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英雄救“美” ...

  •   甘肃地处西北,背靠沙漠,即便是在初秋的日子,也依然带着蒸腾的热意。
      当然,除了姬家大宅之内。
      不小的房间内,八个冰鉴整整齐齐放在墙角。
      穿堂风一吹,阵阵冷气顿时盈满房间。
      宛如从炎夏瞬间迈进初秋。
      “你在这儿过的倒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楚留香的目光在面前的矮几上一扫而过,最后揶揄的对上了姬冰雁的视线。
      ——白兰瓜,苹果、橘子。
      大江南北,不同时令的数种水果整齐码放于矮几之上,颜色鲜妍,煞是喜人。
      “可是我刚从京城回来,这神仙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呢,便看到有人带着麻烦来了。”
      姬冰雁折扇轻摇,身体前倾,探到楚留香面前。
      楚留香不由的摸了摸鼻子,讪笑道“今天这事还算不上麻烦。”
      说罢,从怀中拿出一个木匣。
      打开,一块宝石流光溢彩。
      姬冰雁的扇子不摇了,手一松,“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你管这不叫麻烦?”
      姬冰雁拾起扇子,合拢,直直戳到了楚留香脑门上。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莎车国的国宝——星河!”
      他气的狠了,收回扇子吃了口瓜消消火。
      “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石观音刚死了不到三个月,你就又跟沙漠扯上关系了?”
      “唉——”
      楚留香不由的为自己绝好的运气长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取来的。”
      “偷来的?”
      楚留香顿住了,他看着姬冰雁“别给老子瞎哔哔”的目光。
      ——点了点头。
      “嗯。”
      “我原本听闻有一商人自西域带来了一块宝石,流光溢彩像是星河倒印其中,便想着借来一观,于是发出了信函。”
      好似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楚留香的眉毛皱了起来。
      “可是到手之后,我却突然觉得装宝石的木匣的花纹突然有点不对劲,隐约像是你在大沙漠的时候跟我说的……莎车国王族的印记,于是便来找你,没想到……”
      “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
      “是挺好的。”
      楚留香有点无奈。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送回去?”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这么贵重的东西突然作为商品出现在一个中原商人手里,这里面定然又是一场血雨腥风,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啊,若是别有用心怎么办?”
      “行吧行吧,知道你爱管闲事,说罢,这次要我如何帮?”
      姬冰雁嫌弃的盯了他半晌,到底是笑了起来,拿过一盘苹果,狠狠的、狠狠的放在楚留香的面前。
      “咚!”的一声。
      楚留香浑身下意识一颤,然后也笑了起来,拿起一颗苹果咬了一口。
      “我查过了,这宝石是从一个叫巴尼的西域商人手里流出来的,他此时就在甘肃,不过我对这一块不熟,还要仰仗姬大侠你了。”
      他抓着苹果朝姬冰雁拱了拱手,成功得到了一个白眼。
      ……
      巴尼是个年近四十的西域商人,身高八尺,身材壮硕,满脸的络腮胡。
      这本来是副很有威慑力的长相。
      可是此时他却含着胸,一脸的心虚,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官话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真的跟这件事没关系,是一个小姑娘硬塞给我的!那天,我带着商队路过莎车国,突然看见一个小姑娘跑了过来,她身后似乎还有追兵,我怕惹事,同她拉扯了一会儿就、就直接把他赶下车了,结果……”
      巴尼苦着脸,心虚的看了楚留香手中的宝石一眼。
      “结果就找到了这个,可是当、当时我人已经在甘肃了,就……想着赶紧把东西卖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所以你知道这是什么。”
      楚留香笃定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巴尼的手摇的只剩下残影。
      “但是常年在西域做买卖,那个印记还是知道的……”
      他的声音逐渐弱下来,可怜巴巴的看着楚留香。
      “这位大侠,这东西、您要的话就、就白送你了,我倒贴钱也行啊!”
      “我们不要你的钱,”姬冰雁淡淡的开口了,“但是我们要一匹骆驼,五袋物资……”
      “有有有!都有!我把我商队里最有灵性的一匹骆驼给你,这匹骆驼识路,就算走散了也能自己哒哒哒跑回来!”
      瞬间,巴尼不结巴了,一张嘴跟机关枪似的,口水差点喷了姬冰雁一脸。
      姬冰雁微微后撤一步,心里拨着算盘,慢悠悠道:“还要一名向导……”
      巴尼闭上了嘴巴。
      三人之间顿时安静了。
      他是西域人,生于沙漠长于沙漠,而他的商队也几乎清一色的全都是西域面孔,自然不需要向导。
      而在沙漠里还有比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域人更好的向导吗?
      所以看着姬冰雁那幽幽的眼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有事!”
      回过神来后,他几乎是立刻说道。
      “什么事?”
      姬冰雁眼睛一眯。
      “我媳妇要生了!”
      “还有艾沙、努尔、霍加,他们都有事!”
      他又报出了一连串人名,其态度之坚决让姬冰雁都不忍心继续压榨他了,但是他还是从巴尼的话中觉出有点不对。
      “你怎么这么抗拒?莎车国出事了?”
      “不算……算吧……”
      巴尼顿了顿。
      “他们的国王去世了,但是你们要知道,星河……之前是一直被放在国师的神殿里供着的,百年来从未出过神殿大门。”
      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二人的脸色,试探道:“虽然没有向导……但是莎车国并不在沙漠深处,我这儿有张地图,照着地图走,四天……不!三天半!三天半就能到莎车国!所以……”
      巴尼搓着手,一脸期冀。
      这话说的倒是真的。
      莎车国是丝绸之路上最为繁华的几个国家之一。
      换句话说,去那儿的路都被前人踩过一遍了,极为好走,只要照着地图走,基本上问题不大。
      也因此,那儿来来往往的商人特别多。
      但是事关楚留香的安危,姬冰雁还是问了一句。
      “真的不用我帮你找个向导?”
      “不用。”楚留香笑着摆了摆手。
      一个熟悉沙漠的向导不好找,而且姬冰雁的商队也要去往别的国家做生意,若真有这样的向导,带他去莎车国也是大材小用了。
      更何况之前那一趟大沙漠之行多少也积累了一点经验。
      “行吧,不过若是八天之后你还不出来,那我可就要进去寻你了。”
      “多谢。”
      楚留香笑道。
      “你啊,以后少来烦我就行了。”
      姬冰雁冷着脸,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天傍晚,楚留香乘着漫天赤色彩霞,带着一匹骆驼漫步走进了漫漫黄沙中。
      而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一个人尽收眼底。
      那人懒散的靠在墙上,身侧是茁壮的树木,遮掩了他的身形。
      他浑身上下都被斗篷和头巾遮的严严实实。
      只露出一双墨绿的眼睛。
      倒印着漫天火红的夕阳,以及不远处渐行渐远的那个人。
      泛着冷冷的光。
      ……
      沙漠的夜晚寒凉,但是比起白天,在夜晚赶路却要舒服很多。
      楚留香在傍晚出发也有这个原因。
      但是人终究还是会饿。
      当他在沙漠中走了三个时辰,肚子开始唱空城计时,他还是放弃了啃干粮这个选项。
      拉紧缰绳,跳下骆驼。
      生火,做饭。
      火苗幽幽的跳动着,原本干硬的干粮被烤的松脆,散发着淡淡的麦香。身旁的骆驼毛长且厚实,轻轻依靠在楚留香身旁,整个人像是盖了床被子那样暖和。
      天上星河璀璨,地上暖意盎然。
      楚留香窝在骆驼厚实的毛发里,在木柴的噼啪声中慢慢耷拉下了眼皮。
      只觉得困意上涌。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传来。
      声音很轻,细若游丝,还未到耳边便被风吹散了。
      困意顿时如潮水般褪去。
      楚留香睁开眼睛,不确定自己是否真正听到了这声尖叫,那似乎是他在半梦半醒间做的一个梦。
      他沉下心来,放轻呼吸,凝神细听。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包含着呼救,但是细听之下却句不成句,调不成调,似乎只是无意义的嘶喊。
      渐渐的,那声音越发的清晰了。
      是真的有人在呼救!
      楚留香的手搭上了骆驼的缰绳,可是却又犹豫了。
      大沙漠里不该轻易救人,也许上一刻你刚刚救了他,下一刻你便身首异处。
      这一点石观音早就好好的给他们上了一课。
      但若是真的有人在呼救呢?
      此情此景,当真能对那呼救声视而不见?
      至少也要去看看。
      他这样想着,转身将骆驼背上的一半物资埋入沙子里,做下记号。
      接着利索的翻身上了骆驼,风驰电掣般朝呼救传来的方向行去。
      ……
      虞泽此时很苦恼。
      在对文越做出承诺之后,他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的难度。
      首先是扮男扮女的问题。
      黑珍珠苏蓉蓉宋甜儿李红袖……
      所以这个问题没有悬念。
      可是虞泽从来没有穿着女装跟人打过架。
      在抓了三个壮丁同他们大战三百回合,差点让玄水楼的死亡名单上又多出三个红圈后。
      他只能无奈的承认。
      衣服很漂亮,穿着很仙,质感很好,看起来很贵。
      但是不能打架。
      连自己的弯刀都藏不进去。
      可是任务已经接下,楚留香又不好男色,所以不行……也得行。
      戒指手镯金钗,虞泽一边嫌弃他们累赘一边想方设法往上面擦毒药、设机关,每一处都暗藏杀机。
      待他做好了心里建设,制定好了计划,打探清楚楚留香行进路线后。
      他带着那三个差点身首分离的小可怜,提前等在了楚留香的必经之路上。
      “楚留香人到了吧?”
      虞泽撩起衣摆缠在腰间,眯眼远眺。
      “回少主,到了。”
      一号小可怜从前方探路回来。
      “那就好,”虞泽顿了顿,突然转头问道:“我的女声听起来真的就这么中性吗?”
      “您那个严格意义上来讲不叫女声……”
      二号小可怜小小声道。
      “真的不像?”
      虞泽不甘心。
      “您还是好好演哑巴吧,无论成或没成我们都在莎车国接应你。”
      三号小可怜面无表情。
      虞泽失落了,他低着头扯下了腰间的衣摆,又理了理头发。
      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
      发出了一声尖叫。
      哦不,鸡叫。
      算了还是尖叫吧。
      一号小可怜不忍直视的听着虞泽过于尖利的音调,深深觉得他们的杀神少主可能小半辈子都没有过这种经历,以至于现在演时如此的生疏。
      于是他一边捏着嗓子帮虞泽叫完了剩下的部分,一边拿着把刀、嘿嘿笑着追杀前面那个几天前差点把他们砍死的人。
      深深觉得——
      自己真是太难了!
      不过好在楚留香来的很快。
      小可怜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烟尘,眼睛一亮,立刻闭上了嘴。
      原本悠悠哉哉在前面一路小跑的虞泽,瞬间如同被抽了筋一般,气喘吁吁,柔柔弱弱,风一吹就倒。
      覆盖着精致妆容的脸颊梨花带雨。
      联想起他平日的杀伐果决,在后面默默追杀的一二三号小可怜表情顿时扭曲了起来。
      楚留香一路疾驰,很快就看见了不远处跑的一脸狼狈的虞泽。
      身后追赶的三人一副沙盗的打扮,凶神恶煞。
      虞泽见到楚留香后睫毛一颤,落下几滴泪来,摇摇晃晃加快了步伐,向楚留香伸出了求救的手。
      楚留香也不墨迹,单手持缰,另一只手弯腰搂住虞泽的腰,一把抄起,将他稳稳当当放到了自己面前。
      与此同时,楚留香腾出一只手来,从怀中摸出三颗石子朝身后急射而去。
      同时持缰的手一扭,骆驼便立刻转变的方向,不过片刻就将那三个盗贼远远的甩在身后。
      三声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
      虞泽知道这是身后三人被“点住了穴道”。
      至于是演的还是真被点了……
      应该……是演的吧?
      虞泽一边评估着身后的情况,一边低眉敛目窝在楚留香怀里瑟瑟发抖,死死的抓住了纯洁无辜弱女子的人设。
      而虞泽显然高估他们了。
      而漫漫黄沙后,除了沉默寡言的三号可怜戴钧,其余两人僵在地上,脸朝下,屁股撅起保持着一个狗吃屎的动作一动不动。
      “唔唔唔唔!给我给开!”
      姜悦一通乱嚎,一嚎一嘴沙子。
      戴钧居然奇迹般的听懂了他的话,伸手解开了二人的穴道。
      眼中透着明晃晃的鄙视。
      一个面瘫的鄙视是多伤人的一件事。
      姜悦柳歌怒视着他,怒视着怒视着,耸耸的低下了头。
      他们还真没法反驳,打不过虞泽就算了,连楚留香的石子也躲不开,那就是自身水平问题了。
      他们不仅辜负了虞泽对他们的信任,还辜负了玄水楼长久以来的栽培。
      但是面对实力的碾压,柳歌还是小小的挣扎了一下。
      “楚留香武功挺好啊,少主不会栽吧?”
      “嗯。”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但是没想到戴钧这个万年冰山脸居然应了,虽然语义含糊不清,但是柳歌同他认识了多久,瞬间领会到了他的意思。
      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不会吧?”
      “楚留香这个人不简单,”戴钧慢悠悠道,“少主虽然易容不错,但是作为常年提刀就砍的人,这活……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干吧?”
      三人沉默了。
      良久,姜悦开口打破了宁静。
      “我们还是去莎车国候着吧。”
      “嗯。”
      “附议。”
      
      

  • 作者有话要说:  一二三号小可怜——面容扭曲
    楚留香视角——凶神恶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