金、年轻有为、风华正茂。”
      
      “宋晚月眼光不错,纵观桐城,找不出比蒋副总更高逼格的金龟婿人选了。”
      “她被你碾压多年,终于有机会反击,你懂的。”
      
      不像林紫是根正苗红的富二代,纪见星和宋晚月是半路踏入富贵圈的,纪家开百货公司,宋家开发房地产,两个女生家世、年龄相仿,一来二去便有了比较。
      
      由此引发星月之争,宋晚月自诩众星拱月,单方面以为占了上风,事事不愿落后,纪见星今天穿小白裙,她明天也穿,还是更漂亮高贵的公主裙,纪见星戴了宝石发夹,她自然也要戴。
      总之,纪见星有的,她就一定要有。
      
      不知何时,攀比悄然变成了模仿,从穿着打扮爱好,到说话的腔调,几乎全面趋同,宋晚月从此有了高仿版纪见星的称号。
      
      林紫得出结论:“她对你是真爱。”
      纪见星目露同情:“那蒋副总真可怜。”
      林紫笑得桌子颤动,正色道:“你真不打算谈个恋爱玩玩?”
      “没遇到有感觉的。”
      
      “说到底你还是看脸,”林紫传授过来人的经验:“男人长多帅都没用,关键得活儿好。就好比衣服,你不试怎么知道适不适合你的Size?不合就换呗,事后拂衣去,重回自由身。”
      她挺了挺傲人的胸:“林子大了,要什么鸟没有?”
      
      纪见星轻笑:“我宁缺毋滥。”
      “我跟你相反,”林紫说,“我是宁滥勿缺。”
      扑哧笑了:“哎,我们三观如此不合,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
      
      纪见星认真想了想:“大概是当初瞎了眼。”
      “去你的!”林紫从记忆长河深处打捞起某些片段,“想当年你小小年纪就花言巧语骗走了我心爱的钻石。”
      14克拉的蓝钻,深海之星,纯度世间罕见。
      纪见星抿着红唇:“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交换。”
      
      林紫了解她心性,不免多问了句:“应该没弄丢吧?”
      “在我家客厅桌子下。”
      “至少还在。”林紫明显松了心弦,“不过,你竟然把我送你的定情信物拿去垫桌脚?!”
      
      “我说的是这意思?”
      “不然呢,你家木桌不是瘸了一条腿吗?”
      
      落地窗外,黄昏已至,晚霞堆在天边,如同瑰丽辉煌的宏大画卷。
      纪见星吃完蛋糕,抽了纸巾擦干净嘴:“我先回去了。”吃饱了犯困,给张床她能秒入睡。
      
      “你个孤家寡人这么早回家做什么?”
      纪见星掩口打呵欠,头也不回:“照顾我家残疾的桌娃。”
      林紫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对着空气问:“到底谁才是戏精?”
      
      暮色四合时分,纪见星回到蒹葭巷,缓步踏着青石路,边往巷内走边跟遇到的人打招呼。
      
      蒹葭巷面积不大,属于老城区,却未纳入政府的改造计划,低调地在新区CBD高楼大厦的环绕中存在着,闹中取静。除了原居民,百分之八十的产权在纪见星名下,回国前她找装修公司修缮好房屋,出租给有需要的人。
      
      蒹葭巷呈“Y”状分布,分为东巷、南巷和北巷,过去家家户户爱种三角梅,到了盛开季节,从高空俯瞰,绿叶环绕,嫣红花带,美不胜收,堪称桐城一绝。
      
      纪见星的家就坐落于三线汇合的中心点上,是一栋独门独院的两层楼房,外观保持了旧时特色,红砖灰瓦白墙,透着古朴气息,为生活便利,屋内添了不少现代化用具。
      
      纪见星开门进屋,倒入沙发,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天色黑透,她又饿了,冰箱空空如也,拿了手机,出门觅食。
      
      沿着右手边的南巷走到尽头便是夜市,此处紧挨着商业中心,高级酒店写字楼光鲜亮丽,步行街人流如织,飘着俗世烟火,两者互不干扰。
      
      纪见星眼尖地捕捉到一个熟悉身影从兰舟酒店的罗马柱上闪过,她跑着追进去。
      
      等那人在前台办好入住手续,取了房卡,纪见星上前揪住她的书包,拉到一边:“彭芃芃,你不在学校上晚自习,跑来酒店干嘛?!”
      
      彭芃芃惊魂未定,拍着胸口:“姐你吓死我了。”
      纪见星再问:“来干嘛?”
      
      彭芃芃知道瞒不住,道出实情,她是来抓奸的,气愤得咬牙切齿:“我同学说看到我哥女朋友在这里私会别的男人,十分钟前,他们进了2018房。”
      
      “你回学校去。”纪见星划开手机屏幕,“我打电话叫你哥自己处理。”
      彭芃芃眼里泛起泪光,哽咽着说:“我哥不在桐城。”
      纪见星没给她留商量余地:“那也不归你这未成年人管。”
      “姐,你知道我哥多固执,没有证据就算我嘴皮子说破他也不会相信女朋友背叛了他。”
      “姐……你忍心看我哥头顶青青草原被外人看笑话么?”
      
      见她不为所动,彭芃芃使出杀手锏:“反正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拦得住这次,拦不了下次。”
      纪见星做了个“请”的动作:“我不拦你,去吧。”
      
      彭芃芃嘴巴撅得老高,怎么不照套路来啊?心思百转千回,决定豁出去了,她同手同脚走进电梯,按亮20楼的按钮:“姐!”
      “你提醒我了,”纪见星大步流星地来到她旁边,点开照相机视频模式,“有图有真相,我得录个视频发给二姨。”
      
      彭芃芃吓得捂着脸软声求饶:“姐,求你了,别录!我妈看了肯定会打断我的腿。姐你……”
      “我忍心。”纪见星说。
      “彭芃芃,你凭着头脑发热独自跑来酒店抓奸,有想过后果吗?”
      
      彭芃芃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电梯到达20楼,她垂头丧气地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纪见星轻推她出去,戴好蓝牙耳机,拨打她的手机。
      彭芃芃不明所以地接通:“姐?”
      
      “你在这等着,如果听到求救暗号‘小黄鱼’,或者我进去五分钟还没出来,就报警,懂吗?”
      气氛严肃,彭芃芃紧张得打起嗝,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纪见星迈着视死如归的步伐,找到2018房,敲响房门,其实她是想骗骗小孩,意思意思走个过场,趁机打消她的念头。奸哪有那么好抓的?又不是演电视剧,万能房卡在手,杀遍天下通奸狗,房间里的人热火朝天办着事,除非脑子有病才会给她开门。
      
      可万万没想到,门,开、了!
      居然开了!!
      
      纪见星杏眸燃起火光,奸夫亲自将人头送到了眼前,不收的话,大表哥头上的绿帽第一个不答应。
      
      谈行彧听到敲门声,估摸着是助理来取批阅的文件了,谁知门刚拉开,一股推力袭来,门外的人猛然闯入房内。
      
      纪见星举着手机直奔主卧,大床有睡过的痕迹,她冲进浴室,不见女人踪影,一一检查客房会客室棋牌室,又跑出客厅,仍无所获。
      
      看看时间,按照彭芃芃的说法,从他们进房间算起,过了十五分钟而已,岛国小影片都比这长,纪见星不可思议地看着奸夫:“你这么快……”完事了???
      
      男人极具压迫性的目光硬生生逼退她后半截话。
      他穿着黑色衬衫,剪裁得宜,衣领挺括,扣子扣得严严实实,喉结凌厉如削,五官立体……等等,他的眼有点熟悉。
      
      小时候看古装剧,纪见星不明白,为什么坏人蒙了面大家就认不出他?不是很好认吗?比如,此时此刻,她很轻易认出眼前的男人是宾利车主。
      
      纪见星一边无声感慨着桐城真小,一边环顾四周,貌似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回应她似的,耳机里,彭芃芃急切地喊道:“姐!我同学好像搞错了,不是兰舟酒店,是南洲酒店!”
      纪见星在心底回她: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抓奸不是问题,问题是,抓错奸了。
      李白乘舟将欲行,NL不分害死您!
      
      纪见星深呼吸,展露最甜美的笑容,颊边梨涡闪闪:“打扰了,我是街道办工作人员,协助警`方突击扫`黄,感谢您的配合,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
    谈行彧:你走出那道门试试?
    ~~~
    无意侵`犯纪小星:“……”
    阅鸟专家林紫:强烈要求加入群聊!!!
    感谢新老盆友们的热情支持,你们敲棒的!!!鱼鹅每条评论都有认真看!祝五一假期快乐,继续从谈总的黑卡里挪钱给大家送红包,见者有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