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破产第十天 ...

  •   说‘欺压’,其实有些过了,姜枳最多只会仗着‘有钱’教育别人。
      
      但,流言蜚语在姜枳这里都能左耳进右耳出,能让她愿意出力计较的,其实少之又少。
      
      这名叫做戚惠子的女主管算是一个。
      
      *
      
      戚惠子,从Serendipity开业时,便通过是前老板小舅子的大舅妈的这层身份,成功挤了进来,成为了元老级的员工之一。
      
      因着和前老板的那层关系,没有人敢招惹她,她说的话也必须都听。
      指使下层帮忙跑腿,暗示新员工包揽她的下午茶,还要求他们将一半的小费都上交——
      连家人生病、急等着用钱的员工也逃不过。
      
      姜枳看不过眼,于是,曾多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戚惠子的服务请求,一度让她成为了Serendipity的笑话。
      
      这个过节不是误会,两人心中都有数。
      
      所以当戚惠子出现在面试专用的隔间时,姜枳就知道自己凉了。
      
      戚惠子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马主管有事儿离开一会儿,走之前把你交给我了。”
      
      姜枳点点头:“哦,好的。”
      言毕,她将填了一半的表格塞进手包,起身向外走。
      
      “等等!”戚惠子一怔,“你要去哪里?”
      
      “回家啊。”姜枳答。
      再晚一会儿就是高峰期了,她没必要为了这个注定失败的工作,感受堵车的滋味。
      
      戚惠子显然没预料到她的动作,呆愣愣地问。
      “为什么?你不是来面试工作的吗?”
      
      姜枳诧异地瞥了她一眼,宛若在看一个智障。
      “我们两个是怎么样的关系,你我心中都有数,你又不会让我成功拿到这份工作,我自然没必要留在这里浪费时间。”
      
      “……”
      这和戚惠子想象中的结果不同。
      
      面对这种情况,正常人的反应难道不该是对她赔笑,说软话吗?
      戚惠子本身打算,等姜小姐抽着自己的脸大喊‘我错了,当初我没长眼,竟然敢拒绝戚姐姐您的服务’后,笑吟吟地拒绝她的道歉。
      
      直接拎着包走是怎么回事?
      
      那可不行,她不能让小贱人就这么离开。
      
      这根本算不上吃瘪,也体验不到报复的快感,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戚惠子要留下姜枳,让她当着那群将姜小姐当宝的员工面被拒绝。
      
      戚惠子咬着牙根,对姜枳扯谎:“我们有过节,这不假,但我不会以公谋私,在公事上扯私人感情,毕竟我是一个自律的工作者。”
      
      一旁陪伴的门童听了一怔。
      自律的工作者?谁,戚惠子?
      他呸。
      
      姜枳也不信,眼带讽意地瞧她,不接话。
      
      “不过我的时间也有限,你快点把表格填完给我,我拿去给其他部门审核一下,过了你就不用走了,换个衣服就该上晚班了。”
      看姜枳还是不动,戚惠子拿话激她。
      “还是说,你连试一试都不敢?”
      
      姜枳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没关系,姜小姐没在怕的。
      
      “那就试试。”姜枳拎着包又坐回了座位上。
      她拿出表格,以最快的速度填写完毕。
      
      “OK,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马主管,五分钟后就回来。”
      戚惠子拿着表格,假模假样地离开。
      
      她的确去找马主管了。
      不过是先向外散出‘姜小姐来餐厅应征工作了’的消息,引起众人好奇后,才去见马主管。
      
      *
      
      戚惠子到的时候,马主管正纳闷呢。
      
      池老板从收购至今,第一次视察工作,第一个喊得是他的名字,这本身就足够奇怪了。
      约见地点竟然还是监控室。
      
      这可吓坏了马主管,他以为自己私带牛排和鱼子酱回家的事情露馅,要被惩治了。
      哪知池老板从叫他过去至今,十分钟过去了,半句话都没说,只是盯着监控瞧。
      
      ‘合着我就是个陪看的?’
      马主管抽抽嘴角,他觉得自己和古时候皇帝身边的小太监没什么两样。
      
      嗡嗡——
      
      戚惠子让他出去的短信发来。
      
      马主管和池彻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监控室,门没有彻底关紧,留了半个人宽的缝隙。
      
      “干嘛?”
      马主管眉头高隆地看着戚惠子。
      “你不会连个入职手续也不会办吧?”
      
      戚惠子摇摇头:“不是,我是觉得姜枳不能入职。”
      
      得,肯定是姜枳招惹过这个女人。
      马主管一听就明白了。
      他就不该找这个事儿多的女人去帮忙管理入职的事儿。
      
      但马主管还急着进门给大老板当陪看呢,没工夫跟戚惠子废话。
      “原因。”他问。
      
      只要戚惠子能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他就让姜枳随她处置。
      
      理由嘛,戚惠子在过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
      “这个姜枳最近破产了,你知道吧?她之前作威作福,有不少千金少爷都恨死了她,等着看她笑话。咱们要是把她招进来,他们肯定得过来刻薄讥讽两句,姜小姐又是个脾气大的,再回上两句。你说,其他客人们还能好好用餐吗?”
      
      马主管小瞧她了,戚惠子还真就给了他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那行吧,你让她走吧。”
      马主管略一思索,就点头了。
      
      打发完戚惠子,马主管也没能第一时间回到监控室。
      他被那个带着戚惠子找来的保安人员拦住了。
      
      “新老板?”年轻俊朗的小保安勾着头,往马主管背后半开着的门里瞧了眼,“眼熟啊,我好像见过他……”
      
      见过池大少?
      别逗了。
      那可是以神秘著称的池大少,不止是收购餐厅后不在众人面前露面,马主管还打听过,就连上流社会里的继承人们都鲜少有见过池大少的。
      
      这么一个神秘到有些变.态的男人。
      他一个小保安,能在哪里见过?
      梦里吗?
      
      马主管嗤笑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
      小保安倒不介意被看不起,他的注意力全在门内那个衿贵男人身上。
      
      他越想越确定,脑海里原本模糊的形象逐渐清晰。
      
      “啊对了!”小保安一拍大腿,“他就是姜小姐之前经常带来一起用餐的男人!”
      
      “我说呢,咱们新老板每次点餐的内容怎么那么熟悉,那可都是姜小姐爱吃的菜色!”
      小保安暗恋过姜枳,对于她的喜好自然是了若指掌。
      像是触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小保安越说越兴奋。
      “难不成,姜小姐是咱们的老板娘?老板是为了姜小姐才重金收购的这家餐厅?”
      
      “怎么可能。”马主管想都没想,直接否定了他的猜测。
      
      姜枳要是池大少的女朋友,那姜家还能破产?
      年轻人,就是没见识。
      
      马主管问:“要真是为了姜枳收购的Serendipity,为什么他每天来用餐,却从没带姜枳一起来过?”
      
      不一起用餐就算了,反倒让姜枳来应聘工作。
      干嘛,难道小保安以为这是有钱人玩的情/趣吗?
      
      “还有,既然都破产了,就别一口一个姜小姐了。”
      他机械地勾勾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
      “别给她造成自己还是个小姐的错觉了,那对她认清现实可没什么帮助。”
      
      *
      
      马主管从离开,到又进去,池彻都没瞧他一眼,对于他的那声“我回来了”,也没有任何表示。
      连头都没点一下。
      
      马主管心酸,自己还不如个破监控。
      看来先前他是高估自己了,他连个皇帝身边的小太监都算不上。
      
      马主管觉得池彻是故意无视他,毕竟一个破监控能有什么看头。
      
      他不知,监控对于池大少来说,还真挺有看头。
      上面有姜枳。
      
      其实,他在踏入餐厅大门时,正看到门童领着姜枳往人事走。
      
      那时候他就可以出面了,池少爷早将他的财产详情打成了报表,此刻正好可以丢在她的面前,看她因此心动,再将她带回家。
      
      池彻一点也不排斥姜枳会因爱钱而和他在一起的想法,他有自信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钱,也最愿意给她花钱的人,这没问题。
      
      只是,姜枳还是可能对何遇心存留恋。
      
      所以应让她吃点苦头,认清楚那个男人的真面目。
      这样才能长记性。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想法是这么个想法。
      
      真到了实践的时候,还是和想法有出入。
      
      监控上面,戚惠子带着马主管的回答,趾高气扬地回到了隔间,准备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姜枳的不够格,请她走人。
      
      监控室内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声音。
      
      可那是朝夕相处两年的掌中明珠,姜小姐眼一横,池彻就知道了,她在不开心。
      
      于是池彻对着监控扬了扬下巴,问。
      “这是谁?”
      
      大老板终于跟自己说话了!
      马主管高兴地顺着池彻视线看向监控——
      哦,是面试的隔间。
      
      里面除姜枳和戚惠子以外还有不少人,都是奔着姜枳去的,虽然池彻没详细指出他问的是哪个,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幅画面里最跳脱的肯定是姜枳。
      
      粗糙的监控画面也挡不住她的美貌。
      
      “这是姜枳,以前店里的熟客,自从破……”
      
      “不是。”池彻打断他,抬手指了姜枳对面的戚惠子,“是她。”
      
      “……”不愧是大老板,关注点都和常人不同。
      
      马主管心情复杂地和他介绍戚惠子的身份。
      介绍完毕,他问池老板:“老板,您怎么突然问起了她?”
      
      只见他刚刚还吐槽过极有个性的面瘫男人,破天荒的,脸上头一遭出现了表情。
      
      池大少皱了皱眉,极不喜道:“聒噪。”
      
      聒……聒噪?
      
      看着根本一点儿声音也没有的监控画面,马主管陷入沉默。
      
      沉默三秒后,一道灵光闪过,小保安说的那些话回放在马主管耳边,惊得他冷汗唰地一下侵湿了衣领。
      
      靠,姜小姐还真是皇后娘娘。
      靠,他刚刚解雇了皇后娘娘。

  •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还真就是有钱人的情.趣。
    感谢在2020-02-04 10:32:57~2020-02-05 12:09: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虫爷说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