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阮软始终觉得有点儿羞耻。
      
      因为眼前的男人分明是个Omega,信息素的味道却非常沉稳冷冽,只有那份清新的薄荷味里面稍微带了点儿甘甜……是个闻起来就很攻的味道。
      
      而她虽然、体感上绝对是个Alpha。
      但是她能感觉到一点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软软甜甜的橙子味儿——和她的本体味道一模一样,是橙子味小熊软糖的味道。
      
      ……幸好alpha并不是靠信息素的味道来压制别人的。
      
      江言湛捏着阮软手腕的那只手松了些力气,额头上滚下豆大的汗珠,喉结不住地滚动着,脱力一般把脑袋压在了阮软的肩膀上。
      
      他有些想退,可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趴在阮软的肩膀上不停喘息。
      
      太……没用了……
      这具身体……
      
      江言湛闭了闭眼,死死地咬住牙,不肯发出一丁点声音。
      
      阮软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后背,叹道:“好吧……你应该庆幸,遇见的人是我。”
      
      她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这个Omega信息素有多诱人。
      自己的身体早就对他产生了反应,如果不是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和身体设定完全融合,没准真就把持不住了。
      
      阮软靠在墙壁上,一只手拎着袋子,另一只手去袋子里摸她的衣服。
      
      听说刚穿过来的时候会带着能派上用场的道具——那么这个道具一定是这样用的吧!
      
      她从袋子里摸出自己的外套,抬起手臂抖开它,把它罩在了衬衫已经被扯得七零八落的男人身上。
      
      男人的体格比她健壮很多,好在外套是oversize的,可以顺利套在对方身上,还能把拉链拉得严严实实的。
      
      江言湛的身体早就支撑不住了,刚才接触到的阮软的信息素让他浑身发软,只是不呜咽出声就已经消耗了全部的精神力。 
      他紧紧闭着眼睛,看上去好像已经陷入了昏迷。
      
      那双长腿也没了力气,膝盖一软,眼看着就要跪下。
      
      阮软连忙一把揽住了他的腰。
      
      没想到这男人看上去体格健壮,腰却很细……
      
      身体的本能反应让阮软多少有点儿心猿意马,她红着脸忍了忍,一只手扶住江言湛的腰没有乱动,另一只手扔掉手里的袋子,去口袋里摸她的手机。
      
      江言湛的意识早就开始模糊了。
      
      在最后的最后,他隐约听到一点小姑娘的声音,和刚刚强迫威胁他的声音一样软绵绵的,带着清甜好闻的信息素——
      
      她说:“您好,是急救中心吗?我在京辅街道174号附近,发现一个抑制剂失效的Omega……”
      
      江言湛听到这里,两眼一黑。
      彻底昏了过去。
      
      ……
      ……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天。
      
      十天后,阮软坐在课堂上时,还偶尔会想起,自己曾经在小巷子里捡到过一个高富帅霸总。
      
      按照狗血言情文的剧情,如果他是个男主,应该早就找上门来了才是。
      
      阮软的同桌偏头看了她一眼,很小声地喊道:“阮软,阮软——”
      
      阮软后知后觉地抬起头:“啊?”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讲台前的数学老师冷笑了一声,非常不客气地把课本扔在了讲台上,凶巴巴地说:“那就让阮软同学上来做一下这道题吧。”
      
      阮软:“……”
      看来她刚刚开小差的时候就被老师盯上了。
      
      数学老师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看上去最多二十四五岁。
      
      但他今年已经三十六了。
      
      ABO社会,人类的平均寿命有一百五十岁。
      因此学生时代被拉长,校内学习的知识也比阮软原本知道的要更多一些。
      一般人都要到二十二岁才高中毕业。等上完本科,就已经有二十八岁了。
      
      三十六岁,这老师研究生刚毕业还没几年,按照现在的平均寿命推算,也的确是个年轻的男人。
      
      阮软的年纪是接着她穿过来之前的,现在大概刚过完二十一岁没多久。
      
      这个年纪在阮软认知的“常识”里已经是成年人了。
      在这里居然还是个高中生。
      
      她到现在都还有点不习惯,反应也比别的同学慢了半拍。
      
      在阮软慢吞吞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三十六岁的年轻老师抱着胸,不耐烦地催促道:“快一点。”
      
      阮软的Omega同桌低声抱怨:“好凶哦。”
      
      数学老师叫宋知幸,是个平平无奇的Beta。
      平常不算最凶的,也绝对不温柔,大家都说他是个B。
      因为宋知幸的性格不太讨学生喜欢,每次上数学课之前,都有一群人偷偷摸摸小声说“那个B又来了”。
      
      其他的Beta倒是并没有觉得被冒犯。
      
      阮软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慢慢走到黑板面前,缓缓从黑板槽里取出一支粉笔。
      
      黑板上的题目她是认识的,脑子里还有点印象。
      只不过她的反应一直都比较迟钝,所以要稍微想一会儿。
      
      宋知幸挑眉:“会不会做?”
      
      阮软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缓缓写下一个“解”。
      
      宋知幸:“……”
      
      她写“解”的动作很慢,底下同学发出一阵笑声,都默认她是在故意跟“那个B”作对。
      
      宋知幸等了不到一分钟,看阮软没有动作,就冷笑道:“不会做就——”
      
      “会做……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阮软打断了。
      
      阮软有点不好意思,她刚刚在想题目,没注意老师问她会不会做。
      没想到等她反应过来之后,他就着急忙慌地问了下一句。
      
      这不就刚好被她打断了嘛。
      
      眼前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题目,是个需要仔细思考和推算的大题。
      阮软觉得自己思考的时间也没有超出去很多。
      她只是没有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一些并没有什么用处的步骤。
      
      阮软想好以后,就举起粉笔,开始解答。
      
      写了两三个步骤,直接把答案写了出来。
      
      她放下粉笔,讪讪摸了摸鼻子。
      
      宋知幸按住额角的青筋:“……你的计算过程呢!?”
      
      阮软:“……”
      
      忘记了。
      她只是记得自己看过一模一样的题目,就干脆直接写出来了。
      
      阮软小声说:“我……”
      
      “算了。”宋知幸摆摆手,“你下去吧。”
      
      阮软转了个身,校服裙子掀起一道漂亮的弧度。
      宋知幸下意识看了眼掀起的裙摆。
      
      下一秒,裙摆乖乖垂落下去,就和眼前的小女孩一样,乖顺得没有一点攻击性……鼻尖上还沾着一点粉笔灰?
      
      ——这样的小姑娘竟然是个Alpha。
      
      宋知幸心里暗暗嗤了声,转过身开始在黑板上补充计算过程。
      
      阮软回到座位上,身边的小同桌方栩立刻凑了过来。
      
      “软,你太棒了!”方栩兴奋道,“你没看到你直接写出结果的时候,那个B气得脸都绿了!”
      
      阮软有点没太明白,她小声问方栩:“这是好事吗?”
      
      “是好事啊!”方栩说,“他本来肯定觉得你写不出来,想让你吃瘪,结果被打脸啦!”
      
      吃鳖……?
      鳖的意思是、是甲鱼吗?
      
      ……听上去还怪好吃的。
      
      阮软挠挠头:“我都听饿了。”
      
      方栩嘿嘿偷笑了两声,又悄悄说:“那我请你喝奶茶吧!今天放学学校门口,学习局,整一个?”
      
      阮软感觉方栩讲话好社会噢。
      但他是个可爱的Omega,阮软不讨厌他。
      
      “我请你。”阮软认真道,“怎么能让Omega请客。”
      
      方栩感动地作捧心状:“软,你真是我心中最攻的猛A!”
      
      阮软:“…………”
      为什么被夸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冒犯呢!
      
      ……
      
      阮软除了上课以外,还有自己的事业。
      请同学喝一杯奶茶不成问题。
      
      她站在柜台前,掏出手机,熟练地点单:“一杯焦糖奶茶,全糖,去冰。”
      点完转头看着身后的方栩:“你呢?”
      
      方栩:“……一样的,三分甜就好。”
      
      阮软和方栩点完单,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他们完全没发现,在奶茶店里面一点的位置……还坐着一个,跟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的男人。
      
      男人西装革履,宽肩窄腰,看上去好像要随时甩出一张黑卡。
      再用他无情的薄唇,吐出魔鬼的话语——“这家奶茶店,我买了!”之类的。
      
      方栩正忙着咂舌。
      
      “软啊,你是真的猛士!”他一边咂舌,还一边直摇头,“全糖诶!你不怕胖吗?你们——”
      
      方栩说道这里,压低了声音,凑近阮软,轻声道:“你们美妆博主,不是都要靠脸吃饭的吗!?”
      
      阮软惊得一口口水呛住。
      
      她连咳了好几声,抬起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同桌:“你、你怎么知道……”
      
      阮软确实在做美妆博主。
      但是她记得自己的号还是个新号,粉丝也才刚一万多……
      
      “嘻嘻。”方栩骄傲地说,“就没有我没看过的美妆视频。”
      
      阮软:“…………”
      方栩,好狠一男O。
      
      方栩继续说:“所以你不会胖的秘诀是什么?”
      
      阮软有点为难地想了想。
      
      因为她自己就是块糖?所以可以无限吃甜食?
      这个逻辑好像不太成立……毕竟人类吃肉也还是会胖的。
      
      但事实就是这样,阮软不知道该有什么别的解释了。
      
      好在,方栩也没有太刨根究底。
      
      他们的奶茶好了,方栩主动去取。
      
      取回来喝了没两口,方栩突然感慨:“你说,我要是个Alpha该多好啊?”
      
      阮软嗦了口奶茶,小声问他:“当O不好吗?”
      
      “好个屁。”方栩说,“又不是所有Alpha都像你一样温柔!他们大多数都是很夸张的、看上去一拳能把我打死——”
      
      他顿了顿,悄悄看向奶茶店的角落,嘀咕道:“喏,就像那边坐着的那个。”
      
      阮软下意识顺着他说的地方看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姐妹问了就回答一下!
    霸总O生孩子!会生的!!排雷的梗都会有哈哈哈哈!
    abo性别设定是:没有释放信息素、没有发/情期等等状况的时候,只能目测。
    就跟现实中猜男生女生一样,一般没问题,但确实会有猜错的情况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