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佣兵之王(五) ...

  •   喂完肉,殷宸又给他挤了三朵花的汁水,这种汁水不仅解渴,对伤口恢复也很有好处,尤其是在他的身体还不能承受湖里的生水的时候。
      
      完事儿之后,殷宸又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
      
      嗯,恢复情况很好,果然有光环的人就是不一样,照这速度,要不了多久就又生龙活虎了!
      
      这样吃吃喝喝的日子又持续了几天,阎罗终于可以站起来活动了。
      
      阎罗撑着树,慢慢站起来,活动着自己的手腕脚腕,然后用手一寸寸摸过自己身上的骨骼关节,评估着自己的活动能力。
      
      殷宸就盘坐在对面的大石头上,边啃果子边瞧着他。
      
      她那条银白色的大尾巴随意的拖在地上,在阳光下,那一片片璀璨漂亮的鳞片闪烁着比钻石还耀眼的光。
      
      阎罗看过来,正看见果子的汁水沾在她唇角,她一下舔过,殷红饱满的唇瓣便上了一层光泽的水色,艳魅惊人!
      
      他眸色微黯,慢慢走到她面前,双手撑在石头上,一点点凑近她的脸。
      
      殷宸手一抖,险些把果子怼到他脸上。
      
      眼见着那双竖瞳里闪烁着警惕不善的光,阎罗低低笑起来,他这才慢悠悠的后撤身体,然后走到湖边,踩在浅水区,弯下腰撩起水一点点清洗自己。
      
      见他刚一能动就知道清理自己,殷宸暗暗满意点头。
      
      真的,要是他再不自觉自己有多臭,她就要一尾巴把他抽水里去了!
      
      阎罗显然对如何避开伤口洗澡这个命题深有研究、或者说很有经验?很快他身上一块块结了痂的血泥就化开在水里,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和上面纵横交错的疤痕,有旧有新、有刀伤有弹痕有爪痕,几乎可以说是找不到一块好肉。
      
      殷宸看着那些伤痕,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白嫩光滑的肌肤,啧啧两声。
      
      惨呢,雇佣兵也不好干啊,这光环也不是白给的,毕竟这年头没点惨痛的过往怎么好意思当男主呢?!
      
      殷宸津津有味的看着,直到他把自己洗干净,转过身来闲庭信步上了岸,殷宸才意识到什么。
      
      她看着他肌肉流畅健美的、还滴着水珠的上半身,悄悄咽了口口水,险些哀嚎一声。
      
      妈蛋!竟然忘了这家伙的衣服早就被自己扒了!之前他身上又是血又是泥啥也看不着,现在伤也好了血也洗干净了,那可不就什么都能看清楚了……
      
      假牌照上路的老司机几乎想夺路而逃,但想想自己的人设,她只能两眼发直故作镇定的待在原地,就是小尾巴尖不听话的往上卷了卷。
      
      阎罗淡定自若的从她面前走过,余光瞥见她打着弯弯的小尾巴尖,唇角勾了勾。
      
      他走到他那些被殷宸一股脑扔了的东西面前蹲下,先把已经破烂的不成样的军.装摸了一遍,把里面藏着的各种武.器弹.药取出来摆在地上,又打开行军包,翻出一套新的衣服换上,想了想,没有再把武.器装回衣服里,只挑了把顺手的匕.首插.进军靴里,其他的都塞进行军包里。
      
      殷宸一直偷咪.咪观察着他,见他穿好了衣服,才松了口气,但心里其实还有些小遗憾。
      
      母胎单身千年的大凶兽有多苦.逼,没体会过的人是不懂的嘤嘤嘤!
      
      阎罗走回来,正看着那小尾巴尖百无聊赖在地上打卷,懒洋洋、慢吞吞,特别招人疼!
      
      他咬了咬后槽牙,才抑制住想上前一把拽住抚.摸的冲动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对自己说。
      
      他得一点点磨平她的警惕和戒心,得让她信任他,一点点让她非他不可。
      
      见阎罗又走过来,殷宸顿时警惕的盯着他。
      
      这家伙儿又凑过来干嘛,禁.脔什么的就没点自觉么!就不怕蛇精女王狂性大发把你压在地上酱酱酿酿嘛!啊?!
      
      唉,真是,这也就是撞她这个三观端正的好凶兽手里,要是别人在这儿,这分分钟清白就没有了知不知道!
      
      阎罗仿佛没看见她的戒备,他直接问:“你听的懂我的话,对不对?”
      
      殷宸没反应。
      
      “我知道,你有着不逊色于我们的智慧。”他低笑了两声:“从生物学上讲,越相似的物种越有相通之处,你有着与我们类似的半身,进化的规则也会赋予你相应的天赋,比如语言、比如理解力,甚至,你的天赋比我们更强大,你对这些技能的掌握能力会更强。”
      
      阎罗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她:“你跟着我们也有些日子了,我们每天说的话,你不会一点不懂吧。”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不管他说什么,殷宸只是冷漠的盯着他,不为所动
      
      阎罗摇了摇头,却用指尖点着自己的胸口,一字一句道:“别的就算了,但是你记住,我是阎罗。”
      
      救下他,她是一时好奇也好、是顺手而为也罢,但既然已经救下了,她就必须记住,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
      
      傍晚,又到了一天的找食时间了,比较烦的是,殷宸要走,阎罗也要跟着去。
      
      她不耐的甩甩尾巴,竖瞳带着满满的威胁盯着他,那模样能吓得任何顶级猎食者噤若寒蝉,但阎罗愣是无动于衷,自顾自背上行军包,还不急不缓带上了他的三棱.刺。
      
      看着那把放血神器,殷宸小心肝跳了跳,回想起了曾经被君刑道尊支配的恐惧,自己就先虚了起来,还是妥协的带上他这个大拖油瓶子!
      
      傍晚的孤岛比白天安静很多,动物们也都找了隐蔽的地方要休息,但这些对殷宸来说都不是问题,她照例找上了肉多兽傻的野猪,在野猪群里挑了个头大的,大尾巴狠狠一甩上去,那只正顶着另一只雄性野猪耀武扬威的家伙就轰然倒地,野猪群惊呆了一瞬,反应过来后嗅到蛇妖王的气息,连反抗都不敢,一大家子就哼哧哼哧的跑了!
      
      殷宸这才懒洋洋走过去,要把野猪尸体卷起来,但阎罗大长腿一迈,快她两步到尸.体旁边,二话不说,拔出三棱.刺就往野猪脖子捅去,霎时间大股大股尚未凝固的鲜血就喷涌而出!
      
      殷宸都看呆了。
      
      都成尸.体了还不放过人家!这多大仇多大怨!
      
      就他这样的,等他清醒了,她还能有个全尸么?!不得凉成满汉全席啊!
      
      阎罗没注意殷宸的表情,他静静等野猪的血放干净了,又掏出来匕.首,先把野猪身上大块的皮毛割掉,再顺着野猪的肚子划开,利落的将里面的内脏掏出来扔掉。
      
      他的速度很快,只见刀光闪烁,不过几分钟,野猪尸.体就已经面目全非,这时候他又劈断周围的几棵小树苗,折断了围在一起,用打火石点燃草芯作引子,扔进木柴里,没一会儿就升起火光。
      
      他挑了根粗一点的木柴将野猪穿起来,架到火上开始烤。
      
      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等殷宸回过神来,面前就是一具开始滴油的烤野猪了。
      
      “血和内脏渗进肉里不好吃,得及时清理干净。”他靠着石头坐下,拍了拍身边:“怕火么?过来吧,一会儿给你尝尝好吃的。”
      
      殷宸都不知道这家伙儿哪来的自信,完全跟她一个蛇精用和人类对话的自然口吻,他就这么相信她的智商能听懂么?她是不是该感觉一点小骄傲?!
      
      殷宸慢吞吞滑到他身边。
      
      阎罗专注的烤肉,甚至从包里翻出一包调料,隔一段时间就在猪肉表面刷一层。
      
      油脂爆炸开的味道伴随着浓郁的肉香飘散,殷宸悄悄咽了下口水。
      
      自从来到这个位面,为了保证人设不倒,她就没吃过熟食—蛇精女王怎么可能会点火呢是吧!
      
      阎罗怕她第一次吃不习惯,特意烤的半生,然后扯了张大叶子撕下野猪半条后腿递给殷宸:“尝尝。”
      
      殷宸矜持的接回来,装模作样的嗅了嗅,然后一口咬上去,眼睛瞬间就直了。
      
      这喷香……不敢相信!
      
      殷宸没想到这阎罗杀生是一把好手,厨艺更是优秀!
      
      殷宸吃的满嘴流油,一根比她脑袋大的猪后腿,她用那张樱桃小口硬是没多大功夫就啃完了。
      
      啃完后,她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看向阎罗。
      
      阎罗吃的速度也快,但和这非人类那是没法比了,他又割下来一小块肉,然后把还剩大半的猪骨架都往她的方向推了推。
      
      殷宸怀疑的看了看他的肚子,想想他前几天的饭量,觉得自己不能无耻到和伤员抢营养,扭了扭头—不吃了!
      
      阎罗勾了勾唇:“那你便去再抓一只来,我烤的很快。”
      
      这个主意好!
      
      殷宸飞蹿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拖着一大堆东西回来了—除了肉多的野猪、羚鹿,还有肉质更细嫩的几种鸟、啮齿动物,甚至连鱼都拍晕了几条!
      
      阎罗也不嫌麻烦,一一架在火上烤,这次烤的更熟,香味也更浓,那油滴下来的景象,看的殷宸是目不转睛!
      
      一人一蛇精,把东西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堆骨架。
      
      殷宸吃了这些天来最幸福的一顿,吃饱喝足后整只蛇懒洋洋盘在石头上,脸颊被火光映的红彤彤的,泛着一股餍.足的意味。
      
      阎罗又捡了些木柴堆起来用来烧,天已经彻底黑了,路途难行,今晚就打算在这里过夜了。
      
      他把火生好,回过身来,就看见殷宸攀在石头上慵懒的模样。
      
      终是没有耐住,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八点还会有一章,明天是晚上六点和九点,大家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