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姜小桂白了王小红一眼,这人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
      
      她起身想要打发走王小红,却听王小红又道:“就这些玩意,搁在你那小姑子面前,她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姜小桂皱眉:“你到底啥意思?”
      
      王小红眼珠子转了转:“我还以为你家小姑子那么阔,能补贴一下娘家。结果过来一瞧,这伙食,还不如我们家的呢!”
      
      姜小桂可不傻,这是要激她挑事呢!她可不干蠢事,张兰英出嫁前,她就没有好好待过这个小姑子。现在见了面,人能叫一声“嫂子”,都算给了她极大的脸面。
      
      张兰英补贴他们?还不如做梦来的实在!
      
      王小红见她没有啥过激反应,又补充道:“明天兰英有事,让我那个大嫂帮着喂奶。给了我婆婆不少好处,连我大嫂都捞到个蛋吃......”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姜小桂那五岁的大儿子张红旗就闹开了,直接将筷子往餐桌一扔,冲着姜小桂嚎道:“蛋!娘,我也要吃蛋,我要吃蛋!”
      
      张红旗可是张家两口子的掌中宝心头肉呀。
      
      张英俊一见宝贝儿子闹腾起来了,忙搁下筷子去哄,边哄还边嘱咐姜小桂:“回头咱也给红旗煮个蛋吃,这娃想吃东西是好事。”
      
      姜小桂点头:“知道了,我又不是那后娘,还能亏了咱儿子不成?”
      
      说着又瞥了王小红一眼,又道:“一个蛋而已,咱家又不是吃不起,有啥好稀罕的。也就那种没见识的,才......”
      
      王小红一噎,姜小桂嘴上是不吐一句脏,这话也不说完整,可就是这样才更让人觉得来气。
      
      被呲了那么一下,王小红哪敢继续待下去,赶紧缩着脑袋离开,毕竟姜小桂那张嘴可是出了名的厉害。
      
      屋内,张红旗昂着头说:“我才不要吃煮鸡蛋呢!那个不香,前几天虎子他娘给虎子做了一回鸡蛋羹,那个才叫香,虎子就给我闻了那么一下,一筷子都不给我!”
      
      姜小桂心疼坏了,搂着儿子哄道:“好好好,咱不吃煮鸡蛋,咱也吃鸡蛋羹。回头娘给你点上一滴香油,那比啥都香。到时候,咱连闻都不给虎子闻一下。”
      
      张红旗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捡起筷子继续埋头扒饭。
      
      三岁的张翠梅一脸羡慕的看着正在扒饭的哥哥张红旗,又瞅了瞅心情看着还不错的姜小桂,终于鼓起勇气说:“娘,我也想吃鸡蛋羹。”
      
      这年头,小孩子就没有不馋的,张翠梅到底是年纪还小,所以才敢开口说上那么一嘴。
      
      一个丫头片子还敢提出想吃鸡蛋?姜小桂顿时就黑了脸,差点就一碗给砸了过去。
      
      姜小桂的母爱仅限于张红旗一人,至于两个闺女,她能给口吃的就是最大的仁慈。
      
      张翠梅看了一下她娘的脸色,吓得直哆嗦,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见状,姜小桂更是来气:“哭啥?你娘我还没死呢!在这嚎啥丧?还想着吃鸡蛋,也不怕噎死自个儿。”
      
      “哥哥......哥哥都有蛋吃......”张翠梅委屈的直抹眼泪,年纪尚小的她还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爹娘的儿女,待遇却能差的如此之大。
      
      姜小桂冷笑一声:“哥哥?你哥是儿子,能给我们养老送终的,你行吗?一个赔钱货生在我们老张家就这待遇,谁叫你自己投错胎了,钻进我的肚子里。”
      
      听了姜小桂这么一番话,张翠梅哭得更是厉害,她虽然不懂什么是养老送终什么叫赔钱货,但是她也意识到了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她娘就是不喜欢她!
      
      姜小桂见她还在那边哭,更是不耐烦了,直接上手掐了过去:“你哭是吧?我让你哭!来,我让你一次哭个够!这点猫尿还流个不没完了是吧?”
      
      张翠梅疼的直叫唤,哭哭啼啼的直求饶。
      
      过了好一会儿,姜小桂才消了气歇了手,罚了张翠梅站在墙根不许吃饭。
      
      张红巧默默的看了一眼站在的墙根的妹妹,心中漠然。
      
      被罚也是翠梅活该,就像她娘说的那样,谁叫她们投胎时钻错了肚呢?
      
      如果,她们是姑姑的女儿,那该多好啊!
      
      十月初的凌晨还是比较凉的,天边还没翻起鱼肚白,姜小桂就打发着张红巧出去洗衣服。
      
      这年头都不富裕,一两年能给家里人置办一身衣裳的都算村里的富裕人家!有个两身应季衣服对换着穿,那也算是条件不错的人家了。大部分的都是一套衣服穿上一季,等到换季的时候再拿出来洗,更有那条件困难的山里人家,一家十几口就那么两三套衣裳轮着穿。
      
      没办法,一尺布料两毛五,一套最普通的单衣长裤需要布料一丈五左右,怎么算下来一套衣服就需要三块两毛五了。三块两毛五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一百零八个芝麻大饼,六十个鸡蛋,三十二个猪蹄......
      
      村里人平日里连吃个鸡蛋都扣扣索索,更何况是花六十个鸡蛋的价格去买一套衣服?
      
      至于洗衣服,村里大部分人都认为那是很损害布料的一件事。一年到头也就是农忙后,才洗上那么一回,因为农忙正赶上开春和秋发,忙过了也就是该换季的时期了。每逢这时,村头的那条河旁总会挤着三五成团的妇女们,一边洗衣一边闲聊唠嗑。
      
      张红巧赶到河旁时,已经有十来个女人蹲在那了,洗衣的好位置也早就被给霸占完了。
      
      “红巧,来这边!”村长媳妇王红霞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腾出了个空位。
      
      王红霞边上的虎子娘撇了撇嘴道:“红霞姐,你给这丫头腾什么位置呀!咱们这儿已经够挤的了。”
      
      这摆明了是不欢迎张红巧。
      
      张红巧刚放下木盆就听到这么一句,不免有些尴尬。
      
      王红霞懵了:“你这是哪根筋不对?人孩子招你惹你了?”
      
      虎子娘撇了撇嘴:“她倒是没招我惹我,招惹我的是她那个妈还有弟。昨儿个他们家给红旗那小崽子煮了鸡蛋羹,结果那小崽子坏得很,端着碗就坐在门口吃。你说就两隔壁的住着,我家虎子能不看到吗?转了头就搁我这儿闹,怎么哄都哄不好。没办法只能找上姜小桂,让她管着点红旗,别杵在大门口吃了。结果呢?姜小桂还鼓励她儿子继续在大门口吃,就那么一小碗鸡蛋羹,张红旗吃了一个多小时,虎子在家也闹了一个多小时!这娘和兄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同样是一个窝里出来的,她能好到哪去?”
      
      王红霞抽了抽嘴,就这么一点事,犯得着这样吗?
      
      “行了,红巧还是个孩子,你和她计较什么?”说完,王红霞又转开了话题:“你知道不,隔壁村马大贵家那孩子上个月没了!”
      
      虎子娘一惊:“没了?咋就没了呢?早些时候孩子满月,我还抱了一下,那份量都十斤往上走了!”
      
      王红霞回想了一下:“说是在被窝里闷死的,当娘的就睡在旁边,第二天醒了才发现。”
      
      “那孩子都五个多月了吧,我记得是开春后生的,还是个老马家的长孙呢。”虎子娘一脸的可惜。
      
      “可不是,马大贵家的气的直接把儿媳给送回了娘家!”
      
      听到这,虎子娘就更来劲了,两人就着这个话题聊了整整半个多小时,一直到洗完衣服,虎子娘才恋恋不舍的和王红霞道别。
      
      王红霞也拧了拧衣服,准备回家,却被张红巧给叫住了。
      
      “婶子,马家那小孩为什么会在被窝里闷死?”
      
      王红霞奇怪的瞥了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些干嘛?”
      
      张红巧回道:“我娘还年轻,搞不好还会再生一胎。要是生了个姑娘,肯定是会丢给我和翠梅照看,我就想着先了解了解,免得以后犯大错。”
      
      王红霞听了这话觉得张红巧格外的懂事,给她解释道:“这几个月大的小娃儿是最容易被闷死的,尤其是现在,碰上了换季。这不少人担心娃挨冻生病,就将他们捂得严严实实,结果这被子就捂住了孩子的脸。几个月大的小娃根本没力气挣脱,不就活生生的闷死了吗?”
      
      想起那个被闷死的男娃,王红霞又是一脸的惋惜,全然没发现张红巧脸上的兴奋。
      
      张红巧又问道:“那娃被闷死前都没有什么动静吗?他娘就睡在边上,怎么连这个都发现不了?”
      
      王红霞闻言,倒是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红巧会问的那么细。
      
      王红霞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这几个月大的小娃知道什么,一上床就睡熟过去了,等他感到不舒服的时候,都已经闷的喘不过气了,就别说哭出声来啦。”
      
      张红巧若有所思,“这样啊,我明白了。”
      
      王红霞抱着木盆离开,张红巧看了看天色,匆匆的搓了几下衣服,团成一块儿,抱着洗衣盆往家赶去。
      
      差不多可以吃早饭了,她要是回去的晚了,姜小桂是不可能给她留饭的。
      
      “这孩子,走路都不看路的吗?”
      
      张兰英被张红巧撞了一下,幸好有蒋俊杰扶着,才没有被直接撞倒在地。
      
      张红巧心虚的看了张兰英一眼,抱着洗衣盆快步离开。
      
      “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见面都不打声招呼?撞了人也不道个歉?这以后出去别人家,还怎么得了?”张兰英的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
      
      趁着四周没人,蒋俊杰低头在她脸上吻了吻,安慰道:“你管她做什么,那是人家姜小桂的事情。甜甜要是还不够让你操心的话,咱们再多生几个……”
      
      张兰英红了红脸,嗔了他一眼:“大白天的也没个正行!”
      
      两口子有说有笑的,往着县城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孩子闷死这个事情,几个月大的小孩真的很容易睡觉的时候被闷死。
    我在查询资料的时候还看到有被父母压死的,如果有宝妈(好像是这么称呼的)在看这篇文的话,友情提示还是得给宝宝们准备婴儿床。
    关于猪蹄,可能会有小天使奇怪,一毛钱一个猪蹄怎么可能?
    我在个人图书馆找到一个案例,六十年代末有个工厂食堂炊事员偷懒,买了熟猪蹄顶替夜宵做菜,一个猪蹄一毛钱,还被工人嫌贵连夜举报到厂领导那。
    所以我关于猪蹄的价格是参照了这个来写的,毕竟年代不同只能大致的估摸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