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红楼]场外指导系统》卷毛猫猫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2-07 20:17: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王熙凤(5) ...

  •   许丽面无表情的看着系统又一次出现的奖励提示“王熙凤成功教育贾琏改邪归正,发放奖励一次”,觉老扎心了。
      
      真的是还没怎么着呢,这就积攒了两次奖励没发了。
      
      只能一面心里泛着酸一面安慰自己,没关系!王熙凤越完成任务完成的好,自己积分就越高。
      
      这时又传来王熙凤的声音,“既然二爷这么说了,咱们就撂下不提这一茬。且说说爷身上另一桩祸事。
      那扬州林家姑父几代单传,到姑父这里更是年逾不惑了才得了一个表妹。
      想想姑父那个官位,不定怎么呕心沥血呢。
      再着之前那十几年,姑母着急子嗣,定是求医问药不断。
      多好的身子也承受不住十几年汤药不断啊。
      俩人都不是什么长寿之相,那么姑母姑父先后早逝应该很有可能了。
      再看看满府老小也只有二爷能亲下扬州料理林家后事。
      在外人看来可不正是林家大笔家财大都进了二爷的口袋么。”
      
      说着就停了停,思量了一下继续说道:“爷也想想,若是宫里大姑娘真的封妃要省亲盖园子,咱们家库里的那点银子一准是不够的,还真得要动林家的银子。
      到时候林妹妹一个孤女再是出不了咱们府大门的。
      要么只能嫁给宝玉,可二太太定是看不上这样一个孤女的。
      要么真真的就只能死在府里了。”
      
      话音刚落,两口子的脸就都白了。
      梦里可不就是这样么,林妹妹在宝玉成亲当日,死在了潇湘馆!
      
      可外人不知道啊!
      他们只知道贾琏收了林家的产业,并带回来林如海的遗孤。
      结果好好的人没几年就死在荣国府。
      要是二房一口咬定贾琏谋财害命害了林妹妹,真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这可不是一桩现成的罪名么!
      
      夫妻两个齐齐白了脸,半晌王熙凤稳了稳心神。
      继续说道,“咱们两个先莫慌。既然咱们提前知道了这些缘故,定是能避免那些罪责的。
      二爷可要管好自己,万万不要在女色上让人拿着错。
      至于林家的家财,若真有那一日,二爷大可尽量提前跟林姑父商议。让林姑父只留下林妹妹嫁妆,其余全部献给朝廷。
      反正进不了咱们的口袋,咱们家再是不好沾手的。
      这样总好过凭白叫人泼一身脏水还替别人抵罪。”
      
      “奶奶说的是,我定会管好自己,不叫别人拿着错。
      至于林家的事,若是真的我定会尽量提前跟林姑父商议出稳妥的办法,能妥善安置了林妹妹和那些家产。
      即便不能让林姑父提前安置妥当,我就如你说的直接献给朝廷,哪怕只是能给林妹妹多留份庇护呢。我再是不敢沾染了。”贾琏听了王熙凤的话也回过神来,赶紧的回道。
      
      看贾琏也认同自己,王熙凤稍稍安了心说道:“至于大老爷……”
      
      没等王熙凤说什么,贾琏就接口道:“大老爷的事情好办。方才我就想着,哪天得跟大老爷好好说说咱们两个做了同样的梦这个事呢。
      就跟他说这是祖宗不忍看到我们这嫡长一房断绝于此,才给我们夫妻警示的。
      想来老爷也能稍稍克制一二的。
      即便不行,大老爷依旧如故,我也会尽量周旋一二,起码不叫为了把扇子闹出人命。”
      
      听他说完,夫妻两个又叹了一回。
      忽听王熙凤问道,“爷可有想到,刚刚说的那些罪名都好避免,真正让咱们获罪的根由还是府上欠着朝廷的亏空。
      爷可知道府上是否真有这笔亏空?到底要多少银子才能还上啊!
      如今府里可都是二太太把持着,再加上这一干豪奴,用不了几年就真得把府里掏空了。
      到时候还不上朝廷的银子,可不是最大的一宗罪责么。”
      
      “我在府里长到如今,还真没听过有这么一笔欠银。只能等我跟大老爷慢慢打听清楚再做打算了。如今看来一切的关键还得落在大老爷身上。
      真得好好合计合计,该怎么跟大老爷商议此事。另外咱们还得多留几个后手,也是以防万一了。”
      
      听着贾琏说要留几个后手,王熙凤赶紧跟着说:“说到留后手,如今咱们手里现有的也只剩我的嫁妆了。光靠二爷手里那点子私房怕是不中用的。若是好好经营也能算条后路了。
      对了,二爷。你可曾听过先大太太,我那亲婆婆的事情?
      想那时候祖父还健在,且以祖父在朝中的地位,家里正是兴旺的时候。
      大老爷作为国公府袭爵人娶的夫人定是高门大户,最不济也是清贵人家。
      爷可听过爷的外祖家?怎么我嫁进来两年,连年节礼都没走过,就像没有这门亲似的。
      还有我那亲婆婆的嫁妆在谁手里爷可知道么?”
      
      听到这些话,贾琏一下子就愣住了。
      是啊,自己从来就没听过自己的外家。整个府里也没人提过。
      每每只听人提起自己那继母娘家邢家,说他们小门小户,常来府里打秋风的话。
      可是自己亲娘的娘家怎么一星半点都没人提呢!
      只恍惚记得小时候自己看着珠大哥哥每每跟着二太太去王家,自己也吵闹着要去自己外家的。后来怎么着来着,自己就忘了这一茬。
      
      贾琏那正兀自回想小时候的事儿呢,就听王熙凤说:“二爷这还在呢,大老爷原配嫡妻的娘家就忽然断了联系,想来必是有什么缘故的。
      这些事儿爷可得好好闹明白到底什么缘故,咱们才好知道今后怎样行事。”
      
      “奶奶说的是,这些事情除了能问大老爷,估计也只有我那奶娘能知道一二了。现在多说无益,明儿个我先去问问我那奶娘。回来咱们俩再好好商量商量,到底如何跟大老爷提这些事情吧。”
      
      “也是,既然咱们有了这个章程今儿就先歇了吧。一切等明儿个二爷问出缘故来,咱们再商量行事。我总觉得这个缘故定是好多问题的关键!甚至可能关系到为何明明大房袭了爵却不能入住荣禧堂正院的真正原因!”
      
      听王熙凤这么说,贾琏又是一愣。虽是躺了下来,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夫妻二人起身。又如此商议了一番,贾琏就去外书房去见他的奶娘了。
      
      看见贾琏出去了,王熙凤微微一叹,复又打起精神。
      
      自己现在身子也大好了,按说应该接手管家了。可是想着那些糟心的事情,再也没了以往的心气。
      于是便打定主意先不沾手管家,只装着自己身子不爽能拖一时是一时吧。
      
      等跟琏二商议好了今后行事的章程,再做打算。
      
      想到这些,就又躺下了。只吩咐平儿去煎药,并叫她照看好大姐儿,叫先别往屋里抱省的过了病气。
      
      如此大张旗鼓的做足了继续养病的姿态,竟然就真的丝毫不理睬外头的事情。
      
      闲下来的凤姐儿,一面仔细保养身子,一面继续思量大房诸事。
      
      只想为自己夫妻寻出一条出路。
      
      左思右想,只觉自己和琏二两人再是能干也只是小辈。不管是哪一个,单单一个孝字压下来自己二人都吃不消。
      
      看来还得想法子把大老爷拉拢过来,也只有大老爷才能名正言顺的对二房老爷出手。
      
      不管是什么原因,大老爷都避居东院几十年了。
      
      而且不论真假,也纨绔了几十年。应该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好的。
      
      要是有什么法子可以也让大老爷意识到大房的危机,事情就好办多了。
      
      若是真能劝动大老爷去对上二房,哪怕有老太太在上面压着,可也还有夫死从子一说。
      
      再说大房并不是要加害谁,只是想要拨乱反正回归正统,让大房住回荣禧堂重掌自己的府邸而已。哪怕大老爷真的什么都不做,只关键时刻不拖后腿就好。
      
      再就是自己娘家这边。二叔一家虽养大自己,二婶待自己是比姑妈亲近的,可二叔跟姑妈也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想来二叔明着也不能偏帮谁。可若是谁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那就要另说了。
      
      想来还是可以多往二婶身上使力。
      
      至于二叔,自己和姑妈在他眼里对比,关键还是看宫里的大姑娘成不成事。
      
      一定得想个法子,让元春提前出宫才好。不然真封个死人才能当的贤德妃只是拖累家族,所以还是出宫嫁人的好。
      
      自己家里父母没有了,只剩下那个混账兄长。
      
      虽然跟他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但他既然能在自己没了以后,丧尽天良的卖掉自己的大姐儿,也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凤姐儿这刚刚心里发狠,正想着怎么整治兄长王仁呢。忽然只觉全身酸麻痛痒,口不能言又动弹不得,说不出的难受。
      
      “王熙凤,我已警告再三,叫你不得妄生恶念。你却不听劝告,今先对你小惩大诫,好叫你知道厉害。”许丽通过系统看到她是真的想整治王仁并没有在乎他的性命就赶紧出声道。
      
      听到许丽的话,王熙凤忍着痛苦赶紧答道:“仙人容禀,妾身虽然对兄长动了坏心,实在因为他在妾身过世之后,竟然狠心卖掉我的大姐儿进那腌臜地方。若不回报一二妾身实在不甘!”
      
      “念你爱子心切,而且还没行恶,我便收回责罚。如今只是给你个警告!
      你梦里所见,到底还没有发生。你若先下手害人,便又要沾上因果了。
      即便心有不甘想报复一二,万不可再动阴狠手段害人性命了。
      我来管着你不叫你为恶,并不是不叫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是叫你走正道。
      放心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不会食言。
      你们夫妻不是想拉拢贾赦一起对抗你们老太太和二房么,如今我再给你一道入梦符。
      可以给你公公用,好叫那贾赦也能早日认清现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