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程湛兮脸轰然红了。
      
      她在郁清棠的亲吻里僵硬得像块木头,偶尔被她冰凉的唇刺激到,搁浅的鱼一样扑腾两下。
      
      郁清棠撩了下发丝,揽着她纤细腰肢的手松开,单腿曲起来,跪在她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蹙眉道:“你不会?”
      
      看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戴的眼镜更是花里胡哨,她后来看到人群里最醒目的就是她,竟然也是新手么?
      
      “不是。”
      
      程湛兮觉得自己要是敢说出肯定的答案,她现在就能扭头走人,说不定还要回酒吧换下一位。
      
      程湛兮理了理睡袍的领口,手肘半支起上身,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大方从容,解释说:“太突然了,我没准备好。”
      
      郁清棠将信将疑。
      
      程湛兮垂眸,目光从她右手的指甲一扫而过,会意地说:“我来?”
      
      郁清棠躺了下来。
      
      程湛兮用手肘撑在她身侧,慢慢地俯身下来,绝大多数身体重量都由她自己负担,没有给郁清棠一点儿压迫感。
      
      她大拇指轻柔抚在郁清棠唇瓣,郁清棠目光流露出强烈的抵触,不适地偏过头,说:“我不接吻。”
      
      程湛兮微怔之后将手移开。
      
      “遵从你的意愿。”
      
      她手指理了理女人的长发,露出乌黑长发遮掩的雪白耳廓,温柔问询道:“耳朵可以吗?”
      
      “可以。”
      
      顿了顿,郁清棠说:“除了接吻,都可以。”
      
      程湛兮眼角微弯,轻轻地吻了上去。
      
      她注意到,郁清棠的肢体在不自觉地绷紧,耳旁连她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别怕。”程湛兮指腹温柔抚着她的脸,将唇瓣移开,给她适应的时间。
      
      郁清棠慢慢放松,不着痕迹吐了口气,垂在身侧的手缓慢抬起来,抱住了女人瘦削却并不显得单薄的背脊,隔着一层睡袍,隐约能感觉到她背部紧实的肌肉线条。
      
      “按你的节奏来,不用管我。”郁清棠没有情绪起伏地说。
      
      程湛兮笑了声,手指捏了捏她小巧的耳廓。
      
      “这可不行。”
      
      郁清棠从未与人这么亲密过,比起来直接的亲吻,这样带着宠溺行为的纵容口吻更让她觉得陌生,她忍住了再次别过头的冲动。
      
      好在程湛兮身上的气味很好闻,勉强抵消了她心里的反感。
      
      程湛兮执起她的手,在手背落下轻柔一吻,自下而上虔诚地望着她。
      
      “今夜你才是主角。”
      
      郁清棠:“……”
      
      郁清棠闭了闭眼,打断了她自带深情的目光,说:“随你吧。”
      
      程湛兮张了张嘴。
      
      郁清棠声音冷淡道:“再多一个字你就出去。”
      
      程湛兮闭上嘴唇,望向她的眼神隐约有一丝委屈。
      
      郁清棠眼不见为净,再次合上眼。
      
      程湛兮见她不搭理自己,在心底长叹口气,终于步入了正题。
      
      她撩开郁清棠面颊的发丝,吻了吻她的侧脸。
      
      视觉被阻绝,让其他的感官变得清晰敏锐。
      
      郁清棠强迫自己忽略鼻翼萦绕的陌生气息,投入到这场短暂忘我的放纵当中。
      
      程湛兮是个极其温柔耐心的人,她一点一点地调动她沉寂的欲念,让每一个细胞都跟着她的动作轻缓地战栗,但是很慢,很慢,慢到郁清棠替程湛兮觉得累。
      
      她像是一大锅冷水,灶下的柴火都添满了,她依旧不温不火的,锅炉底端的那一点热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X冷淡。
      
      抱着对程湛兮的愧疚,和内心的某种隐秘,她在程湛兮再次轻轻咬住她耳朵的时候,闷声哼了句。
      
      因为业务不熟练,所以表演得十分拙劣。
      
      程湛兮扑哧笑了。
      
      郁清棠瓷白的脸在黑暗里红了。
      
      ——她要求关灯,所以程湛兮中途将房间的灯关了,连窗帘也闭得紧紧的,一丝月光也透不进来。
      
      程湛兮摸了摸她微烫的脸颊,因为察觉女人真实的情绪,她咽回了喉咙里的笑声,低柔道:“是我的问题,你不用勉强自己。”
      
      郁清棠耳根通红,忍住了将脸埋进枕头的冲动。
      
      程湛兮薄唇挨着她的耳朵,温柔地道:“相信我。”
      
      郁清棠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得到她幽微的吐息,近在咫尺的温暖。在二十七年的人生中,她第一次感受到安定和发自内心的怜惜,竟然是在一个陌生人怀里。
      
      郁清棠安静了许久,方低低地嗯了声。
      
      程湛兮牵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按在她的头顶上。
      
      郁清棠方才在她面前暴露过,没再刻意掩饰,显得有点慌张。
      
      程湛兮在亲吻的间隙中不住地安抚她:“乖……”
      
      还断断续续地说着情话,喊她宝贝儿,亲爱的,郁清棠脑子开始乱糟糟的,什么都思考不了,根本无暇去反驳。
      
      ……
      
      最后的时刻到来,郁清棠双颊带粉,眸底染着迷离的水光,眼尾的泪痣也如同一颗茶色的露珠,轻轻地颤动着。
      
      程湛兮抱着她,本来想吻她,在即将碰到她唇瓣时顿住,偏离几分,落到了女人柔滑的脸颊。
      
      郁清棠平复了一会儿,从程湛兮怀里挣脱出来,躺在了床的另一侧,用背对着她。
      
      房间里的窗帘方才用遥控器打开了外面一层,月光从白色纱帘透进来,程湛兮看着她的背影,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收了回来。
      
      “你要洗澡吗?”她在女人背后问道。
      
      “你先。”郁清棠的嗓子透着微微的哑。
      
      程湛兮便起身去洗澡了,进浴室前把丢在窗外的睡袍捞过来,叠好放在了郁清棠枕边。
      
      郁清棠听见水声响起,方慢慢转过身来,借月光看到叠得整齐的睡袍,指尖落在上面,朝透出光亮的浴室看了一眼,咬了咬唇,眸色深晦。
      
      程湛兮洗完澡回来很久,郁清棠也没有去洗澡的动静。
      
      程湛兮询问她是否需要再来一次,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抵挡不住困意,合上了眼睛。
      
      “其实体检报告不能看出来有没有那种病。”程湛兮闭着眼睛,淡声说,“如无必要,还是不要和陌生人随便发生关系。”
      
      “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需求,可以联系我,我把电话号码留在了床头柜上。”
      
      郁清棠按着睡袍的领口,在心里回答她:不会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程湛兮等了会儿,没等到她的回应,脸朝向她的背影,眸光柔软,说:“晚安。”
      
      “晚安。”郁清棠终于回她,声音淡漠。
      
      程湛兮闭着眼笑了笑。
      
      她想,她大概不会相信,自己是真的喜欢她。
      
      什么时候睡着的程湛兮不记得了,翌日早上醒过来,枕边已经没有了郁清棠的踪影,床头柜上写着电话号码的便签和昨夜她放上去的时候一样,丝毫未动。
      
      程湛兮在进盥洗室梳洗时抱了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比如说镜子上留下口红写的联系电话之类的。
      
      没有,洗手台的镜面干干净净的,就像那个走得干干净净毫不拖泥带水的人。
      
      程湛兮揉了揉自己的面颊,叹了口气。
      
      ***
      
      酒店一楼前台。
      
      专用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纯白丝质衬衫,黑色高腰阔腿裤的年轻女人,身量高挑,至少在170以上。
      
      她鼻梁上架了一副复古金丝边链条眼镜,嘴角噙着温柔浅笑,本来端庄清正的模样顷刻间多了一丝斯文败类的气息。前台脸颊莫名发烫,不自觉地垂了一下眼帘,低头看电脑。
      
      她低垂的视线里多了衬衫的白色。
      
      走近了前台才发现,面前这个女人应该不止170,可能有173、174。
      
      她好高,而且漂亮得出类拔萃。
      
      “你好,退房。”程湛兮把房卡放在前台桌面,用食指和中指压着推过去,彬彬有礼地说。
      
      前台接过房卡办理退房手续。
      
      程湛兮单手搭在台面,用不经意的口吻道:“昨天和我一起的是我朋友,麻烦帮我们开张发.票,发.票抬头用我朋友的名字。”她说,“我叫程湛兮。”
      
      依法纳税,人人有责。
      
      前台微怔,还是按照客人的请求,对着电脑里登记的入住信息确认道:“您的朋友,郁清棠是吗?”
      
      “是的。”程湛兮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前台重新低头办理。
      
      程湛兮唇角微勾。
      
      棠清?
      
      她就知道对方给她的是假名字。
      
      不知道真名是哪几个字。
      
      发.票很快开好了,前台从打印机取出来,双手递上:“您需要的发.票。”
      
      “多谢。”
      
      程湛兮走到酒店外面,在阳光下展开了那张发.票,看向抬头。
      
      程湛兮唇边浮起一抹极明媚的笑,牙关轻叩,吐字清晰地轻轻落下三个字——
      
      郁、清、棠。
      
      

  • 作者有话要说:  媳妇儿的真名get
    程湛兮:观看本文直播的老铁给我双击一波666,火箭炮跑车游艇直升机都可以来一套嘿
    感谢在2020-06-03 19:31:18~2020-06-04 20:1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懒人一枚 9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清月映寒流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气预报明天下太阳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顾苏皖、Jo、嗷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懒羊羊 10个;Rain_ 3个;不渝、41392213、Shengxiaaaa、落心最爱吃火锅、平泽唯 2个;Anti.小陈拆盒子、xil、不知道取什么、喻言儿-、卡西莫多、路人只為路過、秦1浓&try、柒六一、丛容、morris、亦荃书、Lappland、sky_111111、秦唐cp给我磕、最喜欢楼三了、Liz、木某来嗑糖了、杯子、宁音。、魔一long、啊蔡。。、塔家文小刀、开开心心的过日子、苏苏牧遮、慕琳达、噬梦、饮冰77、喝一大卑水、26856393、qin、4274559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 60瓶;xil 50瓶;你看窝黑吗 35瓶;秦1浓&try 20瓶;齐昱燚 19瓶;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呜呼呼 15瓶;苏苏牧遮、九千卿、小卢酒曲、qtpyl、杨超越的女友、哈密瓜、袖牧风、栩啊、41392213、惊蛰,、一只喵、。、再揪一把菜叶子 10瓶;某网友、田野的啾啾 9瓶;顾衍之、墨迹、电影馆里的耗子、灰色的丛林、阿拉丁神兴、黄婷婷老婆、轻殇、木某来嗑糖了、花园啊、theonly 5瓶;摩卡 3瓶;71405891MR、山风要+盐、GSS、eshell、哎喲、蘅芜潇湘、32343102 2瓶;腿哥冲鸭、貝貝小寶貝、41295003、糊糊、Caro、黄婷婷女朋友、洛先生疼我、洛神、磕西皮的夜喵子、今夜可否念我、小张是个瓜、柒柒、拖鞋、svhioxjs、金智妮圈外女友、小寒、鲤鱼鱼鱼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