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再给我一次机会 ...

  •   
      噩梦唯一的好处,或许就是它再凶残再恐怖,也只是个梦而已。
      
      钟鱼在梦里一整晚冻成沧桑的老冰棍,被人残忍反复捶爆,粉身碎骨,也是心有余悸,疲惫不堪。
      
      第二天她顶着两坨熊猫眼,整个人都蔫巴巴的,提不起劲,吃什么都没味道。
      
      按道理说,她乃修仙之人早就辟过谷了不必强求口腹,但这身体多年养下来的娇气习惯,不是说改就改的,按点按时吃饭睡觉一样不缺。
      
      况且,这么人性的好习惯,钟鱼本身就不想改。
      
      面对这种情况,秦.殷勤迷弟.子茗仿佛很熟络了:“师姐没胃口吗?厨房有师姐最爱的冰镇酸梅汤,冷杏冰酥,冰圆子,我去拿来。”
      
      钟鱼现在一听到冰啊冷啊就是一阵牙疼,把热情的秦表弟拉了回来,“不用。以后不吃冰了。”
      
      秦子茗一愣,“为什么?”
      
      钟鱼面无表情:“因为突然过敏了。”
      
      别问,问就是梦了一晚粉碎冰棍的我有心理阴影了。
      
      秦子茗虽然听不懂,但他一向是钟鱼师姐说什么他就信奉什么的,也没缠着追问。
      
      搅着碗里的汤,钟鱼突然就想起了雁定殿里见到的猫头鹰,问秦子茗,“子茗,你知道蔺师兄养的雪鸮是何时猎回来的?”
      
      她感觉,那只被关了起来漂亮又高傲的雪白□□头鹰,应该不是凡物。
      
      秦子茗满脸茫然,道:“什么雪鸮?师姐,我们宗门不许饲养什么灵宠魔物的啊。”
      
      钟鱼一怔,有点惊讶,脑海里浮现出那被劈焦屁股毛的雪鸮的画面,陷入了沉思。
      
      九重宗都没人知道那猫头鹰的存在?
      
      厉害了。
      
      秦子茗还在旁边追问:“师姐,你刚刚说的是什么雪鸮啊?”
      
      钟鱼回过神,夹了块肥鸡腿放到他碗里,道:“没事,我乱说的。饿了吧?多吃点,快吃吧。”
      
      很好糊弄的秦表弟被塞了一嘴鸡腿,转移了注意力,就不问了。
      
      钟鱼心不在焉。
      
      她心里却是想着,不愧是男主特权,蔺无阙居然无视门规,私养宠物。幸亏他还知道设置机关,造了个隐形鸟笼,不然,哼。
      
      钟鱼喝了两口汤,就没去想了那只鸟的事了,此刻她的心思没在上面,因为她今日就要启程去金水台执行任务了。
      
      两人收拾得差不多,便轻装出行。
      
      钟鱼原以为此行就他们两个,没想到下山的时候,又再次见到了那位出言不逊的程透明兄。
      看那架势,是要同行。
      
      她惊讶道:“程师兄,你怎么也?……”
      
      这时,程易冷哼了声,道:“同路罢了。金水台山长水远,免得师妹有去无回。”
      
      这人,还挺毒舌。
      
      怪不得没人缘,还让人记不住,简直比恶毒女配还不会掩饰喜恶。
      
      秦表弟满面愤然,不过这孩子没机会冲动就被钟鱼拉住了,笑眯眯道:“有劳有劳,那麻烦程师兄护送了。”
      
      免费保镖,不用白不用。
      
      程易皱眉看着笑容可掬的钟鱼,内心也是一阵郁结,他总觉得她有点不一样了。
      
      上了马车后,秦子茗满脸的不高兴,钟鱼奇怪地问:“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
      
      秦表弟撇嘴,闷闷不乐道:“程师兄总是为难师姐。明明知道师姐最想要掌门师兄随行相伴,程师兄一来,可不就搅和了?”
      
      钟鱼差点呛到,内心是拒绝的: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随后秦子茗又打起精神来,笑道:“不过没事,咱们很快就回去了。掌门师兄交代我了,说是要好好照顾师姐,寸步不离呢。”
      
      怀揣小心思的钟鱼一听到蔺无阙的细心叮嘱,瞬间就枯了,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一行人离开后,山峰人来人往,清静依旧。
      
      而彼时,幽暗的雁定殿静坐的身影突然动了,那双如墨夜般眸子深不可测,透着阵阵阴冷。
      
      蔺无阙随手将四处撒野的雪鸮提起来,俊美而清雅的面孔完美无缺,可惜那脸上并无一丝生动的表情,比千年冰棺还冷。
      
      雪鸮本来是炸了毛的,但一看到他那张没有温度的死人脸,骨子里的恐惧战胜了尊严,安静如鸡。
      
      熟悉的煞气,熟悉的死人脸,熟悉的神经病。
      
      这人又开始想要杀人了。
      
      蔺无阙却没有动手,他沉吟了片刻,似有点疑惑,忽然笑了:“师妹是不是也怕我?”
      
      雪鸮不敢动,别人怕不怕它不知道,反正它活在神经病的阴影中,每天都很害怕被劈死。
      
      蔺无阙大概没有兴致,随手将呆头鹅一样的雪鸮丢开,正好砸碎了一面冰镜。他起身,拂去落在衣袍上的羽毛。
      
      雪鸮在砸碎冰镜的一瞬间,冻结成一团冰石,但很快又消融了,静静挺尸。
      
      今日的它依旧在水深火热之中艰难求生。
      
      然而就在它生无可恋的时候,阴晴不定的蔺无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给它打开了希望的大门。
      
      放它出去。
      
      “去办件事。”蔺无阙面色平静地说道,完美的侧脸如同浸在冰泉之中的白玉,温润清雅。但他下一刻,仿佛带笑的语气,却是十分瘆人的阴冷,道:“办不好,杀了你。”
      
      雪鸮被他的眼神一扫,屁股上那仅剩的唯几根羽毛差点被他给吓得掉光。
      
      它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就被扔了出去。
      
      蔺魔鬼,他没有人性!
      
      …
      
      另一边的钟鱼倒是一路顺风,快到金水台的时候,另有差事要办的程易就跟她分道扬镳了。
      
      不过程易临走前,扔给了她一枚没用过的传音讯号石,看那样子应该是紧急救命用的好东西。
      
      感受到同门温暖的钟鱼一脸感激,却不想程师兄冷着脸,略有几分讥讽地说道:“不必谢我。本就是你的东西。”
      
      原来是自己的东西,那就不客气了。
      
      钟鱼小心收好,笑盈盈道:“好的。那师兄慢走。”
      
      程易显然被她若无其事的语气和满脸的笑容给气到了,本想走了,又忍不住咬牙问她:“你就不问问,为什么你的东西会在我手里?”
      
      钟鱼愣住了。问个球啊,又不是我送的,配角透明那些无关紧要的戏,我怎么可能知道?
      
      但这话她不可能直接说,所以还是问了,“呃,那请问是为什么?”
      
      总不能是我硬塞的吧?
      
      程易神色却有些阴沉,冷哼了一声:“自己心里清楚!”说完后,他就拂袖走了。
      
      “……”心里一点都不清楚的钟鱼一时无言,努力微笑。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程师兄,我恐怕会一句话写死你。
      
      气死。
      
      …
      
      金水台在九重宗管辖的地界之内,不过此地位于西北方,灵气稀缺,属于边缘地。反正对修行者来说,不是块好地方。
      
      话虽如此,其貌不扬的金水台却是九重宗极度关注的秘密要塞。每年从九重宗派来巡查的高阶弟子就不少,往年钟鱼就是来得最多的,所以她算是挺熟的了。
      
      而金水台这么其貌不扬的地方,能格外被九重宗看重,必然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平平无奇的金水台,地势十分特殊,它有处山脉是隔绝魔界封印门之一。
      
      那次两界大战,天地为之大乱,这也是为什么钟鱼断了的配剑会落在这个地方了。
      
      她现在是前来领回失物的。
      
      钟鱼与秦表弟两人来到金水台。跟她想象不同的是,灾后重建的金水台,不光面貌焕然一新,就是连风格都变了一些,有点富丽堂皇,意气张扬的意思。
      
      不过这也在所难免的。毕竟主家贵姓金,装修风格有所偏爱再正常不过了。
      
      钟鱼当天没能见到金家主。
      
      据说是病倒休养不宜来接见他们的是金二公子,名为金以耀。别看这二公子清瘦带着丝丝病弱气,处事倒是老道练达,对门派正务也游刃有余,尤其身穿闪瞎眼的金黄色衣袍,仿佛是行走的金条。
      
      钟鱼暗暗称奇。她努力回想事关此人的剧情,但结果是查无此人。
      
      也是,她当时所有心思都放在男女主惊天动地的虐恋去了,根本就没写这种细枝末叶的东西。
      
      现在是空白剧情嘛。
      
      钟鱼人来了也没忘背在身上的正事,很快就掌握了一手此行事件信息。
      
      金家发出求助令,是因为其后山附近出现邪祟之物,虽威力不大却十分难缠,驻守弟子都没法降服,这才叫人觉得难办。
      
      眼看这事倒是没出什么大事,可金水台毕竟地理位置敏感,金家更是唯恐对封印禁地有所影响,这才请求除邪的。
      
      钟鱼来之前就在心里掂量过了,驱邪这事简单,不难办。
      
      金以耀面色为难,说道:“那邪祟之物已出手伤人害命,今藏匿于后山不现身,家父与在下不敢轻举妄动,实在束手无策了。还劳仙长费心。”
      
      “无妨。此事我已心中有数,金二公子不必担心。”钟鱼熟练地艹起厉害女仙修人设,镇定说道。并无丝毫违和感。
      
      随后,她就顺其自然说回了正题,问道:“此事不难。二公子,是这样,我那把断剑,不知此时在何处?”
      
      她一说完,金以耀的面色就变得更为难愧疚了。
      
      “不巧,正在后山之中。”
      
      “……”
      
      Ojbk,散心观光斩妖除魔两不误,我的金手指我自己去掏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
    谈谈恋爱,打打怪。
    (钟.死到临头还想得美.鱼)
    -
    -感谢在2019-12-06 19:58:14~2019-12-07 20:5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倾城一笑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