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 ...

  •   经理刘越递给林莜莜一份文件,说,“这是一份嘉信小区6栋504房间的六十平方全屋定制,这个任务你来做。”
      
      林莜莜接过文件翻开,看了下房屋主人的房屋装修要求,是她的范围之内的,林莜莜合上文件,抬起头对刘越点了点头,说,“行,这个任务我接。”
      
      “好好干,这个月争取拿多点提成。”
      
      听到刘越的话,林莜莜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就算她这个月提成再高,也经不起沈墨扣啊。沈墨这个狗男人,总是能找到各种各样扣她钱的理由,心累。
      
      刘越似乎感觉到了林莜莜情绪不对,他忙问道,“怎么了觉得这个任务有点难
      ”
      
      “没有,没有。我是因为私人的事情导致最近的情绪都不高。”
      
      “原来如此。等等记得联系客户”
      
      林莜莜抬起手,给刘越比了一个“OK”的姿势。
      
      刘越还有其他工作要忙,他交代完这个工作后便走开了。
      
      刘越一走,林莜莜立马投入了工作状态,她翻到文件上房屋主人的联系方式,熟练地用工作号添加了房屋主人,房屋主人很快就通过了她的好友验证。
      
      林莜莜手指飞快敲打键盘,发了一段话过去:你好,我是裕风全屋定制设计部设计师林莜莜,我接到了你的全屋定制,下面想跟你沟通一下房屋定制事宜,想问下你现在有空吗?
      
      房屋主人很快回她:我有空,我们现在聊吧。
      
      林莜莜:这边看到你钟意的全屋定制风格是天水一方和星光璀璨,想把两者风格糅合一起设计,是这样的么?
      
      房屋主人:对,儿童房和客餐厅用星光璀璨,我女儿特别喜欢这个风格,其他空间用天水一方。
      
      林莜莜:这个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有空呢?我需要到房屋进行查看房屋格局,朝向,对房屋每个空间量尺,了解清楚房屋的整体后才能进行房屋的全屋设计。
      
      房屋主人:明天星期六,我一整天都有空。
      
      林莜莜:好的,那约早上九点可以吗?
      
      房屋主人:可以。
      
      下午下班的时候,林莜莜又洋洋洒洒地写了2000多字的工作日志交上去,她就不信这次沈墨还有什么理由要扣她的钱?
      
      林莜莜哼着小曲,把东西收进包包里面,背起包包下班了。
      
      她走到电梯前的时候,发现电梯前架着一个黄色的牌子,牌子上面写着:“电梯故障维修,请走楼梯通道,多不便之处请见谅”
      
      好吧,电梯早不坏,晚不坏竟然在她下班要坐电梯的时候坏。
      
      权当锻炼身体了。
      
      林莜莜脚步一转,迈步往楼梯方向走去。
      
      她边走着楼梯,边扯开包包想拿出手机,却一个不小心,把包包里面的小草人也给扯了出来,小草人在地上滚了十几圈后停了下来。
      
      林莜莜蹲下身刚想捡起小草人时,一双漆亮的皮鞋就停在了她的跟前。
      
      皮鞋的主人比她更快地蹲下身,捡起来那个小草人。
      
      林莜莜动作僵硬地一寸寸抬起头往上看,看到了沈墨正冷着一张脸,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她的小草人。
      
      林莜莜抬起手想把小草人给抢回来时,沈墨举高了手臂,让她怎么都拿不到小草人。
      
      “林莜莜,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恶毒到了这个地步。”
      
      林莜莜,“……”
      
      “扎我小人?”
      
      林莜莜低下头,心里的弹幕默默闪现出来,谁叫你扣我工资,我不扎你小人还能扎谁的!
      
      沈墨的声音徒然又冷了几分,“呵,没话说了吧。看来钱还没被扣够,才会如此胆大包天地对上司不敬。”
      
      沈墨这句话后,林莜莜的眼皮忍不住地跳了几跳,听沈墨这话,他又要扣她的钱
      
      林莜莜刚想完,沈墨冰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再扣一百块以儆效尤。”
      
      林莜莜,“!!!”
      
      “一百块!”林莜莜猛地喊出了声音,“我已经被扣了三百了,再扣一百就四百了。”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沈墨的脸慢慢靠近林莜莜,眼看两人的脸就要贴在一起了,林莜莜赶紧往后退去,被沈墨逼到了楼梯小角落里,沈墨的手撑在她的耳朵旁,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说,“你扎我小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后果呢?你再说说,扣的就不是一百这么少了。”
      
      林莜莜,“……”
      
      沈墨直起身,拿着小草人,迈开大长腿下了楼梯,留林莜莜一个人站在原地咬牙切齿地望着沈墨的背影。
      
      才几天的时间,她就被扣了四百块,工资严重缩水!
      
      啊,真的好想打沈墨。
      
      但他现在是自己的上司,自己奈何不了他。
      
      林莜莜接到安安,和他一起走回去的时候,安安能很明显地感受到林莜莜的情绪很低迷。
      
      安安拉了拉林莜莜的手,狐疑地问,“妈妈你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林莜莜用手揉了揉安安的发顶,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说,“没事,妈妈刚才只是想事情想的入迷而已。”
      
      “噢。”
      
      晚上的时候,林莜莜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两双袜子,接着又拿出了一些针线,坐在床上,细细缝了起来。
      
      不过一会,两双袜子的袜底就被缝上了“沈墨”的名字,林莜莜穿上袜子,站起身,狠狠地踩了几脚。
      
      我踩,我踩,我踩踩踩……
      
      叫你扣我工资,沈墨这个小人。
      
      而这时,门被安安推开了,安安疑惑地问林莜莜,“妈妈,你在干嘛呀?”
      
      林莜莜面色一滞,干笑了两声说,“妈妈在锻炼身体。”
      
      说着林莜莜又用脚踩了几下地板。
      
      安安看得有趣,跑了过来说,“那我也陪妈妈一起锻炼。”
      
      安安和林莜莜在房间内蹦跳了起来,特别是安安,像个小弹簧一样,欢快地跳跃着。
      
      安安本来在地板上蹦跳着,他忽而跑到了床上蹦跳起来,跳起了幼儿园老师每天教的早操,嘴里还附和地哼着歌,让自己跳的早操更有节奏感。
      
      一时间房间内满是安安欢闹兴奋的声音。
      
      有安安这个小天使在,林莜莜的心情瞬间变好了。
      
      林莜莜眼眸含笑地望着安安。安安早操最后一个动作收尾,他眼眸晶亮地望着林莜莜,“妈妈,我棒不棒?”
      
      林莜莜朝安安竖起了两只大拇指,“儿砸,你好棒。”
      
      被赞扬了,安安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安安手抬起作出飞翔状,对林莜莜说,“妈妈,接住我。”
      
      林莜莜双手展开,“来吧。”
      
      安安飞扑进了林莜莜的怀里,林莜莜抱住安安,她用手捏了捏安安肉肉的脸,“儿砸,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怎么这么可爱。”
      
      安安皱着小眉头问,“什么是可爱多”
      
      “一种吃了能让人可爱的东西。”
      
      “那我要吃,我要变得更可爱,这样妈妈就更喜欢我了。”
      
      林莜莜笑说道,“不用吃这个,妈妈都最爱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墨:某个女人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她最爱的人是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