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院子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福音停下翻阅书籍的手指,侧过脸朝外头看去,只见院子里明亮了不少,像是有人提着宫灯朝这边走过来。
      
      这是谁来了?
      福音心里纳闷,她正要站起身来,就听到外头传来桂嬷嬷求见的声音,她朝芍药和荷花看了一眼,走到门口,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院子里灯火通明。
      八角宫灯将偌大的院子照得亮堂堂的,连着隔壁屋里窗户上的倒影也都是一清二楚。
      
      “嬷嬷,三更半夜的,您这是?”
      福音的眼神在桂嬷嬷身上和旁边的李德全转了一圈,疑惑地问道。
      
      “答应大喜,万岁爷着您今夜去乾清宫侍寝,您快准备一番吧。”
      李德全笑眯眯地上前一步,说道。
      
      这李德全的话可把后院所有太监宫女都惊了一跳。
      这钮钴禄答应倒霉了这么久,今儿个竟也有翻身的时候?!
      
      芍药和荷花愣了片刻后,脸上都露出喜色来。
      “恭喜小主儿,贺喜小主儿。”
      
      福音脸上掠过一丝喜色,而后很快面如平常,她笑着对李德全道了谢,又朝芍药示意了下,塞给了李德全一个荷包。
      李德全掂量了下手中荷包的分量,脸上笑意更深了三分,这答应容貌上佳,又懂规矩,今夜只要不像温嫔那样傻,咸鱼翻身的日子就来了。
      
      “答应好生准备吧,轿子就在外头等着呢。”
      李德全说罢,知情识趣地退下,给福音准备的时间。
      桂嬷嬷看了福音一眼,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
      
      福音也不在乎。
      她由芍药和荷花陪着进了屋子,伺候着在铜镜前坐了下来,芍药欢喜得手都在发抖,她道:“小主儿,您的好日子总算来了。”
      荷花也微微颔首。
      
      福音笑了笑,道:“这些话暂且别说了,芍药你去把之前的那瓶玫瑰香露取出来,荷花,把妆奁开了,咱们来看看该怎么打扮才好。另外,还要命人去准备热水来洗澡洗发才是。”
      “是,小主儿。”芍药和荷花都脆生应了一声。
      
      梢间这边喜气洋洋。
      前院里,温嫔却是阴沉着脸,她握着手中的茶盏,力度大到指关节都有些泛白。
      如果说在李德全来之前,温嫔心里是羞,如今她的心情就是怒,她现在一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得到后宫的那些嫔妃在听到这些事情之后会怎么讥嘲她。
      不但被提前赶了回来,还让个小答应顶了今夜的好事。
      这人要是其他人的话,温嫔还不至于这么恼怒,偏偏却是钮钴禄福音!
      
      “娘娘,您何必为她动怒呢?”
      桂嬷嬷怕温嫔一时气不过想不开做出蠢事来,连忙劝道:“她一个小答应又不晓得万岁爷的喜好,如今万岁爷脾气不好,她这次去伺候万岁爷焉知就是福气,说不定会惹怒了万岁爷,届时候连个答应都不能当了。您何必和她计较?”
      
      桂嬷嬷这番话说得不无道理。
      这几个月,万岁爷的脾气不好,整个后宫都知道,连一向性格有些左的佟贵妃在这个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地伺候着。钮钴禄福音和万岁爷拢共见过二次面罢了,别说了解万岁爷的脾气,恐怕连万岁爷的脸都认不太得了。
      
      温嫔被桂嬷嬷这么劝说了一番后,心里的火气才稍稍下去。
      等听到福音已经被轿子抬走后,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个小答应,想咸鱼翻身,没那么容易。
      
      轿子抬得很稳当。
      福音在软轿里思虑着心事,等她回过神来,轿子已经在乾清宫前面停了下来。
      “答应,已经到了。”小太监在外头出声提醒道。
      
      福音回过神来。
      她掀开轿子,华美的容貌让那些太监们都不禁有些失神了。
      
      李德全迎了出来,他瞧见福音的时候,也有些惊讶。
      福音的容貌本就是极好的,方才沐浴更衣重新打扮了一番,姿容更是较往日美艳了几分,眉眼如黛,青丝如墨,行走之间端庄而不失韵味。
      
      李德全引着她进了西暖阁。
      康熙正捧着奏折盘腿坐在榻上,他手中的奏折正是一封由明珠上书,劝告他不可率军攻伐吴三桂之类的话语。康熙瞧着奏折,眉头一皱,啪地一声将奏折合上。
      一个接一个的都是这么说。
      
      “万岁爷,钮钴禄答应到了。”
      李德全领着福音在榻前跪下。
      
      福音盈盈一跪,梳得整整齐齐的两把头露出底下纤细白皙的脖颈,她身上穿着一件雨过天青色荷叶纹旗服,这旗服到了腰身部位就收了进去,显出一把纤细的腰身来。
      “答应钮钴禄氏拜见皇上。”
      
      康熙起初翻福音过来不过是想借着福音敲打敲打温嫔。
      可是如今见到福音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主意不赖。
      论容貌,福音可谓是后宫第一。
      
      康熙难得露出一个好脸色来,他朝着福音招了招手,道:“起身吧,到朕旁边来坐。”
      
      李德全和其他伺候的太监们都不由得心里一跳。
      李德全心里暗道:看来钮钴禄答应还真的入了万岁爷的眼了。
      
      “谢皇上。”
      福音大大方方地在康熙身边落座。
      方才离得远,康熙并未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如今近了才发觉这香味格外清新,带着淡淡的麝香和微微的檀木香,香味不浓,却让人闻了心里头痒痒的,像是一片羽毛在心里飘过。
      
      “钮钴禄氏,你身上这是什么香味?”
      康熙向前倾了倾身子,他身上浓烈的龙涎香味将福音整个笼罩其中。
      福音从耳根红到了脖子,白色肌肤仿佛被画家添加了一笔浓墨重彩的颜色,康熙眼神暗了暗,喉结上下滑动。
      
      “妾身用得是玫瑰香露。”
      福音的回答让康熙挑了挑眉,玫瑰香露在外头是罕见,可在宫里头但凡是个妃嫔都有,他平日里闻得不少,可都没有像今夜这样让他心神摇曳。
      
      “真是玫瑰香露?朕闻着怎么不像?”康熙唇角勾起,带着痞气地笑着问道。
      福音眼睛微瞪,一双桃花眼含着细碎的星光,“妾身怎敢欺骗皇上?妾身用得真是玫瑰香露。”
      
      “这样吧,朕好好闻一闻,看看到底是不是玫瑰香露?”
      康熙向前倾了倾身子,鼻子在福音耳旁嗅了嗅,这突然之间的亲密举止让福音身子都僵住了,她的脸颊如同涂抹上了胭脂一般,红若春花。
      
      李德全等人早已识趣地退下,连门都带上了。
      
      “皇、皇上。”
      福音感到自己身子都有些发软了。
      来之前,她可没想到康熙这么会撩。
      
      “钮钴禄氏的闺名叫什么?”
      康熙沙哑着声音问道。
      
      “妾身闺名唤福音。”
      福音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福音。”康熙压着声音唤了一声,他的手搭在福音肩膀上,“朕觉得隔着衣裳闻这香味怕是闻不出来,不如除了再仔细闻,如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