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金榜题名 ...

  •   
      榜眼,是科举的第二名。
      
      只不过以陈殊对林辰疏记忆的理解,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在学堂时便没有心思读书,也并不像是个学霸的样子,就算是考进士也非常困难,现在怎么可能会中榜眼的位置?
      
      陈殊的眉轻轻挑起。
      
      人群随着金榜公布、白日初始慢慢地变得人多起来。放榜后不过一会儿,远处青石街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与喧哗声,有人闲步自外而来,一边聊天一边说笑。
      
      “李公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次金榜状元之名,合该落在李兄身上吧?”远处,说话的声音传入陈殊耳里,竟十分熟悉。
      
      陈殊回头望去。
      
      “齐公子切莫捧杀我。要说学识渊博,这京城谁人不知你满腹经纶,金榜三甲,也必然有你齐康的名字啊!”与之谈笑之人欣然接话。
      
      “邺之,你这京城第一才子就不要取笑于我了。”
      
      “哪里哪里,是齐公子太过谦逊了。”
      
      两人互相一语,已经施施然站在榜前。榜前有不少路人、考生见状,眼前皆不由得一亮,有人为他恭敬地让出一条道来,边让边笑道:“哟,齐公子,您也来亲自看榜啦?”
      
      陈殊眼神微沉,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只见新来的一波人中,一人鬓发往后疏得整齐,玉制发冠束起,眉目间有一丝傲睨自若,此时听闻众人声音,他撑开手中折扇,轻轻摇起,淡笑不语。
      
      这人模样,就算陈殊今日是和此人第一次照面,也很快就认出来其是林辰疏之前出柜对象,当朝齐太尉的儿子,齐康。
      
      齐太尉是当朝辅佐天子的三位重臣之一,旁人为齐康绕道并不稀奇。
      
      他身后还跟着齐府的护卫,身边的小厮已经挤进人群为主子看榜。他在外面摇了摇折扇,忽地察觉到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却并没有在意。
      
      金榜三甲赐进士及第,名头要比其他进士大上很多。齐康视线在榜首落下,很快笑道:“状元果然是李公子,恭喜恭喜。”
      
      “哈哈,是借齐公子吉言。齐公子,你可有看到自己名次?”
      
      李邺之的排场对比齐康稍微逊色,不过此时他人逢喜事,精神百倍,如今自己名次已定,便不由得为身边这位太尉之子看起榜来。
      
      他目光从自己的名字缓缓下移,慢慢地落在榜眼的位置上,随后看到其下写着的名字时,忽然微微一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咦?怎么回事?榜眼居然是林辰疏?”
      
      林辰疏断袖之名就是从他们这一届考生中传出来的,李邺之初一看到,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
      
      齐康也是一愣,他目光飞快地落在林辰疏的名字上,脸色瞬间一变,眉间闪过一丝惊疑,紧跟着很快重重锁起,并没有言语。
      
      他目光盯着林辰疏的名字好一会儿,这才慢慢下移。
      
      第三名写着的名字依然不是他。
      
      前去看榜的小厮焦急地从人群中跑出来:“公子,我、我把榜前三百的名字都看了两遍,好、好像没有看到你的名字。”
      
      齐康手里原本摇着的折扇打住。
      
      他不语,旁边李邺之已然震惊道:“怎么可能?就林辰疏那种不入流的贱业都能考中,以齐公子的才华怎么可能没有三甲位置?莫不是那试官批错了卷子?!”
      
      金榜上有玉玺加盖,就算是考官批错卷子,有皇印在侧,名次名字都已经是盖棺论定的事情。
      
      榜上有的则有,无的则无。
      
      只是李邺之说话声音颇大,榜前的一干人听了,点头的点头,赞同的赞同,一时之间“林辰疏”的名字又讨论了起来。
      
      齐康用力地握紧手中折扇,只有他知道在此次金榜提名前,这位中榜的林辰疏已经死了,还是被他下令杀死的。
      
      这次的榜眼为什么会是林辰疏?
      
      他蹙眉。
      
      人群中忽然有人的叫声把他的思绪完全从泥沼里拉出来。
      
      “啊!那不就是那个姓林的?!”人群中有人叫道。
      
      “!”
      
      众人一愣,纷纷地往叫声的方向巡视过去,在金榜人群的后方,一个身段高挑身材单薄的身影站在角落里,那人扎着马尾,长衫的袖口被撕破一块,青衫的衣服也没有像文人一样被理得一丝不苟,反而松松垮垮地塞在腰间,显得非常随意……
      
      而那人的脸——林辰疏的脸长得很是秀丽,此时大概是知道有人看出来,他抬起眼,眼珠从落在齐康的视线上微微一转,一一扫过众人,很快又转了回去,重新落在了齐康的身上。
      
      轻描淡写的眼神,配着懒散破顺的衣服,竟然完全没有传说中畏手畏脚嚅嚅嗫嗫的样子。
      
      齐康也闻声往众人视线集汇处看去。他不信此时会有林辰疏出现在金榜开榜的地方,觉得大抵是有人认错人而已。
      
      想着,也就看了过去。
      
      然后,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喝!
      
      齐康双眼登时圆瞪,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表情猛地僵硬,连带着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旁边的李邺之本来也随着众人在看林辰疏,此时却被齐康的反应唬得一跳,连忙问道:“齐公子,怎么了?”
      
      齐康内心涌起惊涛骇浪,脸色苍白无比,如同受到了什么惊吓。
      
      陈殊将齐康的反应看在眼里,听到李邺之说话,忽地一笑,随后伸手往身后的长发轻轻一掳,捏着一小撮放在指尖把玩。
      
      “是啊,齐公子,别来无恙。”陈殊冲齐康扯出一个笑容。
      
      他是学着林辰疏平日里最常用的动作,但他本人和林辰疏气质南辕北辙,此举在众人眼里竟然一点都不像女人,反而有一种大大方方的感觉,看上去更有三分温良,七分无害。
      
      李邺之看得呆了一下。
      
      但这个动作在齐康眼里却如同见到了一个厉鬼。他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目光猛地落在了林辰疏的脖子上。
      
      林辰疏的脖子细细长长,没有一点刀疤。
      
      怎么可能?
      
      那具尸体明明确认已经死了。
      
      他当时就在旁边,虽然没有进那条巷子,可也听到对方被割喉和血液喷溅的声音。
      
      “你、你怎么在这里?”齐康艰难开口,声音里有一丝恐惧。
      
      脖子上属于男人的喉结慢慢地动了一下,属于林辰疏的声音也跟着笑了声:“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今日人生四大喜事我占了一喜,在这里当然是和齐公子一样,前来看榜的。”
      
      陈殊微微一笑。
      
      当然了,来此之前他也不知道林辰疏会中了榜眼,实际上,他此行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见一见齐康。
      
      只有知道林辰疏已经死了的人看到他诈尸才会害怕,齐康看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来昨天林辰疏的死确实和他有关系。
      
      陈殊按了按隐藏在腰间的木质匕首。
      
      齐康也瞪着眼睛,死死地看着陈殊。
      
      两人之间的视线碰撞对于齐康来说过了很久,但对于旁边围观的人来说只隔了一息时间。
      
      隔了这一息,有人来到张榜墙,一眼就看到此时众人的焦点。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他看见林辰疏,很快加快脚步走过来。
      
      “大少爷,老奴可算找到你了。”
      
      那人拉住陈殊的衣服。
      
      陈殊皱眉,从林辰疏的记忆里快速搜寻,这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林家的管家刘伯。
      
      刘伯是林辰疏父亲林和鸣身边的人,平日负责打理林家杂物,此时突然出现在这里,莫非……
      
      “大少爷,老爷让我带你回去,你看看你,父子没有隔夜仇,老爷早就不生你的气了。”果然,刘伯下一句话已经接了上来。
      
      陈殊眨了下眼睛。
      
      在林辰疏的记忆里,林和鸣并没有这么好说话,当初赶儿子出门,是认定林辰疏败坏林家名声,想从此和林辰疏划清界限。
      
      在这个节骨眼让刘伯把林辰疏带回去,多半是已经听到了林辰疏已经中了榜眼的关系。
      
      “是吗?”陈殊问道。
      
      “你这几天不着家,老爷不知道有多担心你。”刘伯继续道,“你也别闹脾气了,回去陪陪你父亲,他年纪大了,也挺不容易的。”
      
      “……”
      
      陈殊另一个世界父母都已去世,此时听刘伯说起来,只是沉默了一会。
      
      来榜前已经看过齐康,继续留在这里除了多被人看几眼,也没有什么益处,陈殊闻言略一思索,笑了笑,便先依着刘伯回林府看看。
      
      “刘伯辛苦。”
      
      “哪里,还是大少爷这几年不容易啊 。”
      
      刘伯见林辰疏肯跟着自己回家,内心松了口气,心里又想到大少爷此次金榜题名,怕是以后地位在林家大有不同,连忙温言笑语地巴结着。
      
      林辰疏“嗯”“嗯”地应了几句,跟着刘伯离开。
      
      离开之前,他还感受到一股阴狠的目光在自己背脊后面死死地盯着,他侧头看了眼,只见齐康看在看着自己的方向。
      
      他复又转回了视线。
      
      *
      
      林辰疏成为榜眼的事情很快传开。京中官绅士族有热议林家的,有讨论林辰疏的,也有说起太尉之子齐康落榜的。
      
      科举虽是大厉朝筛选人才而设,但以齐太尉的势力想让齐康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并非难事,可现在齐康被排出进士之外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此事外人不得而知,只有知悉内情之人知道,此次科举公布前,金榜名单送入御书房内,高在朝堂那位冷眼看过,几笔圈画,谁人划出名外,谁人飞上枝头,都被信手敲定。
      
      京城波澜乍起。
      
      齐府。
      
      一道黑色蒙面黑影飞快从檐壁上掠过,随后轻点瓦面,一个凌空而下,落在齐府后的假山后。
      
      假山后,有一人早已站立多时。
      
      “齐公子。”蒙面黑影道。
      
      齐康慢慢地转过身,此时他脸色比在张榜墙前还要难看,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狠厉:“林辰疏……你不是确认他已经死亡?他为何会突然活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
      
      蒙面黑影愕然:“怎会?昨日我分明一刀切开他的喉咙,此事崇三也可作证。”
      
      “可他现在脖子干干净净一点划痕都没有。”齐康附手站立,面如寒霜,“就在刚刚一个时辰,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林和鸣将林辰疏召回林家。”
      
      “……”蒙面黑影裸在外面的眼睛蹙起,“那林辰疏的尸体可有被发现?”
      
      “并没有。”齐康将一素白手绢拿出,看着上面绣着的小字,瞳孔紧缩,“我已命人搜遍醉梦楼内外,林辰疏昨日死亡地点,并无一点血迹。”
      
      “齐公子之意,难道是林辰疏诈尸?”
      
      “我亲眼所见,不然该作何解释?”
      
      蒙面黑影目光一紧:“此事我会亲自调查。”
      
      “我爹已问过林辰疏的事。林辰疏知晓你我秘密,决不能留下活口。”
      
      “齐公子放心,林辰疏不过一介弱柳书生,掀不起风浪。”蒙面黑影抽刀而出,刀光冷然:“既然他还活着,那就再杀一次。”
      
      齐康闻言,看着眼前黑影之人。
      
      黑影之人起身,嘿然一笑,目光阴冷:“这一次,我定让他死无全尸。”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居然从昨天卡文卡到了半夜三点,又从早上七点卡到现在(捂脸)
    求收藏!
    *感谢在2020-02-19 01:36:17~2020-02-20 10:15: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谈笑娉婷、凌殿下、南南北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浙江谢俞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