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雨仍在下。
      
      但雨声忽然变得很远,飘忽且渺茫。
      
      程湛兮撞进了一双比黑夜安静、比月色更美的眼睛里。
      
      几秒后,她才很轻很轻地呼吸了一下,心脏以异乎正常的速度跳动着。
      
      面前的女人约莫二十六七,眉眼如画,皮肤较常人苍白,唯有薄唇抿出一抹极淡的血色,有一种近乎病弱的美感。尤其是她的左眼有一颗泪痣,动人极了。
      
      泪痣长的地方有讲究,若是偏下,便如同垂泪,会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但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她的泪痣长在上眼睑的眼尾处,和上挑的眼线神奇地连成一条线。所以这颗泪痣非但没有让她显得柔弱,反而给人不可侵犯的疏离和禁欲感。
      
      黑色风衣里是一件洁白的衬衣,严丝合缝地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露出一段白皙的脖子和弧度优美的下巴。
      
      透出淡淡的斯文书卷气。
      
      程湛兮张了张嘴,在女人接下来的动作里没了言语。
      
      郁清棠目光平静地看向面前拖着行李箱的程湛兮,礼貌地微微颔首,平静地转了回去。
      
      她没有伸手去接。
      
      相当于委婉地拒绝。
      
      程湛兮故作自然地收回了递出纸巾的手,揣进了外套口袋里,眼睛转向和郁清棠相反的方向,偷偷地用余光观察对方。
      
      雨仍在下。
      
      暴雨倒灌,整座城市笼罩在磅礴的雨幕里,阴沉的云层里不时闪过蓝紫色的闪电,骤然撕裂黑暗的苍穹,狂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怒号着往天上刮去。
      
      两人共处在一片屋檐下,听着同一片雨声。
      
      谁也没有说话。
      
      这场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多久便乌云四散,露出了金红的太阳,日落大道上方出现了一道彩虹,从街头横跨到看不到尽头的远方。
      
      空气里只余下缠绵的毛毛细雨。
      
      郁清棠推开门,踏进了如丝的朦胧雨幕中,身影慢慢消失在彩虹深处。
      
      ***
      
      三个月后。
      
      画室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第三次过来的喻见星蹑手蹑脚地打算返回,紧闭的门却“吱呀——”打开了。
      
      程湛兮见到她,笑容随性地点了点头:“来了。”
      
      喻见星一只手搭在她肩膀,往半开的画室门里瞧,打趣道:“程画家最近画什么呢?”
      
      程湛兮大大方方地让开路,笑道:“你自己看咯,随便参观,我去洗把脸。”
      
      她画画的时候不喜打扰,杜绝任何人进她画室,结束了却是无妨。
      
      喻见星就是她在泗城的朋友,一起在国外留学的同学。她就读的那所美院入学条件极为严苛,同一个国家出去的学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朋友。喻见星是学雕塑的,接了泗城市政府的一个项目,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待在这边。
      
      喻见星迈进光线明亮的画室,里面程湛兮刚收拾过,画架、画布、颜料盒、调色板、画笔摆放得整齐,有条不紊。
      
      和艺术沾边的东西,多少需要灵感,而灵感不是随时都有的,程湛兮不是个太高产的画家,画画十分依赖灵光乍现的瞬间。
      
      喻见星记得程湛兮有一次接了幅壁画——即直接在墙壁上作画,时限三个月,有两个月二十九天她都在到处找灵感,愁得就差秃头,最后一天有如神助,把自己关进雇主的别墅房间里一挥而就,波澜壮阔地画满了一整面墙,成为他们圈子里津津乐道的一件事。
      
      她刚过来三个月,喻见星本以为画室里应该空空荡荡,作品屈指可数,却意外地发现里面挂满了画。
      
      油画只两三幅,有一幅是程湛兮方才在画的半成品,油料还没干,其余的是木炭画或者水彩等创作方便的。喻见星仔细端详墙壁和桌上的画,要么是侧脸,要么是背影,就是没有正脸,经过她的辨认,画的是同一个人,还是个女人。
      
      程湛兮从盥洗室回来,便瞧见喻见星揶揄的眼神。
      
      程湛兮好笑道:“怎么了?”
      
      “画的谁?”喻见星不等她回答,立即道,“你未婚妻?”
      
      “……”程湛兮解释道,“不是,刚来泗城的时候遇到的一个陌生人。我好像有一点……嗯。”
      
      她唇角往上翘了一个微小的弧度,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嗯是什么?”喻见星追问道。
      
      “是什么都不重要,反正不会再见面。”程湛兮随口打发掉她。
      
      泗城这么大,而且如无意外,她不会在这里久留,遇到的那个人,就当作美好的记忆。人的一生中,不是所有的美好都必须去追求,美好不能在现实永存,但在记忆里可以。
      
      “还有,”程湛兮无奈地提醒她,“不要再说未婚妻的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喻见星乐了。
      
      说起这桩从天而降的婚事,喻见星都觉得分外滑稽。
      
      程家和卫家是定了娃娃亲,但当时和卫小姐定亲的是程湛兮的哥哥程渊兮,不巧程渊兮喜欢同性,便没办法再履约。本来么,卫小姐的母亲卫夫人难产去世,时年日久,大家都忘记了这件事,但卫家人重提此事,程家便琢磨着让妹妹程湛兮去接受这桩婚约。
      
      程妈妈倒没想立刻就给她俩包办婚姻,只是劝着她见一见,合适的话先恋爱再结婚,但程湛兮是个自由洒脱的性子,谁按她的头,她就偏偏对着干,直接从京城跑到了泗城。
      
      程湛兮:“你还笑?”
      
      喻见星清清嗓子,不笑了,提议道:“晚上去酒吧嗨一下吗?”
      
      程湛兮拒绝:“不去。”
      
      人多又吵,不如一个人去街上散步。
      
      程湛兮挑了挑眉,反过来提议:“攀岩去吗?”
      
      喻见星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身为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画家,她不喜欢一些文静的活动就算了,但喜欢赛车、徒手攀岩、帆板冲浪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喻见星怀疑她小时候应该练体育,而不是去学画画。
      
      程湛兮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我陪你去酒吧,你这周末和我去攀岩,怎么样?”
      
      喻见星经过艰难的心理斗争,忍痛点了点头。
      
      “成交。”
      
      程湛兮浅浅地笑了下,神情愉悦道:“什么时候出发?我去换身衣服。”
      
      喻见星抬腕看了眼手表,道:“你换好衣服就走,时间也不早了。”
      
      程湛兮耸肩:“好吧。”
      
      喻见星来的时候特意打扮过,不用再梳洗,她对着小镜子补了个妆,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边无所事事地玩手机一边等程湛兮。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她抬头朝主卧门口看去,顿时睁大了眼睛。
      
      程湛兮换了件垂坠感良好的纯白丝质衬衫,黑色高腰西装阔腿裤,栗色的长卷发随意散在背后,透出成熟慵懒的休闲感。
      
      她个高腿长,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让喻见星震惊的是,程湛兮鼻梁上架了一副复古金边链条眼镜。
      
      衣冠楚楚,加上她很有欺骗性的温良外表,整个人萦绕着斯文败类的气息,相当引人注目了。
      
      喻见星站了起来,立刻反悔说:“不去了。”
      
      她好看成这样,还有人看自己吗?
      
      程湛兮伸指推了推眼镜,挂脖镜链随着她的动作轻轻地晃荡,她镜片后的桃花眼明亮含笑,道:“我随你啊,都行。”
      
      喻见星磨了磨牙:“去!”
      
      自己长得也不赖,至少有百分之三十是愿意看自己的!
      
      酒吧的名字叫“零度”,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今天,是一家在本地小有名气的LES吧。
      
      喻见星倒不是想去猎艳,就是想单纯地放松放松,看看美人养养眼。两人在零度门口下车,快进门前,喻见星刚想起来,驻足笑说:“忘了恭喜你,那副《暴风雪》拍出了三百万的高价。”
      
      程湛兮望着酒吧近在咫尺的大门,隐约可见里面攒动的人头,她斜了喻见星一眼,懒声道:“你觉不觉得,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显得有点敷衍。”
      
      喻见星哈哈大笑。
      
      两人并肩走进酒吧,在吧台坐下。
      
      喻见星点了杯鸡尾酒,程湛兮长腿轻松地点在地上,打了个响指:“果汁,谢谢。”
      
      喻见星:“……”
      
      “你不觉得你也有点敷衍吗?”喻见星制止了调酒师,自作主张替她把果汁换成了玛格丽特。
      
      程湛兮笑笑没说话,百无聊赖地打量四周。
      
      她不常来酒吧,在国外的时候玩得比较多,艺术工作者固然要能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但也要接触更加丰富的现实世界,这些都会成为创作的灵感来源。礼貌地拒绝了一个又一个上前搭讪的女人,程湛兮微不可见地蹙眉,她抿了口酒,打算等舞池中央的喻见星跳完这支舞就申请回家。
      
      音乐声震耳欲聋,五光十色的灯光乱闪,舞池群魔乱舞,贴面热吻的人随处可见,潜心创作了半年之久的程画家有些适应不来。
      
      喻见星热汗淋漓地从舞池回来,一口将吧台剩下的酒干了,接着又点了一杯。
      
      程湛兮:“……”
      
      喻见星没再去跳舞,一口一口地喝酒,程湛兮只得打消了念头。许是见到她们俩坐在一起,来打扰她的人少了许多,程湛兮换上果汁,咬着吸管慢慢地喝,将目光转向那些相对清静的角落。
      
      有的在黑暗角落里亲热,有的孤身一人。
      
      程湛兮蓦地目光微凝。
      
      距离她大概半个酒吧场地那么远,侧对着她的一道人影,有些眼熟。
      
      喻见星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歪了歪头,眯着微醺的醉眼打量道:“这人……怎么和你画上那个那么像?”
      
      程湛兮嘴唇微动,没有说话。
      
      喻见星:“不会吧?”她见程湛兮俨然默认,嘴里的酒差点吐出来,呛咳了声,方道,“怎么这么巧?”
      
      程湛兮心道:我也想知道,怎么会这么巧。
      
      她松开咬着的吸管,目光盯住那道身影不放。
      
      如果这算有缘千里来相会,她是不是应该去尝试一下?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上前,对方突然转头,朝她望了过来。
      
      安静的、比月色更美的一双眼。
      
      酒吧的灯光映着她苍白近乎透明的脸颊,眼尾的泪痣清晰动人。
      
      程湛兮心跳漏了半拍。
      
      ***
      
      郁清棠面前换上了第三杯果汁。
      
      她酒量不大好,所以为了避免意外,她没有沾酒。
      
      漂亮的女人总是人群的焦点,郁清棠一袭素色长裙,黑直长发披肩,皮肤白得惊人,五官精致得挑不出半点瑕疵,哪怕她进来以后,一直独自坐在角落,来搭讪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耳畔响起靠近的脚步声,伴随着女人柔润温和的嗓音:“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吗?”
      
      郁清棠心想:第十八?还是第十九个?
      
      她抬起了头。
      
      程湛兮对上她的眼神,忽然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和期待。
      
      她会认出自己吗?
      
      郁清棠用和上次无异的平静眼神望了她一眼,旋即平静地低下眼睑,用下巴示意了对面的位置。
      
      程湛兮:“……”
      
      从她的举动,程湛兮得出两个结论:一,她没有认出自己;二,她真的不爱说话。
      
      如果不是她对自己的言语有反应,她甚至会怀疑她和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小姑娘一样,有听觉障碍。程湛兮不合时宜地走了个神,如果默默能够平安长大,会不会和面前的女人差不多。
      
      程湛兮收回思绪,在郁清棠对面从容落座。
      
      喻见星在心里快笑疯了。
      
      程湛兮性格极好,外貌家世皆十分瞩目,走到哪都是万人迷的存在,这还是第一个对她如此无视之人。
      
      程湛兮双手捧着自己的果汁杯,在喻见星看热闹的目光下,身体微微前倾,红唇轻启道:“我们之前见过,你还记得吗?”
      
      郁清棠再次抬起眼帘,波澜不惊地瞧着她。
      
      程湛兮神色微僵,她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像在找借口搭讪,用的还是最拙劣的方式。
      
      程湛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随意,淡笑补充道:“三个月前,泗城下了场暴雨,我们一起在便利店躲过雨。”她迎着对方探究的眼神,继续温声提醒道,“你身上淋湿了,我问你要不要纸巾,有印象吗?”
      
      “……”郁清棠给她的回应是没有回应。
      
      程湛兮:“……”
      
      她真的完全不记得了。
      
      场面陷入了微妙的尴尬当中。
      
      喻见星默默地在心里怜爱程湛兮三秒钟,追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法国,谁曾想在小小的泗城遭遇了滑铁卢。
      
      就在程湛兮不知道怎么开启下一个话题的时候,对面的郁清棠冷冷清清地开口了。
      
      “你带体检报告了吗?”
      
      程湛兮闪过第一个念头:她原来会说话。
      
      第二个念头:声音和她的人一样冷,仿佛笼罩冬日的寒霜。
      
      过后她才惊讶地问:“什么?”
      
      郁清棠不带任何情绪地重复:“体检报告。”
      
      喻见星牙疼地“嘶”了一声:神经病!谁出门会随身带体检报告啊!
      
      程湛兮却出乎意料地说:“我找找,请稍等。”
      
      她拿过放在一旁的包,从里面翻出一个牛皮文件袋,抽出来看了眼,莞尔道:“带了。”上次随手装进包里一直忘了拿出来。
      
      喻见星:“???”
      
      这都是什么魔鬼对话?
      
      程湛兮没把体检报告交给对方,而是淡笑问:“你要这个干什么?”
      
      郁清棠看着她,眸中闪过难辨神色。
      
      良久,她语出惊人道:“去酒店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程湛兮:???这和我想象的剧情不一样啊?
    开始了开始了,猜猜第一次谁攻
    愿意的也可以猜猜郁姐姐的动机,文还没有展开,大家伙随便猜,本章评论区随机掉落100个红包
    感谢在2020-06-01 17:30:47~2020-06-02 19:4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纯洁的兔斯基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清月映寒流、寤寐求之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顾苏皖、载酒、昵称好难想、天气预报明天下太阳、柯小宝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佐衈 2个;陈路、敬822、顾苏皖、41076407、山中好友五、慕琳达、Max_skins、Dr.Freak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懒羊羊 17个;秦唐cp给我磕、Q可爱 2个;44826546、之南、丛容、顾吧Se、田野的啾啾、白月光、自定义、44337081马甲、cyrilcan、tqlb、芃儿、蓝原芽衣女朋友、湫水、瞎搞搞、热闹、寻依Yo、2333、愿为西南风、30198847、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如风、31472164、我有一只碗、雲潛、凉山老君、二木鸭、Ja□□ine、反冲斗士周淑芬、刘不住的影子、一个猫屎、Molly、sara、顾苏皖、qin、咕咕、亚亚冲鸭、落心最爱吃火锅、卿歌佐酒、椭圆的欧姆定律、陈路、松柏柏、椛竹雨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气预报明天下太阳 90瓶;lucky 80瓶;jyuuuu、迷上百合文 70瓶;自定义 67瓶;沐羽° 58瓶;载酒 54瓶;湫水、佐衈、kryber是真的 50瓶;暖眸 47瓶;我就不告诉你、zing、苏苏牧遮、小脑壳袋、秦时明月、-Taoxy-、碱缄、白山水、如风 30瓶;呜呼呼 29瓶;糖开水 28瓶;潇潇和小萱、路人甲、戚九七_、。、gg4eva、九千卿、无情邪心、陈路、阿泽、花园啊 20瓶;浅忆 19瓶;27 18瓶;毋雾、木某来嗑糖了 17瓶;程归鸢 13瓶;再揪一把菜叶子、之南、落心最爱吃火锅、想吃酱肉包、纯宝、央央、夏夜未央、懒羊羊、生人勿近、这趟车不要、小鱼干儿、维c不吃土、一个猫屎、陆老师和夏老师超甜、心中有个北平、倾、刘刘刘麻烦、40929745、淡然、泰泰、嘴角疯狂上扬~、已注销、木头都不同、小怪兽是麻辣烫星人、雲潛、石木、码农!、老司机带带我、Kaede、佐伯 10瓶;悬戒、8个T、默一 9瓶;71405891MR 7瓶;薛定谔、今夕、拼凑剪贴、梧桐、晚安我的秦进宝、顾苏皖、热包szd、082627-75、1000-7、cyan、31472164、LIN、腿哥冲鸭、森屿麋鹿、奕哲 5瓶;KONGTOUXIANG 4瓶;齐昱燚、ATLIT、ryevanish 3瓶;柒柒、X、陌上、Lappland、直到长出青苔、相忘于江湖、颓废人儿呀~ 2瓶;洛大人、锦书休寄、桥飞、欣欣欣、阿拉丁神兴、许小叮当、Fall’sYe、洛神、svhioxjs、笙歌、乂娄子、田野的啾啾、拖鞋、熊爪爪、玄笺吃早饭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