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双标现场 ...

  •   
      听到梁药说想来他家,楚昼微微一愣,没有马上回答。
      
      赵亿豪倒很兴奋,“那敢情好啊,明天休息,我们今天正打算放学后去阿昼家玩,女神你也一块啊!”
      曹博拿手肘捅了他一下,“你疯了?阿昼怎么可能会让女生去他家,清醒一点。”
      赵亿豪反应过来,讷讷开口:“对哦,也是。”
      谁不知道楚昼讨厌女人。
      
      贺云东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可最终什么都没说,叹了口气。
      
      气氛有点凝滞。
      
      “可不可以嘛?”梁药似无所觉,歪头冲楚昼笑得灿烂,牙齿洁白无比。
      楚昼垂眸,静静看着她,又长又密的睫毛覆盖下来,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梁药自动把他的沉默解读为默许,高兴地弯了弯眼睛,加快速度吃饭。
      “……”
      
      赵亿豪他们一直在等楚昼拒绝,可等啊等,等到梁药饭都要吃完了,他老人家还是不动如山,连半个字都没说,慢条斯理地嚼着米饭,好像真的默认了一样。
      
      有!情!况!
      他们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浓浓的惊悚,赵亿豪虽然平时总会打趣楚昼是不是对女神有意思,但都是玩笑成分居多,楚昼什么情况他最清楚不过,对女生厌烦至深,避如蛇蝎,也难怪他妈天天着急给他找对象。
      可现在,他竟然主动,哦不,被动邀请一个女生去他家!
      难以想象!
      
      有那么一瞬间,赵亿豪怀疑楚昼被魂穿了,他小心翼翼地确认:“阿昼,你真的愿意让女神去你家?”
      
      楚昼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吃饭,眼皮都没抬一下。
      
      到底啥意思啊?
      兄弟三个又对视一眼,实在搞不懂楚少爷这是闹哪出。
      
      “那个,”苏浅听到梁药要去楚昼家玩,也有些意动,“我能跟着雯雯一起去吗?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不可能。”楚昼毫不犹豫拒绝,终于开了金口。
      
      “……”
      赵亿豪:“我好像又见证了一个大型双标现场。”
      梁药异常感动:“昼昼,我就知道我对你来说是特别的,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不要害羞嘛,来,大声告诉我,是!不!是!”
      
      楚昼却答非所问:“我从来不会让女生来我家。”
      梁药:“我知道啊,所以你肯定喜欢……”
      楚昼淡淡打断:“所以你在我眼里就不是个女的。”
      
      梁药:“???”
      我信你个鬼哦。
      大家都那么熟了,真诚点不好吗?
      
      不管怎么样,梁药还是很开心,感觉离攻略成功又近了一步。
      
      下午放学后,梁药背着粉色书包,厚着脸皮跟在楚昼后面,犹如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
      贺云东和曹博都说临时有事,来不了,所以去的人只有他们和赵亿豪。
      
      楚昼身边鲜少出现女生,所以出学校的路上,梁药也享受了一把走红地毯的滋味,周围数百道目光震惊地望过来,她神情自若,从容微笑,纤细的手指优雅地将粘在侧脸的发丝拨到耳后,故意露出自己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完美容颜。
      美丽,知性,矜持。
      整个人的气质就像传闻中的梁雯那样。
      是当之无愧的女神。
      
      楚昼耷拉着眼皮,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余光瞥见她的脸,“你笑得那么恶心干嘛?”
      梁药:“……”
      楚昼:“好丑。”
      
      梁药面无表情地收起笑容,所以说她才讨厌直男。
      你特么这个时候话就挺多啊!
      明明平时怎么哄都难开金口。
      
      楚昼看着女孩气鼓鼓的样子,唇角微弯,弧度很轻很淡,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
      
      梁药一直都听说楚昼家里很有钱,家住豪宅,有矿有山,每天都有专车接送,就跟小说里的豪门少爷似的。
      
      不过一中有钱的人多了去了,每天接送小孩的车辆也很多,梁药早就见怪不怪,兴致冲冲地猜测接送楚昼的座驾会是什么车。
      兰博基尼,玛莎拉蒂,还是法拉利?
      
      嗯,有钱人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当梁药看到楚昼走向校门口一辆白色丰田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恰好停在它旁边的是宝马和大奔,越发衬得它朴实无华。
      
      ……果然一切皆有可能。
      
      有钱人是不是都喜欢玩返璞归真这一套?
      梁药想到马爸爸都骑过自行车,默默接受了这个设定。
      
      车门已经被司机打开,赵亿豪很有自知之明地坐进前座,楚昼坐后座,梁药则坐在了他旁边。
      司机看到竟有个女孩子钻进来,吓得不轻,“小少爷,这是?”
      “客人。”楚昼淡淡开口,意思不言而喻。
      
      司机便没问了,沉默地发动车子,表面平静,内心惊涛骇浪。
      那个向来讨厌女生的小少爷竟然带了一个女生回家?太不可思议了!
      
      梁药从小到大都晕车,而且是比较严重的那种,车子没开多久她就感觉到了恶心,有种想吐的冲动。
      她暗暗皱眉,也没那个心思骚扰楚昼了,歪着脑袋靠在软软的车垫上,紧闭双眼努力把那股冲动压下去。
      
      身旁难得那么安静,楚昼侧头看了梁药一眼,发现她脸色苍白,像是身体不舒服,他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地打开了半边窗户。
      
      “嘶,好冷啊,”前面低头玩手机的赵亿豪一个哆嗦,嚷嚷道:“阿昼你开窗干嘛啊,关了关了,冷死了!”
      楚昼懒散望向窗外,薄唇微张,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私家车缓缓驶进市中心的别墅区,中途梁药睁开眼睛,无精打采地瞅了眼窗外。
      
      一栋栋高大漂亮的白色洋楼从眼前略过,被绿化带划分开来,路边种植着名贵的树木和花朵,远处还有一片湖,波光粼粼,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好在梁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享受着风吹在脸上的感觉,懒懒打哈欠。
      殊不知旁边的楚昼一直在看她。
      
      少女乌黑的长发被风吹了起来,散在空中,若有若无的玫瑰清香在车内缓缓流动,她趴在窗边,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白皙的脸上,表情惬意又慵懒,有种空灵的美。
      
      楚昼看了好一会儿,见梁药脑袋动了动,似乎要把头转回来,才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神情有些不自然地揉了揉发烫的耳朵。
      
      车子停在了地下车库。
      梁药下车,好奇地跟着楚昼,经过层层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防卫系统,进入他家的别墅。
      
      她随意打量了几眼。
      很空很大的房子,装修得细雅精致,暖色调为主,地上铺着淡黄色羊毛毯,能看得出来主人是个温柔细腻的人,就是没什么人气,梁药连帮佣都没看到一个。
      
      “那我们就开始吧。”
      赵亿豪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过书包翻了起来。
      “嗯。”楚昼坐在他对面,也拿过了书包。
      
      “你们是要玩什么游戏吗?”
      梁药兴奋起来,拿出手机,“玩什么,来啊,加我一个!”
      这是一个了解楚昼兴趣爱好的好机会!
      
      刚这么想,她就见楚昼不紧不慢地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数学练习册。
      梁药:“……”
      她又看向赵亿豪,发现他不仅把数学作业拿出来了,还同时拿出了英语、语文、物理……等多门作业。
      
      梁药木着脸:“你们在干嘛?”
      “写作业啊。”赵亿豪理所当然道,“来阿昼家不就是为了写作业,不然来干嘛?”
      梁药:“……”
      她终于明白曹博和贺云东为什么不愿意来了。
      
      赵亿豪眉飞色舞道:“有阿昼在,我们今晚就能把周末的作业全部做完,然后痛痛快快地玩两天,嘿嘿,我是不是很机智!”
      
      “啰嗦。”楚昼又拿出了笔,看了梁药一眼,“不坐?”
      
      “……坐、坐。”梁药木然地抱着书包,一屁股坐在了赵亿豪旁边。
      
      楚昼微微挑了下眉,看着她。
      
      “你坐我旁边干嘛?”赵亿豪有些受宠若惊,“终于发现我的魅力了?”
      
      梁药当然是怕被楚昼发现她啥也不会写然后露馅,她随便编了个理由:“我是为了看清昼昼的全脸,坐他旁边只能看到侧脸。”
      赵亿豪:“……你对他真是爱得深沉。”
      
      楚昼平淡地拿笔敲了敲桌子,“好了,开始吧。”
      
      梁药默默把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心里已经有了想回去的冲动。
      我他妈为什么要帮梁雯写作业?
      最重要的是我没一道题会做!
      最苦逼的是我还要装作会做的样子然后偷瞄旁边人的答案!
      最可怕的是她未来的妹夫大人就像是监考老师,面对面监督她的一举一动。
      
      好想回家……
      
      期间赵亿豪缅着脸来问题目,“女神,这道题怎么做啊?”
      梁药头也不抬:“问学神去。”
      “他总骂我笨。”
      梁药只好看了眼他的题目,从第一个字起就没看懂,她冷漠道:“这种题都不会做,你是猪吗?”
      “……”
      赵亿豪又去看她的作业,发现她和他的进度一样,前面问题的答案也一样,“咦,你怎么跟我写得一样?”
      “巧合。”
      “错的也一样。”
      “……巧合。”
      
      对面,楚昼抬起了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梁药,然后开口:“过来。”
      梁药:“啊?”
      楚昼淡淡开口:“我叫你坐过来。”
      “……”梁药不情不愿地拿着作业坐过去。
      楚昼问:“哪题不会?”
      梁药见瞒不下去了,干脆道:“你应该问我哪题会。”
      楚昼皱眉,“我记得你考了年级十五。”
      “作弊来的,”梁药在心里对梁雯说抱歉,“为了和你一个班,我什么都愿意做。”
      
      楚昼默了几秒,微不可见地叹口气,换了个问法:“哪里不懂?”
      梁药:“那你就要从初中教起了。”
      “……”
      
      楚昼放下笔,直起身转头盯着她,默不作声。
      
      这招无疑是奏效的,梁药感受到了来自学神的强大气场,为了不暴露更多短板,梁药心虚地转移话题:“对了,你家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平常谁做饭啊?”
      
      楚昼没说话,赵亿豪接的嘴:“请了一个阿姨做饭搞卫生,不过最近她女儿结婚,她请假回家去了,现在在找合适的人顶替一阵呢。”
      
      梁药闻言眼睛一亮,期待地看着楚昼,“那我行不行?”
      楚昼一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的冷漠表情。
      梁药飞快道:“我会做饭会做家务,必要时还能帮你暖暖床,绝对是贴心小女佣的不二人选!”
      楚昼直接拒绝:“不可能。”
      
      梁药泫然欲泣,“行行好嘛,我家里穷,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妹……姐姐要养,再这样下去我连大学都读不起了……”
      
      楚昼现在对她的鬼话是一个字都不信。
      
      赵亿豪却对她口中的姐姐很感兴趣,“你还有个姐姐啊?”
      梁药:“是啊。”
      “长得好看吗?”
      “必须的,比我好看多了。”梁药轻勾嘴角,从不知谦虚为何物。
      “哪天给我介绍介绍呗。”
      “想得美,”梁药真情实感地嫌弃,“她对你们这种小屁孩没兴趣。”
      
      “好了,”楚昼指节轻轻敲了敲桌子,“快写作业。”
      
      “……哦。”
      梁药见逃不过了,深深叹了口气,在学神大人的压迫下,一脸麻木地写完了全科作业,从天亮写到天黑,还特么把语文作业的八百字小作文给做完了!
      
      全部写完后,梁药的灵魂将近虚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下次再来我他妈就是狗!
      
      不多时,玄关传来开门声,一道温柔的声音传过来。
      “儿子,我回来了,你带同学到家里玩了吗?”
      
      声音有点耳熟。
      梁药闻声望去,看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走过来,波浪卷,丹凤眼,身材窈窕,打扮时尚又年轻。
      
      梁药表情呆滞地看着那张脸,眼熟得不能再眼熟,她今天还在苏浅的明信片上看到过。
      
      “舒……舒又曼?”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文开《白莲花失忆后》求个收藏鸭
    1、阮黛是朵白莲花,像所有狗血小说里映衬女主存在的女二一样,她疯狂喜欢上了班里最帅最有钱的陆曜,毫无尊严追了两年,送过各种昂贵礼物。
    陆曜矜贵冷傲,哪看得上这点破玩意,不屑嗤笑,从没正眼看过她一眼。
    后来阮黛出车祸,醒来后选择性失忆,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陆曜。
    闺蜜把她追陆曜的事说了。
    阮黛不敢相信:“你确定说的是我?简直又蠢又毒,有这功夫我还不如好好学习,比狗男人有用多了。”
    2、后来,阮黛像变了一个人,不仅没再缠着陆曜不放,还拼了命学习。
    陆曜笃定她是在欲擒故纵,懒洋洋与好友打赌:“等着吧,不出三天她就会原形毕露。”
    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阮黛鸟都没鸟他一下,忙得不可开交,和暗恋她许久的班长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追在新来的帅哥老师后面请教题目;没两天又和年级第一的学霸同进同出,当天还一起回家。
    ……
    陆曜脸色一天比一天黑,就在他要坐不住时,远远看到阮黛走过来,软声喊道:“陆曜,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陆曜心想她果然原形毕露了,轻勾唇角,好以整暇问:“什么?”
    “可以把我之前送你的限量版球鞋,卡地亚手表,爱马仕皮夹……还给我吗?”
    阮黛只要想到别人说她以前送了那么多奢侈品出去,心就在滴血。
    “我最近手头有点紧。”
    陆曜:……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走开,请让我独自美丽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