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当刁民很多年》蓝艾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27 13:02: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剪剪西风催碧树,乱菊残荷,节物惊秋暮。
      
      京城二皇子府偏僻的南院里,院中半塘残荷浮在一池碧水之中,落红凋零,乏人打理。
      
      唐瑛静静躺在拔步床上,重重帘幕隔绝了外面的秋阳,也隔绝了她一双了无生趣的深陷双眸,虽正值韶华妙龄,却已经如同这院中残荷一般,在秋风肃杀之下失去了勃勃生机。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婢女阿莲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放在床头,低低道:“王妃,该喝药了。”
      
      唐瑛已知自己的身子是撑不下去了,故而对喝药也不大上心,不过是捱着日子罢了。
      
      “先放着吧,我等会再喝。”
      
      阿莲苦口婆心劝她喝,唐瑛拗不过她,只能由得她拿小汤匙一口口喂下去。
      
      一碗汤药下肚,唐瑛顿觉呼吸困难,却在临死的霎那疑窦顿开,对自己长久抱病在床的原因察知了端倪:“阿莲,为什么是你?”
      
      三年前,唐瑛父兄战亡殉国,边城沧陷敌手,在一众家仆的拼死护送下,她带着婢女阿莲匆忙出逃,在山居猎户家苟且偷生数日,直到二皇子元阆带领朝廷援军前来夺回白城,以忠烈遗孤之名被带回京城。
      
      元阆沿途对她多有照顾,进京之后便向皇帝陈情,想要照顾唐氏遗孤,在朝中武将面前狠刷了一波好感。
      
      此举博得了皇帝的赞赏,很快赐婚,二人在热孝之中完婚,唐瑛入住二皇子府,只等孝期之后圆房。
      
      不过一年多,她身子渐渐不适,后来便缠绵病榻,竟至病骨支离,却是下世的光景。
      
      先时她身边还有一众王府的丫环,内心存疑之后便渐渐借故遣散了,只留下阿莲贴身照料,汤药一碗碗的灌下去,却总不见起色。
      
      阿莲从七岁上被买进唐府,跟着她从战乱之地逃出来,一起踏进二皇子府,没想到最后却要置她于死地。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小姐,我也没办法,总要为肚里这块肉做打算。”
      
      唐瑛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答案,震惊之极:“是……元阆的孩子?”他不是另有心上人吗?
      
      阿莲低头垂泪:“小姐,对不起!”
      
      唐瑛如堕寒潭,冷彻如骨,惨然一笑:“你既已……既已为虎作伥,又何必惺惺作态?”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体内一波波的痛楚,咬牙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滚!”几乎用尽平生之力。
      
      阿莲仓皇后退两步,手足无措。
      
      房门再次被人推开,却是二皇子元阆,紫袍金冠,气度卓然,站在她的床前,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她,说:“我来送你一程,你好好去吧。”不像是来与妻子辞别,倒好像是替政敌送终,并无半点伤心之意。
      
      唐瑛松开了阿莲的衣角,仰头极目去望,只能看到男人清隽的下巴,痛意涌上来,连他俊美的五官也是模糊一片,与京中那位人人称赞宠妻如命的二皇子形象相去甚远。
      
      她到底不甘心,枯瘦的手极力紧攥住了他的一片衣角,艰难的问:“为什么……不肯放我走?”
      
      大婚半年之后,她无意之中知道了元阆另有心上人,却还要屈尊娶她,当时就曾经提过和离。
      
      失去父兄家人之后,她内心的痛苦无以言表,温柔体贴的皇子对她多有照顾,渐渐带她走出失去家人的痛苦,原以为是余生相伴的良人,却没想到最终是他狠狠捅了她一刀。
      
      唐家的女儿,从来不会卑微乞怜。
      
      唐瑛知道真相之后,好几次向元阆提出和离,但他不但不同意,还以她“生病”为由,强硬将她迁至偏僻的南院。
      
      元阆俯身,注视着面前的女子,哪怕是她临终之时,他也不见丝毫动容,只吐出冷漠的几个字:“就算你死了,对我来说也有用处。”
      
      “好一个……物尽其用!”唐瑛忍不住讽笑起来,居然指望野心勃勃想要夺得大位的皇子能有幡然悔悟的一天,放她去过自由的生活,她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她枯瘦的手指无力的松开了二皇子的衣角,意识被腹中巨痛主宰,很快陷入昏沉,黑暗像潮水一样涌上来,呼吸不畅,心跳渐缓,那残存的不甘令她睁大了双眼,却依然抵不过胸腔里渐渐稀薄的空气,像离了水的鱼,不得不放弃挣扎。
      
      唐瑛咽下那一口气,便觉自己整个身体都是轻飘飘的,好像从某种羁绊之中被解脱了,不由自主便坐了起来。
      
      她是久病之人,早就卧床许久,坐起来之后还不忘仰头去看站在床边的元阆,这才发现他神情有异,她还觉得奇怪,伸手想要戳破他那副戴着面具的脸孔,透明的手指却穿过他的脸颊……
      
      “鬼呀——”唐瑛大叫一声,猛然跳了起来,却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飘浮在了半空中,她手忙脚乱去抓床柱子,没想到连床柱子也抓不住,差点穿房而过,反而被自己吓了个半死。
      
      ——不对,她这是已经死了?
      
      她飘浮在半空中,回身再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躺在拔步床上,生前万般苦楚都被掩藏在平静的面容之下,唯有一双眸子仍旧不甘心睁的老大,这时候看自己的皮囊倒宛如在看别人的故事,那些愤懑不甘竟然都被留在了那具皮囊里。
      
      成为飘浮着的一缕幽魂,不止是失去了沉重的身体,还让她放下了与元阆的恩怨情仇,用新的角度去观察这个曾经是她夫君,并且主宰她生死命运的男人。
      
      元阆伸手在她鼻端探查,发现她呼吸全无,大掌抚过她的双眸,替她强行阖上了眼睛。
      
      两人虽名义上是夫妻,却连亲近的行为都无,以前唐瑛总觉得他是尊重她,后来见过他掐着另外一个女子的腰重重的吻她,恨不得把她吞吃入腹的样子,便知道了原因。
      
      他不过是心有所属,不愿意与她亲近罢了。
      
      元阆站在她床前良久,许久之后,他转身出门,吩咐阿莲:“替她收拾干净,忠烈之后,理应有个体体面面的葬礼。”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对元阆并无执念,最后的时刻只盼着能够离开二皇子府,听到他这话只觉得好笑,便蹲在床头看阿莲替她擦洗梳妆。
      
      阿莲沉默寡言,连个帮忙的人手都没有,她专心擦洗着唐瑛的身体,好像面对的不是前任主子的遗体,而是二皇子书房博古架上的稀世珍宝,让唐瑛看的十分无趣,便时不时飘出去外面看看。
      
      寿衣棺椁是早就备下的,连陪葬的都是贵重之物。又有二皇子府的管事前往各府报丧,全府挂白,准备迎接唁客。
      
      二皇子把自己关进书房,对外只称“伤心过度、卧床不起”,唐瑛却不信,穿过重重院落去前院书房一探究竟,却发现二皇子正与幕僚密谋扳倒太子。
      
      唐瑛坐在书桌上,凑近了细瞧元阆的眉毛鼻子眼睛,甚至还对着他的睫毛吹了一口气,喃喃感叹:“果然男色误人,近看也难挑出瑕疵,我死的还真是不冤!”
      
      二皇子眼睛有点痒,便忍不住揉了两下,总觉得好像有人注视着他,或者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可是侧耳细听,却什么也听不见,只能强忍着不适继续与幕僚议事。
      
      唐瑛见他居然有反应,便不时揪揪他的耳朵,戳戳他的眼睛,扯扯他的头发,见他紧皱着眉头的模样竟然十分赏心悦目,不由想起那句话:“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她自小长在边关,父兄身边都是粗疏旷达的儿郎,脸部的线条都被边关的风沙吹的粗砺刚硬,与养尊处优的皇子有着云泥之别,她当初被二皇子一路护持着进京,嘘寒问暖,温柔体贴,便如苦海中抱住浮木的求生者一般,不问缘由的靠了上去。
      
      说到底还是自己蠢,怨不得旁人。
      
      唐瑛也试着离开二皇子府,但是奇怪的很,王府周围似乎被下了禁制,她试过好多次都没办法离开,只要暂且留下来,在府里飘来荡去,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入棺,也亲眼看着府里的人跪在灵堂假哭,就连元阆的“伤心欲绝”也是假的。
      
      她觉得自己做人尤其失败,死后竟然连个真心诚意怀念她的人都没有,更是对二皇子府无一丝留恋之意,只盼着早早离开。
      
      元阆自她死后,连日通宵与幕僚议事,仪容不整,形容憔悴,倒是十分符合丧妻鳏夫的形象,等到唁客临门,他简衣素服踉跄奔往灵堂,扶棺痛哭之时,连前来吊唁的众人都被他感动了,再三感叹二皇子妃红颜薄命。
      
      红颜薄命的二皇子妃:“……”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眼瞎啊?!
      
      彼时唐瑛就盘膝坐在棺材上,拄着下巴看他,平日矜贵的男人此刻哭的泪涕交加,不断捶打着棺木念叨:“瑛瑛你起来……瑛瑛你别丢下我啊……”
      
      “不是吧?演的也太好了!”唐瑛琢磨着,自己此刻要是顺应元阆之意,当真从棺材里坐起来,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哭得下去?
      
      她做人被囿于一隅,做的了无生趣,连日来似一缕轻烟,渐渐适应了目前的“身体”,既不用为三餐衣食而费心,更不必被困在皮囊里,发现做鬼比做人快活许多。虽然不知是何原因,竟然不能离开二皇子府,可是每日穿墙过户,比之困守南院耳聪目明许多,连看了好几场热闹,比在外面瓦子里看过的都要精彩。
      
      她看着元阆演深情丈夫,哭着哭着竟然晕了过去,被府里的人抬回了书房,犹觉好笑,一路飘过去,府里的大夫对外宣称“王爷是伤心过度,血不归经,这才晕厥了,暂时还是卧床静养的好,不然留下病根就了不得了。”
      
      唐瑛颇为遗憾:“装模做样都不能贯彻到底。”
      
      于是元阆顺理成章的留在了书房“静养”,继续与幕僚议事,直到某一日他提起了一个人的名字。
      
      彼时唐瑛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了,有时候飘着飘着就忘记了时间,再睁开眼睛之时府里好像已经办完丧事许多日子,元阆身着常服,半倚在罗汉榻上,说:“若不是唐尧太过固执,不肯投靠本王,也不至于葬了他们父子的性命。”
      
      唐尧正是唐瑛之父。
      
      唐瑛瞬间就从混沌之中醒了过来,听到那位留着山羊胡子的幕僚拈须感叹:“唐家倒是对太子忠勇,陛下指哪打哪,父子俩都是悍将,可惜不懂变通……”
      
      元阆似乎想起了什么久远的往事,许久之后才说:“一家子固执,连女儿也……”后面半句话被他咽了回去。
      
      唐瑛孑然一身,在世间再无牵挂,可是父兄之死却是她心头不可碰触的伤痛,没想到却另有隐情,似乎还与元阆大有干系,顿时身形暴涨,悲愤大喊:“我要掐死你!”直扑向元阆。
      
      那一个瞬间,元阆分明听到一个女人凄厉的声音。自唐氏殁了之后,好多次他总觉得身边有人窥伺,心神不安,前几日去洪福寺,便向圆觉大师求了个护身符。
      
      他下意识从脖子里掏出护身符,只听得一声尖叫,唐瑛眼前万丈金光,她一头撞上去,魂飞魄散。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日更,今晚还有一更,留言满十字有红包掉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