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燃我01 ...

  •   《燃我》
      2020.1.12 文/一只甜兔
      
      初春,丝雨如尘,嫣香碎落。
      
      朦胧不散的雨丝让整座初城看起来都浸在淡淡的雾气之中,空气中带着凛冬过后余下的寒,树梢枝叶轻轻颤动。
      
      盛青溪低垂着头,大半张脸都埋在柔软的围巾之中,隐隐可见纤长浓密的睫毛和裸露在外那一小块瓷白的肌肤。
      
      经过路边的早餐铺子时扑面而来的热气在这一瞬间驱散了寒。
      
      此时时间还很早,路上走着的学生零零散散,他们都穿着初城一中的校服。
      
      唯有盛青溪穿着纯白的毛衣走在人群之中,她纤细而安静,悄无声息。
      
      当旁人都拿出校园卡刷卡进校门的时候,盛青溪在被门卫叔叔拦下之前就从书包里拿出了转学证明,细白的指尖拿着那一张薄薄的纸。
      
      路过的学生无意间瞥了一眼盛青溪抬起的脸,忽然怔住。
      
      少女素净白皙的小脸上那一双杏眼水润黑亮,细碎的光芒里带了一丝柔软的意味,琼鼻之下嫣红的唇色似乎是这朦胧暗沉的天里唯一的亮色。
      
      而且,她看起来太乖了。
      像那只经常从学校后门里溜进来的雪白的小奶猫,乖巧又漂亮。
      
      男生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等他再回过神来眼前哪里还有少女的身影,放眼望去都是一水溜的校服,蓝白相间。
      
      他狐疑地挠了挠头,这大清早的,他不会没睡醒吧?
      
      -
      
      行政楼,教导处。
      
      一中的教导主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叫赵书月。她很注重自己的外表,从头发丝儿到脚上穿的鞋都透露着一股精致的意味。
      
      桌上的花瓶里放着新鲜的花束,窗边放着几株饱满玲珑的多肉,整个办公室看起来一尘不染。
      
      这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
      
      赵书月正低着头看着盛青溪的资料。
      
      盛青溪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眼神,她捏了捏指尖,告诉自己,这个习惯要改。
      
      赵书月抬眸扫了盛青溪一眼,妆容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话的语气却很温和:“我姓赵,你可以叫我赵老师。你的资料我看了,你的成绩不说在二中,不管去哪个学校都是都是最好的。我知道校长已经同意了你的转学手续,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想来一中?”
      
      为什么想来一中?
      
      盛青溪抬眸看着赵书月,她的声音轻而软,但说出的话却让这个见惯了风风雨雨的中年女人怔住,她缓声说——
      
      “我喜欢的人在一中。”
      
      赵书月还未说话门口就传来了古怪的声响,伴随着一声低低的咒骂:“卧槽,你压着我了。滚滚滚,离我远点儿!”
      
      赵书月面色微变,她起身:“你等我一分钟。”
      
      说完她就越过盛青溪朝着门外走去,盛青溪转头看去,门开的瞬间她对上了两双好奇的眼睛。
      
      但门随即就关上了。
      
      门外。
      
      赵书月揉了揉眉心,她无奈地看了这俩臭小子一眼,不客气道:“刚开学就来我教导处报到了?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
      
      何默和谢真悄悄对视一眼,随即何默用胳膊肘推了推身旁的谢真,示意他赶紧的。
      
      谢真是个体重接近两百斤的小胖子,被何默这么一推身上的肉都抖动了两下。他轻咳一声,试探着问道:“赵老师,不是上学期期末的时候您说让我们开学来找您吗,您..这就忘了?”
      
      赵书月被谢真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这件事,她被里面的小姑娘给整懵了,一时竟忘了这事。
      
      她拧着眉思考了一会儿:“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会儿,等我叫你们了再进来。要是时间来不及就先回去教室,开学第一天不要迟到。”
      
      谢真和何默忙点了点头:“老师您先忙。”
      
      等赵书月关门进去了他们才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谢真:“默子,你刚才看见没?里面有个仙女!”
      
      何默:“我又不瞎!”
      
      谢真:“那你刚才听到仙女说什么没有?”
      
      何默:“我又不聋!”
      
      谢真:“可真猛啊,你说仙女喜欢的人会是谁?”
      
      何默:“我怎么知道!”
      
      就在何默和谢真吵吵嚷嚷的时候,赵书月也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被这两个人一打岔她也缓过来一点儿,她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问道:“那你来一中是为了...?”
      
      盛青溪和赵书月对视一眼,解释道:“我不打算在高中的时候谈恋爱。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我..我想离他近一些,我不会给学校带来困扰,我会为我自己的人生负责。”
      
      赵书月眼神微凝,她刚刚看过盛青溪的资料。这个女孩这样的成长环境注定她比同龄人都成熟许多。想来她是仔细思考过,并不是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做的事。
      
      毕竟普通孩子哪会儿老师问她为什么想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回答说因为自己的喜欢人在学校。
      
      赵书月心里隐隐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既然校长都已经同意了,赵书月也不想再做多余的事。她叮嘱道:“你的班级是高二六班,在三楼的最右侧。你的班主任姓蒋,负责教你们数学,你去他的办公室拿你的校服和教材,办公室就在楼梯口。”
      
      盛青溪轻声道谢:“谢谢您。”
      
      赵书月点头:“好,那你先走吧,出去后先不用关门。”
      
      盛青溪缓步向门外走去,如今的身体还很青涩,她用了一段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她尽量让自己像十七岁的她。
      
      十七岁的盛青溪,对她来说,太过遥远。
      
      ...
      
      盛青溪开门之后目不斜视地经过了何默和谢真,但她的脑子里已经下意识地冒出了他们的成长背景和社会关系。
      
      不光是现在,还有以后。
      盛青溪抿了抿唇,这对现在的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这是她的职业习惯,很难改。
      
      等走远之后盛青溪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不仅是盛青溪松了一口气,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何默和谢真也终于可以正常呼吸了。刚才仙女经过他们的时候他们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何默拍了一下还盯着人家背影不放的谢真:“回神了,人都走了,别看了!”
      
      谢真猛然回头总结道:“默子,这妹子比我们校花还够劲,太他妈纯了。我一定要去打听到这是哪个年纪哪个班的转学生。”
      
      何默翻了一个白眼:“走了,赵姐在瞪我们了。”
      
      赵姐是他们学生私下里对赵书月的称呼,别看赵书月看着凶,其实她最好说话不过了。
      
      谢真和何默一前一后往办公室里走去,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赵书月见惯了他们走路没个正经的样子,此时她也懒得说他们。她直接问:“上学期林燃是怎么回事?他状态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差?”
      
      一说到林燃,平日里话最多的两个人忽然都闭口不言了。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来。
      
      沉默的气氛在办公室里蔓延。
      
      赵书月也不着急,就这么等着他们开口,看谁能耗得过谁。
      
      最后谢真实在是憋不住了,他努力在自己肉乎乎的脸上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赵老师,燃哥的事,你知道的,我们哪敢问。”
      
      何默给赵书月使了个眼色:“老师你懂我们吧?”
      
      赵书月:“......”
      她懂个屁懂!
      
      赵书月叹了口气,摆摆手:“都回去教室吧,今天难得来这么早。”
      
      谢真和何默听了忙打个招呼就往外溜,走之前还很有礼貌地替赵书月带上了门。等走远了这两个人才敢小声交谈。
      
      “阿真,燃哥整个寒假都在你家车行里泡着?”
      
      “嗯,天天带着烟烟那个小丫头。那小丫头在楼上写作业,燃哥就在下头捣鼓他的宝贝车,晚上天天和我哥一起出去飙车。”
      
      “他过年回去没有?”
      
      “没呢,在我们家吃的年夜饭,吃完就带着烟烟走了。”
      
      “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还没放假那会儿他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
      
      “兹——”
      
      摩托车急速刹车,高速旋转的轮胎骤停与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响声。
      
      宽松的校裤包裹着少年修长劲瘦的腿,底下的球鞋干净地像空中软绵绵的云朵。
      
      他漫不经心地拿下头盔轻甩了甩头,黑色的碎发随着他的动作往一旁散开,露出少年凌厉的眉眼。
      
      少年的眼眸很黑,黢黑的瞳孔里没什么情绪,很空。往下的鼻梁高挺,角度精致的像是被匠人细细雕琢的艺术品。只下面的薄唇不太高兴地紧抿着,唇线微微向下压。
      
      林燃长臂一伸就把后座小鸡仔似的林烟烟抱了下来。
      
      林烟烟已经习惯了她哥哥的风驰电掣,落地之后她乖乖地背着小书包和林燃道别:“哥哥,我到了。你快去上课。”
      
      林燃盯着这还不到他胸口的小丫头看了半晌,忽然道:“有什么事就给哥哥打电话,知道吗?放学了老实在教室等着,我来接你。”
      
      少年的声线清澈低沉,但说话的语调却很冷漠,只看向林烟烟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柔软。
      
      林烟烟点点头:“知道了,哥哥。”
      
      林燃一直看着林烟烟的身影消失在教学楼里才骑车离开。初城一中有两个分部,初中部和高中部,不过一分钟他就肆无忌惮地把摩托车停在赵书月的车旁。
      
      校服松松垮垮罩在少年肩头,拉链只拉了一半,身上斜挎了一只黑色的包。
      
      林燃双手插兜,表情淡漠,迈着步子朝三楼走去。
      
      盛青溪抱着她的校服和教材走出了办公室。
      
      一个迈着跨步上楼。
      
      一个慢吞吞地转弯。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小火和小溪流要和大家见面啦!
    前三章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这篇文不会太长,大概不到两个月就能写完。悄悄说一下,这本是轻松日常向的校园文,没有复仇虐渣打脸的剧情_(:з)∠)_
    “我喜欢的人在一中”这句话只是剧情需要!和现实没有关系!你们千万不要当真!如果真的和老师说我觉得回家是绝对会挨打的!!
    -
    惯例放个暑假要开的预收!
    《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
    1.楚樱穿书了,她对书中内容一无所知。
    书告诉她:主线是男主和女主历经磨难之后终于在一起了。
    剩下的内容,笔给你,你来写。
    楚樱:那我是谁?
    书:你是男主的白月光。
    楚樱拧着眉头想了半天,写下一句话:一年后。
    瞬间,时间仿佛被按了加速键,眨眼已是一年后。
    楚樱:“...有橡皮吗?”
    2.坐在轮椅上的商昼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世界在一秒内发生了日升月落、四季轮回等自然现象。
    但不过一分钟,所有场景开始倒退,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3.楚樱觉得自己可太苦了,穿书后不仅要努力学习参加高考,每天还要替男主和女主填补剧情。
    她委屈巴巴抹着眼泪地趴在床上想剧情,她一个字都想不出来。
    这时身后的男人俯身贴近她,在她耳边哑声道:“樱樱,我教你。你写——”
    楚樱嫁给了商昼,商昼会永远爱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