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明烟睡到第二天下午才清醒,稀疏明媚的阳光从轻纱窗帘里照射而入,慵懒宁静。
      
      她伸出青葱如玉的手指,眯眼遮挡着阳光,伸了个懒腰。
      
      守在床前的彩月急忙站起来,说道,“大小姐,您终于醒了,老爷让您醒了就去书房。”
      
      生日宴的事情已经成为南城世家圈里的丑闻,外面说的太难听了,说明烟天生放.荡,行为不检点,闹得很大,老爷在家气得都没有去上班。 
      
      “行,我知道了。”明烟点了点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微信,见999+条消息,圈内跟她不合的名媛们各个都在踩拉她,她跟郁寒之衣裳不整的照片也满天飞,而一些得罪过的豪门子弟也都在各种意.淫她.
      
      明烟冷笑了一声,看了看自己跟郁寒之的绯闻照片,发现拍的还挺好看,自己只露了小脸和雪白如玉的胳膊,男人斯文俊雅的面容一片阴沉,眉峰如叠嶂的山岳,凤眼点漆如墨,鼻梁高挺,即使是抓拍,都极为的出色。
      
      明烟愣了一下,当时光线暗,她根本就没有看清郁寒之的脸,没有想到他长得比蓝熹还要俊俏,而且昨夜摸到的体格也劲瘦结实,真是便宜华姿了。
      
      “大小姐,您还是赶紧去跟老爷认了错吧,老爷今天气得都没出门。”彩月小声地提醒道。
      
      明烟随意地点了点头,泡了个澡,敷了一张面膜,然后套了一件宽松的针织衫,下楼去吃东西。
      
      “李妈,有咖啡吗?”明烟揉着有些生疼的太阳穴,习惯性地喊着家里的帮佣,见李桂花笑得一脸憨厚地去煮咖啡,表情复杂。
      
      这是她的生母,也是华姿的养母,为了荣华富贵,黑心地将狸猫换太子,想到后来明家落败,她身败名裂,李桂花卷了家里的钱财跑路之后,明烟对生母的那点渴望瞬间就湮灭了。
      
      李桂花将煮好的咖啡端过来,小声地说道:“大小姐,郁家来人了,跟老爷在茶室,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话音未落,隔壁茶室里传来明和平暴怒的声音:“明烟,你给我滚进来。”
      
      明烟端起咖啡,不慌不忙地进了茶室,就见自家老头和郁恩阳在谈判,郁家养子郁寒之站在郁恩阳的身后,欣赏着窗外庭院里的春暮景致。
      
      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身材颀长,面容斯文俊雅,见她进来,眼都没有抬,神情冷淡的很。
      
      若是以前,她断然不会注意到一个养子,一无家族血脉二无继承权,不过是比家里的佣人地位高,不过想到这位就是郁家真正的掌权人,还是个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的主,明烟暗自打量了一番。
      
      “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明和平气得脸色铁青,骂道,“要是有一句假话,我打断你的腿。”
      
      这一番疾言厉色,自然不仅是骂明烟的,也是给郁家难堪。
      
      明和平险些气得心肌梗塞,他对明烟期望极高,偏偏这个女儿从小娇生惯养,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好在明烟死缠烂打倒追蓝家独子蓝熹,蓝熹在南城世家圈里是出了名的优秀,要是以后能跟蓝家联姻,那就是强强联合,也算是后继有人,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样的丑闻。
      
      郁家养子是个什么混账东西,一个泥腿子出身的小子,也敢肖想他的女儿?才一天,郁家父子两就上门来要说法了?
      
      明和平自然不知道,丑闻一出,郁家比他还气得跳脚,一个不学无术的草包美人居然大庭广众之下讹上了郁家未来的掌权人?郁恩阳在家里气得将儿子骂得狗血淋头,要不是这小子带寒之去生日宴,能出这事?
      
      明烟端着手里的咖啡,杏眸眨了眨,无辜地说道:“我昨晚喝多了,想回房间睡一会儿,然后迷迷糊糊,房间里来了好多人,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醒来听彩月说,才知道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
      
      明烟越说越委屈,四两拨千斤,推了个一干二净。
      
      郁恩阳眉头紧缩,不悦地说道:“寒之,你来说。”
      
      郁寒之凤眼微抬,淡淡瞥了一眼站在茶室门口的明烟,春暮薄稀的阳光照着在她素净的小脸上,五官柔美,姜红色的红色连衣裙配上米色的慵懒针织衫,很是素雅,美得有些晃眼。
      
      男人淡淡地开口:“昨夜明小姐的闺蜜派人喊我,说找我有事,我进了房间,就见明小姐进屋,喝醉了酒,许是错把我当成了别人,一场误会。好在没有酿出大错。”
      
      郁寒之也避重就轻。
      
      明烟暗自好笑,这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提醒她继续去追蓝熹,莫纠缠这件事情了?
      
      “这怎么就是误会?我们家明烟声誉尽毁,这事我们要好好说道说道。”明和平怒道。
      
      “和平兄,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寒之的声誉也受损了。”郁恩阳忍着怒火,说道。
      
      “你家养子的声誉能跟我女儿比?明烟是女孩子,这种事情是吃大亏的,你看看现在外面传的多难听,以后她要怎么嫁人?”
      
      郁恩阳险些要吐血三升,他郁家吃大亏的好吧,以后这个污点就要跟着郁寒之一辈子了。
      
      明烟见两人吵的脸红脖子粗的,喝了一口咖啡,淡淡地说道:“要不我就说,我跟郁寒之是男女朋友?等风头过了再分手不就好了嘛。”
      
      茶室里死一般的沉寂,三人齐刷刷地看向明烟。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明和平气得跳脚,这还是亏啊。如果是郁恩阳的儿子郁云停,这事都好说,大不了将错就错跟郁家联姻,一个无名无分的养子算什么东西。
      
      郁寒之目光微深,这方法可行,算是洗清了两人半夜苟.且的丑闻,不过如此一来,势必要打乱他后面的计划。
      
      “爸,你也不想因为这件丑闻被外人嘲笑吧。”明烟垂眼淡淡地说道,明和平最爱面子。
      
      “我那点面子全都被你丢尽了。”明和平被明烟戳中痛处,逮着她又骂了一顿。
      
      最后两家都不情不愿接受了这个解决之道。
      
      事情解决,郁家父子就起身告辞,明烟站在窗前,看着郁寒之峻拔的背影,将冷掉的咖啡放在窗台上,拿起手机,对着春光,拍了一张素颜自拍,然后发朋友圈:醒来之后,全世界都知道了我的初恋男友,郁先生,我们要相亲相爱呀。
      
      发完朋友圈,明烟就丢了手机,神情淡淡地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一点点细细地回忆着梦里发生的事情。华姿如今跟郁寒之还未见面,她一定要给自己博一条生路来。
      
      明烟的动态一发布,朋友圈就炸了。
      
      南城世家圈里的群滴滴滴地响个不停。
      
      追不到明烟的公子哥们各个气急败坏,在群里疯狂艾特蓝熹。
      
      ——明烟脑子是被驴踢了吗?初恋男友?明家那上不了台面的养子?
      
      ——有谁知道那小子的来历?没听说过啊。 
      
      ——蓝少,你被明烟甩了?
      
      ——狠还是我明烟狠~
      
      正主蓝熹被艾特烦了,现身风轻云淡地说道:“我一直把明烟当妹妹。”
      
      圈内的名媛们则幸灾乐祸起来。
      
      ——明烟就是见色起意,看上了郁寒之的盛世美颜。
      
      ——人家这是拉郁家养子挡枪呢。
      
      ——明烟就是见一个爱一个,你们还不信?
      
      群里热闹非凡,而刚出明家的郁寒之就收到了郁云停发来的朋友圈截图和大写的问号。怎么出门一趟,他哥跟明烟成男女朋友了?他哥是眼瞎了吗?
      
      啊呸,应该是明烟这草包美人祖坟冒青烟了吗?能成为他哥的女朋友?
      
      郁寒之眼帘微敛,看着截图上笑得明媚无邪的女子,她的手机性能极高,光影处理的好,素颜也拍的极美。
      
      “寒之,这事应该不是明家设局的,明和平对此一无所知。”郁恩阳低声说道。此次来明家,他们原本就是试探居多,毕竟郁寒之的身份牵连甚广,大局未定之前,绝对不能暴露。
      
      明和平小人得势,看郁寒之时一脸嫌弃,只差要辱骂出口了。
      
      郁寒之眯眼,淡淡地说道:“阳叔,此事于我们也有利,至少明家对我们毫无防范。
      
      “是,不过明家那丫头在圈内名声一贯不好,要是她作天作地,影响到你的话。”郁恩阳一脸糟心,他是看着少爷长大的,这些年来,少爷一心扑在事业上,对女人避之如蛇蝎,好不容易身边出现一个女人,还是这么闹心的。
      
      “无妨,一个草包美人而已。”郁寒之冷淡地说道,凤眼微垂,静静地看着手机上犹如油画里走出来的红裙素颜的少女。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