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买票 ...

  •   叶柠跟着人流出了站台,在出口的地方静静的等着,差不多过了10分钟左右,开往阳城的火车出发了,又等了一会,里面出来几个工作人员,看样子孙耀军是上火车走了。
      
      轻舒一口气,转身找人问了售票厅,先问问有没有前往南江省的火车,越快回去越好,以免夜长梦多。
      
      排了一会队就轮到她了,拿出户口本和介绍信,叶柠问道:“有去南江省丽山市的火车票吗?最快的是什么时候?”
      
      “没有去丽山市的火车,有海东市去丽山市的,后天早上七点,要吗?”售票员问叶柠。
      
      “后天?没有更早的吗?”叶柠有些着急,这会又不跟20年后一样,火车站周围到处都是酒店宾馆,只有招待所,没有介绍信都住不了。
      
      “没有,就这一班有经过丽山市的。”
      
      那没办法了,她肯定得回去,就算是后天也得买。
      
      “要,有硬卧吗?”软卧是不想了,那是高级干部才能享受的待遇,但是到丽山市将近三十个小时,如果能有个硬卧也不错。
      
      售票员瞥了一眼叶柠,“没有,我们不是始发站,只有站票,要的话赶紧的,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叶柠一愣,连硬座都没有?见售票员不耐烦的样子,赶紧点头,“要,我要。”
      
      售票员拿到户口本和介绍信,着重看了介绍信,然后抬头看了叶柠一眼,“同志,你这介绍信不对啊!”
      
      “怎么不对了?”叶柠心下一惊,这时候的介绍信就相当于身份证,这张介绍信是学校开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上面写的是丽山市到安庆市,你怎么跑东山市来了?”售票员跟同事说了一声,直接扣了叶柠的户口本和介绍信,说是要等警察来处理。
      
      叶柠直接傻眼,她以为有介绍信就行,上面写明了具体地址吗?不对啊,孙耀军不就买到火车票了?
      
      不对,原身的记忆中,孙耀军好像是找人帮忙买的火车票,大意了,她不会被打成盲流吧?
      
      “这位同志,请你跟我走一下。”警察很快就过来,带着发懵的叶柠到不远的警务室,“说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听到问话,叶柠灵机一动,抬头一脸害怕的看着民警,“我……我是到安庆的,不对,我是要从安庆市回丽山市,我坐错火车了。”
      
      本来想挤出点泪花,装的可怜些,结果眼眶一红,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这具身体就是水做的,只要叶柠故意想着委屈或是难过的事情,眼泪瞬间就下来。
      
      “哎!这位同志,你先别哭。”问话的这位民警才二十多岁,刚参加工作不久,见这么一位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哭成这样,顿时慌了。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的老民警端着茶杯过来,瞪了年轻民警一眼,示意他让位置。放下茶杯,翻开叶柠的户口本和介绍信,“这介绍信是你们学校开的?”
      
      “对,我们学校领导开的,我有学校的电话,你们可以打电话过去验证。”叶柠哽咽了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南江省,历山市,安仁乡的村民,现在在县里的二中上高中,前几天我接到爸爸工地打来电话,说我爸出事了,我……”叶柠忍不出抽泣,“我就找我们老师请假,然后开了这介绍信。到安庆市才知道,我爸为了多赚点钱,去矿场工作,下去没上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妈是知青,80年回城后就没回来了,现在我爸死了,下边还有两个弟弟妹妹,以后可怎么办?”
      
      叶柠捂着脸痛哭,一开始是假的,后来她想到自己年轻轻的就过劳猝死,虽然捡了条命,却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和时代,顿时变成了真的痛哭,而且越哭越伤心,将心里所有的委屈,不安,恐惧都宣泄出来。
      
      干了几十年的老民警,什么人都见过,一眼就看出叶柠没说谎,真要是父亲刚出意外死了,对这么大的小姑娘而言无疑是天塌了,会坐错火车也就情有可原了。
      
      怀疑的心已经没了大半,老民警安慰叶柠,“人死不能复生,你爸没了,你作为长姐,更该坚强。”
      
      叶柠吸了吸鼻子,哭了一场,舒服多了,看着老民警继续说道:“我知道,我在安庆市收拾了我爸的衣物,打算回老家给他立个衣冠冢。我爸过年还好好的,说是出去给我和弟弟妹妹挣学费,才三个月,人就没了,老家没电话,弟弟妹妹都还不知道,我太伤心了才买错火车票,等我缓过劲来才发现自己坐错了,警察同志,我没有逃票,火车票的钱我都给了,我就是发现自己坐错火车,所以就在这一站下了,想要买到南江省的火车票回家。我妹妹今年15岁,还有个弟弟才8岁,家里早分家了,我得回家,爸妈都没了,家里的弟弟妹妹要是出点什么事儿,我怎么跟爸爸交代?”
      
      虽然利用别人的同情心不好,但是这个年代突然下火车又突然要买票回南江省,总得有个说法,不然把她当成可疑分子抓起来,一旦被判定为特务,小命就真的玩完了。
      
      老民警点点头,见叶柠还在那哭,没有继续问话。
      
      其实疑点还有很多,比如她怎么能买到安庆市到阳城的火车票,再说了,一天一夜,那么多站,需要这么久才发现自己坐错了?
      
      不过瞧她也不像是假的,还需要验证。
      
      打电话到叶柠的学校,确认学校里确实有叶柠这个人,老师还以为叶柠出了什么事,听说是坐错火车,而且是朝阳城去的,老师就叹了一口气。
      
      “可能是去找她妈了。”
      
      原来她的知青妈妈在阳城,老民警意会,跟那边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我们已经跟你的学校联系过了,没有问题,一会我给你开个证明,凭这个证明去买火车票,先回家再说。”面对一个爸爸突然去世的小姑娘,谁都会宽容几分。
      
      “谢谢,那个,售票员说最快得后天早上的火车,有没有更早一点的,我出来的匆忙,现在也不知道家里弟弟妹妹怎么样了。”叶柠担忧的说道。
      
      “我帮你问问。”老民警见她面色潮红的有些不正常,“你是不是生病了?”
      
      叶柠愣愣的抬头,是有些头晕,抬手摸了摸额头,拧眉道:“我昨晚发高烧了,不过已经吃了药,早上已经退烧了。”
      
      老民警见她穿着单薄的衣服,让人给她拿了一件干净的外套,然后让人带她去一旁的诊所看看。
      
      昨晚就吃了一颗药,早上跑东跑西的,又耗费了那么多心神,可不就又发烧了。
      
      39.2,叶柠才后知后觉的感觉难受,刚刚全身心想着应付警察了。
      
      打了一针屁股针,叶柠有些羞涩的穿好裤子,她已经很久没打过这种针了。
      
      “你先去办公室等着,那边说可以通融,给你一张明天早上的火车票。”最开始审问叶柠的年轻民警温和的说道。
      
      “谢谢警察同志。”叶柠真心实意的感激道。
      
      打了针,又吃了药,叶柠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觉,撑了一会,就见一个老民警带着一位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过来。
      
      “这孩子还发着烧,你看要不给张硬卧的票?”老民警见办公室里就叶柠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蔫巴巴的,瞧着怪可怜。
      
      “你老徐都开口了,没有也得有。”
      
      得知有卧铺,叶柠人都精神了,近三十个小时呢,如果站着回去得多辛苦,知道是老民警帮忙说好话,叶柠感激万分,别看他长得严肃,心地却很好。
      
      “你还生着病,我给你开个介绍信,到火车站的招待所住一晚,明天早上过来就行。”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送佛送到西,连住的地方也帮着解决了。
      
      叶柠看着他们这么帮她,眼眶一热,眼泪又下来了,原本她突然来到这个世界,面对新的身体,新的人生,心里其实无比恐慌,结果一路过来遇到那么多好心人,顿时不那么害怕了。
      
      “谢谢您。”叶柠先谢过工作人员,然后转身朝老民警深深的鞠躬,“也谢谢您。”
      
      “我们应该的,去吧。”
      
      叶柠跟着一位大姐离开,出火车站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孙耀军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
      
      孙耀军买了一些吃的,好容易回到火车上,休息间根本没有叶柠的身影,行李也没在,想着她可能去厕所了,等了好一会,火车都启动了还没见人回来,这才慌了,两头的厕所找了都没人,又回他们自己的硬座车厢,还是没人,餐厅那边也没有,怕叶柠回到休息间,又回去看了,还是没人,正准备找列车员时,有个列车员来找他。
      
      “你是叶柠同志的同伴吧?叶柠同志托人给我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我的,说是我感谢我对她的照顾,另外一封叫我转交给你。”说着,拿出一封信递给孙耀军,边狐疑的看着他,“你们这是吵架了?这还生着病,怎么突然就下火车走了?”
      
      “我们……”孙耀军本来想说没有吵架,突然想到他和叶柠现在的情况不能暴露,马上转口,“就是闹了点小矛盾。”
      
      不等林芝继续问,孙耀军收起信,礼貌感谢列车长让出休息间,然后带着行李回硬座车厢,这房间原本是借给叶柠这个病号,他又没生病,没道理再占下去。
      
      回到自己的座位,孙耀军这才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
      
      ‘孙耀军,我想了很久,我不能抛下弟弟妹妹跟你一走了之,所以我打算回南江省,我知道你爸妈出了事,你放心,如果有人来跟我打探你的消息,我肯定不会告诉他们你去阳城了。至此一别,我们天各一方,想来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再见,我们分手吧,你在阳城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对了,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会去帮你探望你的父母,毕竟叔叔阿姨以前对我很好。’
      
      孙耀军收起信,拽紧拳头,神色难看。
      
      他做梦都没想到叶柠有胆子中途下车,仔细回想,明显是早有预谋,先是骗他先回火车,再是给他留信,分明早就想要抛开他。
      
      可是为什么呢?他前一晚还不辞辛苦的照顾生病的她,真要担心弟弟妹妹,一开始就不会跟他离开。
      
      孙耀军再看了一遍信,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叶柠写的,这上面写的好像处处为他着想,实则都是威胁,偏偏他还真的不敢回南江省,更不敢让别人知道他去阳城。气的将信揉成一团,孙耀军只觉得满腔怒火。
      
      像他这样的人当然不会付出真心,他气的是自己被叶柠摆了一道,更生气没早点将钱拿到手。
      
      叶柠早猜到孙耀军看了信会怎么样,她现在已经在招待所住下了。
      
      原本都是通铺,一个房间住十几个人那种,不过领导对她特殊照顾,给了她一个单人间,还有独立卫生间,这个条件在现在而言,绝对属于高级待遇。
      
      房间里有热水瓶,叶柠晃了晃,是空的,拎着热水瓶到一楼打水,叶柠见地上还放着不少,就多要了一壶,早上就简单擦了一下身子,这么一番折腾,又是一身汗,黏滋滋的很不舒服,既然有独立卫生间,当然要洗澡了。
      
      洗完澡,叶柠觉得自己至少轻了三斤,病都好了很多,又去前台打了两壶开水,多交了一毛钱,叶柠觉得无所谓,回到房间,用了一壶开水洗了个头,可惜没吹风机,只能拿毛巾慢慢擦。
      
      都忙完了,这才开始准备收拾行李,她的行李不多,一套换洗衣服,一个贴身的小包,里面装着存折和首饰,另外还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的是叶青山的衣物,看到这些,叶柠瞬间胸口发闷,眼眶发红。
      
      到底接收了原身的记忆,也接收了一部分感情,会伤心难过才正常,叶柠将包裹收拾好,小心的放到一旁,她刚刚在警务室没骗人,是真的打算回去给叶青山立个衣冠冢,原身不但愧对弟妹,也对不起自己的父亲,爸爸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至少该回家给立个衣冠冢,可她竟然直接带着赔偿金和遗物跟男人私奔了,叶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一早上都在忙户口的事情,现在上个幼儿园也好难,公立幼儿园要关系,私立好的费钱,头疼……
    我真心觉得一个孩子就够了,我老公有退休金,我自己交社保,以后孩子养老压力不会很大。如果女儿需要我帮忙带孩子我就帮她,不需要我们出去旅游,日子不好过吗?硬是说两个有伴,为这事吵了好几回了。
    发了个小牢骚,谢谢大家支持,么么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