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杜木也知自己冒然前来不甚妥当,可盲婚哑嫁又不是他所愿,那日他和蒋大郎来,见蒋娇娘打理家里井井有条,便知是个贤惠的妇人,以后成了亲,他也乐得和她交心。
      
      “婚期定的六月初九,我要出城一趟,怕是要过几日才能回来。”杜木低头啜了一口茶,茶汤青翠茶香扑鼻,“五月底我来下聘,各色瓜果各样绸锦总得说的过去才行。”
      
      蒋娇娘一听,便知娶亲让杜木发了愁,索性掰着手指和杜木细细说明,“绸锦这些家常哪里穿的着,换成上好的棉布,大小暑穿清凉又吸汗,再合适不过了,单这一样就能省下两三两银子。还有这些果盒瓜果,都是些看上去光鲜,可实际抵不得用得,换成白面百米各两担,便是上好的聘礼了。”
      
      “你,你看我作甚?”娇娘见杜木火辣辣的目光紧盯自己,羞意泛上脸颊,不过向来持俭的性子让她忍住羞,继续说下去,“这样算下来,最多二十两银子,你快把这簪子典当出去,余下的银子还能整修屋子。”
      
      “放心,杜家虽称不上豪富,可一日三餐是能吃饱的,”杜木捏捏额角,原本只想对付着娶妻生子,没想到,他这个小妻子倒是真心为自己打算的,心底软成一团,却把簪子递了回去,“这是我融了银淀子亲手打的,你且先收着,等婚后盘了头再戴。”
      
      蒋老娘烧了饭汤,又崴着脚去胡屠夫家买了杂食并一角酒,他女婿第一次上门,又喊了胡屠夫作陪,只喝到日色偏西,蒋大郎喜滋滋的挑着担子回来。
      
      “这钱来的容易,比起我给杜兄弟搬货,也不差着什么,”蒋大郎把扁担放下,一手一个柳筐去了堂屋,便见胡屠夫拉着一青壮男子正絮叨些什么,见人来了,打着哈哈道,“我先回家去,杜兄弟你成亲,到时候留半扇猪与你。”
      
      “这,他来作甚?”蒋大郎疑惑,见蒋老娘抱着狗蛋从厨下走出,把喊着要娘的狗蛋递给蒋大嫂,回身道,“女婿来了,你爹不知去哪里了,我喊了胡屠夫作陪。”
      
      “这月的租子可算是凑够了,胡屠夫走得这般急,晚上还要把租子给送过去。娘,咱们蒋家要发了!”蒋大郎掀开柳筐上的麻布,“您看看,满满当当一筐的铜钱,您快铰了麻绳来,咱把这些穿起来,兑成银子去!”
      
      “哪里用得着兑银子,家里黄豆没了,大米也见了底,白面更是早几日就没了。大哥,您去街头的茶馆找找,爹准在哪里。这些常用的东西,都得备上才是。”蒋娇娘见家里人都回来了,撂下纳着的鞋底子,掀开东间的帘子走了出来。
      
      杜家只有杜木一个,身上穿的一看便是成衣铺子买的,鞋子看上去倒是还成,可纳的千层底早就磨破,娇娘做惯了这些,三俩下描着剪了新样子,不过一下午就做出一双鞋来。
      
      男人火辣辣的目光让娇娘有些羞,娇娘思及枕头下的簪子并被自己包起的布鞋,有些后悔,还没成亲呢,就眼巴巴的张罗起男人的起居了。
      
      蒋大郎倒是不知这些,他向来迟钝,听得妹子安排的井井有条,来不及喝口水就往外跑,他找爹买粮食去,尤其是黄豆,要多收一些才好。
      
      刚出大门,就见他爹拎着两个帖子并两三个果盒而来,忙止住身,“爹,杜兄弟来啦!”
      
      蒋老爹沉下脸,“我知道呢,你娘怎么办事的?不找我倒是找那胡屠夫作陪!”许大娘今日早早就请好了日子,顶顶好的六月初九,见他在茶馆坐着,并帖子果盒一并给了他,张罗床铺聘礼去了。他家的倒是好,这下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女婿来了,也不去寻寻他。
      
      “老泰山勿怪,”杜木起身作揖,蒋老爹见他气宇轩昂,凤眉玄丹,倒不似普通的铁匠,一身上好青衣,虎背猿腰,蒋老爹原本的郁结去了三分,这看上去倒也不是普通的铁匠。
      
      当下重新整了饭,留杜木吃了晚餐,席间,蒋大郎一直灌酒,稍不留神就透了口风,“杜兄弟,若不是你,我哪里会有机会能挣这些银子。来来来,再饮一杯。”
      
      “老大,”蒋老爹原本饮茶的动作缓了下来,“什么银子!”见蒋大郎怔在原地,蒋老爹看向杜木,“杜铁匠,你来说!”
      
      “这,”杜木看看瑟瑟发抖的蒋大郎,有看看面沉如水的蒋老爹,“其实大哥前两日搬运的,不是铁掀,而是弯刀,共计两千件。”
      
      见蒋老爹没有震怒,杜木索性坦诚相告,他们杜家祖上去过匈奴,学了弯刀炼制方法,回到北地之后一直为五皇子所用,前些年,杜家突然着火,杜父杜母身死,杜木索性改名来到邯城。
      
      “这,你炼制的这刀?为五皇子所有?”蒋大郎倒是不知,原来他这妹夫,竟有如此来历。
      
      “对,我来邯城已有五六年,这是我累年所积攒,共计两千把整,每把十两银子,共计两万两银子!”杜木点头,他这秘方锻造的弯刀,千年不锈,削铁如泥,每把十两已是极低的价格了。
      
      蒋大郎恭敬递了杯茶给杜木,“妹夫可是要购置田地,我这里有几个不错的中人,可以帮你参祥参祥。
      
      “大郎!你去门外侯着!”蒋老爹见儿子越说越不像,出言喝止,转向杜木,饱经世事的双眼凌厉,“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不成?”
      
      “还是想回北地,祖坟都在那边儿,这银子把旧宅重新整修一下,购置些田地,够生活了。”杜木知道这是老丈人考女婿,往实在了说,这日子总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有了这两万银子,除却铁矿火.药,剩余不过三五万两的利,他这次出门,就是结清货款。
      
      “行,我这眼没昏花,看的女婿不错。”蒋老爹哈哈大笑,指着东间道,“去吧,我那闺女给你做了鞋,你先带着,走路鞋子是轻忽不得的。”
      
      “好!”杜木顿时眉笑颜开,他摸了摸袖兜里的银票,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给小媳妇的。如今钱财在岳父面前过了明路,他也好光明正大的贴补娇娘。前些日子又是逃荒又是卖豆腐,年轻的小姑娘哪里吃过这么多苦,小脸蜡黄,遮了几分姿色,就连个头,也比自己矮上大半头,正好趁着成亲前,让小姑娘好好歇歇。
      
      当下起身去了东间,蒋娇娘早就等在那里,听见杜木能挣个两万两银子的时候小脸刷白,见青壮男人掀了帘子,顾不上老娘在场脱口而出,“你出去可万事小心,万不可露富被人害了去。”
      
      “娇娘放心,”杜木见蒋老娘抱着狗蛋出了东间,这才放胆打量房间,这东间实在是太寒掺了,一个帘子隔开墙角,木板搭的床铺看上去晃晃悠悠,窗前一个长条几并两张凳子,条几上摆着果盒一并女红筐,一双做好的黑布鞋放着,另一边儿,还有正在纳的鞋底子,杜木心下知道,这是自己的鞋,忙上前拿了仔细端详。
      
      “这针脚真好,我娘死后,再也没穿过自家做的鞋子了,”杜木抬脚比划两下,大小正合适,出口笑赞道,“娇娘眼力真好,不过是早上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穿多大鞋。”
      
      “轰”的一下,娇娘红了脸,下一刻,只见杜木小心从袖口扯出两张纸,“我家向来都是娘子管家,原本都要给你,只是还有未结的货款,所以先交给娘子一万两。”
      
      哪个是你的娘子!娇娘有心啐他一口,可思及六月初九就要过门,满打满算不到两个月,只得羞着脸,低声道,“哪个是为了你的银子,说亲时也不知你有这银子。”
      
      “是,是杜木莽撞了,”杜木见蒋娇娘脸颊通红,楚楚动人,心中怜惜之情升起,安抚道,“你别怕,我这是正经门路来的生意,算下来一年不过五六千两,若是你家豆腐生意好好做,怕是不止这个数呢!”
      
      “是正道生意就好,你过来,我给你量体裁衣。”喜服喜被并杜木的里外衣裳,都是新娘子亲手制作,蒋老娘甚至嘱咐娇娘,日常的杂活儿都交给她来做,这喜被褥子并一应杂事,可是用上大半辈子的东西,须得用心对待。
      
      量了尺寸,怀里揣着鞋,杜木在娇娘记尺寸的时候,回身把银票塞在蒋娇娘枕头下。只等明日去把货款结了,成亲前最后一桩事情就算了了。
      
      不过杜木并没有立即回家,出了蒋家之后拐弯去了不远处的胡屠夫家,胡屠夫早就备好酒席,衙门的中人作陪,见杜木来了,忙招呼道,“就是这位杜兄弟,他要购置我家的祖宅,哎呀,我可是舍不得啊,可也不能不成人之美,还请各位做个见证。”
      
      中人早就拟了契约,忙吹捧杜木仁义,一时宾主尽欢之后,倒也酒饱饭足。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亲~改了个小小设定 不影响前后文,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