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好痒 ...

  •   
      汪序真周围的人不少,都是围着周时祁顺便分给他几个眼神打量一下他的脸蛋的。然而在他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其他人都嘻嘻哈哈当做孩子说笑似的没听到,真正理他的人只有周时祁一个。
      
      “你会打架?”周时祁长眉一挑,看着汪序真,竟然问了一个跟昨天汪序濯如出一辙的问题:“有人打你么?”
      
      汪序真摇了摇头:“没有。”
      
      周时祁眼皮耷拉着,这才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那你打什么架。”
      
      “爸爸以前告诉我的。”汪序真歪着脑袋,随口就给汪治国安上一个‘慈父’形象:“让我防身。”
      
      “小哥哥,这个打架是不一样的啦。”昨天摄影棚的那个红发姑娘管柔见汪序真一脸天真可爱就忍不住笑了,柔和的解释着:“这个叫武替,他们的动作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你做不出来的。”
      
      “不。”汪序真执拗的摇了摇头:“我能。”
      
      管柔:“......”
      
      然后再周围一群人的关注之下,汪序真忍着极度的羞耻感,做戏做全套的仔细看了看片场中那两个缠斗一团的身影。然后就像小学生做作业要把字写的一模一样似的,退后两步认认真真的也做了一个空中侧踢的动作——
      
      虽然硬着头皮很是羞耻,但还好动作没变形。
      
      周围一群人本来充斥着笑话的眼神顿时惊呆了,管柔更是看着汪序真磕磕巴巴的说:“我我我我艹,小哥哥你模仿能力真的可以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给你开一道窗么?刚才汪序真模仿那个动作的时候真的丝毫看不出来是个小傻子,简直漂亮极了。
      
      汪序真走回周时祁面前,狐狸一样的眼睛透着一股子求夸奖的神色,笃定的说:“我会的!”
      
      周时祁有点忍俊不禁——好长时间没真情实感的笑过,没想到竟然被这小傻子逗乐了。周时祁低头看着汪序真直勾勾的盯着那两个缠斗的武替,白皙的脸上都一抹兴奋的绯红色,一副十分向往的模样。周时祁想了想轻声问:“你真的会么?”
      
      汪序真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周时祁关注到他然后问出这句话,此刻顿时心脏感觉像是被吊起来的呼吸一紧,连忙点了点头。
      
      “让你再表演一遍,你还会么?”
      
      汪序真又点头。
      
      “那行。”周时祁点了点头,拉起汪序真的手腕,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带着他走向坐在监视器后面的导演那里,看着画面拍摄完之后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导演的肩膀:“陆导。”
      
      他不似别的演员对导演那么毕恭毕敬,言语间反倒是颇为漫不经心,态度就跟对待剧组里的每个工作人员一样,不偏不倚。反倒是陆导听到了周时祁的声音连忙站起来,脸上堆砌起一层笑意:“时祁,等久了吧,马上到你。”
      
      “不是。”周时祁摇了下头,把汪序真拉到身前扣着他的肩膀,强迫汪序真和陆导大眼瞪小眼,开门见山的说:“我给你推荐个人。”
      
      陆导:“......啊?”
      
      汪序真演技大爆发,表现的又是不安又是局促的模样,仿佛坐立不安的特别想逃开周时祁的掣肘,实际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费晗的替身不是受伤了么。”周时祁抬了抬下巴,点了下汪序真的肩膀:“他怎么样?”
      
      “......时祁,你没搞错吧。”陆导都忍不住笑了:“这不是演呆呆的那个小男生么,怎么能当替身。”
      
      昨天樊越带汪序真来的时候陆导是见过的,对于剧组里的每一个演员,大到周时祁,小到跑龙套的路人他都应该过问。而汪序真的特殊情况,陆导也是了解了的。本来这样的演员他是绝对不会用的,他一个好好的剧组年度剧作,还找不到什么好的演员么?非要用一个傻子?
      
      他陆导就是摆架子,从楼上跳下去,也坚决不会用一个智力有缺陷的演员!结果看到汪序真真人的一刹那——陆导,真香了。
      
      他没法不真香,作为一个导演更是能了解一个演员‘脸’的价值,像是汪序真这种三庭五眼及其标准,唇红齿□□致楚楚,身上气质还带着一股子不谙世事的清纯的,他就没见过几个。智力有缺陷又算什么呢?长的好看从哪个角度拍都好看不就得了!反正演傻子而已,又不需要什么演技。
      
      陆导一瞬间,想法就和之前的樊越不谋而合了。
      
      不过演傻子可以,当武替怎么能行呢?陆导看着周时祁不以为然,连忙说:“他、他脑子......你也知道,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再说武替咱们有专业的人员。”
      
      从进入娱乐圈一炮而红后,周时祁一路都是天之骄子被人捧着的,无论提出什么要求,几乎都不会有人说出拒绝的话。此刻被陆导好声好气的推拒着,他长眉一挑,反倒杠上了——
      
      “陆导不信我的推荐?”
      
      “哪能,哪能啊。”陆导心中哀嚎,完全想不通周时祁这是抽的哪门子疯,他劝慰着:“呆呆演员他......他不是专业人员。”
      
      “他跟专业的差不多。”周时祁手指轻点了一下汪序真的肩膀,问他:“刚才你蹦起来那个动作,还能再做一遍么?”
      
      蹦起来?汪序真差点被周时祁故意幼稚着跟他说话的用词逗的笑出声,装傻充愣的装不明白,光点了点头:“会啊!”
      
      陆导:“......”
      
      “喂。”周时祁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着威胁:“你要是做不出来让我丢人,我就揍你。”
      
      他说话离的近,呼吸就打在汪序真的后颈耳根,让汪序真终于绷不住找个理由笑出声,连忙伸爪子挠自己的耳朵:“哈哈哈,好痒。”
      
      陆导无语:“时祁,我看算了吧。”
      
      周时祁拍了一下汪序真的肩膀,又指了指刚才表演的武替:“再做一遍刚刚的动作。”
      
      汪序真听话的点了点头,经过两次的表演,终于如愿以偿的在导演面前表演了一个完美的空中侧踢。力度,美度,柔和度都是完美适中的程度。
      
      陆导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在汪序真轻巧的落地后微微有些错愕的眯起眼睛。
      
      *
      
      第二天汪序真到剧组的时候,被人套上了一身和男二号费晗在一场追车动作戏中,一模一样的一套衣服。像是灰褐色的西装马甲三件套,服服帖帖的合身,线条剪切利落得当,衬的身形修长,整体都是上个世纪英伦贵族绅士的感觉。
      
      这让前两天一直穿着大汗衫短裤的汪序真再换上这套衣服之后,一下子有种‘脱胎换骨’的错觉,再加上那张本就出尘绝艳的脸,汪序真一上午可以说是让人围观的够够的。
      
      而他在当上费晗的武替后,也终于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男二号的本尊。
      
      费晗身高体重的确都跟他差不多,一张巴掌脸上五官精致小巧,皮肤白皙,有点像是旧时油画里金丝雀一样的男孩,就是脾气不大好。汪序真听从武指导演的话乖乖的坐在凳子上等着的时候,就见到费晗凑到他面前站着,双手抱肩居高临下的打量他一圈,然后不屑的冷冷哼道——
      
      “呵,不过是个傻子而已。”
      
      姿色在如何傲人又怎么样?就算美上了天不也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废物,进不了圈子么?这张脸给这个汪序真,倒真是有点暴殄天物了。费晗看着汪序真那张未施脂粉便清隽脱俗的脸,再想想他今天上午吸引了大半个片场人的事情,就有些嫉恨的咬了咬牙。
      
      然而这种段位的讥讽对于见过‘大风大浪’的汪序真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他不但不愤怒,还甚至有点想笑。汪序真耷拉的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把这位像只孔雀一样骄傲的男二号当做空气。
      
      “喂。”费晗怒:“你怎么不理人啊?”
      
      汪序真沉默,他才不想理这位。
      
      “费晗。”陆导正巧路过,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副费晗怒瞪汪序真的画面,一个盛气凌人咬牙切齿,一个畏畏缩缩低眉顺眼......谁欺负谁在陆导眼里简直一目了然了。
      
      他立刻严肃起来:“不许欺负同剧组的人。”
      
      “......导演,我没有。”费晗心虚,委委屈屈的狡辩:“是他不理人。”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状况。”陆导无奈,睨了眼他:“干嘛还非要他理你,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费晗咬了咬唇,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心——他承认他有些嫉妒这个傻子。
      
      虽然这种情绪很可笑,但费晗不是因为汪序真的长相而嫉妒他。他是因为......自从昨天得知了周时祁选定的炒cp对象是汪序真才忍不住嫉妒的。知道不应该,可是忍不住,这是人之常情。
      
      都知道周时祁不喜欢跟人炒cp,自己是红的一骑绝尘的流量当然不想有人碰瓷捆绑吸血,这些费晗都懂。但是身在剧组,有的时候是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的,而费晗对于周时祁的‘妥协’,不可谓没有一些期待在里面。
      
      谁知道周时祁最后竟选定了一个傻子呢?费晗一听顿时心有不甘,气得要命偏偏无处宣泄,仔细一想便跟陈舟的思绪不谋而合,自认为了解了周时祁的想法。
      
      周时祁能选他炒cp,不过觉得他好解绑罢了,有的时候,傻人有傻福这句话是没错的。只不过费晗宁可不跟周时祁炒cp,也不愿意当一个空有脸蛋没有脑子的废物。
      
      “你呀。”陆导走后,费晗看着和自己穿的一模一样,仿佛他的影子一样的汪序真。上前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瞧这那双像是泛上了一层水雾朦胧的桃花眼,费晗忽略心中的柠檬精作祟,嗤笑道:“一个傻瓜,我才懒得理你呢。”
      
      剧组人多眼杂,费晗是处于上升期的流量,即便说着这种话当然也不会大声。反而脸上带着笑意,声音温温柔柔的,微微弯腰抬着汪序真下巴的画面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就特别‘暧昧’。
      
      起码在周时祁眼里颇为暧昧,他换好衣服走过来刚刚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你们在干嘛?”
      
      听到周时祁的声音,费晗和汪序真都是身形一僵,齐刷刷的看过去。然后在费晗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解释的时候,本来好好坐着的汪序真就一溜烟的跑到周时祁旁边拉住他的胳膊——
      
      “哥哥。”两天和周时祁算是混的比较熟,作为一个心智不全的设定,汪序真可以顺理成章的粘着他。他跑过去就把下巴抬起来给周时祁看,委屈的说:“好疼。”
      
      他线条精致白皙的下巴上,此刻明明白白的有两道被捏出来的红印子。

  • 作者有话要说:  真真其实是个未被开发的满级号,小费太天真了 =v=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