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小贵子,你今儿个怎么又是这么晚过来?”
      太监们是一同用膳的,并不和宫女们一起,如今十月十五虽然还没到,宫里头还没到用锅子的时候,可是几个小太监嘴巴馋,昨儿个就商量了今儿个下了差事就过来一起用锅子。
      
      众人眼瞅着锅子的汤底都咕噜咕噜冒泡了,桌子上素菜切得整整齐齐,荤菜如羊肉、鱼肉也都片成片了,就差小贵子来了。
      见到小贵子抬脚走了进来,众人嘴里不迭抱怨。
      
      小贵子满腹怒气,对着哥几个却是不敢发脾气。
      他弯着腰,对着几个小太监拱了拱手道:“哥几个,今儿个是我来晚了,对不住您几位。今晚等下了值,我请诸位喝酒。”
      
      众人这才摆摆手道:“多大点儿事,行了,快坐下吧。这锅子可是拿大骨熬的汤,最鲜美了,你先喝一碗垫垫肚子吧。”
      “是,是。”小贵子点头哈腰地在末位坐了下来。
      
      虽然都是附近几个宫伺候的小太监,可是从座位来看,众人的地位显然是不同的。
      在安嫔宫里伺候的小太监和安生显然就是这些小太监的头头。
      而小贵子则不用说了,在这些小太监里是最抬不起头的,这太监的地位都是看主子的,福音不过一个小答应,小贵子即便是她手下唯一一个伺候的太监却也怎么比不过不过是安嫔手下一个小杂役的和安生。
      
      食不言寝不语对于太监们来说是不存在的。
      他们一整日能松快些的时间也就这会儿和同伴聊天打屁了,菜一下锅,和安生就转过头对小贵子问道:“小贵子,你今儿个怎么来的这么晚,脸色还这么难看?”
      
      “是啊,小贵子,难不成是你主子给你脸色瞧了?”
      其他小太监们不怀好意地看着小贵子说道。
      
      小贵子尴尬地笑了一声,道:“哪里的话,我那主子跟面团似的,哪里会给我脸色瞧。不过是御膳房的小菜子仗着干爹是御膳房的副首领太监,故意找我麻烦,我才迟来的。”
      
      “原来是这事。”
      和安生等人恍然大悟,这小菜子和小贵子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提这事还好,”小贵子吃了口菜,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我那主子实在是没用。刚才我把御膳房的事跟她一说,本以为就算是个面团好歹也能发一回火,谁知道她竟一声不吭、这老人家都说,跟对了主子就跟投对了胎。我看,我这回是投错胎了。”
      
      众人听着他这番话,有人眼神中掠过嘲讽,有人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小贵子眼睛一转,他巴巴地看向和安生,道:“和公公,听说你们宫里如今缺个人,您能不能帮帮手,帮小的一把,小的以后若是能有出息了,绝不会忘记公公的恩情。”
      小贵子说着就掀起衣袍,作势要跪下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
      小贵子几乎是给足了和安生面子。
      他见小贵子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后,才笑着装作惊讶道:“哎呦,你这是干什么啊。咱们有什么话起来说。”说着,和安生扶起小贵子起来。
      
      小贵子心里暗暗咬牙,这和安生可真是够虚伪,面上却露出感激的表情。
      “和公公,您这是答应了?”
      
      这么多人看着。
      和安生哪里好不答应,他素来最好面子,否则也不会和小贵子这些不成器的小太监混到一块去。
      “行了,我试着帮你说说看。不过,能不能成,可不能全指望我。”
      
      “公公放心,我晓得规矩的。”
      小贵子一咬牙,从袖子里把个银镯子塞到了和安生手掌心里。
      
      和安生掂量了下分量,有些惊讶地看了小贵子一眼。
      他倒是没看出来这小贵子还有些身家啊,这银镯子还值不少两银子呢。
      “行,那我回头就去帮你说说话。咱们现在先吃饭。”
      
      和安生收下银镯子,眉开眼笑地拍了拍小贵子的肩膀。
      小贵子陪着笑,跟着入席了。
      
      没过几日功夫。
      和安生就给小贵子传来了准话,安嫔那边同意让他过去,不过,小贵子这件事得自个儿和钮钴禄答应说去。
      
      “真是多谢和公公,奴才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小贵子听到喜讯,喜得抓住和安生的手,激动不已地说道。
      
      “行了。”和安生甩开小贵子的手,道:“我们那头是答应了,你们这边可得你自己看着办,可别惹出什么麻烦来。”
      “当然,当然。”小贵子笑得两眼都眯成一道缝隙了。
      那小答应跟面团似的,让她答应放他走,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和安生显然也没有把这件事搁在心里头。
      他说完了话,也没有多坐,直接就走了。
      
      小贵子扭身进了院子。
      他朝昏暗的梢间瞧去一眼,这破地方,他总算是可以走了。
      不过,要怎么走,可得好好琢磨琢磨。
      
      小贵子虽瞧不起钮钴禄答应,却也怕她被逼急了,把事情闹大了。
      到时候,她小答应是没什么事,横竖已经倒霉到家了,可怕就怕连累他的前程。
      
      傍晚时分。
      残阳铺满天际。
      
      荷花和小贵子如往常一般去御膳房提食盒回来。
      可是,今日,他们去了一个多时辰,天都黑了,都还没瞧见人影。
      眼瞅着前院的灯都亮起来了,那两道熟悉的身影还一无所踪,芍药心里有些打鼓了,她三不五时地朝屋外看去一眼,心里担忧他们二人怕是出了什么事了。
      
      往常花费的时辰是不少,可也没今儿个这么久啊。
      
      “芍药,你出去瞧瞧吧,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福音见芍药这么担心,索性便这般说道。
      
      “那主子您这里?”
      芍药眼神有几分顾虑,福音如今病是好了,可她终究还是不放心让福音自己呆着。
      
      “没事。”
      福音说道,“我都这么大个人了,真要有什么事,我会喊一声的。你快去吧。我这肚子啊,都快饿扁了。”
      
      听到这话,芍药这才点头去了。
      她快步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就看见荷花和小贵子一前一后地走了回来,两人手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芍药赶忙上前几步,拉住荷花问道。
      走得近了,芍药才发现荷花的脸色出奇得难看,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和荷花同年入宫,相处多年可从未见到荷花这样的脸色。
      
      “在这儿不能提,咱们回去再说。”
      荷花虽满腹恼怒,也知晓大体,压低了声音说道。
      
      芍药点了下头,她抬眼往小贵子看去一眼。
      这地方的确不是说事的地方,隔墙有耳,虽说温嫔今儿个去伴驾陪皇上了,可底下的宫女太监可都还在呢。
      
      福音坐在椅子上,握着茶杯,就瞧见芍药带着荷花和小贵子两人进来了。
      她的眼神在荷花和小贵子两人的手上停了停,眉梢微微挑起。
      
      “怎么回事?”
      福音支着颐,一双斜挑的桃花眼里满是兴味的神色。
      
      “主子,”小贵子一听问话,却是哭了出来。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是小贵子不对。小贵子不该和御膳房的菜公公起冲突,那菜公公一恼火,竟然不给我们主子的晚膳。主子您别怪荷花姐姐,要怪就怪我好了。”
      
      荷花青着脸,显然也是受了不少的气。
      
      芍药脸拉了下来,“御膳房当真不给我们晚膳?”
      “是真的。”荷花艰涩地说道,“那菜公公说了,主子大病初愈,合该饿几天养养身子骨。”
      
      小贵子哭得越发厉害。
      他膝行上前,在地面上砰砰磕了好几个响头,“主子,奴才是无颜再伺候您了。奴才连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哪里有脸再伺候主子。”
      
      福音一听这话,心里头一下明白了。
      得,感情闹这么一出是想走人啊。
      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眉眼如山茶花盛开般艳美,“小贵子,你这意思是不想伺候我了?”
      
      芍药和荷花一听,也觉察出不对味来了。
      
      小贵子心里咯噔跳了下,这答应平日里看着糊糊涂涂,这会子怎么这么精明?他忙说道:“不是奴才不想伺候您,是奴才没脸再伺候您了。奴才做了那么大的错事,哪里有颜面再在主子这里呆着?”
      
      “你若不在我这儿呆着,你想去哪儿呆着?”
      福音绕着青丝,笑眯眯地问道。
      
      小贵子硬着头皮说道:“主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奴才有些不明白。”
      他被福音问得手掌心里满是汗水,这答应难道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吗?不然怎么会这么问?
      
      “小贵子,你若再和我甩小心眼,我可还真不放人了。”
      福音唇角勾起,露出一个冷笑来,“到时候,你可别哭了。”
      
      “好啊!你个小贵子,你竟敢背主!主子对你那么好,赏你那么个银镯子,你就是这么报答主子的?!”芍药一下子就压不住脾气了,她怒目看着小贵子,恨不得上前给他两个大耳刮子!
      
      “芍药,你别骂他。”
      福音对芍药温柔地说道,她看了一眼还装模作样的小贵子,道:“这人要是想走,强留也没意思。”
      她顿了顿,瞧见小贵子满脸喜色,又笑着说道:“不过,我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今儿个走了,往后可别后悔。”
      
      后悔个屁!
      小贵子心里暗想道,一个倒霉答应,有皇后和温嫔在,日后哪里有出头之日。
      他忙点头道:“奴才绝不会后悔。”
      
      “行吧,有你这句话,我也不留你了。”
      福音摆摆手,“总归我们没有主仆缘分,你去可以,不过嘛,有件事还是得在你去之前先办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