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距离苏音的飞车不太远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刚刚到达驾龄面相稚嫩的男孩儿偷偷摸摸地把车窗关好。
      
      他一头深棕色的短发兴奋得有些炸了起来,还带着些婴儿肥的脸上那双圆溜溜的绿眼睛几乎要放光。
      
      他打开自己的光脑,找到联系人里的哥哥拨了通讯。
      
      等通讯一接通,他就看着对面和他长的有五六分相似的青年叽叽喳喳地说起他刚才偷偷围观的场面。
      
      “哥哥哥!你肯定想不到我刚才遇到了什么!一个A级乐师诶!还是个看起来年纪特别小的女孩子!”
      
      政禾今年刚满18岁,自觉一脚迈进了可以独自驾驶飞车的大人行列,不想让家里人盯着,就偷偷跑到离首都星不远的克林星来开飞车过瘾。
      
      谁知道竟然运气这么好,不仅遇到了一个这么年轻的A级乐师,还免费听了一场现场演奏!
      
      他忍不住就想朝亲大哥炫耀一下。
      
      他们家花了大把时间和金钱,也不过只培养出两个A级乐师而已,其中一个天赋等级还只是B级,连本命乐器都没有。
      
      嘿嘿嘿~他运气可真好!那女孩的本命乐器可真好看啊!弹的曲子也好听的不得了!
      
      政徊看着弟弟龇着一口白花花的牙齿,无奈又宠溺地叹了一声:“那小苗你有没有去跟人打个招呼啊?”
      
      孤身一人的年轻A级乐师,如果能够拉拢过来的话,对他们兄弟和政家都是一件好事。
      
      政禾眼神游移,不敢和自己大哥对上,他想起自己刚才那偷偷摸摸的做法有些心虚,支支吾吾地说:“没有啊,人家一看就累了,还去打扰人家休息多不好!”
      
      政徊:……就知道弟弟是个怂包,平时看着大大咧咧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其实一遇到大事就怂的很。
      
      “行吧,你别管这事了玩你的吧,明天我亲自过去。”
      
      “哦!”政禾点点头:“可是爸不是让你负责公司的新项目吗?你不管啦?”
      
      政徊扯了扯嘴角:“爷爷把这个项目给大堂哥了。”
      
      “什么?!”政禾气的脸颊鼓鼓的,大喊:“这可是爸开发的项目,凭什么给他啊!你都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了……”
      
      “我还年轻爷爷不放心也对,再过两个月我也要开学了,给他也无所谓,而且一个A级乐师可比一个项目珍贵得多,不是么?”
      
      政徊无所谓地笑笑,他对自家那偏心眼的爷爷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反正他爸脑子还算清醒什么都拎得清。
      
      “就是!就是!”政禾被全家人宠得头脑简单的很,立刻就开心起来:“等咱们把这个A级乐师拉拢过来,气死他们!嘿嘿嘿~”
      
      他睁大眼睛和政徊保证:“我一定会好好跟着她的!你过来之前绝对不会让她丢了!”
      
      政徊也不打击他的积极性,鼓励了两句才挂了通讯。
      
      他干脆利落地收拾好行李,直接定了明天的飞船票。
      
      晚上回老宅吃团圆饭,政家两房嫡支和几家受政家老爷子喜爱的旁系,只要在首都星的一个不少。
      
      政徊面无异色地笑着祝贺得了个大项目的大堂哥,对其他人的明嘲暗讽充耳不闻。
      
      饭没吃几口,嘴巴都说干了,无聊。
      
      偏偏政老爷子就喜欢这种兄友弟恭的氛围,也不想想就他那心偏到胳肢窝的做法,这兄弟情深能有几分真?
      
      他嘴角露出一丝讥笑,立刻就被他爸在饭桌下踢了一脚,这丝讥笑马上变成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
      
      他爸政阳璞瞪了他一眼:“你假期不是还有两个月吗,没事干就来公司给我帮忙,老大不小了别学你弟到处乱跑。”
      
      政徊笑了,他弟这次可不算乱跑,要是每次乱跑都有这种好事,那他可要多往外跑跑才好。
      
      他刚想说话就被他二叔打断了:“不是我说你大哥,小徊还小着呢,才刚上大二,这会儿你不多让他轻松轻松,以后毕业了可就没时间玩了,就像小斐一样。”
      
      政斐就是政徊的大堂哥,二房的长子,政家的长孙,政家老爷子的心头肉。
      
      政阳璞脸色不变:“二弟可别这么说,你家政斐不也才大三么,虽然说他上的学校不如政徊好是要早点开始努力,不过政徊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懈怠吧?这人啊,就怕比自己优秀的人还比自己努力不是!”
      
      政徊看着他爸三言两语就把二叔和大堂哥气的脸色涨红,深深觉得自己还有的学。
      
      不过这次他真不能去公司:“爸,我才答应了小苗去克林星陪他几天,正好也省的他一个人到处乱跑不安全。”
      
      政阳璞眉头一皱心里不太高兴,不过他也知道儿子不是这么没轻重的人,而且儿子也不小了,他在人前总是给足儿子面子的,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政徊笑着说:“谢谢爸。”
      
      坐在政二叔旁边的政斐突然朝政徊笑着说:“我第一次接手这么大的项目心里有些没底,你有经验又有时间不如来帮帮我。”
      
      说完不等他发表意见就扭头对政老爷子说:“爷爷,我想让阿徊来帮我,您说好不好?”
      
      坐在首位头发花白的政老爷子,之前还对饭桌上的儿孙们言语之间的明刀暗箭视而不见,政斐一说话,他只想了两秒钟就同意了。
      
      对他这明晃晃的偏心,政阳璞脸色难看了一瞬间又变得无所谓,这场面他早就习惯了。
      
      政老爷子发话了这件事就没了商量的余地,政徊现在还没有明目张胆忤逆的筹码和底气。
      
      他暗暗磨牙,脸上却摆出无所谓的模样:“好啊,不过我要为开学后的实践做准备,可能帮不了几天。”
      
      自觉碾压了大房一把政斐开心的很,笑的志得意满:“没事,你能来大哥就很开心了!”
      
      回到自家政徊扯了扯脖子上的领结,想了想还是没把政禾遇到A级乐师的消息告诉他爸。
      
      这个A级乐师,就算他拉拢不到也绝对不能让政家其它人去接触,哪怕是他爸也不行。
      
      毕竟,他爸在外面可是有个私生子呢……
      
      谁知道他会不会哪天脑子一抽就把私生子给弄回政家了。他们父子可算不上是完全站在一条线上的。
      
      他们政家世代从商,有钱是有钱,可是要说实力绝对比不过那些军政界的大家族。
      
      首都星和各个学院乐师系的A级乐师都不够那些大佬分的,哪里轮得到他们这种二流家族。
      
      可想而知一个A级乐师份量有多重了,他可不想辛辛苦苦给别人做嫁衣。
      
      回到房间他直接联系了弟弟政禾。
      
      政禾这会儿正呆在酒店房间里,突然接到大哥的通讯他既开心又疑惑:“哥?有什么事么?”
      
      政徊看到天真听话的亲弟弟眼神立马柔和了下来:“小苗……我最近可能没办法赶过去了,大哥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好不好?”
      
      政-突然要被委以重任的未成年-禾兴奋地握紧拳头:“好好好!要我帮你做什么你说!”
      
      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能够帮家里排忧解难的政禾,看着他哥就像是千里马遇到了伯乐,恨不得现在就去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政徊:“我还要在首都星呆一段时间,这几天你先去接触一下那位A级乐师,如果人品不错就试着交个朋友,如果不好相处就直接砸钱稳住她,等我过去。”
      
      政禾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面子占了上风:“行,我明天就去,哥你快点来啊!”
      
      道了晚安,政禾有些烦躁地倒在床上,深绿色的瞳仁望着天花板。
      
      据说A级乐师都是些傲慢鬼,就像政家的那两个一样,万一她给他难堪怎么办?
      
      他政二少也是受不了委屈的人。
      
      ……不可能!
      
      他马上又自我否定了,能出手救人还不要报酬的A级乐师,肯定不是那种人!
      
      政禾不太懂该怎么去和一位女性A级乐师接触。
      
      只好按照他以前和那些世交家的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在星网购买了一条价值百万样式精美的项链。
      
      苏音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她正愉快的在怎么也掉不下去的床上滚来滚去。
      
      不知道多久之前,躺在0.9米宽的床上,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张一米八的大床,现在这个愿望超额完成!
      
      一觉睡到自然醒,苏音舒服得连每一根脚趾头都充满了幸福感。
      
      等她坐在光线明亮窗外风景优美的餐厅里吃完最后一口美味的早餐,终于接到了自己一直等候的短信。
      
      她嘴角翘了翘,把自己的定位发给对方,找来服务员收拾好桌面,点了一杯热饮悠闲地望着窗外等待对方的到来。
      
      政禾来到餐厅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项链,鼓起勇气准备过去进行他一生中的第一次搭讪。
      
      谁知道他刚迈出两步,就被一个打扮的人模狗样的男人捷足先登了!
      
      政禾气呼呼的瞪着那个黑发褐眼的男人,挑剔地从他的头发一直看到鞋子,想找茬的目的却没能达成。
      
      远远看着他和苏音似乎聊的很愉快,政禾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顿时一泻千里。
      
      他挑了个离他们不近不远的桌子坐下,点了一堆甜甜的早点,大口朵颐的同时竖着耳朵企图偷听他们的谈话。
      
      可惜酒店在保护隐私这一块做的太好了,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他沮丧地耸拉着肩膀,啊呜一口咬掉了半个小蛋糕,脸颊鼓鼓的,像极了一只弄丢了存粮的小仓鼠。
      
      苏音看着径自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男人,不可置信地问道:“T先生?”
      
      男人笑着朝她点头致意:“苏女士你好。”
      
      他点了一杯饮品打发走侍者,笑道:“苏女士似乎有些疑问?”
      
      苏音朝脸上打了个手势迟疑地开口:“ 我以为干你们这行的都会做些伪装,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脸,没想到你……”
      
      T先生双手交叠放在桌上,坐姿端正的像个古板的贵族:“都是些谣言罢了,我们的工作光明正大,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即使有时候做些伪装也只是因为工作需要而已。希望不会因此失去您的信任。”
      
      苏音笑着摇摇头:“当然不会,T先生名声在外,是这一行的顶尖人物,‘天眼’这个外号如雷贯耳。 ”
      
      T先生的存在是原主从祖母那里知道的,一个私人侦探界当之无愧的首席人物,被业内人士尊称为天眼,据说没有他查不到的真相。
      
      是不是夸张苏音不太在意,反正她现在不缺钱,当然要找最好的。
      
      她喝了一口饮料润润嗓子,把原主死亡的原因和嫌疑人说了说,隐去了原主已经喝了那毒药的事实。
      
      T先生双手交握,表情有些凝重:“您确定是sw-27号毒素?”
      
      苏音点点头,这是圣母系统说的,肯定没错!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加一~谢谢大家的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