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这个学校不太正常(二) ...

  •   高三有晚自习,晚上八点才放学。
      
      此时天色已晚,星光闪闪。街道上停了许多辆私家车,父母在校门外等候孩子放学。
      
      放学铃响起,寂静的夜晚很快被吵闹声打破,学生们成群结队的离开,老师在后面高喊着“禁止追跑打闹!“,但她的声音被尖叫嬉闹声埋没,并没有人听见,学生们欢快地跑出校门。
      
      朱默依在人群里独自走着,凝视前方,没有与任何人产生交集,仿佛周围发生什么都无法惊动于她。
      
      “明天见!”许靳跟吕伟几人道了个别,抓起书包,急匆匆地追了过去。
      
      放学的同学们逐渐分散,零零散散地聚在公交站等公交。朱默依从他们后面经过,即使明显被在等车的同学议论了,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
      
      “哎呀总算追上你了。”许靳气喘吁吁地跟在她身旁,“你走得好快。”
      
      朱默依平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无回应。
      
      “他们跟我说,你与我同路。”许靳自顾自地继续说,“所以就一起回家呗,这么晚了有个伴,也安全。”
      
      这次朱默依看都没看他,径直往前走去。
      
      许靳害怕烦到她,也不再言语,沉默地跟在后面。
      
      现在是八点三十,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
      
      越往远走道路越窄,行人稀少,零零散散地在月色下散步遛弯。
      
      朱默依忽然转了个弯,走进一条黑暗的小巷。
      
      巷子幽深寂静,两侧砖石小楼,连月光都无法射入。
      
      许靳估摸着自己今天是搭不上话了,也快到了下班时间,因此停下脚步,没有继续跟。
      
      他没想到朱默依也突然停下,微微侧头,似乎是在观察他有没有继续跟随。发现没有后,朱默依转过身,站在巷子里勾了勾手指。
      
      许靳心下一喜,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
      
      虽然朱默依嘴上没说话,但心里还是注意到我了嘛!
      
      “你家是往这边走吗?“许靳站在朱默依面前,装模作样地环顾四周,“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条小路,是近道吗?”
      
      朱默依垂下眼,默不作声。
      
      “996,这姑娘什么毛病?叫我过来又不说话?”许靳在心里纳闷道。
      
      996还没来得及回复,朱默依瞬间动了。
      
      她身体前倾,手腕翻转,一只折叠短刀乍现,刀锋锐利,直取许靳喉口,动作干净利落。
      
      许靳惊得后退半步,撞到巷子墙壁上,刀尖堪堪停在他脖前,冷死森森。许靳紧张地咽了下唾液,感觉喉结蹭过了刀尖。
      
      朱默依稳稳地举着刀,不带一丝颤抖。
      
      “那个,同、同学,有事好商量,不用动武。”许靳举起双手,一滴冷汗顺着面颊流下。
      
      短刀再往前递一厘米,他今天就要被割喉了。
      
      “为什么要跟着我?”朱默依厉声质问。
      
      她声音沙哑而低沉,不似许靳预料中那种女孩子柔美的音色,而更偏中性,有种特殊的魅力。
      
      许靳一动不敢动,生怕朱默依失手杀了他:“我回家也是这条路。”
      
      刀尖往前推了几毫米,一滴血珠顺着刀尖滑落。
      
      “说实话!”朱默依怒道。
      
      许靳立刻认输:“我错了,我家不住这边。我跟着你是因为喜欢你,想多跟你接触接触。”
      
      朱默依挑眉:“喜欢我?”
      
      许靳下意识想点头,被短刀拦住:“对,喜欢你。”
      
      “很好。”朱默依冷笑,“那你都知道什么,说出来!”
      
      啥?我是向她表白的同学,不是暴露身份的卧底吧?!
      
      许靳茫然地看着她,反问道:“知道什么?”
      
      朱默依眯起双眼,气势更为凌冽:“上周三晚上,你在哪?做了什么?”
      
      许靳做出努力回想的表情。他这周一刚来这世界,怎么知道这身体的原主上周三做了什么啊!
      
      “晚自习吧,三中放学晚。”许靳合理猜测原主行程,“放学后直接回家了。”
      
      朱默依愣了一下:“三中?”
      
      许靳:“嗯,我从三中转过来的,今天第一天报道。”
      
      朱默依微微惊讶:“今天?”
      
      “嗯。”许靳想起他加入的时候,朱默依还没来,“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许靳,”
      
      朱默依沉默两秒,收回短刀。
      
      许靳捡回一命,胆战心惊地揉了揉喉咙。
      
      朱默依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一句解释也没有。
      
      “喂喂,你不说点什么吗?”许靳在她身后喊道。
      
      朱默依脚步顿了半拍,冷漠地说了句“别再跟着我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许靳望着她的背影,狐疑地咕哝着。
      
      “就算我转学自我介绍时她不在,也不会不知道我是转学生吧?会有人认不出自己两年多的同学吗?”
      
      时针对准9点,左丘舒回到自家卧室,他对着镜子看自己光滑没有伤口的脖子,指尖上挂着一滴血珠。
      
      “哇,守护者果然不好对付,不分男女。”左丘舒打开水龙头,把指尖清洗干净。
      
      穿越多次后左丘舒发现,手上抓的东西可以被带出来,比如之前的海豚雕像,又或者这次沾的血迹。但也只有手上的东西会被带出,衣服和书包都不行,也不能带有生命的东西。
      
      他曾经试过带法杖和宝石回来,然而两样东西带回来后,也纷纷变成了普通的木棍和石头,没有特殊功能。
      
      法杖被悬在墙上充当毛巾挂钩,左丘舒擦了擦手。
      
      996:“这次你攻略方式跟平时不太一样呀。”
      
      “这次攻略对象是妹子,当然不一样。”左丘舒走进厨房,拿出冷冻快餐放进微波炉,“妹子们又软萌又可爱,气味还香。”
      
      996:“那你真喜欢朱默依?”
      
      左丘舒:“你在开玩笑吗?感情怎么能带到工作里。”
      
      微波炉发出“叮”的声音,左丘舒用指尖拎出冒着热气的饭盒。
      
      996:“你不怕守护者知道后生气?”
      
      左丘舒渣的光明正大,渣的理直气壮:“完成任务就跑呗,又不是第一次了。”
      
      996:“你不怕……算了。”
      
      你不怕秘宝碎片收集多了之后,他追过来掐死你么,996想问,但又把话吞了回去。他怕说出来后左丘舒就辞职了,这可不行。
      
      左丘舒拿出老干妈拌进快餐里,无知无觉地吃得异常满足。
      
      第二天9点,许靳准时从昨天下班的地方出现。上学时间理应是早上7点,但上班时间不能改变,许靳就干脆大大放放的每天迟到。反正7中也不是什么好学校,老师根本懒得管他们这种考不上大学的学生。
      
      “喏,早上正好路过,给你带的。”
      
      许靳把一袋子肉包和豆浆放在朱默依的桌子上,不等后者拒绝,径直回自己座位上。
      
      吕伟过来跟他打招呼,许靳也分给他几个包子。
      
      “早,咋来的这么晚?”吕伟吃得满嘴流油。
      
      许靳余光瞥见朱默依回过头注视着自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跟吕伟闲聊。
      
      “早上起不来。”
      
      “嘿,我说你不是转学,是被三中开除的吧?竟然比我还懒。”吕伟嘲笑他。
      
      朱默依看了眼许靳,又看了眼手中的豆浆,把吸管插进去,默默地喝了几口。
      
      豆浆里加了许多糖,又冰又甜,非常美味。
      
      “对了,做作业了没有,借我抄抄。”吕伟悄悄说。
      
      许靳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像做作业的人吗?”
      
      吕伟气得打了他一下:“我看你不像人。”
      
      短暂的课间结束,班主任拍拍黑板,示意安静。
      
      “都回到座位上去。”中年男人不带感情地吩咐,“下周有重要客人来,咱们班被选为接待,到时候会安排一节实验课作为示范,都好好表现,别搞砸了。”
      
      同学们惊讶地对视一眼,小声嘀咕,纳闷怎么会选高三班级来接待。
      
      “说得好像你们多上一节课就能考上大学似的。”班主任讽刺地撇嘴,“还有,中午课代表记得收下作业,现在开始上课。”
      
      班主任又是英语老师,打开练习册就开始讲解答案。
      
      许靳别的课程忘得差不多了,但英语水平还在,又经常出国旅游,一边在心里鄙视班主任的口音,一边昏昏欲睡,连下课铃都没听见。
      
      直到同学们闹闹哄哄地去食堂吃午饭,一张试卷被拍在了他的桌子上。
      
      许靳睁开眼,看到试卷上用秀气的字体密密麻麻写满了答案,卷头写着他的名字,是昨天的老师布置作业。
      
      一张便利贴粘在卷子上,写着几个铅笔小字。
      
      ——就当早餐的报酬了。
      
      还有几个字印,但被橡皮擦掉,只留下浅浅的痕迹。
      
      许靳努力辨认了一下,看出“昨晚抱歉了”几个字。
      
      字条没有落款。
      
      他抬起头,看见朱默依离开教室的背影。许靳眨眨眼,嘴角扬起微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