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

  •   晚上的时候,安安又抱着他的小枕头出现在了林莜莜的门口。
      
      林莜莜软着声音跟安安说,“今天妈妈不用做图了,安安不需要陪妈妈一起熬夜了呦。”
      
      安安眨巴着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不是要跟妈妈一起熬夜,是今晚还想和妈妈一起睡。”
      
      今天这么黏她?
      
      林莜莜嘴角漫开了笑意,她拍了床,说,“那快过来吧。”
      
      安安眼睛徒然一亮,他怕林莜莜会反悔,叫他回他自己的房间睡,他赶紧迈着小短腿快速地跑了过来,冲进了被子里面,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地裹了起来,像个小蚕蛹一样。
      
      林莜莜看得有趣,她用手拍了拍安安弓起来的小屁股,假装惊讶地问,“哎呀,是哪条毛毛虫钻进我的被子里了?”
      
      安安不说话,只是咯咯咯地笑起来,一时间房子内溢满了清脆动听的童音。
      
      林莜莜继续用惊讶的声音说,“不说话,而且还笑得这么大声,看来是条坏毛毛虫了,我这就去拿杀虫剂去,让这条坏毛毛虫再也使不了坏。”
      
      “别别别。”安安连忙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仰着可爱的小脸蛋,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似怕林莜莜真的去拿杀虫剂,“是安安小可爱,不是坏毛毛虫。”
      
      林莜莜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安安小可爱鸭,怎么不早说,我差点以为是坏毛毛虫呢。”
      
      安安的身体一蹬一缩,像条毛毛虫一样蠕动着,蠕进了林莜莜的怀里,他的小脑袋在林莜莜的怀里蹭了蹭,用着软哒哒的童音说,“安安是好毛毛虫,不要拿杀虫剂喷我。”
      
      林莜莜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妈妈不拿杀虫剂。”
      
      林莜莜双手捧起安安的脸,在他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口说,“妈妈爱安安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拿杀虫剂喷安安呢?”
      
      听到林莜莜的话,安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林莜莜靠在床头上,安安躺在她的手臂上,林莜莜抽过床头柜上的一本童话故事书,说,“妈妈给安安说童话故事?”
      
      “好呀好呀。”安安鼓掌应道。
      
      林莜莜翻开童话故事书,声音轻柔地说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的国王,他非常喜欢穿新衣服。有天呢来了两个裁缝,说可以给国王做全世界最好看的衣服。”(注:故事来自《皇帝的新装》。)
      
      “真的吗?”安安问道,“他们真的可以做出全世界最好看的衣服吗?”
      
      “接着往下听呦。”
      
      “好吧。”
      
      林莜莜接着说,“国王听到裁缝的话,高兴极了,他立马给这两个人最好的款待。但是这两个人就知道吃喝玩乐,一点都没给国王做衣服。后来,交新衣服给国王的那天到了,这两人告诉国王,这件衣服很特别,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到,愚蠢的人都看不到。”(注:故事来自《皇帝的新装》)
      
      “哇,这么神奇鸭”安安惊讶地喊道。
      
      “然后这两个人从里面拿出了所谓的衣服,国王旁边的臣子们左看右看,都看不见衣服,这两人手上明明什么都没有,但谁都不想承认自己愚蠢,纷纷赞扬裁缝手上的衣服漂亮。”
      
      “为什么没有衣服还要赞扬它好看”安安仰起小脑袋问。
      
      “因为之前裁缝说了,愚蠢的人是看不见衣服的,他们怕别人说他们蠢。”
      
      “原来这样。”
      
      “群臣们都说看见衣服了,国王不想被别人知道他愚蠢,也大赞了裁缝做的衣服好看。到了一年一度庆典这天,国王就穿了这两个裁缝做的衣服去□□了。”
      
      “妈妈,你不是说两名裁缝没有做衣服吗?国王穿什么”
      
      “国王什么都没穿。”
      
      安安,“那国王不就是在全国面前丢脸了吗?”
      
      “虽然大家都没看国王身上的衣服,但是大家谁都不想承认自己愚蠢。只有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指着国王说他没穿衣服。”
      
      安安默了一会说,“为什么只有小孩子说了真话呢?”
      
      林莜莜揉了揉安安的发顶说,“因为小孩子性子单纯,看到什么都会直接说出来,不会假装。”
      
      “噢,原来这样。”
      
      安安安静地躺在了林莜莜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他的眼皮开始打架,彻底睡了过去。
      
      林莜莜望着安安可爱的睡颜,她失笑了一下,拿过被子小心翼翼地盖在安安的身上。
      ***
      早上林莜莜正忙着工作的时候,肖然又给她发消息了。
      
      肖然:总经理叫你去下他的办公室。
      
      林莜莜,“……”沈墨怎么又叫她去他办公室?
      
      林莜莜虽千般不愿去,但沈墨现在是公司的领导,她就算再不愿意去也只得去呀。
      
      林莜莜垮着一张脸到了沈墨的办公室,她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总经理。”林莜莜喊了一声。
      
      沈墨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开,移到了林莜莜的身上。
      
      林莜莜顶着沈墨的逼人视线问道,“是我昨天发给你的清风徐来全屋定制图又需要改?”
      
      林莜莜昨天把“清风徐来”全屋定制图发给沈墨之后,久久也没有得到他的回音,难道真的又要再次修改
      
      “图做得不错,不用再改了。”
      
      有了沈墨这句话,林莜莜瞬间松了一口气。
      
      “那总经理叫我来……”
      
      林莜莜的话还没说完,沈墨转动了一下桌上的手提电脑,手提电脑的屏幕正对着林莜莜,让林莜莜看清手提电脑屏幕。
      
      只见手提电脑上是两个人的工作日志,一个是林莜莜的,一个是市场部的冯佩婉的。
      
      “总经理这是意欲何为?”
      
      沈墨双手交叠放在下巴处,说,“我是想要你看下两者的对比。”
      
      林莜莜:这有什么好对比的?
      
      沈墨似乎看出来林莜莜的心中所想,他沉声说道,“看到别人写的工作日志,你不感到惭愧?”
      
      林莜莜,“……”
      
      “别人洋洋洒洒地写了十五条工作内容,每条工作内容都事无巨细地写明了这项工作的经过,每条内容都是两百多字。你呢,就三条,每条都短得要命。第一条,14个字,第二条,19个字,第三条,26个字,三条一共加起来59个字,别人一条内容都200字了。你真是态度敷衍到了极致。”
      
      林莜莜,“……”
      
      林莜莜缓缓地举起了右手,说,“总经理,你不是工作很多吗?怎么有空数我写了多少字?”
      
      沈墨狠狠地瞪了林莜莜一眼,说,“我这人的领导风格就是要着重抓员工的纪律,像你这样工作态度敷衍的员工,就是我要抓的对象。你不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态度,竟然还有脸来问我为什么有空数你写了多少字?你如果工作态度端正,认真的写好工作日志,我能找你过来谈话?”
      
      林莜莜:好咯。
      
      “至于我为何要数多少数字……”沈墨身体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声音悠悠地说,“我这人的管理理念是严谨,就算是查看员工工作日志这样的小事,也秉承着严谨的态度,这样才能更好地辨别出哪些员工的工作态度敷衍,哪些员工的工作态度认真。”
      
      沈墨用手指指了指市场部冯佩婉的工作日志,说,“你看看别人的工作日志,不但每条内容都详细写明,在日志的末尾还写上了今日的总结,并对工作方面的事情做出反思。你呢,胡乱地写些文字就上来交差了,你不惭愧,我都替你惭愧了。”
      
      林莜莜没说话,默默听着,心里却早已闪出了很多弹幕:五年不见,沈墨变得啰嗦了好多,就像个……老妈子一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