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祝宁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1-16 15:57: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不美吗? ...

  •   仲夏之夜,灼灼难眠。
      
      明明睡前开了空调,现在却好像进了蒸汽房做汗蒸一般。
      
      掌星河皱着眉,热得推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
      当薄被被推开,掌星河上身的肌肤与燥热的空气接触,汗气蒸腾出去,终于清凉了一瞬,耳边却听到,一阵浅到低不可闻、却凌乱非常的呼吸声。
      
      嗯?呼吸声?谁?
      
      掌星河骤然清醒。
      
      有人偷偷潜入他的房间?
      
      是小偷吧?
      
      有小偷潜进来偷东西都算了,可这辣几小偷,竟然关了他的空调!
      
      让他热得睡不着觉!
      他得了绝症,都躺在家里等死了,还不能让他死前舒服一点吗?
      简直罪无可赦!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掌星河愤然地半睁开眼,发现他床边站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长发男人。
      
      身穿白衣、有着黑长直顺滑长发的男人。
      是恐怖片里常见的扮相。
      
      但,这个男人,长得并不恐怖。
      
      相反,他长得俊美绝伦。
      
      借着清冷的月光,掌星河把男人的相貌看得清清楚楚。
      
      被汗水湿透的几缕发丝黏住他那绝美的脸庞,而男人那白皙的脸上,透出几分诱人的潮红。薄唇微微张开,似乎在克制着些什么。
      他的衣衫散乱,玉白色的绸缎勉强挂在身上,现出一小片雪白细腻的胸膛。
      
      他那雪白的胸膛,此刻正凌乱地起伏着,渗出晶莹的薄汗。在月色之下,散发着柔和的光线,十分诱人。
      
      然而,这个男人的眼神,却凌厉而狠毒,分明就是久居上位,才能培养出来的气势。
      他一双凤眼眯起,正审视着掌星河。
      
      而他身姿挺拔,此刻站在床边,像是一棵挺立着的树,扎根于此地。
      
      一看到男人那俊美绝伦的脸,一大堆文字便侵袭而来。
      太长懒看,掌星河一目十行地匆匆扫过,只看书中含有他“掌星河”大名的情节。
      
      原来,他穿书了!
      
      他,穿成书的炮灰攻,在攻了反派狠毒绝美太子之后,就惨遭太子报复虐杀,死状惨烈不堪。
      
      而面前这位,就是书中的反派,狠毒对待其他兄弟的太子,李乾坤。
      
      太子李乾坤在代天子南巡的路上,被政敌陷害,身中九春连环之毒。
      如果不想毒发身亡,只有两个办法。
      
      一,得忍住浑身发热,守住守宫砂,忍耐足足九九八十一天。
      中毒后,每一天,九春连环毒的效果,都是前一天的一倍。
      也就是说,第81天,九春连环毒的效果,是第一天的效果的2的81次方。
      中了此毒的,历史上就没有人能忍得住!
      据说药方已经被销毁,岂料,如今竟然被重新研制出来了。
      
      二,万一忍不住,那就需要连续九九八十一天,都要得到同一个男人的阳气。
      中途换了人,或者负责解毒的男人顶不住了,中毒的人,就会在一天之内身亡!
      
      而在书里,太子李乾坤在中了九春连环毒后,被炮灰攻在山上捡到。
      
      被捡到的时候,太子李乾坤已经足足忍住了一个月。
      他,独自在政敌的追杀之下,在把见到的男人都杀了。
      
      一个月后,太子已是强弩之末。山上没什么吃的,没力气杀人。
      而炮灰攻捡他的时候,一脸的温和,只是上山游玩,不是什么杀手。
      
      于是,太子李乾坤,顺利被炮灰攻捡了。
      被捡了的第一夜,在2的30次方的毒药效力之下,太子就没忍住。
      
      太子他选对了人。
      
      很少男人能九九八十一天连续输出阳气,满足太子中毒后的需求,还不至于阳气尽失而人亡。
      炮灰攻简直天赋异禀!
      
      整整八十一天的抵死缠绵,炮灰攻已经爱上太子了。
      
      变故,就发生在第八十二天。
      
      第八十二天,当太子李乾坤的毒效完全解除,他根本不堪折辱,反手就把掌星河给抓了起来。
      
      被害中毒,太子李乾坤,已经黑化了。
      
      书里的那段,是这么描述的:
      
      李乾坤那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摸着掌星河的脸,眼神温柔得滴得出水来,像是他们缠绵时一般的柔情蜜意。
      忽然,李乾坤那轻抚着的手指,用力收紧,狠狠地掐住了掌星河的下巴,然后,往下一拽!直接把掌星河的下颚拽脱了臼!
      
      嘴合不上了,一根铁钳伸`进掌星河的口中,拽出了掌星河的舌。
      
      掌星河那曾经说过不少污言秽语的舌,此刻被钳住,拉长、拉长,拉成一条薄片。
      
      如同拔舌地狱。
      
      地狱中的判官李乾坤面带微笑,手拿着一把剪刀,就这么一丝一丝的,从掌星河的舌尖开始,开剪。
      血,从断开的舌尖溅落。
      
      李乾坤眼眸温柔,唇间发出更加温柔甜腻的声音,仿佛很是享受这报复的快乐。他慢悠悠地问道:“这条舌头竟然敢舔孤,骂孤骚?浪?荡?贱?嗯?”
      
      舌尖被一丝一丝剪下,掌星河感受到一阵阵剧痛,可他的身体被禁锢着,丝毫动弹不得。下巴脱臼,连咬舌自尽都不可能。
      
      接着,是掌星河的手指。
      
      针,缓慢地刺入指甲的缝隙之中,针尖下压,指肉针刺的痛,指甲也被整块撬起。
      
      还是李乾坤那蜜意的语气:“一介贱民,这卑贱的手指,竟然敢用指甲刮孤的——”
      
      掌星河的眼睛,因为看过太子中了春毒后的种种,被狠狠地锤爆。
      而掌星河的重要作案工具,也像他舌头那样,被一丝一丝的切掉。
      
      ……
      
      掌星河看不下去了!
      这段文字让他感同身受,他舌头痛,指甲痛,眼球痛,连,男人最痛,也痛!
      
      原来觉得太子被可怕的毒药控制,导致失了身子,惨。
      可现在发现,惨,还是他自己更惨。
      
      明明是太子自己投怀送抱的,炮灰攻算是帮他解毒。
      但炮灰攻沉沦太子美貌,他身为平民的手指竟然敢抚摸太子,还满嘴骚话,以为一夜夫夫百日恩,敢对太子无礼。
      太子在被解毒的时候就怀恨在心,本来只打算赐死炮灰攻,给炮灰攻一个痛快的,后来,太子就决定亲手把炮灰攻给凌迟虐杀了。
      
      在这之后,太子李乾坤登基,更是下令,把全国的男子都阉掉。
      一代暴君。
      毫不讲理。
      
      这夜,阴狠暴戾,喜怒无常的狠毒反派李乾坤,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一把电子音忽然在掌星河的耳边响起:
      【像太子这样书中要杀你的,还有其他七个!】
      
      掌星河:“???”
      
      那电子音,掌星河目前没管得上。
      
      因为,太子李乾坤,忽然动了。
      
      李乾坤盯着掌星河的腹肌,脸色潮红,浑身冒汗。他那本来凌厉的眼神,渐渐被一片湿润所取代。
      他就这么坐了下来,坐在掌星河的床榻边上。
      
      绝美的容貌,纤细的腰肢,大胆的动作,本就让人难以自持。
      可掌星河第一个反应,竟是连忙往里面一躲。
      
      李乾坤清醒了一瞬,他略带幽怨的嗓音,悠悠问了出口:“我不美吗?”
      
      掌星河下意识的拒绝:“但是你很热啊!”
      
      本来他都很热了,古代还没有空调,这么一个大热人,别想靠近他!
      
      更何况,这位是用完就杀的可怕大反派。
      
      对哦,将来还是个反派暴君,弄得全国起义的那种。
      
      还带着起床气的掌星河,此刻又清醒了些。他不打算帮过河拆桥的反派太子解毒,穿书得来的生命他还是很珍惜的,就希望反派太子对他的印象能好一些。
      
      掌星河又往里面缩了缩,坐了起身,背脊贴在墙上,语气变得温和,有礼地说道:“这位公子,你也看到了,我浑身都是汗。”
      
      太子李乾坤暂时没说话,他垂头,视线就这么顺着掌星河的话语,一眨不眨地,盯着掌星河那热得汗津津的腹肌。
      
      掌星河:“……”
      糟糕,说错话了。
      穿书过来之前,炮灰攻也很热,热得只穿一条亵裤。
      他还推开了被子。
      良心发誓,他只是证明一下自己也很热,仅此而已。
      
      掌星河抬眼,见到太子李乾坤额头光洁,掌星河松了一口气。
      太子李乾坤,现在还在装男人。
      
      这个世界的双儿,很容易辨认。他们都会在额头上现出一朵红花。如果未经人事,那小红花,就是一个花苞的模样;如果经了人事,花就会盛开;如果怀孕,花还会结果。
      
      于是,未经人事显示出来的小花苞,又会被称为守宫砂。
      
      太子李乾坤的额头光洁,显然已经用了什么办法,把他的小红花给遮盖住了。
      反正当他是个男人就对了,掌星河没有特意遮掩自己的腹肌,免得李乾坤起疑,他只是坦然地继续说道:“我也热得睡不着,”
      
      李乾坤听到掌星河那低沉的的嗓音,中毒的他心头一烫,差点就扑上去了,但是他勉强稳住,语调努力保持着平稳:“的确,我也是。”
      
      掌星河神色自如地说道:“正常,夏夜就是如此的热。我让人从冰库里拿些冰出来,匀一点给你。”
      
      李乾坤一愣,问道:“冰?”
      
      掌星河径直喊了守夜的小厮,让小厮去冰库取出两盘冰来,让李乾坤捧走其中一盘。
      
      李乾坤捧到冰盆的那一瞬间,凉快的感觉透入身体,身上的九春连环之毒,这才被暂时压制住了一些,终于从浑身的燥热和满脑子的痴缠中解放出来。
      这削减了毒效的一瞬,李乾坤甚至带着几分感激,对掌星河感谢道:“谢了。”
      
      掌星河摆了摆手,大咧咧地说道:“不谢,你回去睡觉吧。”
      走出这房间,就不要再回来了!
      太子殿下都忍了足足一个月,再忍住剩下的五十多天,他被凌迟处死的概率就会大大减少!
      
      太子加油!
      
      掌星河无声地为太子的忍耐加油打气。
      
      李乾坤捧着冰盘,终于回到他的房间里面去了。
      
      而掌星河,则把冰盘放在身侧,顿时凉快了许多。
      凉快到得穿回衣服。
      甚至还盖上了厚厚的棉被。
      
      抱着冰盘睡觉的掌星河,打了个哈欠,还以为穿书什么的是在做梦,心情特别轻松,美滋滋的重新入睡了。
      
      李乾坤把冰盆捧回西厢客房。
      冰的冷,的确把他身上的一部分春毒的效果,给压制住了一些。
      
      李乾坤谨慎地关上门窗,皱着眉,徒手把一整块冰,给捏碎成小冰块,冰住自己热得一塌糊涂的地方。
      冰镇般的凉快,让2的30次方的毒效,都冻僵了,暂时感受不到了!
      
      把热的冰住就行,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以前怎么想不到?
      李乾坤不禁舒爽地叹了一声。
      可是,没一会儿,冰,就融化了。
      被冰镇过的肌肤,反而加倍地发热。
      
      报复性的加倍发热!!!
      
      李乾坤发现,他比没用冰之前的时候,还更加难受了!!
      
      掌星河这个给他做主送冰的混账!
      居心叵测!!
      难道就是他弟弟派来的恶毒卧底!!
      
      报复性的发热,让李乾坤现在忍受的,不再是2的30次方,而是2的31次方。
      李乾坤再也忍不住了,他连门都懒得推开,直接跳窗,窗出窗进,又来到了掌星河的房里。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这是一篇沙雕文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