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莫闲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一只刺猬,不要让谢道微靠近自己,可是显然她是长不出可以保护自己的刺的,虽然她卷成了一颗球,但是她还是像被提小鸡一样被谢道微给提了起来。
      “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莫闲不断喊道,她讨厌自己这么被提着,好似任人宰割一般,特别的让她没有安全感。
      “你太吵了,如果你再吵,我可是是会把你毒哑。”谢道微语气微微不悦的警告道。
      刚被谢道微毒过一次,对谢道微有着强烈恐惧之心的莫闲,赶紧闭上了嘴巴,就怕真的被谢道微毒哑了,她不知道谢道微带着自己去哪里,还要对自己做什么,总之,她现在怕得要死。莫闲现在宁可天天挨饿,也不想留在谢家担惊受怕了,她想如果自己能活过明天,她一定赶紧拉着她爹逃离这个魔窟,简直是太可怕了。
      谢道微把莫闲提到了自己平日泡药澡的地方,然后把莫闲放到了地上。
      “脱衣服。”谢道微对莫闲轻声的命令道。
      莫闲看到一旁的大木桶里的水,又稠又浓,黑漆漆,又有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闻得她都快想吐了。她在想谢道微这个疯子不会让自己进木桶泡这个鬼东西吧?想到这个可能,莫闲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不想……洗澡……”莫闲无比抗拒的说道。
      “闲妹妹,你刚才中了毒,这里面便是解毒的药,你只要进去泡上半个时辰便能解毒了。”谢道微语气温柔的哄骗道。
      “我感觉好多了,毒应该不碍事吧……”肚子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也让莫闲没有那么害怕了,比起肚子疼,她觉得这一大桶恶心的不明液体看起来更吓人。
      “哪有毒自己会解呢,只是暂时不发作了而已。你要是不想解毒,我也不勉强那你,明日这时候,肚子只会比刚才更疼,每一天肚子都会比前一天更疼,直到肚子溃烂而死,方能解脱。”其实谢道微下的毒,并不致命,莫闲体质又异于常人,其实没什么大碍了,但是却故意继续恐吓莫闲。
      莫闲听着,想到刚才肚子里肠子被揪起来那么疼,就有种后怕的感觉,想到明天可能会更疼,莫闲脸色就吓得发白,特别是谢道微说自己肚子会溃烂而死,她真的是吓坏了,她不过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谢道微这般恐吓。
      “真的?”莫闲并不是完全相信谢道微的话,经过刚才被下毒之后,她无法信任谢道微,不确定的问道。
      “信不信随你,明天毒发的时候,想泡药浴,我未必会给你泡。”谢道微语气漫不经心的说到。
      “泡这个真的能解毒?”莫闲想再确定一遍,其实她知道自己小命握在谢道微手上,她想怎么摆布自己,自己也只有有任她摆布的命。
      “你爱泡不泡,我从一数到十,你尽快做出决定,只希望你别后悔了。”谢道微一副完全不在意的说道,然后开始数数。“一,二,三,四……”
      “我……泡……”在谢道微数到九的时候,莫闲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豁出了。
      “那脱衣服吧。”谢道微见莫闲如此识时务,不禁扬起嘴角,她就喜欢识时务的孩子了。
      “你先出去……我自己一个人泡就行了……”作为已经八岁的女孩,她已经具备了羞耻心了,完全不想当着别人的面脱衣服,特别是当着谢道微的面脱衣服,只会比在那群粗鲁的嬷嬷面前脱衣服更加难为情。
      “稀奇了,一只不爱干净的老鼠竟然也有羞耻心。”谢道微含笑看着莫闲说道,她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莫闲从来不知道,有人竟然可以讨厌到这种程度,莫闲简直要恨得咬牙切齿。
      “我……不是老鼠……”莫闲语气微弱的为自己辩解道。
      “闲妹妹这么磨磨蹭蹭,是希望我帮你脱吗?”谢道微挑眉反问道,她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哦。
      莫闲看了谢道微一眼,明明也就比自己大一点,可是给人的感觉却这么让人害怕,特别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时候,特别的让人瘆得慌。莫闲不得不屈服于谢道微的淫威之下,她十分难为情的开始脱自己的衣衫。可恨的谢道微也不避嫌,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体看,莫闲羞得满脸通红,当然她黑黑的皮肤之下,不太明显就是了。
      谢道微看着莫闲那过分瘦小且营养不良的身子,这个莫闲总是给她一股说不上来的违和感。看着瘦弱,但是看起来却特别的有生命力,就像路边的野草一般,特别的有生机和韧性一般。
      “是太瘦了一点。”谢道微伸手去摸莫闲身体的经脉和骨络,摸得特别的细。
      莫闲压根没想到谢道微会伸手摸自己的身体,她非常不习惯被人如此触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习惯,还是排斥,还是恐惧或者其他,总之,在被谢道微触碰肌肤的时候,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姐姐……”莫闲近乎求饶的叫道,语气充满了不安,谁知道这个变态会对自己做什么,她只盼着谢道微赶紧把她的手从自己身上移开。
      谢道微摸着莫闲的筋骨,再次微微扬起嘴角,没想到这莫闲还真是有点意思。
      “闲妹妹身子骨太弱了,从明日起,姐姐就教你习武健身。”谢道微的手滑过莫闲那起了鸡皮疙瘩的皮肤,俨然一副好姐姐的语气说道。
      “真的吗?会不会太麻烦姐姐了?”莫闲一副期待的语气问道,其实她对练武什么的毫无兴趣,她现在只希望离谢道微越远越好,她已经打定注意,今晚能从谢道微魔爪逃脱的话,她今晚就连夜带着她爹逃离这里。
      “不会。好了,闲妹妹可以进去了。”谢道微的手这才放开莫闲。
      莫闲看着那恶心的药水,内心充满了排斥,但是她还是慢吞吞向木桶挪动,然后硬着头皮爬了进去。莫闲一进去,就感觉不对劲,感觉好多虫子在自己身体周围蠕动的感觉,莫闲吓的赶紧站了起来,她往身上看,并没有什么虫子,可是那刚才蠕动恶心感觉太真实了。
      “怎么了?”谢道微挑眉问道。
      “这个里面会不会长虫子?”莫闲觉得自己啥都不怕,就怕那会蠕动的虫子,不对,她也怕蛇,她还怕蜘蛛,其实她怕的还是挺多的。
      “怎么会呢?”谢道微含笑说道。
      “可是……”莫闲真的害怕,真想不到这些黑色浓稠又难闻的鬼东西到底是什么弄成的。
      “坐下去,坚持半个时辰就好了,等解毒了,明天肚子就不会痛了。”谢道微很有耐心的哄道。
      莫闲明明觉得这个谢道微不可信,但是她还是乖乖重新坐了下去,那种蠕动的感觉又出现了,每一秒钟对莫闲来说都是那么的煎熬,她好想哭,她好想回家,她觉得自己的命好苦,莫闲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心酸,眼泪哗啦哗啦的掉了下来。
      “只是在给你解毒,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呢?”站在木桶外的谢道微,伸手摸向莫闲的头颅,语气温柔的说道。
      如果不是之前这个女孩给自己下毒,莫闲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她骗到,以为她是真的在安慰自己。
      莫闲不搭理谢道微,只顾着哭了。
      “你再哭,我就走了。”谢道微微微皱眉说道,她真不喜欢有人吵闹。
      莫闲那眼泪也是说停就停,马上就停了下来,虽然她讨厌谢道微,但是她更害怕自己一个人被扔在这里,这里好多木桶,然后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特别让人害怕。
      “你……别走……”莫闲不得不开口恳求向外走的谢道微。
      “我就知道闲妹妹舍不得我。”谢道微回头含笑看向莫闲,谢道微觉得自己果然是喜欢聪明识时务的人。
      莫闲看着烛光下谢道微那很美的笑颜,心想长得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坏呢?
      “是舍不得姐姐了。”莫闲昧着良心说道,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厉害了,这么恶心的话,也说得出来。
      “闲妹妹自己泡着,不要太粘人了,姐姐先忙别的事了。”说着谢道微转身往另一个木桶里倒入各种各样的药粉,还有一些看起来也很恶心的液体。
      粘你老母,莫闲在心里骂道!不过谢道微不再搭理她,且留下来,对莫闲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莫闲觉得,这一天是她有生以来最漫天的一天,漫长到要永无止尽的感觉,身心备受煎熬的她竟然累极靠着木桶里睡着了。
      谢道微虽然在忙自己的事情,但是却也时刻关注着莫闲这边的情况,见莫闲闭眼,以为莫闲身体耐不住药性昏迷了,所以谢道微马上走向莫闲,走近之后,才发现莫闲只是睡了过去,这丫头,还真是心大得很,竟然还能睡得着。
      半个时辰之后,谢道微把睡得死沉得像猪一样的莫闲从腰桶里捞了出来,然后以倒栽的姿势扔入装满清水的木桶里。
      沉睡中的莫闲,在入水的瞬间,马上惊醒,还没反应过来的她,呛入了好几口水,以为自己溺水了,惊慌尖叫了起来,手臂胡乱的扑腾。
      扑腾的好一会儿,莫闲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冷静下来的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压根没溺水,木桶内清水的高度只是到她肩上。大脑恢复原位的她,果然看到了谢道微在一旁一脸嘲笑的看着她。
      莫闲有些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故作自然,好似刚才丢脸的人不是她。比起随时小命不保的恐惧,丢脸什么的,倒没有那么怕丢脸了,莫闲觉得她脸皮很快就会赶上她爹那么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