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走出集市,许苑跟着凌恒昭又去看了坐落在落日城的道盟分部,看着眼前恢弘特殊的建筑,周围肃穆的环境和严密的看守,她心里再次回想起道盟的资料。
      
      这个修仙世界和她以前看过的修仙小说有很多共通之处,但也有明显的差别。
      
      最大的一点,就是道盟。
      
      凌驾于所有门派家族势力之上的道盟。
      
      十三万年前,沧源界还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也有四门三宗的存在,魔族和妖族还有人族作为沧源大陆最大的三个种族,为资源更是纠纷不断。
      
      直到,外敌入侵。
      
      所有修炼人士都知道除了沧源界肯定还有其他小世界,别的不说,飞升后的仙界就是一个,那些飞升前辈虽然不能再下来,但付出点代价还是可以送点资料东西的。
      
      沧源界的灵气值和资源都算可以,走出的仙人也多,一般小世界根本不会打它的主意,谁知,沉浸在自家地盘修炼的他们就那么直接的被人打到了家门口。
      
      那一战可谓惨烈,在天日城的道盟总部至今还屹立着刻有当年做出大贡献的修士名字的石碑。
      
      而道盟的雏形也在这场战争中诞生,各族摒弃了成见,全力驱赶入侵的敌人,终于打胜了这次世界之战。
      
      战后看着被破坏严重的大陆,剩下的大能一起商量,最终提出道盟的理念。
      
      门派家族依旧存在,但要受道盟管制,道盟成员不限种族,只看能力,为了防止谋私利,还制定了严格的审查制度。
      
      当时肯定也有反对的声音,但都被大能们一力镇压。
      
      创立道盟没多久后,沧源学院也随之诞生。
      
      只收最顶尖的天才,严苛的毕业条件,庞大的资源倾斜,这沧源学院就是沧源界的未来。
      
      后来慢慢演变,沧源学院成了所有门派家族的向往,门派里要是有了符合录取条件的,那第一时间就会送去沧源学院。
      
      这已经成了判断门派家族未来发展能力的标准。
      
      而从沧源学院毕业后的大部分修士都会选择在道盟任职,虽然因为制度不能给培养自己的门派家族谋私利,但光他的存在就是一种福利。
      
      在许苑看来,这就有点像自己以前世界的学校制度,大家分别在不同的小学上学,然后特别优秀的就能上中学,而出了这个人才的小学就会挂出横幅,“恭喜我校xxx升入中学。”
      
      这就是一个活字招牌啊,会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来这里入学。
      
      而且如果运气好,那位人才是个感恩的,那回母校演讲、参观、捐款都可以有。
      
      又是一个良性循环。
      
      像许苑和凌恒昭两人正式入学学院后,相信一些消息灵通的势力就会去结交昇阳派。
      
      “苑儿?”
      
      耳边传来师兄的声音,是自己想的入神了,许苑抱歉一笑,“不知道沧源学院是怎么样的。”
      
      凌恒昭了然的点点头,“苑儿这么聪明,一定没问题的。”
      
      许苑对自家师兄的盲目自信有点不好意思,她虽然十六岁筑基,但对天才云集的沧源学院来说应该也还好吧?
      
      算起来师兄更是厉害,十五岁筑基,三十未到就已经筑基后期,要不是为了她,估计现在早就在沧源学院大放光彩了。
      
      许苑努力修炼未尝没有这个原因在。
      
      凌恒昭当年筑基时许苑才两岁,许母因为诞子修为不稳只能闭关,不放心其他人照顾,他就没选择马上去学院,而是专心照顾起许苑。
      
      等许苑稍稍“懂事”点后也多次让凌恒昭上学去吧,许父许母掌门等人更是多次相劝,可惜某人意志坚定。
      
      看许苑天赋很不错,凌恒昭直接表示要和许苑一起上学院。
      
      许苑:“……”
      
      这么一座大山压下来,她能怎么办?要死要活只让凌恒昭答应要是她在他二十九岁前还未筑基,那凌恒昭就必须去学院。
      
      也许是压力产生动力,许苑还真赶上了末班车。
      
      而且她猜测,也是因为这件事,许父许母才产生了那个念头。
      
      把脑中乱七八糟的东西甩掉,许苑认真听着凌恒昭说起一些落日城的典故,不得不说,那干净清爽的嗓音配上师兄缓急有序的语调,她很快沉浸到故事中。
      
      大师兄看样子没丢下当年给她讲睡前故事的本事。
      
      “道友,好见识。”讲完一段,专注的许苑突然被旁边的声音打断,下意识皱了下眉然后看向出声的来源。
      
      “对不起,我无意窃听,只是,只是……”似乎是被突然转头的许苑吓了一跳,那人竟然结巴了。
      
      “无事。”凌恒昭斜跨一步,挡住视线,然后又侧头对许苑说:“走吧。”
      
      “好。”许苑应声,她只瞄到一眼,样貌还算可以,不过脸色苍白看起来有点不足之症。
      
      那人似乎也看出许苑两人不想搭理他,很是自觉让到一侧,不挡着他们,但也不离开,就那么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许苑没有回头,传音道:“这人好奇怪。”视线这么明显,她背上没长眼睛都有感觉了。
      
      “嗯,静观其变。”凌恒昭回完这一句后就不再说话,这气息,这么快就找过来了,看样子刚刚给的教训还不够吗。
      
      等两人彻底远去,那名出声男子旁边又多了一人。
      
      “怎么样?搭讪成功了?”调笑的语气,不过说完后他又马上咳了一声,两人的脸色是一样的苍白。
      
      “近距离看更美了。”出声男子一点都没有刚刚的腼腆,语气中满满都是感兴趣,“而且他们也是去沧源学院的。”
      
      “又美天赋又高,我也没在那些人里面看到过她,背后势力应该不大,这简直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娘子啊。”
      
      这两人俨然就是当时许苑他们刚出传送阵时在窗户后面讨论的两人。
      
      “哈哈哈,咳咳,人家旁边可是有个相貌不输给你的,而且我问了人,修为已经筑基后期了,就是不知道年纪。”
      
      “哼,都筑基后期了,肯定过三十岁了,估计就是送人去学院的。等到了学院,那美人身边没人,我这个一面之缘的人不是刚好可以认识一下。”
      
      “哟,想的倒是挺好,那我就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了。”
      
      “这事不急,你把消息传回去了没?”
      
      “传了,也不知道哪个胆子这么大敢暗算我们。”
      
      ……
      
      两人边传音边离开,还在讨论是不是哪家想断了他们的学院之路,越想越是可恨。
      
      真正的始作俑者凌恒昭右手食指微微一动,一缕清风就消失在空气中,竟然也是去沧源学院的,那倒可以好好玩玩。
      
      既然想打许苑的主意,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看那人腰间玉坠上的花纹,应该是玄雾花氏族人,这族人擅长炼丹,族中多丹痴,不喜争斗。
      
      心中回忆关于花氏的各种信息,上辈子有这么两个人吗?
      
      凌恒昭念头闪过,算了,记不得那就是无关紧要的人,这花氏,不足为惧。
      
      眼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两人也不再闲逛,而是直接回了客栈。
      
      和凌恒昭告别后,许苑回到房间坐在桌旁,先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今天淘到的那个残缺阵盘。
      
      她的空间戒指是许母给的,面积只有二十几个立方,放些常用的东西倒是够了,再大的价格就贵。
      
      许父那倒是有个千立方的,不过听说也是付出大价钱来拿到的。
      
      开了一息小差,许苑将注意力重新放到阵盘上,她双手一点点感受触摸阵盘残留的纹路痕迹,脑中已经同步出现一个相同的阵盘模型。
      
      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感受三级阵盘,果然不是一级二级能比的,里面的灵力链接输出更复杂,稍有不慎,恐怕会直接爆炸。
      
      大约就这么静静感受了一个时辰,许苑脑中的阵盘也连上了最后一点。
      
      “叮。”她仿佛听到了这一声。
      
      这个修补方法应该可行,于是许苑开始翻自己的空间,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少,但有用的也就那么两样。
      
      这个阵盘还缺一个阵眼,许苑是想用上品灵石做眼,这样能发挥它的最大功效,可她身上……
      
      一块上品灵石都没。
      
      师兄那倒是有十块,是许父他们给的备用金,许苑要是去要,师兄肯定会给,然而她要怎么说这个阵盘的事呢?
      
      许苑可不觉得光凭自己看的那几本阵法书就能让人这么快修复好一个三级阵法。
      
      想想后事的麻烦,她还是将阵盘重新放回了空间。
      
      沧源学院资源丰富还有各式各样的任务,她到了那再去努力赚它个一块上品灵石吧。
      
      放下这件事的许苑回到床上,开始闭目养神,体内的灵力缓慢又均速的一圈圈循环,这就是她的睡觉了。
      
      另一个房间的凌恒昭则是睁眼看着手中被他淘来的聚魂草,那时候自己用尽办法求聚魂草不得,但这辈子,这么简简单单就拿到一株。
      
      果然,从他改变门派的命运成功那一刻开始,这世的发展就完全不相同,想到隔壁的许苑,凌恒昭嘴角上勾。
      
      她不就是自己改命的最好证明吗?
      
      将聚魂草放回空间,凌恒昭闭上双目,开始思考进学院后那个秘境的事,他特地留在门派里等了十多年,就是怕时间不对就没办法像上辈子那样拿到那件东西。
      
      它可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好伙伴,一定不能出意外。

  • 作者有话要说:  圆圆:我以为你是等我,没想到我只是借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