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陆林则是什么样的人,年少时定北侯府远不如现在光鲜,不过是京城中一个三流的侯爵子弟,在京城中不知道要排到什么地方去。饶是这般,他也能从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成了吏部尚书。他的手段可远远不像他长相这般儒雅,官场上相互倾碾厮杀,多得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样的人,怎么会容忍别人将自己当成了傻子,在最疼爱的女儿身上下手做文章?

      更何况,他还护短得很。

      可他到底给江以询留了几分面子,在别人提起女儿被人救回来这件事情时,简略地提了一句,“是江家的孩子救得不假,可却是江家二公子。许是开始传话的人弄了差错,这才让大家误解了。”

      官场上愣头青早就被按下去出不了头,能爬上来的都是心里有沟壑的,一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他们对江以询的印象都差了一点,那些原本因为江以询的背景对他还处于观望当中的人,顿时也没了心思。毕竟培养自己的属下,笨一点还能接受,蠢又胆子大的就不敢要了。

      他们只有一条命,豁出去了往上爬,死在自己能力上,也算是技不如人。可若是死在蠢下属的手上,只怕都要掀开棺材板爬出来说自己死不瞑目。

      众人笑而不语,陆林则也没打算解释。

      这般放纵的结果,便是江以询突然发现,原本那些同自己还算是交好的人一下子冷淡了下来,中间一两个还有几分嘲讽的意思。他也不是蠢人,当即知道是被人整了,找了个相熟的人问了问情况。

      那个熟人也有点忌讳同他接触,左右张望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压低了声音说:“前段时间陆尚书女儿被救的事,你知道吗?”

      江以询浑身的血液一冷,掐着自己的腿,才没有失态,“我知道有这件事情,还是我堂弟顺手将人救了下来,我正好遇见了送她回去的。”

      那人见他行为坦荡,顿时有些迷糊,“可外面的人说,是你假装是救命恩人,借此和定北侯府交好。”

      “一派胡言!”江以询涨红了脸,厉声斥责,“这种有违君子教诲的事,我怎么会做!人不是我救下来的,这是一开始我就告诉定北侯府的事,又怎会衍生出这样的无稽之谈!况且,就算真的是我救了人,这原本就是件好事,又岂能以此为凭仗,同人乱攀关系的。你将我江某人看成了是什么!”

      他字字铿锵有力,又是正派的长相,看上去有几分可信。

      “原是我听风是雨,误会了。”那人生出几分羞愧,拱手说:“以询兄放心 ,若是下次有人提起,我定会为你解释一二。”

      “君子坦荡荡,何须解释。”江以询摇摇头,颇有几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高。

      那人想要解释的心思就更加强烈,忙说现在就要去替江以询正名。

      江以询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原本温和的脸陡然阴沉下来。就算解释了,也定是有些人不会相信,他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人际关系,被毁去了大半。

      他捏紧了拳头,最后转身离开。

      陆云娆并不知道江以询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她从江以萱这里听出点东西来。

      江以萱抱着一盆洗干净的梅花,以有一下没一下地往缸里扔着,让丫鬟将梅花碾出汁来,“那天我和哥哥还有娘亲在说话,知道救你的人原来是二哥,便说了一句‘怪不得呢,之前我还在想哥哥什么时候会武功,还能救人的’。他听了当时就不高兴,娘亲也说我还不如怀柔表姐懂事。可我就不明白,我又没说错什么,哥哥骑射本来就不好,以前请武先生练了几回,还不如我呢。怎么偏偏就说我,还用怀柔表姐来和我比较。”

      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陆云娆还有点惊讶江以询直接将救人的事说出来,后来听到周怀柔的名字,眉心都蹙起。

      江以萱心情也不怎好,将双耳刻花铜盆交到丫鬟手里,自己则是拉着陆云娆一起出去说话,“我不喜欢这位表姐,她……她怎么说呢,老是怯生生的样子,像是我私底下欺负她一样。然后娘亲便会说我,说表姐家这几年光景不大好,让我让着她一点。我又如何不让着她?她却一直可可怜怜的样子,哄得我娘亲高兴,回头来说我。”

      周氏的确很疼爱自己的这位侄女,可后来知道周怀柔和江以询有了首尾之后,第一个不满意的便是她。她虽然帮忙瞒着这桩丑事,但在私下里狠狠磋磨周怀柔,还因此将周怀柔的第一个孩子折腾得没了,姑侄两这才正式撕开脸。上辈子江以萱在同她说起这件事时,脸上全是茫然,“阿娆,我现在完全不懂,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她何尝不是活了一世之后才明白。

      周怀柔当初仗着周氏的喜爱,明里暗里针对她好几次。也不知道这一世,周氏如果提前知道自己最为疼爱的侄女勾搭上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她还会不会全心全力帮着周怀柔。而周怀柔没了周氏的宠爱,还会同上辈子一般吗?

      她想了想这一幕的发生,多少有点畅快。不过以她的能力还不足以揭穿真相,也没有继续去想,安慰江以萱,“你若是实在不喜欢她,不去理会便是了。你表姐都过了十五,也是要许配人家的年纪,你们还能在一起相处几时?”

      江以萱听这么说,心情才稍微好些。

      两个人从后花园开始闲逛,现在走到练功场的位置。她听见练功场有些动静,顿时有些激动,“应该是我二哥回来了,阿娆,你好像还没有见过我二哥吧,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看?”

      “这样不好吧。”陆云娆有些犹豫。

      她是知道江行舟的。

      几年之后江行舟远比现在还要出名,那年戎狄犯境,来势汹汹接连夺下几座城池,朝中竟无人敢挂帅请战。年仅十七岁的江行舟主动请缨,远赴边境,最后大胜而归,因此也得了嗜血将军的名号。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在几年之后造反,踏着皇城外洗不尽的鲜血登上皇位,成了新任皇帝。

      皇子们争抢这个皇位差点抢破了头,也不知道日后看见江行舟登上皇位时又是怎样的感受?

      她虽和江以萱走得近,但是常年生病,天冷的时候不常出来。而的江行舟在府上的时间更是不多,大约在府上都是年底或是年初的时候。所以她还真的没有见过江行舟一次。

      江以萱不以为然,“我二哥不是还救了你吗,正好过去道声谢。”

      陆云娆有点犹豫,惧怕那些传闻。可想想定北侯府现在就是处在风口浪尖的时候,要是能同江行舟处好关系,倒也是一件好事,便被糊里糊涂地跟着江以萱过去了。

      她们走到的门口的地方便停下,这里离江行舟还是有些距离。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男人的身形。男人长得很高,身形略微瘦长,却并没有显得虚弱,反而从舞动的动作中一眼就能看出那种练武之人的力量感。

      她不大懂武功,只觉得他练功的姿势说不出来的飘逸,很好看就是了。

      就是不知道他的脸是不是好看的,陆云娆心里想,有些遗憾没能看见脸。

      反观江以萱就是兴奋多了,手上还带着比划,乃至于太过激动,不小心叫了一声“好!”

      其实声音也不算很大,谁知道男人便像是有所察觉般,手中的长{枪飞泻而出,直直地没入到她们面前的青石板地上。

      脚边是泛着冷光的长qiang,陆云娆吓了一跳,双腿却发软,想走都走不了,杏眼瞪圆了,看着男人的脸逐渐在自己的视线中变得清晰。

      江行舟长得很是俊朗,英气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唇瓣有些薄,此时正微微抿着。这都是偏文人的长相,却生了一双锐利的眸子,冷冷扫过来时候,就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无处遁形,气势骇人。而当他走近时,陆云娆又清楚地意识到,面前的人真的很高,肩宽背挺,像是一颗在悬崖峭壁上昂扬生长的松柏。

      她莫名想到了走马长安道的少年郎,可能不是鲜衣怒马,不是朝气蓬勃,可能就是这般清清冷冷,波澜不惊。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在见到他的第一面,就有一种很舒适很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比是渴了很久的人突然喝了一大口凉水,从头上一直舒服到脚底。

      而这种感觉随着男人的越来越近就更加明显,她对这个认知有点惊讶,转而又觉得羞耻。

      她她……她不会沦落到看到长得好看的人就忽视别人的冷脸,单方面生出亲近之意来吧。

      她当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