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姐妹两个回到家里,已经是大中午了,屋子里的臭味消散了不少。
      
      苏福喜进门以为能看到陈家母子,哪知却并没有。
      
      堂屋里,秦爱英坐在摇篮边给苏宝国喂奶,奶奶刘三姑则坐在厨房里摘菜,根本就没有陈家母子的半点身影。
      
      她脸一垮,心里只觉得一阵失落。
      
      提着桶不死心地走到刘三姑身边,小声问:“奶奶,客人呢?”
      
      刘三姑脸色不太好,头也没抬地回道:“滚了!”
      
      苏福喜听她说的是一个不太礼貌的‘滚’字,心里暗觉不妙,可仍是不死心,自言自语道:“福贵哥,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抓了鱼,还准备给他加菜呢!”
      
      “你就死了心吧,什么福贵哥,那就是个负心汉,从今天开始,不准再这么叫他!”
      
      刘三姑忽然站起来,面色发沉地训了她一顿。
      
      训完,提着摘好的菜就朝后院走去。
      
      后院里,有存水的缸,一般洗菜都会在后院。
      
      苏福喜心一沉,感觉事情或许比她想象的还要坏,她咬着唇角思索了两秒,还是追了上去。
      
      “奶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您怎么这样说福贵……”哥。
      
      “别提他了,今天他们是来退婚的,以后你与他没关系了!”
      
      苏福喜小心翼翼地问着,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刘三姑气呼呼地打断了。
      
      “退婚……”
      
      苏福喜手里的水桶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鱼虾洒了一地。
      
      苏月芽忙叫了起来:“姐姐,鱼鱼……”
      
      苏福喜却是茫然未闻,眼底已经有了泪意,她仰起头将泪意往回逼了逼,才哽咽着问:“奶奶,这是真的么?”
      
      被陈家退婚并不是什么光彩事,刘三姑心里本来就烦,现在被苏福喜这样追问,她越发烦躁,黑沉着脸吼道:“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别死心眼了,世上两条腿的□□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却遍地都是,有什么可稀罕的,少给我哭唧唧,丢人!”
      
      苏福喜俏脸一白,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摇着头说:“不,不可能的,福贵哥不会这么对我的,他说了要娶我的,我要去问他……”
      
      “别去丢人了,人家已经说好张家姑娘了,下个月二十八就成婚,你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刘三姑说的话字字扎心,却又那么残酷真实。
      
      “不,我不相信……”
      
      苏福喜摸着眼角的湿润,转身就朝屋子里跑。
      
      “姐姐,芽儿怕怕……”
      
      结果,刚抬步就被苏月芽抱住了腿,她扬起巴掌大的小脸,用那双含着水雾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
      
      苏福喜心里一抽,忽然就没了跑走的力气,她蹲下身子,抱着苏月芽就嚎啕大哭起来:“芽儿,姐姐好难过……”
      
      “姐姐,芽儿怕怕……”
      
      苏月芽也只能配合地跟着她哭。
      
      一时间,哭声震天。
      
      堂屋里,苏宝国吃完奶,听到哭声也哇哇哭起来了。
      
      里外都是哭声,秦爱英很是烦躁,抱着孩子站在后门口就骂了起来:“嚎什么嚎?跟个丧门星似的,不就退个婚么?又不是死了爹娘,娘到时给你说个好人家,气死陈家人!”
      
      刘三姑也在一旁附和:“就是,不就退个婚么,你才十六岁,这么年轻,还怕找不到婆家,别嚎了!”
      
      苏福喜才不信秦爱英会给自己找好人家,不过,这么哭下去,也确实难看,她忙收住哭声,擦着泪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吸了吸鼻子,牵着苏月芽的手就默不作声地回了房。
      
      苏福喜虽然停了哭声,但心里的难过之情却并没有消除,回到房里,一关就是两天,连饭也不吃了。
      
      苏月芽看着她苍白的脸,在房间里急的团团转。
      
      她也不敢多说什么,怕说多了露馅,被人看出她不是傻子。
      
      虽然明知苏福喜是主角,不会有事,但看着她一天天的憔悴下,苏月芽心里还是很着急。
      
      她托着小脸趴在窗口,望着隔壁院子里的桑葚树,眸光一闪,忽然就有了主意,桑葚果酸酸甜甜,能开胃。
      
      如果摘点桑果给苏福喜吃,说不定她就开胃吃饭了。
      
      只有苏福喜好了,她这个拖油瓶才有未来。
      
      苏福喜难过的这两天,苏月芽连门都不敢随便出,怕落单了被秦爱英母女弄死!
      
      毕竟这个家里,想她死的一群,想她活的却只有苏福喜一人。
      
      这条关乎生死的金大腿,她自然要抱紧了!
      
      每日吃完早饭,家里人都会去上工,就连10岁的苏宝红也会被派去割草挣工分,只留刘三姑一人在家看孩子做家务。
      
      苏月芽将小脑袋贴在门上听了一下,发现堂屋里已经没有动静了,她估摸着苏家人应该是都出门了。
      
      她悄悄将门拉开一条缝隙,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堂屋里一个人都没有,连苏宝国和刘三姑的身影也没看到。
      
      苏月芽心里一喜,漂亮的小脸上扬起个笑,撒开两条小短腿,轻手轻脚摸到了后院。
      
      隔壁家后院和苏家连着,也没搭院墙,苏月芽很轻松地就跑到了那颗桑树下,她扬起小脸朝上看了一眼,发现桑树又高又大,枝繁叶茂结了许多桑果!
      
      望着那么高大的桑树,惜命的苏月芽心里一阵发紧,这么高的树,她爬上去摔死了怎么办?
      
      还是不要爬了,抱着桑树摇一摇,让桑果自己掉下来就好了。
      
      拿定主意后,苏月芽就抱着桑树死命摇,可惜,人小力气弱,摇了半天,桑树纹丝不动,连一片叶子也没落下来,更别说桑果了。
      
      苏月芽很郁闷,对着桑树连踢带踹,嘴里也没闲着,恶狠狠地威胁道:“你这颗臭桑树,快给我掉果子,不然,我砍了你当柴烧……”
      
      桑树巍然不动。
      
      苏月芽现在毕竟顶着一个五岁小孩的身体,体力有限,折腾了一会就累了,靠在树上直喘气。
      
      刚没喘一会,突然从隔壁邻居家里冲出来一条恶狗,望着她狂吠!
      
      苏月芽最怕狗了,小脸一白,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和勇气,抱着树干就朝上爬。
      
      哪知那条狗却跑的很快,她还没爬上去,狗就跳起来咬在了她脚上。
      
      幸亏她出门的时候穿了草鞋,只听咔嚓一声,草鞋带子被它咬断了,草鞋顿时一分为二,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苏月芽吓的都要哭了,带着哭腔喊道:“妈呀,你别咬我……”
      
      手脚却不敢停下,边喊边往上爬。
      
      直到在树枝上站稳了,她这才心有余悸地朝下看了一眼。
      
      “汪汪……”
      
      那条狗却极其讨厌,就算她爬上树了,它还是望着她狂吠。
      
      “死狗,走开!”苏月芽又怕又恨地瞪了它一眼。
      
      狗却不肯走,还在树下望着她狂吠!
      
      知道狗不会爬树,奈何不了她,苏月芽得意地扬起了下巴,而后,没再理会它。
      
      她伸手将一颗红艳艳的桑果摘下扔进了嘴里,酸甜的滋味顿时就在口腔里弥散开来。
      
      她笑眯眯地赞了句:“美味!”
      
      忽然,一道紫光在灰白的天边闪过,今天是个灰蒙蒙的阴天,那紫光划过的痕迹,就像流星陨落,在身后带出一道优美的弧。
      
      紫流光!
      
      苏月芽被那紫光吸引了目光,朝那边看了一眼,这时,那道紫光突然就砸了下来,正好落在她眉心,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苏月芽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等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只觉得眉心发热,身体也跟着无法动弹!
      
      好在那样的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等她恢复后,耳朵里忽然就传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小丫头,你踩得我好痒,快把脚拿开,别在我胳肢窝里踩,呵呵……”
      
      苏月芽心里一紧,四处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她紧绷着神经问了句:“你是谁?是在跟我说话么?”
      
      “我是桑树啊,小丫头,快把你的小脚拿开,呵呵,痒……”
      
      听到那怪声的解释,苏月芽忍不住嘴角一抽,不敢置信地道:“桑树成精了!居然能说话!”
      
      “什么叫成精?”
      
      桑树有点呆萌。
      
      苏月芽刚准备回它,这时,却从树下传来一声怒吼:“臭丫头,快下来,不准偷摘我家桑果!”
      
      苏月芽循声望去,却惊悚地发现刚刚那句话是从恶狗嘴里吐出来的。
      
      我的娘额,狗也成精了!
      
      苏月芽简直风中凛乱,双眉拧成了八字结,小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精彩!
      
      “臭丫头,快下来,不准偷摘我家桑果,不然,我咬死你!”
      
      恶狗还在树下狂吠,只是它表达的意思苏月芽全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月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胡乱揉了揉短黄的头发,闭着眼靠在树枝上自我催眠道:“不,这一定是幻觉,我刚刚肯定听错了……”
      
      “芽儿……”
      
      她正自我催眠着,忽然从隔壁自家后院里传来呼唤声。
      
      是苏福喜在喊她。
      
      姐姐!
      
      苏月芽心里一喜,忙睁开了眼睛,扭头朝自家院子里看去,只见苏福喜站在院子里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嘴里不停唤着:“芽儿……”
      
      苏月芽知道这是姐姐在找她,忙欢喜地招手喊道:“姐姐……”
      
      苏福喜耳朵很灵,一下就听到了。
      
      她循声望过来,见苏月芽站在树上,俏脸顿时一沉,有些气恼地道:“你怎么爬树上去了?快下来!”
      
      说话间,她小跑着冲到了隔壁院子里。
      
      “臭丫头,你下来,看我不咬死你!”
      
      恶狗还在树下狂吠,黑漆漆的眼睛里全是凶恶之光,眼眶红通通的,仿佛真的想咬死她!
      
      苏月芽一阵心惊胆战,带着哭腔朝树下的苏福喜喊道:“姐姐,狗狗怕怕……”
      
      她虽然用的都是叠词,但苏福喜还是听明白了,转头就瞪向身边的恶狗,轻斥一声道:“滚开,蠢狗!”
      
      狗像是能听懂苏福喜的话,很不服气,转过身子就瞪着她恶狠狠地狂吠:“死丫头,居然骂我蠢狗,你才蠢,你们两姐妹都蠢,蠢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