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明烟到会所的时候,正是晚上八点,风华会所建在南城寸土寸金的地方,独栋复古的小洋楼,夜色下灯光璀璨犹如天上宫阙。
      
      风华会所是南城有名的销金窟,也是一众世家子弟平时聚会的地方,明烟拿了手提包,站在会所门前的木棉花树下,垂眼给蓝熹发着微信。
      
      “郁少,门口那女的是不是明烟?”
      
      郁云停停下脚步,定睛一看,不是明烟是谁?南城第一美人,明烟的美有着极高的辨识度,到了恃美行凶的地步,南城一众名媛里,只有她美的嚣张跋扈,即使性格骄纵,做下不少引人发笑的脑残事情,世家圈里依旧有不少人吃她的颜值,热度不断。
      
      郁云停对草包美人一向无感,两人虽然是一个圈子的,却没有什么交情,加上蓝熹这几年在剑桥读书,明烟也追了过去混了个野鸡大学的文凭,就更没有什么交际了。
      
      “郁少,你哥不会真的跟明烟在交往吧?”郁云停身侧的公子哥一脸的羡慕,郁家那刚回国的养子真是艳福不浅,一回来就泡上了南城第一美人。
      
      郁云停没说话,拿出手机,给他哥发了微信。
      
      “你跟明烟今晚有约会?”
      
      郁寒之很快就回了消息:“嗯?”
      
      “草,明烟约的是蓝熹,这狗男女不是给你哥戴绿帽子嘛?”
      
      只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门口,英俊潇洒的蓝家大少蓝熹下车来,俊男美女站在四月盛开的满树木棉花下,唯美如画。
      
      郁云停唇角勾起一丝看戏的邪笑,给郁寒之拍了一张图片发了过去:“恭喜,回国两月,就拥有一片青青草原。”
      
      郁寒之那边没有再回复。
      
      “郁少,不上前去弄死蓝熹?”身边的公子哥唯恐天下不乱地叫道,恨不得冲上去拉开那对狗男女。
      
      郁云停嗤笑,进了会所,懒洋洋地说道:“留着给我哥动手。”
      
      明烟等蓝熹这功夫,百无聊奈地看了看微信信息,将骂她、嘲笑她、甚至调戏她的一众豪门子弟和名媛们全数拉黑,就连假惺惺来安慰她的赵娇、孙媛媛也拉黑了。
      
      世家圈里哪里来的姐妹情,以前她爱慕虚荣,喜欢万众瞩目被人捧着的感觉,然而梦里明家败落,她从云端跌落尘埃里,这些人上赶来践踏她,再跟这些人来往,明烟觉得自己就是智障。
      “找我什么事情?”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面前,蓝熹下车,英挺的眉头不自觉地紧缩,男人面容白皙英俊,185的身高,即使穿着简单的T恤和运动裤,也透着世家公子的贵气。
      
      明烟抬眼,见他眉眼间藏着一丝的不耐烦,以前的那些悸动和喜欢瞬间就如潮水一般褪去,徒留一地的自嘲。
      
      “进去说,说完就走,不会耽误你。”明烟淡淡地说完,掉头就走。
      
      *
      会所包厢里,郁寒之垂眼看着新鲜发过来的照片。四月春暮,会所门前花重金移植了满街的木棉花,微风袭来,华灯之下,繁复妍丽的花朵散落一地。
      
      站在满树繁花下的明烟一改下午自拍时的岁月静美,跟蓝熹穿着情侣装,白色T恤小短裙,捏的她细腰袅袅,身形纤细,眉目含情,青涩悸动的很。
      
      郁云停推开门进来,闻到满室迷人的酒香,顿时心疼地叫道:“哥,你就算吃醋也不能祸祸我的酒啊,76年的,喝一瓶少一瓶。”
      
      郁寒之抬眼,淡淡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吃醋?”
      
      郁云停促狭一笑:“我未来嫂子在风华常年包了一个包厢,就在隔壁,这孤男寡女的不少人瞧见了,不会等明儿,现在圈里就流言满天飞了。我手机消息都要爆了。”
      
      “无聊。”郁寒之伸手拿起酒杯,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红酒,淡淡说道,“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十多年前的事情,哪里那么好查,你说的那个温泉山庄早就倒闭了,土地都转了好几手,不过我已经查到了第一任山庄的主人,据说移民荷兰了,找到人我就告诉你。”郁云停说到正事,立刻严肃了几分。
      
      “嗯,把周边的地都买下来。”郁寒之将红酒一饮而尽,起身,淡淡地说道。
      *
      
      明烟进了自己常年包的包厢,见蓝熹离自己有七八步远,顿时自嘲一笑。
      
      梦里明家出事之后,蓝家明哲保身,蓝熹一心都扑在华姿身上,为了怕华姿误会,对她是避而不见,虽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落井下石,但是这种事不关己的冷漠让她觉得更加的心寒。
      
      就算他对她没有半点的情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些年她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喊着蓝熹哥哥的那些岁月全都TM的喂了狗了。
      
      明烟将手提包丢在沙发上,叫了包厢服务,点了酒水和一堆的晚餐,然后淡淡地说道:“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多说了,这次找你来,是希望你这两天去一趟明家。”
      
      “明家正值多事之秋,我去明家只会让这件事情的持续发酵,今晚你都不该约我见面。”蓝熹坐在沙发上,英俊白皙的面容透出几分的冷隽。
      
      明烟冷笑,他不去只是怕华姿误会,蓝熹聪明绝顶,这些年来在她跟华姿之间游刃有余,一面拒绝她,一面继续如往常一样对她好,给她希望,拿她当挡箭牌不动声色地保护着华姿。
      
      先是以学业为重,然后是以事业为重,他骗过了所有人,为的就是有能力掌控蓝家之后,公开向华姿表白。
      
      “去明家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华姿,你敢跟华姿告白,说明你已经有能力掌控蓝家,不过以华姿的身份,你还不敢跟你爸妈提这件事情吧。”明烟垂眼,淡漠地说道,“我可以让你如愿以偿。”
      
      蓝熹脸色微变,明烟怎么会自己知道喜欢华姿?这些年他明明掩饰的很好。
      
      “你能做什么?”
      
      “我会让我爸收华姿为养女,给华姿明氏集团的股份,让她成为真正的明家小姐,身份问题我为你解决了,至于蓝伯伯和伯母要不要华姿进门,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明烟淡漠地开口。
      蓝熹沉默不语,俊脸紧绷地看着明烟:“为什么要帮我?”
      
      她不是爱他爱的要死要活吗?不是非他不嫁吗?不是追了他七年吗?昨天还在跟他表白,今天就要成全他和华姿?
      
      那个在他面前永远最美最爱撒娇、爱得热烈又卑微的明烟,真的是眼前冷若冰霜的少女吗?
      
      “给我蓝家百分之三的股份。”明烟伸出三根雪白如玉的手指,水眸杏眼弯起,明晃晃地趁火打劫。
      
      七年的青春就当喂了狗。
      
      蓝熹表情一言难尽,明烟自小娇生惯养,明家就她一个女儿,以后这些资产都是她的,她要蓝家的股份做什么,百分之三的股份虽然不少,但是也不多,如何能跟明家的资产比?
      
      “怎么,你连百分之三的股份都不愿意付出,这就是你对华姿的爱?”
      
      “当然不是,你要股份做什么,你又不缺钱。”
      
      “这与你无关,这两天你去一趟明家,让我爸看到你对华姿的好,然后我会趁机做我爸的思想工作,就这事,去不去随你。”明烟说完,不耐烦地拿起手提包里的口红,补了补红润的樱唇。
      
      “好,我明天就去。”蓝熹起身,看着她在灯光下娇美明媚的小脸,低声问道,“你跟郁寒之的事情,是真的?”
      
      “嗯。”明烟点了点头,开弓没有回头箭,走一步算一步。
      
      蓝熹欲言又止,转身离开。
      
      蓝熹一走,明烟就如同垮掉的小孔雀一样,捂着胃恹恹地躺在沙发上,出来的急,她整整一天没吃饭了,又饿又渴又失恋,还知道自己悲惨的未来,惨兮兮。
      
      “明小姐,您的晚餐和酒水。”会所的经理敲门说道。
      
      无人应答。
      
      VIP部的经理又敲了两次门,然后慌了,立刻去敲隔壁的门。
      
      无人知晓,风华会所是郁家的产业,隶属于郁寒之海外的资产名下。
      
      “确定就她一个人在里面?”郁云停有些傻眼,这女人怎么就那么多事?
      
      “蓝家少爷刚离开,真的就明小姐一个人在里面。”
      
      “哥,她不会是被蓝熹拒绝,受到刺激,想不开了吧?”郁云停打了一个寒颤。
      
      郁寒之眉头一皱,放下手上的文件,一言不发就去隔壁。
      
      明烟有低血糖,加上饿的脑袋晕乎乎的,听到经理敲门声,硬是没爬起来,等听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睁眼就看见俯身抱她的郁寒之,男人戴着金丝眼镜,衬的五官越发斯文俊雅,眉眼间又透着淡淡的冷漠。
      
      “没晕?”男人声音低沉性感,见她醒了,作势要收手。
      
      明烟被帅的心跳都漏了半拍,她从小到大就对美的事物毫无抵抗力,条件反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又撒娇又委屈地叫道:“饿~”
      
      跟在后面赶来的郁云停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什么情况?怎么抱上了?他哥不是深度洁癖晚癌患者吗?怎么没推开?
      
      郁寒之推了推,碰到少女柔软幽香的身子,指尖一顿,金丝眼镜片后的凤眼幽深如墨。
      
      “明烟,你喝假酒了?”郁云停没好气地说道。
      
      郁云停?明烟咬牙,郁云停是南城世家圈里跟蓝熹齐名的学霸,曾在公开场合嘲笑她不学无术,扬言看上明烟的男人不是脑瘫就是眼瞎,自此以后两人算是结下了梁子。
      
      明烟本就身体难受,这两日又受了刺激,精神不济一直强撑着在,此刻见到了仇敌分外眼红,死死地抱着郁寒之,将小脸埋到对方怀里,撒娇委屈地说道:“你怎么才来,我难受头晕,肚子还饿。”
      
      她原本就长得极美,此刻乌黑如紫葡萄的大眼睛湿漉漉的,楚楚动人,抱着郁寒之撒娇,还得意地瞪了郁云停一眼,哼,她就抱郁寒之,气死他。
      
      下一秒,明烟就被男人无情地推开,对方力道之大,直接将她推翻,跌倒在地。
      
      “对不起,我有洁癖。”郁寒之带着金丝眼睛,斯文俊雅地微笑,从口袋里取出手帕,认真且仔细地擦了擦手。
      
      明烟一脸懵逼,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梦里,郁寒之确实有深度洁癖,莫说碰女人了,压根就洁癖到近乎病态,从小到大多少女人前仆后继,都被他秒天灭地了。
      
      见郁云停使劲憋笑,郁寒之金丝镜片后轻慢的神情,明烟按着摔疼的屁股爬起来,冷笑一声,踮起脚尖就吻上男人菲薄的唇,然后张扬肆意地弯眼笑道:“洁癖是病,要治哟。”
      
      明烟捞起自己的手提包,推开挡道的郁云停,冷哼了一声,一拐一拐地离开。
      
      郁云停目瞪口呆。
      
      郁寒之俊脸阴云密布,抬手按住眉心,凤眼微闭,眼前依旧是对方那张娇美生动的小脸,尤其眼下的那颗小小泪痣得意地要跳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鱼总,你作,使劲作~~以后你会求着她亲你~╭(╯^╰)╮
    小年快乐,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