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假想敌 ...

  •   
      在费晗充满怨愤的问完这句话后,马上就察觉到自己的口不择言,一瞬间后悔了——他哪儿来的勇气,去质问周时祁的感情生活呢?他是不是疯了?在休息室的一片死寂中,眼看着周时祁脸色越来越难看,费晗心里忐忑的一比,细长的手都直抖。
      
      他声音微弱的想要辩解:“周哥,那个我......”
      
      “闭嘴。”周时祁粗暴的,冷冷的打断了他:“滚出去。”
      
      费晗大气儿不敢出,自然也不敢在逼逼什么,带着一股落荒而逃的架势忙不迭的就‘滚’了。随着大门‘砰’的一声被合上响动,周时祁才绷不住的骂了一句:“艹。”
      
      旁边围观的汪序真看过去,有些无语的一皱眉——作为无辜的中枪者,他最近都有点习惯被费晗随时随地拉下水了,自然也不会把他那些屁话放在心上。再说汪序真本来的世界是男女才能结婚,并不是现如今的同姓可婚背景,说实话,他有点还没适应。
      
      所以见到现在周时祁这么懊恼,汪序真第一反应就是他一定觉得费晗刚刚那问题太‘折辱’他了。昨天汪序真刚刚百度过周时祁的光辉履历,才二十二岁的年轻气盛,就已经是汇集顶流和影帝量大究极体的紫微星了。
      
      结果你问这个紫微星是不是喜欢一个傻子,还是一个男人,这不是就是在明晃晃的侮辱他么?要不是自己在装傻不能明白表达内心想法,汪序真都想直接告诉周时祁:你放心,也不用来气,我会当做费晗就是狗放屁的。
      
      只是周时祁显然对自己被‘污蔑’这件事儿难以释怀,他顿了一下抬头问汪序真:“你知道胡说八道是什么意思么?”
      
      汪序真摇了摇头。
      
      “刚才走的那个人。”周时祁指了下费晗刚刚离开的方向,一本正经道:“就是胡说八道。”
      
      哦,胡说八道本道,他明白了。汪序真忍着笑,配合的问:“就是骗人的意思么?”
      
      这个解释正好拯救了周时祁的形容匮乏,他立刻点了点头。汪序真想了想,继续傻白甜的问:“那个哥哥不是好人么?”
      
      “谁跟你说他是好人的?”周时祁听了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一锤定音的说:“跟你这么说的那个人,也是骗子。”
      
      因为事先百度过周时祁的履历了,所以对于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汪序真也不算太过意外。二十二岁的年纪,被众星捧月惯了的天之骄子,就是这么骄纵任性肆意妄为也是能理解的。让汪序真有些意外的,其实是现如今这个世界娱乐圈的风气。
      
      这里不同原来,资本就是一切,你如果不接受潜规则哪怕脸再好,演技再好也别想出头。而在这个世界,资本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圈内最看重的还是个人的能力。
      
      能力好,怎么都能出头。
      能力不好,有钱也没有片商愿意捧你。
      
      周时祁的履历是在戏剧学院的时候就被好几家娱乐公司相中,互相竞价签下这位‘天价新人’的。而周时祁选择了国内最大的传媒公司梓涯后,本身也争气,出道作就一炮而红,后续跟的上,年纪轻轻就青云直上,做到圈内最顶级的这个阶层了。
      
      也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能想说什么说什么,就连面对媒体也是。汪序真想起以前见到过的那些圈内明星,在微博上大众前个个都是岁月静好的模样,然而私底下为了撕一个广告资源你捅我刀子我捅你刀子的小道消息,屡见不鲜。
      
      见识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汪序真清晰的知道世界上是充满算计和利益的,此刻见到周时祁这么个‘新鲜’流量,汪序真倒是觉得好玩极了。
      
      娱乐圈其实就像古代的后宫,流量之间为了资源尔虞我诈,在片商面前‘争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周时祁对他的照顾让汪序真不自觉的有些心生感激,他下意识的希望周时祁这份独特能保持的久一点,更久一点。
      
      *
      
      因为这么一个插曲耽搁了不少时间,汪序真从周时祁的休息室跑到片场的时候,里面的人都已经撤的七七八八的了。樊越也早就不见踪影,估计是有事要忙,忘了还得送自己这么个人。
      
      不过他这个忘记却让汪序真眼前一亮,几乎想放个鞭炮庆祝一下——他自从来到这里的每一天,就感觉自己过着没比蹲监狱好上多少的生活。无论去哪儿都有人跟着,车接车送的日子看似很美好......却让汪序真有些抓狂。
      
      他是个跳脱的性子,老早就想找个机会自己到处走走了,谁成想这个‘机会’这么难,难的他来了快一个月才终于抓到一丝曙光。然而汪序真这一丝曙光还没等攥在掌心里捂热乎了,就被身后的一道声音打破了——
      
      “没人了?”跟在他身后的周时祁扫了一圈今日早早收工的片场,想了想大方的对汪序真说:“那我送你回去吧。”
      
      汪序真:“......”
      
      “那个,时祁。”旁边跟着的陈舟闻言,连忙提醒了他一句:“你得问问他知不知道家里的路,要不然怎么送啊。晚上还有一个慈善晚宴要出席,耽搁了时间可不太好。”
      
      现在樊越不在,陈舟也不反对帮同剧组的汪序真一把,只是他得知道自己家住在哪儿啊,要是不知道不就麻烦了?陈舟看着汪序真,温和的问:“你知道自己家住在哪儿么?”
      
      汪序真连忙摇了摇头,祈求着他们赶紧去忙自己的事情放过他吧......
      
      “没事。”周时祁淡淡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跌破眼镜:“我知道路,不用操心。”
      
      汪序真:“???”
      
      “什么?”同样诧异的陈舟帮着内心有一万个问号的汪序真问出所思所想:“你怎么会知道?”
      
      “就是知道。”周时祁不讲理的说,冲他伸手:“车钥匙给我。”
      
      陈舟愣愣的递过去,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只听周时祁说:“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过去找你。”
      
      “什么?这可不行。”陈舟什么都能顺着他,但自觉现在是特殊时期,他义正言辞的说:“现在狗仔盯着你的那么多,你自己瞎跑被拍到怎么办?!”
      
      “......”就汪序真家里住的那个小区,狗仔扶贫都蹲不到那里去。周时祁懒得解释,开始不耐烦:“行了你快走吧。”
      
      再说下去周时祁就又要不开心了,每天都被他的坏脾气刺到的陈舟顿时不敢在多置喙什么。只好愤然的转身离去。周时祁满意的哼了声,长腿一迈对着身后的汪序真挥了挥手:“跟着。”
      
      这动作活像在指挥小猫小狗似的,汪序真‘忍辱负重’的跟了上去。
      
      上了车之后,汪序真就一路盯着窗外。这条路樊越几乎天天开车接送他,汪序真记得很清楚,现在眼看着周时祁分毫不差的开向他家的小区,他心里的问号也就越来越多——周时祁竟然真的知道他家住在哪儿?这怎么可能呢?!
      
      难不成......周时祁也是穿书人士?事先读过剧本的?
      
      这个脑洞大开的危险想法在汪序真心里也就存活了几分钟,等周时祁把车开到汪家那个破旧的小区,两个人下车的时候正巧偶遇放学后骑着自行车回家的汪序濯,三个人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阵,汪序真发现他竟然没有从汪序濯眼中看到那种大为震惊的神情。
      
      汪序濯只是略有一些惊讶,长腿支着地当做脚刹,随后竟然问:“时祁哥,你怎么......你送我哥回来的?”
      
      what?!汪序濯竟然认识周时祁还管他叫哥?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汪序真分明记得在小说里因为汪序濯未来的男盆友把周时祁当做偶像,所以汪序濯一直把他当假想敌来着,怎么现在居然叫上哥了?
      
      这回汪序真的惊讶真的有点藏不住,愣愣的看着眼前交谈自如的二人。
      
      周时祁竟然问:“嗯,你学习怎么样?”
      
      汪序濯:“挺好的,哥你好久没回来了啊。”
      
      好久没回来了??听到这话,汪序真更呆滞了,然后眼看着周时祁把眼神转到自己的脸上,清澈狭长的凤眸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久到某些人都不认识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真真:感觉自己的三观一次次被震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