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疼,
      浑身都在疼。
      
      汗水顺着坚毅的脸部轮廓流下,凌燃的意识接近模糊,腹部已经痛到麻木,喉咙里除了灼热感,还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
      
      诸野派来的打手还以为会受到激烈的反抗,毕竟凌燃虽然成了废人,但他三番五次暴走伤人的事情还是令他们极其谨慎。
      
      没想到铁笼里的男人几乎没有什么反抗,任由他们施暴,像是具毫无生气的残破人偶。
      
      领头检查了一下,脉搏和呼吸微弱地近乎不存在,脏器多处破裂,就是再强的星人也未必能活下去。
      
      “老大,走了,该回去交差了。”
      
      领头厌弃地摆弄了一下男人的身体,目光落在凌燃满是疤痕和血洞的手腕处:“我记得那女的给他绑过手,用的裙子布料哪怕手指头点大都能卖几千星币。”
      “呵呵,在这儿呢。”
      
      他伸手去掰开男人的手指,染着血色的纱料残片洗洗还能卖不少钱,原本以为很轻松,没想到刚刚碰到柔软的布料,没剩下几口气的男人却忽然像是被触碰到逆鳞一般,瞬间爆发出强大的计算力将领头击飞,狠狠砸在金属笼柱上。
      
      背后传来火辣的痛感,领头嘴里骂骂咧咧地站起来,看着地上因为瞬间燃烧精神而受到金属笼反噬的男人,手里的黑棍猛然朝着他的手腕砸了下去。
      
      “你还不死!”
      “老子给你留点气,让你走的舒服点,你竟然还敢还手,看来是我们下手太轻了!都过来,给我往死里打!”
      
      凌燃的精神反噬搅乱得脑袋像是要炸裂开来,相比起来,手指被人掰断,身上受到一次比一次更剧烈的毒打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手心紧攥住的东西被人抢走,等整个房间再次关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凌燃仰面倒在地上,金色的眼瞳渐渐蒙上一层暗色。
      
      与其被人买走,成为别人的玩物。
      倒不如死了好了。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段布料那么执着。
      
      好像自己想狠狠抓住的不是一件东西,而是早就消逝的曾经的光辉。
      
      ……
      
      他不是第一次见姜月皎。
      
      银星元年的第一次千年祭上,他作为全联盟最有潜力进化出共生生命行星的天之骄子,接受来自各族少年少女的献礼。
      
      银星系是人族的领地,被击退的虫族潜入临近仙女系的黑暗星空之中,人族统一抗击虫族入侵战争联盟在这次千年祭上成立了现在的银盟,并将政治文化中心定在银星系的银心处。
      
      他站在银心的祭典台上,无数艘经历战火的各族战舰停靠在苍穹之上,向大地投射出一个个庞大的阴影。
      
      能够参与这次献礼,是无上的荣耀。
      
      所有人都面带着骄傲和兴奋,依次上台,将银星徽章献给他。
      
      只有那个小女孩,漆黑的眼瞳里满是自卑和紧张,局促地扯着小裙子,拿着一束仿生鲜花,低着头走上台来,浑然不知道自己拿错了献礼的物品。
      
      她甚至都不敢看他,绵长的睫毛又长又卷,垂眸的时候遮住了所有的害怕。
      
      少年凌燃站在台上,噗嗤笑了出来。
      
      她猛然抬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慌和疑惑,似乎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修长白皙的手指环过她手里的花束,弯腰在她耳侧低语:“谢谢。”
      “花,很好看。”
      
      小姑娘白皙如玉的脸颊,腾然烧起了红云。
      
      漫天的礼炮声骤然响起,两人站在台上,四周都是斑驳的色彩和人群的欢呼声。
      
      那些欢乐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
      
      她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男人躺在笼里,失去了所有的生命气息,细碎的金发遮盖下的眼眸里,浅色的光一点点沉寂了下去。
      
      ……
      
      琳亚拍卖场以奴隶交易闻名萨塔b星,这里有来自全星际的各种各样的奴隶,但除此之外,它的拍卖场也会上一些调剂气氛用的货品,都是些有趣又罕见的东西。
      
      诸野替姜月皎包了拍卖会最好的位置,每日都在举行的夜间拍卖场比不上月会那么隆重,偌大的会场下方有三排座位,整个会场头顶是星辰夜空的设计,看上去唯美又浩瀚。
      
      二层的嘉宾间由一个个弧形的蓝色透明材质构成,中间是稀有金属地板,反射着头顶的星辰,显得璀璨又华丽。
      
      一个个蓝色弧球漂浮在拍卖台斜上空,以最好的视角将整个拍卖会场收入眼底。
      
      拍卖一开始,诸野就不予余力地替姜月皎介绍这些物品的来历,但她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按照物品名单,奴隶都是压轴的货,放在最后,现在拍的东西仅是热场。
      
      银盟通用的小额货币为星币,大额货币为月币,更高额的为黑石币。兑换比例皆为一比一万,现在场上拍的东西还在几万星币上下,诸野见她兴致缺缺,想来以姜月皎的地位,还是看不上这些小玩意儿的。
      
      星人的发色和瞳色往往和共生星球有关,诸野的暗黄色头发就是因为他的过渡性气星外部大多数由各种深黄色气体组成。女性星人虽然没有共生星球,但发色往往很杂很浅,像是姜月皎这样的黑发墨瞳是极其少见的。
      
      她的皮肤白皙莹润,精致的五官美丽地令人移不开目光,大概是大病初愈,脸色还有些苍白,但这更加衬托出那双宝石般美丽的眼睛明亮动人。
      
      透明的小球闪着蓝光环绕在她身侧,姜月皎的眼底有幽光闪过。
      
      这是她在浏览数据的表现。
      
      诸野露出温柔的笑,微微倾身过去询问:“姜小姐对什么感兴趣,可以问我。”
      
      姜月皎的确在看记录。
      
      球球扫描了之前那个奴隶的身体,连接到数据库搜索他的资料,加上奴隶主所说的名字,很快确定了目标。
      
      但数据库的资料少的可怜,就连一张照片也没有,只有寥寥几句介绍。
      
      凌燃,达克立斯族风暴分支族人,计算力曾达到优先级,参与第二次虫族战争。
      
      既然是军人,怎么会出现在奴隶市场?
      
      正巧诸野送上门来,姜月皎干脆直接问他:“那个,凌燃为什么会变成奴隶?”
      
      没想到姜月皎还对凌燃念念不忘,诸野有些不悦,但仍然忍着不耐的情绪回答:“他能有今天,还不是活该。”
      
      每个星人在十八岁即将成年之前,都会利用基因追溯技术进入一套生命模拟系统中。以此来激发自身的计算力,追溯生命本源。
      
      整个过程将持续一千银星年。
      
      星人的年龄计算方法并非和古地球人一样,星人平均寿命为一万银星年,旧人平均寿命为一千银星年,随着计算力的提高,寿命也会随之提高。
      
      在成年之前,星人每一百银星年为一岁,成年之后,机体生长缓慢,三百银星年为一岁,老年时五百银星年为一岁。
      
      凌燃作为全联盟最看好的天才,很可能在结束生命模拟之后进化出星球生命,但第二次千年祭之后,银星系爆发了大量的陨石灾难,人族损失惨重,一直蛰伏在仙女系的虫族趁虚而入,卷土重来。
      
      诸野的笑容里带着点嘲讽:“凌燃还真是不自量力,以他尚未成年的计算力,竟然强行将一半计算力脱离生命模拟系统,提前取回一半的计算力之后,他就加入了对抗虫族的战争。”
      
      “结果怎么样,害死了家人和整支风暴的主力舰队,只有他和一个小队逃了回来。”
      
      “一开始风暴还消耗大量资源试图治好他,结果全都打了水漂。就连一个残废也比他强,至少残废不会时不时地精神暴走,烧掉一整个城市。”诸野靠在软椅上,“就算是战争英雄,也不能例外,更何况是他。”
      
      罪犯和无钱赔偿他人的人族,在没收所有的财产之后,只能卖身成为奴隶还债。
      
      风暴也乐意少一个烧钱的累赘,治不好的天才,就是废物。
      
      诸野说的再过分,姜月皎也不太相信他的话,那样一个宁愿自己痛苦,也不愿意伤害她的人,那样一个浑身是伤,双腿错位,也要背脊挺得笔直的人,怎么会——
      
      球球在她身后转了一圈,显然它也知道不能当面得罪这位萨塔的权势狗,于是便悄悄在姜月皎的眼里投出一排字。
      
      “球球拥有瑞斯达族的战争资料库高级权限,调出的资料显示,凌燃参与的那场战役是整个第二次抵抗虫族入侵战争的转折点,从那之后虫族开始退潮。”
      
      “凌燃是英雄,不是罪人。”
      
      她微微一愣,看着那一排简单的字,忽然就想起那个高瘦的身影来。
      
      所有人都在后逃的时候,他一个人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和基地线上的虫子一同化为灰烬。
      
      “接下来拍卖的是来自风暴的奴隶,凌燃。”
      
      不同于之前货品长达几分钟的吹嘘,拍卖师这句简单到过分的介绍一出口,整个会场陡然安静了下来。
      
      姜月皎关闭数据浏览,紧张的目光投向拍卖台。
      
      稀有金属笼罩着黑布被抬上来,拍卖师揭开黑布,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人。
      
      男人蜷缩着躺在笼子中央,苍白而纤细的脚踝上是沉重的镣铐,与整个金属笼连在一起。暗金色的卷发柔顺地贴在脸侧,脸上都是血污,看不清模样。
      
      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只是睡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给球球加鸡腿
    凌燃:我觉得我还可以在抢救一下
    ps.时间调整为九点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