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抢了就跑真刺激 ...

  •   纤细的脚踝踩在软软的地毯上,十八九岁的少年悄悄走过前厅,他俯下身子,凑过去观察男人英气的面容。
      
      男人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华美的客厅被暗黄的灯光笼罩,温馨又神秘。
      
      管家想过来叫醒男人,少年急忙摆摆手,食指竖在唇前,叫管家退后不要打扰男人。
      
      少年动作幅度有些过大,男人缓缓睁开眼。
      
      “你在做什么?”
      
      看到男人醒了,少年顿时笑眯了眼:“看你呀,你睡着的样子好帅!”
      
      男人余光看了眼管家,后者打了个哆嗦。
      
      “谁放你进来的?”男人声音低沉地问道。
      
      少年上半身趴在座椅扶手上,笑嘻嘻地凑到男人脸旁:“还不是因为你都不来找我,我只好来找你喽。”
      
      少年穿了套略有些透明的T恤,隐隐可见其下光滑的脖颈,锁骨精致而秀气。男人盯着少年,眼色暗了暗,他知道少年是故意的。
      
      “呐,你不会生气吧?”少年指尖微动,在男人大腿上挂着圈,“你可别杀我啊,我怕死。”
      
      男人挑眉:“你还有怕的?”
      
      他大腿被少年弄得发痒,但他并未制止。
      
      少年点点头:“我听说你把仇家都杀死复仇后,把他们的手指头都冻到了冰箱里,是真的吗?”
      
      “是。”男人承认,有点好奇少年的反应。
      
      “哇!你好变态!”少年笑道。
      
      他嘴上说怕,神情却未流露丝毫惧意,反而笑得更为开心。
      
      男人心念一动,道:“你想看看?我可以派人取来。”
      
      “啊不了不了。”少年这次面露害怕,他急忙拒绝,“我怕我吓晕过去。”
      
      男人嘴角上扬,抬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少年头发软软的,像一只软毛小猫。
      
      小家伙分明怕的要死,却非要装出那副无所谓俱的神态,男人觉得很是有趣。
      
      把他这层伪装拔下来的话,一定会很可爱。
      
      少年不知男人所想,他转头看了眼表,8点50分。
      
      “呐,我今天生日,成年了!”少年伸出手,“我要生日礼物。”
      
      男人微笑:“你想要什么?”
      
      少年贴近他,热气吐在男人脸上,撩的他心里也开始发痒。
      
      “你知道的。”少年舔了舔嘴唇,“当然是成年礼。”
      
      男人听懂了他的暗示,但没有任何回应。
      
      少年摊开手掌,上面一个小方块状塑料包装,可以看到里面圆圆的一圈。
      
      “我可准备好了。”少年勾住男人衬衫领口,“我都不怕,你在怕什么?”
      
      男人呼吸粗重了几分,黑色的眼睛里化出深邃的漩涡。他懒腰抱起少年,手臂扣在他瘦削的腰身上。
      
      “去、去卧室。”少年又惊又喜。
      
      男人用眼神斥退管家,遵从少年的意愿,把他扔到了卧室大床上。
      
      少年陷进床褥里,还不忘甜甜地笑着去拽男人衣领。
      
      “我紧张。”他撒娇道。
      
      “勾引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男人单手按住少年,松了松领口。
      
      少年笑容里带了点局促,显然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他盯着男人,眼底尽是迷恋。
      
      男人身后墙上挂着一块钟表,8点59分。
      
      “为什么总看表?”男人明锐地问道。
      
      少年心里一紧,半坐起身,在男人脸上清啄了一口:“因为是与你的关键时刻,当然要好好记录一下。”
      
      少年如同一只勾人的妖精,撩拨男人的心弦。男人不再克制,粗暴地按住少年后脑,深吻过去。
      
      钟表秒针跳动,和分针在12相遇。
      
      9:00。
      
      男人手里突然一松,少年陡然消失,他什么也没有吻到。
      
      房间里空荡荡的,适才无限撩人的少年消影无踪。
      
      人呢?!
      
      ***
      
      “哇——真不容易,终于进到那变态卧室了。”
      
      小小的房间“啪”的亮起灯光,这里不像男人那里一样豪华,但充满熟悉的气息,更像是一个家。
      
      窗边一个小茶几,青年翘着二郎腿,瘫在沙发上,表情很是兴奋。
      
      “不过那变态床真软啊,一定很舒服。”
      
      “你这么进去,不怕他明天杀了你吗?”
      
      另一个声音在青年脑海里响起,青年懒洋洋地摆摆手。
      
      “所以要靠你救命了啊,996,你感受到秘宝的存在了吗?”
      
      996:“嗯,是床头柜上的一个海豚雕塑。”
      
      “很好,一切就看明天的了!”
      
      窗外月色明亮,城市里繁灯烂漫,九点钟,上班族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青年打了个哈欠,掏出手机点了个外卖。
      
      第二天,9点。
      
      卧室里大体没有变化,床铺都已经被仆人打扫整洁,上午阳光从屋外照射进来,空气中尘埃无从躲避。
      
      少年忽然从原地出现,还坐在昨天消失的位置上。
      
      他环顾四周,确定男人不在卧室,松了口气。
      
      “呼,运气不错。”
      
      他嘀咕着,立刻转身去找床头柜上那只海豚雕塑。
      
      淡蓝色的海豚跃到空中,下面扬起一片浪花,立在深色基座上。
      
      少年扑过去把海豚攥进手里,把玩观看。
      
      基座上写着“送给儿子,希望你能永远开心快乐。”的字样。
      
      “原来是父母送的礼物,怪不得是秘宝。”少年嘟囔着,“996,能回收吗?”
      
      996:“没问题,十分钟。”
      
      只有被守护者爱上,才能回收秘宝。少年松了口气,同时又有点感叹。
      
      “那变态还真喜欢我啊?”他挠挠头。
      
      少年坐在床上,任务即将完成,他过于兴奋,却忘记了自己还身处在危险地带。
      
      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神情冰冷,手掌缓缓摸上少年脖子。
      
      “要解释的问题有很多,那么就一个个来吧。”男人摩挫着少年脆弱的脖颈,“你有什么目的?”
      
      少年惊慌地瞪大眼睛,一句话都不敢说。
      
      “996,救命!还有多久!”他在心底狂喊。
      
      996:“八分钟,坚持住!”
      
      男人语气缓慢而危险,他手指逐渐缩紧:“不回答的话,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你回答,我猜你连一种都承受不住。”
      
      少年惊恐地摇头,单手去掰男人手掌,另一只手牢牢攥着那只海豚。
      
      “楼下有个地牢,用来处决我曾经的仇家,他们现在都只剩下一根手指头了,你不会想变为他们中的一员。”男人说着恐怖的话语,欣赏着少年脸色一点点变得惨白。
      
      “不、我不……”少年挣扎出声,只求自己能活过这八分钟。
      
      “我也不忍心把你关进去,浪费了这么漂亮的脸蛋。”男人松开手,手指刮了下少年的脸颊,温柔地笑了一下,却让气氛变得更为可怖,“所以你只要乖乖回答。”
      
      他感觉到少年在自己手下发抖,心里想了很多种办法来处置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不过首先,得把他调/教的乖一点。
      
      “这是什么?”男人注意到少年手里捏着的东西,一把抢了过来。
      
      是他的一个小雕塑,父母给他留下唯一的纪念品。
      
      “别……!”少年惊道,伸手试图抢回来。
      
      遭了,秘宝必须触碰到才能回收!
      
      男人察觉少年的变化,皱眉盯着雕塑。
      
      “我、我只是觉得挺好看的,拿起来看看。”少年结结巴巴地辩解,“就打算,偷个纪念品。”
      
      雕塑一直放在床头,塑料做的,不值钱,也没有任何秘密,男人却也想不出少年拿它的用途。
      
      “所以,你把我当成战利品了?很有勇气。”
      
      男人掐住少年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少年脖子泛红,一颗泪珠挂在眼角,泫然欲泣的样子令男人更加兴奋。
      
      少年伸着手去够被男人抢去的海豚,然而他个头太小,男人只是稍微抬了下手,他就够不到了。
      
      “看来你是想去地牢了。”男人逗弄了少年一会儿,随手把海豚放回床头柜上,拎起少年。
      
      少年拼命挣扎,男人一只手就把他制住,轻松地扛在肩膀上。
      
      “996,快!”
      
      少年手里抓着在最后一刻抢到的雕塑,心里疯狂催促。
      
      996:“倒计时,3、2、1。任务完成。”
      
      男人肩膀上一轻,少年陡然消失。
      
      安静地走廊上徒留下男人一人,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心底泛起一丝恐慌。
      
      ***
      
      “呼!”
      
      青年回到卧室,脱力地趴到自己的小床上。
      
      “这也太惊险了,再来几次我心脏绝对撑不住。”
      
      996:“所以不应该那么搞啦!”
      
      “不过成功了,不是吗?”青年欢快地笑着,手掌上托着那个精致的小雕塑,“这个你要拿走吗?”
      
      996:“不用了,已经回收完毕,现在就是个普通雕塑了。你可以留着收藏。”
      
      青年嫌弃地撇撇嘴:“才不要,看见它就会想起那变态。”
      
      他指尖发力,小海豚飞过一个漂亮的弧度,稳稳地落进垃圾桶里。
      
      青年又休息了几分钟,从床上坐起身,摩拳擦掌。
      
      “好了,继续吧。”
      
      996:“遵命。”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依旧走作者萌点:
    腹黑病娇攻 x 只管撩不管负责渣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