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刀不留人 ...

  •   
      林辰疏已经被黑影亲手杀死在巷子里,温热的血液溅在他手上触感真实,他当时也是亲眼看到对方咽了气息。而且在搜身的时候,那具尸体体温都已经变凉,怎么可能会重新复活?
      
      就算是诈尸,重新复活的身体上也应该会有昨天留下的刀口,但眼前的人完整无缺,脾性和传闻大相庭径,连说话都和昨日听到的略带娘气的语调有所不同,显然和昨天的林辰疏不是同一个人。
      
      不过既然齐康公子让他过来了,不管这个假扮林辰疏的人有什么目的,他都断然不会让这人活下来。
      
      屋子里面传来刀锋摩擦过刀鞘的声音。
      
      刀芒冷然入眼。
      
      陈殊心中一惊,瞳仁急剧收缩,目光飞快地扫过房梁和地面的距离,人已经迅速往门口退去,手往后一探,飞快摸出刚刚从刘伯手里拿来的小刀。
      
      他反应奇快,黑影却冷笑一声,手中刀刃已经铮然拔开,露出三尺柳叶刀身,如镜一般反射屋中情形。
      
      不等陈殊退出房屋,梁上的黑影已经一脚蹬在梁柱之上,整个人竟好似轻燕一般从一丈高的梁顶跃下,手持柳叶长刀,一刀往林辰疏的头颅横劈而下。
      
      ……靠!
      
      来的人的能力远非普通人能比。陈殊见状立时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连忙举起小刀招架。
      
      “铛——”耳边传来刀与刀相撞的声音。小刀不偏不倚,正好挡住黑影柳叶刀的去势。
      
      但饶是如此,陈殊举刀的手只感觉猛地一震,瞬间麻了半边身体。
      
      从林家库房拿过来的普通小刀在和柳叶刀相撞的过程中被对方的刀锋崩出一个缺口,陈殊一眼瞥去,只见铁质的刀面竟然从缺口处开始出现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
      
      这特么什么玩意?
      
      陈殊根本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存在如此强悍之人,毕竟在林辰疏的记忆里,生活固然艰苦,却也没有遇到这种不可抗力的势力。
      
      陈殊咬紧牙关,知道这是在生死关头,不再犹豫,一手抓起从厨房取来的囊中面粉,往黑影脸上砸去。
      
      “哼,倒是会些雕虫小技。”黑影见状微微偏头一斜,手中柳叶刀轻轻一挽,竟将扑面而来的粉尘一劈散开去。
      
      “……”看着对方震散粉团,陈殊眼睛抽搐,手瞬间摸到后腰的木质匕首。
      
      他一开始还以为林辰疏只是死于一场普通的谋杀,可眼下对方强悍的实力和全面的压制,几乎让他确信此人就是林辰疏死亡的真正原因!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林辰疏无力反抗,只能被迫等待死亡降临,留下的只有凝固在脸上不甘痛苦的神情。
      
      而现在,陈殊也同样面对着相同的处境。
      
      想从这样的人手里逃出房间根本不可能,陈殊看着眼前的人,将已经报废的小刀随手丢弃,戒备地看着黑影。
      
      这模样倒像极了遇到危险拱起身子的猫,黑影喉间微微发紧,忽然笑了起来:“啧啧,这副模样比醉梦楼的娘们带劲,看得我都舍不得将你分尸了。”
      
      “……”
      
      陈殊皱眉。
      
      林辰疏的断袖名声到底传了多远,连个杀手都知道。
      
      但陈殊现在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眼前的黑影话毕,长刀又朝自己的脖子一刀砍了过来,宛如催命符,比之前那一刀更快、更迅猛!
      
      陈殊咬紧牙关,猛地抽出木制匕首,挥刀抵挡。
      
      “砰!”这一回,刀与刀相撞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声音却迥然相异。
      
      黑影强大的内力震得陈殊握刀的手虎口崩裂,陈殊忍住疼痛往刀口处看去,只见系统送的木制匕首竟然在此关键时刻牢牢地挡住了黑影的柳叶刀!
      
      匕首的刃面还有木制的纹路,看上去只是朴实的一把木刀。此时它与锋利的柳叶刀刀口相撞,不仅没有像之前的小刀一样破损,反而在陈殊的血液滋润下闪出奇异的淡光。
      
      “!”
      
      陈殊脑海里刹那间涌现出系统之前曾说这刀可以“抵挡一切物理攻击”的话。
      
      黑影显然没想到陈殊竟然还有武器,眉头微蹙,不等陈殊反应,第二刀已经再度劈砍过来。
      
      “砰!”
      
      这一次对方出手已经快得让自己无法识别。可鬼使神差的,陈殊手中拿着的木制匕首依然提前架住了对方的刀。
      
      只是上一次,陈殊侥幸拦下,这一次黑影下手又加重了力道。柳叶刀刀势不止,陈殊用匕首架住刀往后几步踉跄倒在地上,手上伤口裂开长口,整只手滴滴答答地流着血不停地颤抖,而手中的匕首也被对方挑飞开去。
      
      “你真的挺能折腾的。”自己连出两刀都没有将眼前这个看上去瘦弱的普通人杀死,黑影身上的杀气和煞气渐渐浓了起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的男人,慢慢地举起刀。
      
      已经死掉的林辰疏又怂又娘,死不足惜,现在这个倒是烈得有点味道。
      
      只可惜到底还是普通人,太弱了。
      
      刀锋下刀芒锐利,手起,刀落,一道冷光在房间里划过弧度。
      
      也就在这时,被挑飞的木制匕首倏地一动。
      
      “砰!”房间里再度传来一道钝刀入木的声音。
      
      声音中还伴随着一丝细微的崩裂的声音。陈殊本欲抬手抵挡,眼角目光却看见系统给的木制匕首竟然离奇地飞入空中,宛如电视剧里的御剑一样飞行,再度稳稳地架住黑影的柳叶刀。
      
      两刃接口处,平整如镜的柳叶刀面竟然出现了裂痕,紧跟着“嘣”地一声断裂,残刀刀锋直接被木制匕首砍下,往地面掉落。
      
      陈殊:“……”
      
      艹?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房间一时间陷入诡异的静默。
      
      下一刻陈殊瞬间反应过来,抬手抓起地上的残刀,迅速暴起冲上前,刀刃架住了黑影的脖子,一把拉下对方蒙在脸上的黑布。
      
      黑影的脸很快暴露在陈殊的视野里,此人年约三十,面目平平无奇,在林辰疏的记忆里却并没有任何印象。
      
      “说,你是什么人,齐康为什么要杀林辰疏?”难得有这样的时机,陈殊没有时间去研究系统给的木制匕首到底是什么性能,眼下最重要的是对付眼前这个人。
      
      黑影也没想到一把木头刀竟然会起飞,不仅如同妖术一样,而且还能斩断他使用的佩刀。他一时间心神震撼,竟然被林辰疏钻了空子。
      
      他看看林辰疏,又看看林辰疏背后的——妖刀。
      
      妖刀此时已经在空中转了个弯,仿佛生了眼睛一般,慢慢地在林辰疏的身侧悬浮着,诡异、幽冷。
      
      黑影人心中一惊,忽地下意识地反应过来:“原来你诈尸是真的!”
      
      一把木制、木纹的匕首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有如鬼魅,那么它的主人想必也并非常人,或许他之前杀的就是林辰疏,而眼前这个,怕是有什么东西借着林辰疏的身体复活了……
      
      黑影这才发现,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陈殊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残刀收紧了:“齐府最近在做什么?你身手不错,梁上能够来去自如,却要蒙面而行,是不是怕人撞见你的模样……”他说着,顿了顿,眼睛微沉:“你是宫里的人?”
      
      “……”黑影人脸色微微一变。
      
      陈殊原本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只是胡乱猜测试探,但眼前黑影人的脸色,却让他心里瞬间有了个大概。
      
      黑影显然没想到林辰疏会猜到自己的身份,眼神渐渐阴冷下来。
      
      他当初帮齐康追杀林辰疏,是为了帮齐府遮掩秘密,没想到林辰疏非但没死,还引火烧身怀疑到了自己的身上。
      
      此事非同小可,若是让解臻知道自己暗中勾结齐言储,他怕是会死无葬身之地,林辰疏知道自己的秘密,今天必须将此人从世间抹去。
      
      他原先还有意想给对方留个全尸,现在只恨不得将林辰疏大卸八块,让其再无复活可能。
      
      想毕,他垂眼看了眼陈殊威胁自己的残刀,嘴角勾出不屑的冷笑,暗中聚气,忽地朝着陈殊胸口一掌拍出。
      
      陈殊一直注意着黑影行动,见状脸色一惊。他知道自己与黑影人实力有天堑之别,怎敢硬接这一掌,连忙快速后退。
      
      但他退的速度实在太慢,眼看就要被这掌拍上,那悬空的木制匕首竟然瞬间闪现在陈殊前方,又是“啪”地一下挡住了黑影人拍出的罡劲。
      
      “……”系统真没骗他,这东西真能抵御一切物理攻击。
      
      “妖物,去死!”黑影人已留后招,手中竟然忽地一枚袖箭,淬着绿色寒光,往陈殊身上射来。
      
      “嗖——”是袖箭破空的声音。
      
      木制匕首在空中微晃,似乎在嘲讽什么,随后刃尖对着袖箭箭头轻轻一挑,木制刃身往箭尾一拍,那袖箭竟当空转过,直接调转方向,飞快划过空中。
      
      随后空中传来“噗”地一声传来利器入肉的声音。
      
      陈殊一惊,他顺着袖箭回射的方向看去,只见之前的黑影人喉间竟然插上了自己射出来的暗器。
      
      袖箭插在黑影人的喉咙里,开始有红色血迹渗出,很快那血变成黑色。
      
      箭上有毒。
      
      黑影怒目圆瞪,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嘴唇很快染上青紫色,随后仰面砰然倒地。
      
      陈殊愣住,看看在空中的匕首,又看看对面倒下的身体,隔了一会儿,他才慢慢了走过去,只见倒下去的黑影此时张嘴睁眼,脸上表情惊骇,却已经没有了生息。
      
      木制匕首慢悠悠地又飞到了陈殊的身侧,和陈殊一起看尸体。
      
      “……”陈殊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飘着的匕首,好半天才卡出句话来,“你把他杀了?”
      
      木制匕首本在空中飞着,闻言摇摇晃晃地飞到陈殊的腰间,往陈殊的腰带上一插。
      
      然后,它就不动了。
      
      ——假装自己是一把普通的木匕首。
      
      “……”
      
      陈殊感觉自己腰带里别着的是个大杀器。
      
      他慢慢地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手疼起来。
      
      刚刚和黑影人对峙,他虎口处裂开一道深痕,再加上后面取残刀威胁对方,手上免不了被刀口划伤,此时手上正滴答滴答地往地上淌着血。
      
      房间里也是一片狼藉。和黑影打斗后,原本桌子上的新茶具也摔碎了,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瓷。
      
      陈殊站在房间里面皱眉。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外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大少爷。”门外有丫鬟喊道,“大少爷,在吗?”
      
      陈殊目光一凝,没有回答。
      
      丫鬟见没人答应,却继续地敲门道:“大少爷,我刚刚听到你屋里有动静,你在吗?”
      
      刚刚路过林辰疏的房间,丫鬟好像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此时听里面的人没有答话,正欲看看究竟。
      
      谁成想她刚刚要推门,门却忽地开了。
      
      “什么事。”林辰疏在门里面站着,看了眼丫鬟。
      
      丫鬟“哎呀”一声,连忙站稳了,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想往里探。她一边看,一边冲着林辰疏笑道:“大少爷,是老爷从外面回来了。老爷说午膳一起吃个家宴,夫人就让我过来唤你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陈殊:艹,这是武侠小说?
    作者:殊哥,你怕是有什么误解
    陈殊:?
    作者:这是爱情小说
    陈殊:……???
    *
    感谢浮白曲大大的推荐~
    *感谢在2020-02-22 10:11:44~2020-02-23 00:24: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卿肆小宝贝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方流水 2瓶;小凉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