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借尸还魂(补) ...

  •   子时,夜幕融融,星辰寂寥,几片暗云又掩住星光,让京城的夜色更显静谧、幽深。
      
      城中大半人家已熄灯入眠,唯有京中醉梦楼亮着点点灯火,莺莺燕燕的笑声预示着此处尚还有人息。
      
      “救、救命!”
      
      在靠近醉梦楼背后的巷子拐角,一个青衣身影在夜色里一边喘息一边踉跄着奔跑。青衣身影的主人抬头看着醉梦楼明亮的灯光,连忙扶着身边的矮墙,跌跌撞撞地往那处灯光处行去。
      
      然而他并没有走出几步,身后又有两道黑影兔起鹘落。
      
      黑暗中,有刀出鞘声,一道寒芒迅速划过夜色。
      
      “呜唔——”呼救的声音很快人封住鼻口,只剩下零碎的呜咽声,被前方喧嚣的欢声笑语淹没。
      
      没有人听得到他的求救,青衣身影很快被人重新拖进巷子里。
      
      醉梦楼的一点散光落在巷子里,既昏黄又暗淡。黑暗边缘,两个后来居上的身影已经牢牢钳制住青衣身影,一人捂住其口鼻,一人用刀架住其脖子,让青衣男子再也无法挣脱。
      
      刀身寒芒上折射出的光,引出青衣身影绝望的眼睛,灭顶的恐惧让他竭力挣扎,却如蚍蜉撼树。
      
      “是他?”黑影中捂住其口鼻的人这才看到青衣的模样,有些愕然地低声出口。
      
      “你认识?”另一个黑影回问。
      
      “嘿……”黑影低低地应了声,声音有些许讥诮,对着同伴低笑,“这不是林家大儿子,林辰疏嘛。”
      
      持刀的黑影微微一愣,随后抽刀在青衣人的发冠上轻轻一挑。很快,发冠应声掉落,那青衣束好的头发顿时披落下来,刘海上的青丝掩了青衣人的些许轮廓,在夜色朦胧中,男子的眉眼竟比女子还要秀丽。
      
      “真的是他。”眼见这一番景象,持刀的黑影喃喃道,“他不是、不是齐公子的同窗?那我们还要不要……”
      
      他的话音没有落完,巷子外忽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杀。”灯光散射出拉出一道影子,影子上倒出的人影鬓发长髻,身形修长。
      
      叫做林辰疏的青衣男子听到声音,身体微微一震。
      
      说话的人并没有踏进这个巷子,他站在外面,低沉的声音凉而淡薄,“他看见了齐府的秘密,必须死。”
      
      最后一个“死”字出口,青衣男子绝望的目光中忽然闪现出一丝不甘,他用尽全力奋力地挣扎,竟让旁边的黑影按压不住他的身体。他整个人盯着巷子墙壁上投射出的身影,挣脱束缚的嘴终于发出嘶哑的声音:“齐康,枉我一心向你,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做这等之事,你若杀我,我就算变鬼也一定……”
      
      散发的人疯狂地想要向那道影子扑去,但很快他的声音被一刀割喉的声音代替。
      
      青衣男子身体猛地一颤,倒退了几步,背撞在了身后的矮墙上。
      
      “嗬嗬——”凄厉的声音很快变成无法发出的单音。青衣男子修长的脖颈被黑影持刀划过,顿时大量的血争先恐后地从切断的喉咙里喷射而出。
      
      青衣男子的力气也随着鲜血的喷涌慢慢地消失,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咙咕哝了几声,冒出的却全是血泡,身体顺着矮墙缓缓滑坐在地上。
      
      血很快在他的身下积起血泊。
      
      “死了么?”听巷子里再没有挣扎的东境,外面站着的齐公子慢悠悠地问道。
      
      “死了。”被割断脖子必死无疑,黑影看着青衣男子不甘的睁着的眼睛,问道,“齐公子,尸体怎么处理?”
      
      “林辰疏虽然在京城不受待见,但他与我一道参加了殿试,若是失踪,恐怕会让皇帝起疑。”齐公子慢慢道,“不如就让他弃尸此处,拿走他身上贵重钱财,装作遭劫被杀,呵,反正此处离醉梦楼也甚近。”
      
      黑影很快领命,伸手解了青衣男子腰带系着的玉佩等装饰,随后又从其身上搜出一个钱袋,悉数将银两倒入自己囊中。
      
      搜出钱袋的时候,一块淡青色手绢慢慢地飘落在青衣男子垂在血泊上的手指上。
      
      青衣男子的手指痉挛颤抖,却无力拾起。
      
      他的眼中有不甘和悔恨,但过了一会儿,那道凝视着拐角里影子的眼眸失去了光华,眼睛里的瞳孔放大,只剩下死亡后的寂灭。
      
      黑影清理完现场,确认林辰疏已气绝身亡,这才与齐公子离开了现场。
      
      是夜,一阵冷风吹来,寒冷入脾。风拂过一身血污的尸体,撩起青丝刘海,露出男子生前姣好的面容和死前的不甘。
      
      没有人知道,在醉梦楼外的肮脏巷子里,有一道怨魂缓缓消散在天地间。
      
      丑时,三更的梆子响过,京城彻底入眠,繁华的醉梦楼开始渐渐安静下来,迎来一天十二时辰内最寂静的时刻。
      
      也就在这时,原本没人路过的巷子里,一道平静叙述的声音忽然乍起,扰乱了此处寒冷瘆人的空间。
      
      “搜索完毕,已发现可以寄宿的身体。”那道声音仿佛是从矮墙边的半空中发出来的,然而乍一眼看去,那声音传出来的地方却空无一人。
      
      过了一会儿,只有一具尸体的巷子里,虚无的半空中又传来一道暗暗压抑住的声音,“你确定?我不是女人。”
      
      “我知道,他也是男的。”叙述的声音回道。
      
      “???……”另外一个声音静默了。
      
      空气中散落着零零点点的星光,慢慢地聚成一个半透明的灵体,正好就悬浮在两道声音说话之处。
      
      但这个灵体穿着与这个世界的人并不一样。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下摆恰到好处地塞在下面的黑色休闲裤,勾勒出有力的窄腰,灵体的头发很短,发下眉星目朗,鼻梁挺阔,模样十分英俊。
      
      不过这灵体头发微乱,似是刚刚睡醒的模样。他眼睛扫过眼前死不瞑目的眼睛,从灰白的脸上还是可以依稀看出死者生前过分中性化的容貌,终于眼角抽了一下,继续婉拒。
      
      “他脖子上还有刀伤。”这么深,伤处又在脖子,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无事,我可以修复。”灵体边侧,声音再度硬邦邦地响起。
      
      灵体:“……”
      
      不等灵体怀疑,一道星光忽然从他身侧穿过,撒在垂坐在巷子里的尸体上。那整具尸体笼罩在星光内,原本脖子上已经皮肉外翻的伤口竟然在这道亮光下慢慢地开始缝合。
      
      “!”灵体再度眼角抽搐。
      
      本来已经预想到事情往不可控的地方发展,但看眼前这个景象大变死人的颠倒他往日的世界观,灵体脸部僵了僵,再度陷入沉默。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的名字叫做陈殊,身边有一个妹妹。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正一个人应酬酒局。
      
      对手连连敬酒,陈殊自觉自己已经有些醉了,出了包厢后便自行坐在酒店沙发上休息。
      
      随后意识昏昏沉沉。
      
      等到再清醒时,陈殊陈客人灵魂出窍,人已经到了一片漆黑的古城。而在他旁边,一个毫无感情的读字机器告诉他——他刚刚穿越了,穿越后有必须要做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
      
      至于任务的内容,陈殊总结,大抵就是扮演类似三国杀游戏里面无条件为主公服务的“忠臣”角色。
      
      “这个世界新帝登基两年,根基并不稳固,需要有人从旁辅佐。”这个读字机器,陈殊勉强理解为像发布任务的系统一样的存在,它缓缓地对他说道,“你必须为新帝效力,助他排除异己,帮他稳固江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方可回到原来的世界。”
      
      “……”陈述虽然不研究历史,但也知道历史上能以忠臣身份活到最后的人寥寥无几。
      
      不过好在听系统的意思,好像也并不是要自己在这里耗一辈子。
      
      “是不是死亡就可以结束一切?”陈殊并不清楚为什么系统会从选中自己来这个地方辅佐所谓的帝王,他反复推敲系统的话,“我若是保护皇帝而死,是不是就可以回去见我的家人了?”
      
      “是。”系统沉默了一下,“但需要我的鉴定。”
      
      “……鉴定标准是什么?如果我中途发生其他意外……”
      
      “任务失败,需要自行承担后果。”
      
      “……”
      
      陈殊缄默了一会:“这不大公平……要是主公开局一堆锦囊牌把我误杀了,怎么办?”
      
      系统:“……”
      
      系统继续告诉他,一切以它的判定为准。
      
      ……
      
      无论陈殊怎么抗拒,自己成为灵体还被拥有强大能力的系统绑架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在系统的检测下,他们找到了可以供给陈殊寄宿的尸体。
      
      大量的血迹慢慢倒流回尸体的伤口,不稍一刻钟的时间,尸体脖子上那道惨烈的致命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眼下这具身体除了一直睁开没有阖下的眼睛外,已经看不出是个死人。没有了血迹,男子发丝随风轻拂,容颜秀丽苍白,眉间凄楚哀婉,远远看去像一具被摆放好的精致娃娃,静静地等待着新的灵魂注入。
      
      “他死亡还没有超过三个时辰,身体应该还留有一些记忆。”系统轻轻一推陈殊的灵体。
      
      陈殊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引力拉扯,灵体自半空而下,于三花处顺势灌入,消失在尸体的上方。
      
      过了一会儿,原本倒在巷子里的尸体无神的眼眸忽然闪过一点光华,紧跟着,细密的睫毛下那双原本停滞的眼眸倏地就像被打开了机括一样,轻轻地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整个身体轻轻“唔”了一声,“尸体”乍然痉挛,垂落在旁边无力的手忽然急速地捂住喉咙,猛地咳嗽了起来。
      
      属于原来主人的记忆也随着新的宿主到来上涌。
      
      陈殊捂着原来的伤口咳了好一会儿,终于顺过气来,瞳孔散落的焦距慢慢聚集,终于一点一点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身体微微僵硬,纵然已经是重新复活,可脸上的气色还是和死人一样。他闻言,慢慢地转动眸子,眉却慢慢地蹙了起来。
      
      “如何?”系统再度传来。
      
      陈殊已经读取了这身体正主的部分记忆,饶是他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此时眼角又开始崩得抽搐起来。
      
      “这个尸体原来的主人喜欢男人……”
      
      陈殊的声音响起,声音音质是原主的低柔,语气却充满着陈殊的低压质感:
      
      “……而且全京城都知道他是个断袖。”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更开更(捂脸)
    CP是 解臻* 陈殊
    不要被原主的死迷惑,这本真的是爽文
    【想培育本文观望的小天使,目前本文培育人数已经很多,因为作者写文能力有限,不建议大家入这支股了,小天使们想养树的可以去选育区看看其他文有没有合适的
    已经开始培育的小伙伴,培育活动有任务30字要求,同时也要求评论不能使用无关内容填充,不能用重复内容充数,小伙伴们评论的时候需要注意呀
    感谢支持!鞠躬】
    *
    推一下自己 预收文《我是大魔王》,小可爱们求个收藏!
    【简介】
    三栖天王顶流巨星封堇有一个秘密
    ——最近,他喜欢上了晏小却
     
    晏小却是最新热门手游《封魔》里的纸片人,他长相俊美,一身白衣放浪不羁,身继魔教古一派传承,年轻时遭到正派围剿,被锁在血海炼狱受尽煎熬,最终黑化,成为《封魔》里最残暴的大魔头。
    封堇心疼他,为他氪了金,玩了游戏,并且成为了大魔头门下的首席大弟子。
    工作忙碌的他每天都会打开游戏,上线给门派做日常,偶尔再陪师父聊聊天。
     
    他一开始以为是这样。
     
    没成想有一天,剧组来了一群大学生当群众演员,其中有个长得很帅气的男生也叫做晏小却。
    封堇以为是巧合,直至有一晚上他撞见叫做晏小却的男生在巷子里一脚踹翻七八个混混,原本漆黑的眼睛有如染血,阴森森地泛着红光,幽幽地朝他看过来
     
    ——后来,大魔头晏小却和一个玩家来到菩提姻缘树下,缔结道侣之缘
    玩家:卧槽?晏小却结婚了?对象是大明星封堇的号???
    封堇wb回应:是我,我们相爱了
    文案攻视角(+错觉),正文主受,受又稳又皮
    ———
    大道并非无情
    与君相逢天涯
    ———
    CP:有钱能使我变强腹黑狼崽明星玩家攻x看似很高冷曾经黑化过的大魔头女王受
    ①本文背景仙侠世界开启联动玩家建设异世界,攻是玩家,受是穿越者,受可以在两个世界来回跑
    ②仙侠世界与现实世界时间流逝10:1,伪年下
    ③攻受双向箭头,熊米的文都是这样【神气叉腰】
    求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