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来咯~冲冲冲
  •   *
      
      立夏就那样睁着眼睛躺在地上,脸上烫伤和抓伤一道盖过一道,肿得如馒头一般,可她身上却瘦的可怕,连楚禾也几乎认不出来。
      
      楚明依用帕子捂着鼻尖,皱着眉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哪里来的疯子,也敢送到长乐宫来侍候?”
      
      听见这话,一个总管模样的老内侍立刻赶过来,不住地跟楚明依磕头求饶。楚明依没理他,只上下将楚禾打量了一番,细声吩咐道:
      
      “你们几个,带楚妃下去换一身衣裳,可别耽误了时辰。”
      
      楚禾全然听不见她说的是什么,只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让人扶着往后殿走。
      
      一路上,她脑中如同鬼魅一般回荡着立夏那粗哑的嗓音:
      
      “小姐,快逃,小姐,快逃,小姐,快逃…”
      
      立夏身在苦役所,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才会用这样的方式舍命给她传递消息。
      
      可是,她又能逃到哪里呢?又能怎么逃呢?
      
      楚禾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屏风后面虚掩的木窗,若是她赶在魏葬离开之前跑回常青宫,是不是就有了脱身的机会?
      
      这时候,门外却忽地传来一阵清冽的嗓音:
      
      “依依?你在这里做什么?”
      
      是赫元祯。
      
      她听见楚明依软着嗓音道:
      
      “陛下,方才有个不知规矩的奴才弄脏了姐姐的衣裳,臣妾在等姐姐更衣。”
      
      那人的影子顿了片刻,转头望内间的方向看了过来。
      
      楚禾的心忽地提到了嗓子眼,忽地又听见赫元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她肯出来走走,也好。”
      
      后面的话,楚禾没再听见了。
      
      她由宫女们簇拥着出来时,外面已经聚满了朝臣。
      
      她下意识地往天子王座上看了一眼,隐隐绰绰地看见了赫元祯一身白金华服的身影。
      
      他似乎比从前更瘦了许多。那本就瘦削的下巴如今更是清减了不少,还沾染着些许似乎不属于他的青茬,使他过早地多出几分憔悴。
      
      他一坐上去,那些香肩半露、媚眼如丝的美人们便纷纷软倒在他身侧。
      
      而他则熟悉地揽住那些纤细腰肢,旁若无人地纵情其中。
      
      恍然间楚禾发现,那个名义上是她夫君的男人,原来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满眼星河的少年。
      
      他早已习惯做一个昏君。
      
      赫元祯似乎觉察到她的目光,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眼眸之中尽是疏离。
      
      楚禾忙沉下头去,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雷动般的鼓点。
      
      没有任何通传,一群身着铁甲的战士们便簇拥着一位紫衣诸侯走入了殿中。
      
      长乐宫不允许携带兵器,更不允许诸侯擅入,除非只有一种可能性。
      
      楚禾不由地望过去,看见人群当中那个紫衣的身影飘然而至,犹如一团阴云一般压过来。
      
      那是东尧王,如今手握大尧命脉的人物,赫绍煊。
      
      他由远及近而来,楚禾还未看清他的眉眼,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呼啸而来——那是来自修罗地狱,压抑到近乎窒息的气场。
      
      他的眉眼深邃俊美,举手投足间带着贵族的气质,可望他一眼,就让人喘不上来气。
      
      楚禾早就知晓东尧王身经百战,手中长戟不知斩过多少亡魂,才染上这样一副嗜血残暴的本性。可是她依稀记得,赫绍煊并非一直都是这样。
      
      楚禾小时候在楚家的军马场见过他。
      
      印象里,他会随同军中将士们一起赛马,甚至还指点过她的马术。
      
      尽管楚禾已经记不清他当初的容貌,但她确信的是,赫绍煊年少时决然如今这般毫无鲜活之气的模样。
      
      还不等天子开口,他便径自坐到上上席,朝王座上淡淡瞥了一眼便挪开视线,一双眸子自然地落在楚禾身上,唇角扯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
      
      “听说,陛下为我准备了一位佳人,不知是哪一位?”
      
      楚禾心中不由地突突一跳,情不自禁地望向王座的方向。
      
      只见赫元祯抬眸看了一眼楚明依。
      
      后者立刻了然于心地站起身来,径直朝楚禾的方向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将她从席上拉了起来,拉到御前。
      
      楚禾没想到她使了如此大的力气,被拽得几乎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赫元祯看见她,一把将膝上的美人推开,凛然道:
      
      “皇后,你不是说从后宫挑选了一位绝佳的人选,这又是何意?”
      
      楚明依不紧不慢地跪了下来,柔声道:
      
      “姐姐知道了东尧王前来玉京,便自告奋勇作为和亲人选。臣妾听闻实在感念姐姐大义,便只好忍痛答应了下来。”
      
      楚禾霎时便愣在原地。无论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楚明依竟然会作出如此卑劣之举。
      
      朝臣和后妃们也一片哗然,各异目光纷纷向她投来。
      
      一向与楚父交好的孟老将军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抖着手躬身行礼:
      
      “陛下!楚妃娘娘乃是忠良之后,实不可受此大辱啊!臣虽已老迈,却甘愿请战,护卫京师!”
      
      赫元祯顷刻握紧了拳,狠狠砸向面前的白玉案,将案上的酒杯震得酒渍撒了一片。
      
      他的眼睛血红一片,嘴唇微微发抖,显然在盛怒之下:
      
      “她是孤的妻,没有孤的命令,谁敢送她走?!”
      
      楚明依闻言愣怔片刻,眼圈儿一下子便红了,别过脸去,抿着唇不再言语。
      
      一旁的赫绍煊不为所动,反倒饶有兴致地看着跪倒在地的楚禾,仿佛在端详着一件精美的战利品一般。
      
      这时候,王座后面忽地传来一声轻盈的女声,将如今这剑拔弩张的氛围轻而易举地化解:
      
      “皇儿,东尧王远来是客,怎么能如此小家子气?”
      
      赫元祯望着楚禾的眼睛几乎能滴出血来,可听了这句话却浑身一震,忽地像一只断了线的木偶般松懈了下来,转而垂眸躬身道:
      
      “母后。”
      
      赵太后已年过四十,年轻时的锋芒早已经被深宫磨平,可那张表面慈眉善目的脸上却仍然能看得出来当初母仪天下的气势。
      
      她笑了笑,伸出手来像责怪小孩子一般捏了捏赫元祯的肩膀,仿佛没用多少力气便将他按回王座上。
      
      她提裙走下玉阶,将楚禾从地上扶了起来。
      
      赵太后抚着她的手背婉转道:
      
      “若是哀家没记错,这孩子最早是配给绍煊的,对么?”
      
      她一边说着家常话,一边温柔地望向赫绍煊,仿佛对面的人并非是那即将要取走他们荣华富贵的敌人一般。
      
      赫绍煊淡淡抿起薄唇,不置可否。
      
      孟老将军急道:
      
      “即便楚妃娘娘早年与东尧王有过婚约,可如今也已然嫁入天家,断然没有再嫁的道理!”
      
      赵太后莞尔一笑:
      
      “绍煊与天子血脉相融,乃是至亲的兄弟,何必拘泥俗礼。”
      
      这时,人群之中排在上席的赵丞相也站起身来,打着圆场道:
      
      “孟老将军,既然太后再行赐婚,也算是圆了一段佳话,你又何必如此古板?”
      
      他说着,身后那些世族党羽们也纷纷附和着。
      
      孟老将军势单力薄,一同捶胸顿足后竟吐出一口鲜血来,当场便昏了过去。
      
      四周凌乱的声音在楚禾耳边嗡嗡作响,使她已经几乎分辨不出那些声音都属于谁。
      
      她只看见一群张牙舞爪的恶魔,亲手将她的父兄推向深渊,如今又要将她送上祭台,作为平息这场战争的祭品。
      
      似乎是在这样的困境之中太过无助,她朝赫元祯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见他目光涣散,几乎全然没有了方才那冲冠一怒的模样。
      
      她彻底绝望了。
      
      忽地,楚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将赵太后往前一推,猛地拔出头顶的玉兰发簪抵在咽喉处。
      
      四周立刻传来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楚禾看着赵太后跌倒在地的狼狈模样,忽然大笑起来。
      
      她的笑声苍凉悲切,最后变成声声泣诉:
      
      “北方狼烟尚未平息,你们这些王侯将相,却在这里夜夜笙歌,宴请的竟是已经兵临城下的叛军!”
      
      她颤抖着伸出玉指,指向在场的每一个人痛骂:
      
      “我楚家,孟家和乔家…满门忠烈奔赴沙场,尸骨无寻…到头来,竟是为了保护你们这一群趋炎附势的宵小之徒!”
      
      她说到最后,泪水从眼眶止不住地落下,砸在地上。
      
      她望着至尊之位上的那个颓靡的身影,眼中满是失望和怨恨。
      
      可最终,她什么话也没说得出来,手腕一用力,猛地将锋利的簪子送向自己的咽喉处——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道冰凉的利刃,竟擦着她的手腕滑了过去,硬生生将她的簪子打落在地。
      
      还不等楚禾反应过来,一个黑影便飞身而至,牢牢将她一双手钳制住,将她整个人送入自己怀中。
      
      楚禾眼角犹带着泪光,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来人。
      
      他那双狭长的凤眸轻薄地向下看着她,长睫在宫灯的映照下落下细密的疏影。他的鼻梁锋利如刃,唇角勾起,尽显无情。
      
      她下意识地挣扎,却被他牢牢锁住,半分动弹不得。
      
      赫绍煊伸出大手将她脸上的泪光拭去,自顾自道:
      
      “好一个烈女子,本王很喜欢。”
      
      说罢,他忽地低下头去,附在她耳畔极近的地方低吟道:
      
      “楚家。”
      
      说完,长臂便立刻将人松开,任由她跌坐在原地。
      
      楚禾跌在地上,却猛然抬起头来,试图从他眼中找寻出别的线索。
      
      他是在用楚家威胁自己吗?还是说只要自己嫁给他,就一定会保全楚家?
      
      她猜不出来,一双眼睛如同受惊的鹿一般望着他。
      
      赫绍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笑非笑道:
      
      “那么明日,恭迎新娘。”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长乐宫。
      
      留下整个大殿的人仓皇地望着他的背影而去。
      
      *
      
      楚禾魂不守舍地回到了常青宫。
      
      宫女们都听闻了今日之事,又看见她这幅模样,愈发不敢言语,连忙侍奉她沐浴熏香之后,便纷纷告退。
      
      连带着,将后殿一切尖锐物品全都收走了。
      
      楚禾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榻上,望着外面月色如钩,心中忍不住一阵又一阵地发寒。
      
      从前,她知道宫苑里有魏葬在,心里多少会觉得安稳一些。
      
      可是如今立夏死了,敛秋不知所踪,连魏葬也离开了,她不知道自己的身边还剩下谁。
      
      她忽而回想起今天赫绍煊摩挲自己的脸颊时,那冰寒彻骨的感觉。他的手没有温度,仿佛是一具尸体一般可怖,身子便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这时,门外忽地传来一阵踉踉跄跄的脚步声,连带着几个宫女的阻拦:
      
      “陛下,太后娘娘下了旨意,说今夜谁也不能来扰了楚妃娘娘…陛下…陛下不能进去啊……”
      
      是赫元祯来了?
      
      楚禾紧张了起来,双手抓着锦被,眼睛紧紧盯着殿门的方向。
      
      只听“砰”的一声,赫元祯一脚踹开了殿门,踉踉跄跄地跨了进来。
      
      他衣衫凌乱松垮,微微敞开的胸膛泛着赤红,浑身上下都沾染着浓烈的酒气。
      
      望见床榻上的楚禾,他的眼眸忽地温柔了下来,声音却带着不可抗拒的肃杀:
      
      “谁敢再拦,格杀勿论。”
      
      宫女们一听都吓坏了,连忙从内殿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这里只剩他们两人。
      
      内殿只点着一盏宫灯,昏暗的光芒映照着她单薄的衣衫,勾勒出窈窕纤细的身形。
      
      赫元祯慢慢走近她,唯恐打破一丝一毫的平静。
      
      他第一次这样缓慢而认真地端详着她的脸。
      
      从前他不敢多看一眼,怕自己会轻而易举地沦陷在她的双眸之中。
      
      她这张脸,是十足的祸水。
      
      足以令所有帝王为她倾国倾城,足以令四方诸侯为她掀起千军万马之势。
      
      直到今天,赫元祯才敢如此真切地望着她。
      
      可当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的脸颊时,却被楚禾轻轻躲开。
      
      她这一细小的动作却彻底触怒了赫元祯,他一把将人按在身下,粗暴地撕扯着她寝衣系好的缎带。
      
      她拼命挣扎着哭哑了嗓子,可引来的却是赫元祯愈发的疯狂。
      
      “阿禾,给我,给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