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想舔 ...

  •   很快开拍,汪序真和言书都被人叫了过去,化妆师给汪序真换上一身捡破烂的大汗衫,头发弄的乱糟糟的,脸却没怎么抹黑——毕竟樊越之前交代过,汪序真的热度就在他这一张脸上,露出来就能惊艳观众,可不能弄的太难看了。
      
      所以也只能硬是违背设定,让一个流浪捡破烂的小傻子,有一张干干净净的脸。还是导演来看到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沉吟半晌对化妆师胡天说了句:“画两条煤灰吧。”
      
      不是很破坏美感,但也有一种‘狼狈’的气氛在。打扮完之后的汪序真回到布景地的时候,就见到同样装扮完的周时祁,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他们两个这场戏是夕阳余晖下的破烂巷子里偶遇的一场戏,现在的打扮真是狼狈到一块去了。
      
      周时祁下身穿着牛仔裤,上身一件破了的白衬衫上面染着人工道具的血渍,破了的衣服口子里露出的肌肤也被画了许多淤痕。剧组的化妆术很是不错,这些伤痕搞的逼真又吓人,为了体现男主角少年时期打架的不要命和惨,他脸上也被画了不少伤痕,嘴角淤青的正在渗血......不过还是很帅。
      
      这些能把人变的污遭狼狈的装饰竟然没影响到周时祁对于角色诠释的美感,修长的身子在坏掉的白衬衫松松垮垮的包裹下,竟有一种破碎的美感。
      
      在蓬乱的发丝下,周时祁整个人弥漫着一种破碎的,野性勃发的帅气,单单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和全世界作对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天生的演员胚子?汪序真是见过‘世面’的,别说他自己本人,以前那些娱乐圈的各色各样的帅哥,没见过一百也见过八十。可周时祁还是不自觉的让他有些看呆了,一双琥珀色的瞳孔直勾勾的。
      
      周时祁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再对上汪序真直白的大眼睛时停顿了一下,随后狭长锋利的凤眸里似乎闪过一丝不自在,便冷声问:“你看什么?”
      
      “哥哥。”汪序真存心想逗他玩,走上前戳了戳周时祁淤青的嘴角,纳闷的问:“你这是怎么啦?”
      
      “哎呦哎呦。”胡天连忙过来阻止,小心翼翼的查看:“可不能碰这儿,好不容易画的。”
      
      汪序真笑了下,故意口是心非:“哥哥变丑了。”
      
      “......你说谁丑?”
      
      周时祁面无表情的盯了他一眼,在听了他的话后都忘记追究刚刚汪序真用手指戳他的‘大不敬’行为了。作为一个十级的重度颜控,周时祁是坚决无法忍受别人说自己丑的,尤其还是......这个小傻子!
      
      汪序真无辜的眨巴眼睛:“哥哥脸上好吓人!像是跟我一起搬砖的二狗子!”
      
      周时祁现在脸上这虽然乌漆墨黑的伤口看着略有一丝骇人,但怎么也不至于跟工地搬砖满脸灰的人相提并论......尤其是那人还叫什么二狗子!
      
      “你你你!”道具师吓的连忙去捂汪序真的嘴,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心别人生气!”
      
      “哥哥会生气么?”汪序真十分害怕的模样,看着周时祁惊慌道:“哥哥会打我么?”
      
      “......”
      
      周时祁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周围人看的胆战心惊,都有点怕他会真的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傻子,但出乎意料的,周时祁只是沉默半晌后侧头看着一脸汗颜的胡天冷声说:“我就说画的太丑了吧。”
      
      这下子好,连个傻子居然都敢质疑他的颜值了!
      
      胡天听了感觉自己巨冤,这年头周时祁说自己丑,无疑就像是印度说自己国家人少,美国说自己很穷,万人迷偏偏要说自己是丑逼一样......
      
      但这当口也没人纠结丑或者化妆不到位什么的了,镜头一开,工作人员就在各个机位前就位了。汪序真被人推到路边捡破烂的摊子旁边,深吸一口气,觉得他虽然披着一个傻子的外皮,但久违的面对镜头,竟然在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滋生出一种有点紧张的感觉。
      
      然后他抿了抿唇,按照剧本上写的和言书刚刚教的,进入了剧情。
      
      *
      
      汪序真蹲下身子把塑料瓶拾进垃圾袋里——一道阴影打了下来,他迷茫的抬头,只见伤痕累累的周时祁出现在他面前,他吓的细白的手指抓紧麻袋的口,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少年刚刚跟街头团伙群殴过,遍体鳞伤,眼睛黑沉沉的,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嘶哑:“能借我个地方用么?”
      
      他没想到午后这条小巷中唯一一个晃悠的人会是个傻子,但却发现他的眼神有点木。正在汪序真半天不回答,周时祁打算颓然的离开的时候,蹲在地上的人才缓缓站了起来,小声说:“可、可以的。”
      
      然后他就带着垃圾袋和没比垃圾好多少的少年回了家。
      
      *
      
      “cut!”
      
      导演激动的喊了卡,脸上的表情是一览无余的兴奋——第一次用脑子有问题的人拍戏,虽然戏份少而且简单,但陆导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没底,拍之前已经想好了不知道要磨多少遍。但没想到拍摄过程居然出乎意料的顺利,竟然一遍就过了!
      
      且过了还不说,质量也非常的高,镜头里的汪序真,把呆呆那种茫然无措而且朴实单纯的那种呆头呆脑感,全部都呈现出来了!也许找一个真正的傻子‘扮演’傻子,其实是一种大胆创新但却十分正确的选择呢!
      
      但陆导的兴奋劲儿没一会儿就没一盆冷水浇灭了,原因是在拍摄剧情第二幕的时候,出了问题——
      
      第二幕是呆呆带着周时祁回到小破屋洗澡,在周时祁脱下身上的衬衫露出一身伤的时候,呆呆要非常惊恐的躲在一边,边啃烧饼边偷看,而周时祁则是面无表情一脸厌世才符合两个人的人物设定。
      
      然而拍这一幕的时候,两个人的表现完全不按照正常道路走。周时祁在脱下来衣服露出结实精瘦美感十足的上半身时,汪序真整个人就呆了,他看着周时祁那被画了伤痕反而更具美感的身体,觉得这简直在挑战人类的惊艳底线,汪序真不自觉的就直了眼,毫不避讳的欣赏着。
      
      “你!”然而周时祁却被他这仿佛要把人吃了一样的眼神看的不好意思了,如同黄花大闺女一样的恼羞成怒:“你看什么呢?!”
      
      今天这傻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这么莫名其妙的看他!
      
      卧槽,周顶流脸红了,好特么可爱。汪序真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敏锐的捕捉到周时祁红了的耳根,忍着笑意诚实的说:“看哥哥呀。”
      
      汪序真一瞬间就理解周时祁那群xxj粉丝天天嚎着想舔哥哥的尖叫了——啧,这身子让人不得不馋。
      
      周时祁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你现在不觉得我丑了?不怕我揍你了?”
      
      少年大概还是小孩子心气,颇为幼稚,刚刚被汪序真‘误会’了之后现在说话还带着一丝憋屈,低低的嘀咕了一句:“我脾气哪有那么不好。”
      
      好像全世界都认为他的脾气不好,就这小傻子也怕他么?
      
      汪序真听到之后,带着浅浅笑意的目光顿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说:“哪有啊,哥哥最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周六入v啦,明天晚三个小时零点万字章准时掉落~订阅留评皆有红包 =v=,v后也会经常日六日万哒,真真掉马周哥掉马统统安排上有木有!另外有两本预收小甜饼,大家喜欢哪个就宠幸一下吧~
    《穿书成贱受后只想嗑cp》
    郁酒看了一部渣攻贱受的耽美小说,书中所有高富帅大boss都喜欢那个气质如皎月万人迷男配
    奈何万人迷本迷性格高冷,是攻一攻二攻三都得不到的白月光
    郁酒看着看着,就觉得霸道多金的总裁男一,才华卓越的科学家男二,学霸纯情的校园小狼狗男三......
    哪个好像和白月光都很配的样子呢!
    他津津有味的嗑起了cp,猜想着最后谁能和白月光在一起,结果嗑到一半的时候自己穿进去了——成了书中那个身世凄惨存在感极低,仿佛就是为了衬托万人迷背景板的主角受
    该主角受被霸道总裁渣攻虐身虐心骗感情,就是传说中渣攻用来冲淡对白月光感情的贱受
    郁酒穿过去的时候,正好是主角受高中时,在遇到渣攻一号的一个月前
    他果断逆天改命,放弃了原本主角暗恋渣攻主动去告白的故事线,而是......嗑起了cp
    被各路渣攻虐来虐去弃之如履的,哪有津津有味的看这些傻逼追求白月光好玩?
    买定离手,猜猜最后哪个傻逼能跟白月光在一起he?
    然而郁酒没有想到,大学开学后的第一天,白月光无视了三辆排队等的法拉利保时捷直直的走向他,然后坐在了他的二手自行车后座——
    “愣什么。”万人迷汪星泉长眉一挑,就犹如凝聚了万种风情一样迷人,声音低沉蛊惑:“还不开车?”
    郁酒:......
    怎么感觉这剧本有点不对呢?
    *你是星星,我是守护星星的人。
    #嗑cp最终要嗑到自己头上
    #大佬们的白月光万人迷心中白月光竟然是我,套娃行为!
    #万人迷清隽腹黑攻X皮皮小太阳受
    《O装B是要被标记的》求收~
    乔方临是个打小性冷淡,不易发情,在外观上来看和所有alpha,beta无差别的omega。
    身子不软,也不爱撒娇,比谁都酷,除了长的太漂亮了点。
    比起别的omega一闻到alpha的信息素就腰酸腿软,欲罢不能。
    乔方临就颇为自豪,只优越感爆棚的冷哼一声:信息素?标记?老子才不稀罕。
    直到九中转来一个身材修长,面目清隽,总是把校服袖子挽到手肘露出白皙结实的手臂线条,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毫无感情的学霸,乔方临才发现他真香了——
    为什么所有alpha的信息素他都感知不到,偏偏只能闻到江裴的?
    闻到就算了,偏偏他还……要命的喜欢江裴身上的草莓味
    *
    性冷淡的乔方临在遇到江裴后,就好像得了肌肤接触饥渴症一样,时不时的就幻想着对方咬自己一口,最好在注入点信息素什么的
    但偏偏他们之前结过梁子,这口还有点不太好开
    直到校运动会那天,误把催情剂当成抑制剂吃了的乔方临当场犯晕,在全校师生面前抱着江裴蹭来蹭去,在各路人马惊恐的眼神中被对方搂紧空教室
    无人关注的地方,乔方临迷迷糊糊间感觉脖子被咬了,信息素缓缓注入——
    江裴抬起头,轻轻舔着嘴角笑:这回满足了么?
    #遇到江裴后又是没脸见人的一天呢#
    #想要的信息素,都有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