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匿名爆料 ...

  •   自从他们因为机场视频上了热搜,讨论度就一直高居不下。程羌找到方觉夏,让他好好营业一下自己的微博。
      
      事实上,Kaleido的每个人出道时都运营了微博。方觉夏自身的热度加上师兄团的帮衬,一辑最初反响也不差。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可以好好地接住师兄团的东风时,某匿名论坛忽然出现一个帖子,名字是[fjx当初如果不被踢出AS,现在已经是天团的top了吧,真实孽力回馈]。
      
      楼主自称是AStar的前练习生,将事件始末说得有鼻子有眼。
      
      [fjx是跳舞进的As,不谈能力光是那张脸就是一骑绝尘,被某高层(不是一把手)看上,跟了一段时间,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公开吵了一架,摔门就走(这件事很多练习生都知道),第二天就被赶出公司了。当时离翘团出道不到半年,他本来都是明面上的C位了,teaser也拍了歌也录了。搞不懂为什么要作死。现在出道了不也是跟翘团对打?哦不,辱翘了,糊卡配不上。]
      
      翘是AStar出的七人男团“七曜”的粉圈外号,因为是大公司的种子团所以早期一直备受关注,出道也是顺风顺水一炮而红,粉丝无数。七曜比kaleido早出道一年,可因为方觉夏特殊的练习经历,这两个本不在同一起跑线的团有了关联,所以总是被拿来比较。
      
      [fjx这么牛的吗?预定C位都可以被踢出去,这得是有多作啊。]
      
      [讲真,说卡是翘对家的都是登月级碰瓷,翘可是正统大公司出身的天团预备役,人奔着登顶去的。一个小公司野鸡团怎么好意思对标翘啊?]
      
      [煮熟的鸭子都飞了。不过讲真他的颜确实能打,爱豆颜值天花板了,我要是金主高层我也包养他。翘现在的门面真的路人脸。而且风景线的粉色胎记太勾人了,禁欲系美貌小作精也挺好吃的,可惜出道之后搞了个什么禁欲系冰山脸人设,没劲。]
      
      [合理猜测,没准儿是fjx狮子大开口把高层惹毛一气之下让他滚蛋了,哪儿那么多真爱啊,男的都是得到之后就腻了,天仙都没用。]
      
      [这个团真够乱的,空降一个关系户就算了,现在连唯一一个还算是正统练习生出来的也被曝光性丑闻。糊卡真是永世不得反身了。]
      
      [哈哈哈怎么楼里都直接默认是男高层潜规则fjx啊hhh]
      
      [笑死了,fjx这种炒作手段可以啊,以后可以捆绑七曜吸一辈子血咯,美滋滋。]
      
      [过段时间会不会爆出视频啊,感觉这种事都有大招在后头]
      
      ……
      
      一时间,爆料帖被顶到首页,挂了两天,其他社交网络也传得沸沸扬扬,微博营销号孜孜不倦搬运着。
      
      第三天的时候甚至流传出方觉夏离开As前录制的七曜出道曲片段,他的声线太特别,根本不会认错。泄露的音源直接坐实了他曾经是七曜出道预备役的事实,让这场“潜规则”之说愈演愈烈。
      
      哪怕后来星图发律师函,发公告澄清所谓的潜规则爆料,也都无济于事。
      
      互联网世界的造谣成本低到可怕,表达者只需动动手指,听信者也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大家都爱狗血淋漓的八卦,倾向于将漂亮皮囊与肮脏交易挂钩,没人在乎一个新人给出的真相。
      
      那时的kaleido掉了好几个代言,演出也被取消。许多“路人”将这总结为成也方觉夏,败也方觉夏。
      
      他原本什么都不怕,却被这句话戳断脊梁。
      
      可那个时候他的队友和公司也没有放弃他,他也不想放弃。这种丑闻很私人,也没有太多人会主动向他求证,但成员们都很贴心地避开这个话题,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的真伪,只是想继续维护这个团体。于是方觉夏也只是远离了社交网络,将账号交给公司全权负责。
      
      说来也好笑,连微博小号都没有的方觉夏几乎放弃了社交网络,和人联系都是短信电话,凌一经常吐槽他村没通网,信息滞后。
      
      这办法虽然笨,但也让方觉夏缓了过来。他这个人的行为逻辑很简单,是一种单向的不计成本的前行。就像棵树,只有生长这一个目标。哪怕修剪掉他的枝叶,砍断他的分叉,只要他还是向上生长的,就没关系。
      
      不过现在让方觉夏重新回到社交网络,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
      
      “不能让小文帮我营业吗?”
      
      小文是他们团的助理,平时都是他代替程羌给他们打点上下,只是最近休假回了老家。
      
      “那也不能总让小文给你弄,这样,你先把微博下下来登上去,看看粉丝留言也行啊。”电话那头的程羌似乎又被其他什么人给叫住,“哎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去忙了。”
      
      电话挂断。方觉夏盘腿坐在练习室的镜子前,拿着手机想了好久,终于重新下载了微博。
      
      正在这时候练习室的大门被推开,凌一飞似的冲进来,手里还举着个甜筒,“觉夏!”方觉夏天生性子有点慢半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凌一就已经看到了他手机屏幕。
      
      “你要回归微博了!”
      
      于是,原本还打算做一阵子心理工作的方觉夏就这么半被迫地重新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在大家的怂恿下。
      
      老实说,他心跳得明显快了,原来时隔这么久也还是会紧张。他几乎能回想起一上线满是谩骂声的时刻,那些字眼就跳动在他的眼前,如同狂舞的蜂群。
      
      “欸,卡了。”凌一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江淼重新点开自动退出的微博图标,“大概是缓存的信息太多?”
      
      微博界面再一次打开,果然验证了队长的猜想。消息界面整整一片红,评论和未关注人私信囤积了无数条。
      
      贺子炎笑说,“小文也就休了三天假,消息这么快就爆炸了。看来觉夏哥的热搜还真是实打实的。”
      
      “快看看写了啥。”路远的脑袋直往方觉夏跟前靠,挤得凌一都没地儿,“哎哎哎,老铁你蹭着我冰淇淋了!”
      
      拿着小小一方手机,方觉夏吸了口气,点开了评论区。
      
      [啊啊啊啊啊觉夏哥哥我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热搜使我快乐!让我找到了神仙小哥哥!]
      
      [在b站看了你的舞蹈剪辑!真的太有张力了!好久没有被爱豆圈粉了!]
      
      [为什么您长得这么好看,连胎记都是加分项!您是女娲娘娘精雕细琢的而我是小泥点子55555]
      
      [想看您新鲜的自拍!求求了救救孩子吧!]
      
      [看自拍加身份证号!感觉哥哥微博全是广告都没有日常,想看日常!]
      
      [哥您知道您的声线多特别吗?我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心仪的一点都不油腻也不做作的清冷少年音了,还自带混响自带空灵的空间感,太棒了呜呜呜音饭疯狂哭泣!!您就是真正的音色流氓!以后能不能多上一些唱歌节目啊,直播唱歌也可!]
      
      [jxgg我是最近才喜欢你的,因为看到热搜觉得你好好看多搜了一些就入圈了。看到您以前的舞台还有综艺,真的发现了宝藏!感觉自己来得太晚了呜呜呜,哥哥对不起!]
      
      [什么时候回归呀,想哥哥了!我们卡团要好好的啊!]
      
      [快过年了。许愿觉夏哥哥今年平安健康,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
      
      看到这一句,方觉夏的心不由得颤动了。
      
      翻不完的评论,数不尽的赞誉和鼓励,还有大篇大篇的私信关怀。这些素昧平生的小姑娘像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云雀,叽叽喳喳可爱地朝他飞来,将他淹没在柔软的愉悦中。
      
      “我们一起拍张照吧!”凌一提议。
      
      当下方觉夏是支持这个提议的,但很快意识到还差一个人,下意识抬头移动视线。江淼很快察觉到他细微动作里表达的含义,于是笑道,“我这里有一张上次我们参加拼盘演唱会后台的合照,小文抓拍得挺好看。发给你?”
      
      心里有点惊异于江淼的细微心思,方觉夏点点头。
      
      这种时候如果发五个人的自拍,肯定会被发散,哪怕事实就是某人刚好不在。
      
      “你把微信也下回来吧。”贺子炎道,“不然队长还得给你发邮件。”
      
      “对!”
      
      于是在凌一的指使下,方觉夏把所有之前删除的社交网络又一一下回来,登录好,然后保存了江淼发来的照片。
      
      他们六个穿着同色系的演出服聚在后台补妆,刚好自己的脸是面对着镜头的,裴听颂视觉上在他的身后,侧着脸让造型师整理大衣,难得显得乖巧。
      
      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文案,在做这种事上他实在生疏,所以方觉夏只上传了照片。
      
      这张照片成了扇新打开的窗,春风一阵,他再次被铺天盖地涌入的小云雀们击倒、淹没。
      
      可爱的东西果然会让人产生愉悦感。
      
      “哇,这才几分钟就破万转了。”凌一有些惊讶,以前可从来没有到这种程度,“你真成流量了觉夏。”
      
      他正想否认,路远先说,“你没看小裴最后一条微博,那留言多的,连带着我们几个的都变多了。”
      
      贺子炎揽住凌一的肩,“流不流量先放一放,你得先跟我去录demo了。”说完他看向队长,“淼哥,你拿了琴吧。”
      
      江淼点头,又对路远道,“刚羌哥说你约的舞蹈老师快到了,去十楼等他吧。”
      
      “哦了。”路远爬起来抖了抖衣服,“开工啦。”
      
      看着大家各有活干,方觉夏慢半拍发问,“我呢?我跟子炎去录音吗,还是跟远哥。”
      
      可他们俩全都以一时半会儿不需要他为由拒绝了。
      
      “有个地方还真需要你。”江淼的下垂眼笑起来更明显,“你得回宿舍,说是一会儿制作组会过去安摄像头,帮大家看着点儿吧。”
      
      最后方觉夏拿了最清闲的活儿,回家休息。
      
      洗了个澡,他换上了家居服,把留的有些长的头发扎了个揪,像个苹果梗。回了房,吃了维生素,方觉夏拿出一本厚厚的数独本,翻到还没有做的一页,握笔坐在书桌前认真地思考。
      
      就在方觉夏连续填满了三张数独,情绪极度平静时,他才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门铃声。
      
      糟了,制作组来了。
      
      自觉怠慢,方觉夏立刻放下数独,踩着拖鞋快步出去开门。每次他玩数独时都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现在听见外面频率愈发快起来的门铃,就能猜想到对方是摁了多久。
      
      看也没看监控屏,方觉夏焦急地跑出玄关开了门,嘴里忙着道歉,“抱……”
      
      可门外却并不是什么制作组,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羽绒服戴黑口罩、抬手正要再次按下门铃的裴听颂。
      
      差点脱口而出的抱歉被他生生咽回肚子里。
      
      “抱什么?”裴听颂无意识挑了下眉,单手扯下口罩塞进口袋,“抱谁?”
      
      

  • 作者有话要说:  饭圈术语解释:
    top:团队中人气最高的成员
    teaser:预告片
    C位:center,一般是编舞站位的中心位。很多团不止一个C位,可能不同专辑会轮换C位,也有团会固定C位。
    辱X了:就是当下说的那个对象远远比不上X,放在一起说就是侮辱X了。
    对标:就是把某某定位成某某的对家,或者说强行把他们扯到一起去比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