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混世魔王 ...

  •   看到这句,凌一比方觉夏的反应还快,立马把电脑转到一边,“啊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方觉夏其实觉得没什么,反正在网络世界,假的说多说几次就会成真。
      
      正当他准备主动转移话题时,江淼从厨房端出汤,“觉夏,羌哥刚打电话你没接,让你去公司开会,哦对了,”他补充,“小裴已经过去了。”
      
      “现在吗?”
      
      “对。”
      
      在散发着母爱光环的队长逼迫下,方觉夏还是喝完了鸡汤才赶回公司。
      
      他没想到连老板都来了。虽说星图在经纪公司里只能算小规模,但是老板平时事儿也挺多,不怎么出现在公司。
      
      “来了,坐。”老板陈正云两手交叠坐在会议室正中间,示意让他坐在自己旁边。方觉夏按照指示坐下,隔着一张长桌望向对面。
      
      那个当众把灰色毛线帽拉下来遮住双眼,仰头靠椅子上睡大觉的,除了裴听颂也没别人了。
      
      “小裴醒醒。”坐在他旁边的程羌叫醒了他,裴听颂迷迷糊糊把帽子推上去摘下来,抓了抓头发。锋利眉眼从云雾里显露出来,对准了对面的方觉夏。
      
      “可算来了。”醒来的第一句就毫不客气。
      
      他的眼睛盯着方觉夏,方觉夏下意识撇开脸回避,左眼角那枚胎记正面对上裴听颂。这令他想到自己小时候在花园里曾经看到过的一种花,淡粉色,花瓣细长,和他眼角印记的形状一模一样。
      
      “从昨天晚上起,你们俩一直挂在热搜上,我们也挺意外。”陈正云看了一眼助理,“报告一下。”
      
      事发突然,但是陈正云还是第一时间派人记录和分析了一下数据。PPT挺多,方觉夏没说话静静听着,眼睛偶然瞟向裴听颂,见他趴在桌上又快睡着了。
      
      “差不多是这样,不光是微博和百度指数,还有一些用户量不那么活跃的网站,数据都相当可观。”助理笑起来,“比卡莱多出道的热度还高呢。”
      
      闭眼的裴听颂忽然发出一声哂笑。
      
      原来没睡。方觉夏瞥他一眼,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同一时间睁开了眼,两人猝不及防四目相对。裴听颂生了双狭长深邃的眼,黑白分明,侵略性颇强。
      
      “虽然是意外,但是热度是实打实的。你们也知道,出道两年kaleido的发展一直不尽如人意。”陈正云的眼睛来回在两人身上打转,“我们今天开这个会,也是想讨论后期的计划。”
      
      方觉夏心中是有数的,老板在对待艺人方面算得上相当厚道,哪怕他们出道两年不温不火,也没有逼大家疯狂接通告来提升曝光度,除非艺人自己提出要求。
      
      话说回来,这个团出道也挺仓促,一度被嘲“五个捡漏的+一个空降关系户”。
      
      当初还是因为师兄团打出点名堂,尤其是团内门面商思睿人气可观。借着这东风,星图想顺势推出新男团,曾经是大公司种子选手的方觉夏自然是当之无愧的C 位。
      
      另一位主舞路远之前拿了某街舞大赛的冠军,赛后却因为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被原舞团踢出,几番周折来了星图。主唱凌一天生一把好嗓子,小时候就参加过少儿唱歌类选秀节目,可惜遇到关系户只拿了第二,十七岁时参加另一档选秀,偏偏又因为没有门路止步总决赛,再后来被星图的星探挖过来当练习生,练习了三年半才出道。
      
      队长江淼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弹得一手好古筝,可惜的是家境不好,为了养活妹妹一度去当主播弹古筝,但因为不露脸人气不高,被星图的星探发掘成为了练习生。
      
      两个rap担当在爱豆练习生里就显得更加“来路不明”,贺子炎很小的时候就混过地下乐队,也曾经去酒吧驻唱打碟,电子音乐方面颇有天赋,只是从没有提过他家在哪儿,家人如何。裴听颂算是他们这里面唯一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成团前空降,把之前的策划和安排都打乱重排,塞进来这个小少爷。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裴听颂的rap实力和创作能力在这个圈子绝对是顶尖,出道两年了才十九岁,家世、才华和相貌全都开了外挂,很难不狂。
      
      “我不干。”裴听颂直截了当。一只手托着脸颊,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笔转起来。
      
      陈正云似乎没太理会,转头看向方觉夏,继续刚才的话,“策划部加班加点给了我一份新的企划,”助理将企划书分发下去,陈正云简单明了,“公司准备重新调整你们的营销,说白了,就是你和小裴一起营业CP,也不需要你们表现得多亲密,正常一点,有点队友情谊就好。”
      
      这话直戳两人心底。他俩从出道就不合,谁也瞧不上谁,只是方觉夏表达不喜欢的方式就是不多接触,而裴听颂就不一样了,时不时来点恶劣把戏。
      
      否则不会闹出这出。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把握住这次的热度,你们以后的发展一定会有新的台阶 。”
      
      方觉夏盯着企划书,沉默了几秒。他心里想到的这两年裴听颂和他之间发生的各种大小摩擦,如果说像过去那样,他还可以能避就避,维持队内关系的和谐。可是如果答应了……
      
      后果不堪设想。
      
      他抬起头,“老板,还是算了吧,我不太想组CP。”
      
      话音刚落,老板还没发落,桌子对面倒是先起了脾气,“看不上跟我组CP?”
      
      “拿出点理由来说服我。”裴听颂挑了下眉,眼神颇为玩味,“我是长得不好看还是不够有钱?”
      
      他的暗示露骨。方觉夏神色不变,也不回答。
      
      “那小裴你是很想组CP是吗?”陈正云朝着程羌扬了扬下巴,“记上,老幺答应了。”
      
      小裴翻了个白眼,死气沉沉,“没有。”
      
      “我看你挺着急的。”陈正云懒得和混不吝磨蹭,视线回到方觉夏的身上,“觉夏,这件事不仅仅关乎你们俩,还有全团。其实不愿意也没事,只是失去一个出圈机会。可话又说回来,现在网友已经扒出你们以前的视频,热度只要起来了就会自己蔓延,哪怕你们不主动组CP营销,从昨天热搜起来的那一刻,你们也被动捆绑了。”
      
      言下之意,倒不如识时务,化被动为主动。
      
      方觉夏看着他,“我只是不想用这种方式。”
      
      “这不是方式,觉夏,是契机。”陈正云耸耸肩,“你们六个论实力完全可以取得比现在更好的成绩,光有实力没有机会是最难的。”
      
      “还是说你已经忘了刚进公司时对我说过的话了。”
      
      方觉夏的心骤缩一下。
      
      他是说过,说自己想要站在舞台的最中央。
      
      可他现在没有舞台。
      
      虽说出道包含了诸多巧合,但公司还是上心的。就连他们组合最开始的策划都是陈正云一手完成的,组合名kaleido也是他根据kaleidoscope的词源起的,取万花筒的千变万化之意。这其中寄予的希望,他们都很清楚。
      
      但一个组合是否能够成功,包含了太多因素。
      
      手心起了一层薄汗,神经一寸寸被扯开,绷紧。这时手机忽然震起来,方觉夏的手抖了下,看到来电人的瞬间,眉头拧得更紧。
      
      “抱歉,我……先出去一下。”
      
      陈正云点点头,索性让大家中间休息一下,他也出去抽烟。会议室里只剩下裴听颂和程羌。裴听颂百无聊赖地握笔在企划书上练字,本想写写自己的名字,可刚写了个非,就听见程羌叹了口气。一抬眼,瞧见他脸上愁云密布。
      
      他有点好奇,“强哥,你怎么了?”
      
      强哥是他们粉丝先叫起来的,因为接机的时候团员们都羌哥羌哥叫着,被粉丝听岔了,一直叫他强哥,裴听颂觉得有意思,也跟着有样学样。
      
      程羌烦躁搭腔,“操,一说我就来气……”
      
      方觉夏兜了几圈才在同一层找到个空会议室。他本不想接电话,可这个杨副导不仅是他录制综艺的副导,更是节目播出平台的小高层。身为一个不算红的小偶像,他已经驳了太多面子。
      
      “杨导。”
      
      电话那头像是换了个人,语气和善,“小方啊,这会儿不忙吧?昨天的确是我脾气爆了点,话说重了,你就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我挺喜欢你的,就是因为喜欢才急了点……”
      
      喜欢这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令方觉夏一阵反胃,他将手机放回口袋里,调整了一下无线耳机,“导演,我已经明确表达了我的意愿……”
      
      “你这孩子,先听我说完。昨天你也上热搜了,是不是挺开心的?你看看,你其实挺有潜力的,长得这么好看,是吧?业务能力也有,就缺个台阶儿往上爬。”
      
      他越说,方觉夏心中的厌恶就摞得越多。好像这个大腹便便又傲慢无礼的副导演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满眼掩不住的淫气,用那只粗厚的手抚着他的肩膀。此刻连隔着听筒的呼吸声都令他作呕。
      
      “杨导演,您如果一定要强人所难……”
      
      没等方觉夏说完,那头便高声反驳。
      
      “这怎么是强人所难呢!这是各取所需。这两天网上那茬是你们公司买的热搜吧,可以啊,晓得怎么捧人了。早应该这样嘛。不过你可得想清楚,圈里随时有新人冒尖儿,这会儿的热度要是后续没跟上曝光度那就是白费,你们买热搜的钱都是打水漂,懂不懂?”
      
      尖锐的声音在耳机里具象化成毛刺一般的电流声,残忍划破方觉夏骄傲的自尊心。
      
      他此刻成了货架上触手可及的廉价商品,就算到不了强买强卖的可悲境地,也可以任人肆意揉碎内里,徒留脆弱的塑胶包装。拿起来,晃一晃,全是破碎梦想碰撞出的脆生生的哀鸣。
      
      对方愈说愈有底气,炫耀也引诱,“曝光度是什么?当然是真人秀啊!说起真人秀你们公司可没有我这样的人脉……”
      
      恶心,眩晕,过度疲劳加上进食不足令他视线变暗,腿脚发软。耳机里的声音分裂成无数个,叠加成阵阵嗡鸣。
      
      “网综有什么可上的,要上就上卫视节目,国民度分分钟水涨船高。小方,你就放宽心,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给你量身定做一个……”
      
      忽然间,脸颊被发凉的指尖蹭过。
      
      憎恶的源头随着耳机的离开消失殆尽,耳朵一瞬间空荡荡的,嘈杂混乱的世界忽然间静下来,仿佛没入深海。
      
      “杨副导。”
      
      一只手漫不经心搭上方觉夏的肩,令他浑身僵直,愣愣侧头。
      
      电话那头原本滔滔不绝的老男人闻声呆住,高捧起的夸张言辞狼狈地撒了一地。毕竟这低沉的声线怎么听都不像是方觉夏,玩世不恭的语气就更加南辕北辙。
      
      “我录音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