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这万人迷真的打人 ...

  •   平心而论,起码在外在条件上,段绫是个实至名归的万人迷。
      
      《万人迷只想打人》虽然书名很A,但确确实实是本主受文。
      
      作为主角受,尚在少年期的段绫五官与硬朗英俊不太沾边,忽略那双戾气氤氲的墨色眼眸以及看起来就凶巴巴的眉宇,眼前就是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而已。
      
      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觉,但在谢宁看来,主角乖戾的气质已经完全压过了五官,就算美得像朵花,也是朵危险慑人的食人花。
      
      领头红毛循着视线看过来,目露鄙夷:“哈,那乖乖仔?你对象?”
      
      众目睽睽之下,谢宁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僵硬朝红毛一笑,默默挪动脚步,利用何漫卷挡住了迎面的目光。
      
      何漫卷半个小时前还对他的身份充满敌意,这会儿倒是献宝似的把他怼了出去:“你躲我后面干啥?绫哥叫你呢!”
      
      又被推回聚光灯下的谢宁:“...”
      
      六点一过,放学的铃声响起,校门口的停驻的人群越来越密,门前道路时不时鸣起召唤的喇叭,这会儿却没人急着放学回家,个个都流连在校门口边看热闹边咬耳朵。
      
      私立阳澄高中和后街的南高冲突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么大张旗鼓怼到校门口还是头一遭。
      
      眼看着附近学生越聚越多,自觉躲不掉的谢宁硬着头皮朝中央挪步,默念了无数遍当好主角的工具人就好。
      
      走到段绫身边时,他敏锐注意到对方朝旁侧了下身,那个动作就像是提醒他够了,不要再靠近了一样。
      
      谢宁微微愣神,而后停下脚步,想了想,又稍稍挪远了一点。
      
      “就他?”
      
      没想到谢宁真敢冒头,红毛审视一般上下打量,本想说‘这种货色哪比的上小帽’先发制人落了对方的脸,可对上谢宁战战兢兢的水润目光,喉咙一哽,话到嘴边莫名改了口。
      
      “这种…就算你有人了也得跟我去看小帽,那傻逼都...”
      
      一来二去,段绫耐心终于耗尽,红毛说话中途,手里的书包倏地朝他脸上甩去。
      
      砰地一声闷响,书包落地,红毛鼻孔淌下两道鲜红。
      
      段绫斜睨着红毛问:“老子为什么要看傻逼?”
      
      这一变故来得太过突然,校门口噪杂的谈论声顷刻沉寂,近距离目睹一切的谢宁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也许是他的呼吸声太大,引得段绫侧目扫了一眼。
      
      “我艹!”红毛身后的大背头叫骂:“你玩阴的?!”
      
      段绫眯起一双桃花眼,水涟波光下尽是跃跃:“怎么,想动手?”
      
      谢宁转头,刚好看到他殷红的舌尖扫过嘴唇,葡萄似的眼珠弹跳着缕缕火苗,好像随时都会喷溅而出。
      
      动手?谁想动手?
      
      南高的几个少年闻言脑子一懵,彼此面面相觑,都在找哪个孙子竟然傻叉到想在别人学校门口动手?!
      
      痛劲儿过了的红毛捂着鼻子怒骂:“段绫,你他妈少来这套,哪次不他妈的是你想动手!”
      
      打架还次次为了‘正当防卫’硬砸来的一口锅,搞得不明真相的都以为他们先挑衅呢,贱不贱啊!
      
      虽然被抡了一书包,南高几人也没失了智真在人家校门口打起来,虽然阳澄大多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但也架不住人多势众。
      
      瞥见段绫攥起的拳头,红毛想起往日噩梦,下意识后退半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嘴上还撑着威胁:“段绫,你真不去?孟哥可…”
      
      “不打就滚!”
      
      段绫骂道,又是一脚踹向红毛,这次学乖了的红毛堪堪躲开,被身后的小弟撑着才没摔倒。
      
      抬手看了眼时间,段绫面上烦躁更浓,懒得理这群只敢嘴上逼叨的废物,拨开挡路的红毛就要走。
      
      没走出两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回头看向还傻站在原地的谢宁。
      
      “啧,发什么愣!”
      
      在场不只有南高的杂鱼,还有本校一群闲的没事的大舌头,段绫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我送你回去。”
      
      对比眼前被外校‘小混混’包围的情况和逐渐走远的暴躁主角,谢宁最后还是哭丧着脸追了上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哈哈哈几个孙子可他喵滚回南高吧。”
      
      就跟给红毛打出鼻血的是自己一样,何漫卷挺着胸脯耀武扬威:“恶心人狗皮帽子终于自闭了,绫哥怎么没把那变态玩意牙打掉。”
      
      红毛出乎意料地没有回嘴,两手堵住还在冒血的鼻子戏谑看向何漫卷,好像在看个傻子。
      
      “少了个跟踪狂,绫哥肯定自在不少,这下他…”
      
      说着说着,瞥见身旁面色阴沉的顾子真,何漫卷终于觉出了不对。
      
      一前一后两个人影渐渐走远,何漫卷远远看着谢宁坐上段家的车,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大脑凝滞半分钟后,何漫卷突然暴跳。
      
      “喵的小娘炮!谢宁!!!”
      
      托得段绫一句‘老子有对象了’的福以及何漫卷的大嗓门,当天晚上,不止阳澄高中上下,就连门卫大叔养的鹦鹉都会叫‘谢宁’了。
      
      ……
      
      原书完全没有主角和他第一任炮灰男友的剧情,更别说相处模式,作为一个两行字带过的炮灰,跟着段绫坐上豪华私家车的谢宁现在感觉就是两个字。
      
      尴尬。
      
      要是没有原主的记忆,他还不至于这么尴尬,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除了尴尬之外,他就只剩下生无可恋了。
      
      就算是两行字带过的炮灰,书中的世界观也自动补齐了其他的设定,原主的身世算不上狗血,只能说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
      
      谢家曾是A市小有名气的暴发户,三年前凭借制糖秘方开了间糖果厂,之后几年混得风生水起,毫不夸张的说,A市从老到小都吃过他们家的钻石糖。
      
      作为暴发户的儿子,原主本是衣食无忧的小少爷,然而谢小少爷并没有风光多久,谢老板就被人狠坑了一把,使得营业了三年的糖果厂眨眼间濒临倒闭。
      
      当时正赶上原主十八岁生日那天,这寸劲赶的,单身老父亲谢老板抱着谢宁嚎哭一宿,泪洒成人礼。
      
      阳澄高中是专门供有钱人读书的私立学校,谢家都要破产了,自然无法负担昂贵的学费,新学期伊始,抱着不留遗憾的想法,在申请退学前,原主和段绫表白了。
      
      然后…他们就交往了。
      
      段绫是谁?
      
      除了是众星捧月的万人迷,还是A市商业巨鳄段天成的独子。
      
      谢家是卖钻石糖的,段家卖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钻石!
      
      赝品攀上了正品,乍一听这消息,谢老板差点没笑成花。
      
      谢家糖果厂是濒临倒闭,但硬撑着还能运营一段时间,于是谢老板一拍板,把名下的几套房产卖了支撑工厂,带着谢宁搬回祖父留下的老旧小区,就为了拖延时间和段家攀上关系,借此重新做回暴发户。
      
      知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谢宁心思更加沉重,原本还觉得事不关己,可在穿越回去之前,原主的烂摊子只能靠他接手。
      
      段绫竟然知道他家住在哪,上了私家车后便和司机报了地址,那处地址是谢家搬家前的小别墅,离学校不算远,但位置很偏。
      
      谢宁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开口纠正。
      
      原主目的不纯,自然不会暴露自己家里的实际情况,越是大户人家越讲究门当户对,暴发户和破产的暴发户哪个更有身价自不必说。
      
      即便谢宁知道,依靠段绫来改变谢家的处境根本不可能,但这会儿又不好冒然自爆家底。
      
      反正用不了多久就会分手,他顺着原主先前的决定来就好了,省得弄巧成拙。
      
      名义上的小情侣沉默坐在车厢后排,谢宁抱着书包,带着对主角的好奇,频频朝段绫瞥去。
      
      毫无瑕疵的白净皮肤,如油画般秾丽重彩的五官,如果不是眉目间凛然不散的乖戾,主角的外貌甚至优越到跨越性别的界限。
      
      谢宁无声感慨,或许只有拥有这种无论男女都会深陷其中的皮囊,才能称之为万人迷吧。
      
      目光描绘着段绫的侧脸,饶是不怎么看重外表的他眼神都有点发直,更别说那些看脸恋爱的人了。
      
      路程中途,段绫终于忍不住了。
      
      “看够了没。”他拧起眉,语气不善:“再看把你丢下去。”
      
      他说的不像开玩笑,谢宁也没当他开玩笑。
      
      “这附近有车站吗?”谢宁小声问。
      
      段绫摘下一只耳机,挑眉反问:“有废品站,送你去?”
      
      谢宁不说话了。
      
      “下次,我让你过来就过来,别磨蹭。”
      
      不怕万人迷会打架,就怕万人迷又会打架又聪明,知道怎么给自己摆脱麻烦。
      
      谢宁想起自己那两行字的戏份,虽然觉得不一定会有下次挡枪体验,但在段绫压迫感十足的眼神下,还是跟成了精的石膏似的点了点头。
      
      之后的十分钟又是全程无话,段绫双耳塞着耳机,低头摆弄手机,完全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单身快二十年突然被扣上个男朋友,谢宁正襟危坐,冷汗直流,比段绫更不自在。
      
      一般来说,刚交往的小情侣都有几天夹杂粉红泡泡的尴尬期,可他们这种尴尬夹带石灰,艰涩就算了,稍不留神还有窒息的风险。
      
      主角临时起意,几天前答应了原主的告白,虽说如今的两人对深层原因心照不宣,但当时又没签什么协议又没声明只是逢场作戏,客观来说,他们现在还真是一对儿正经情侣。
      
      这么一想,谢宁冷汗流得更凶了,想到未来段绫身后的各路大佬,恨不得当场跳车。
      
      好不容易捱到小区门口,他道谢后便忙不迭下了车。
      
      离开之前,段绫放下车窗:“明天...”
      
      “明天我自己上学!”谢宁赶紧打断,顺便补充:“放学我也能自己回来!”
      
      听他这么说,段绫脸上的躁火消退了几分,眼神似乎在赞赏谢宁挺有眼力见的。
      
      “随便你。”
      
      谢宁干笑着朝他摆手:“那...明天见。”
      
      等到段家的豪车转过街道劲头的拐角,谢宁才苦哈哈地放下了手,回头看了一眼陌生又熟悉的小区大门,肩膀垮了下来。
      
      别墅区一向人迹罕至,从这里回到他原主现在的住处多远不说,问题是...他怎么回去呢。
      
      ......
      
      谢宁抹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了。
      
      谢家祖父留下的房子不大,六十多米的两室一厅,地点是一处平均年龄五十岁的老旧小区,谢家父子搬过来一个月,小区上下都知道了三单元搬来个大胖子和漂亮小伙儿。
      
      刚一进门,谢家老爹便挤着喜庆的笑容迎了过来:“宁宁,今儿个咋这么晚呢,是不是和段少爷约会去了?”
      
      “他叫段绫。”谢宁换好鞋子,无奈道。
      
      奇怪的是,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谢宁对于自己这个空降的老爸竟然完全不排斥,甚至有一种诡异的亲切感。
      
      记忆里,谢老板虽然做生意总是被骗,对原主这个儿子却是相当不错的,只要不和他的糖果厂比的话。
      
      “嗨,有钱就是少爷。”谢老爹毫不在意地摆了摆锅铲,一点没有暴发户的嚣张劲儿:“咋样啊?拿下了没?”
      
      “什么?”
      
      谢老爹八卦道:“这么晚回来不是去约会?”
      
      谢宁脸一白,与其说羞赧不如说是惊恐。
      
      “不是!”
      
      约会?他可没这贼心也没这贼胆。
      
      贪图美色的后果就是暗无天日的未来,真约会了,段绫那些醋缸里泡大的追求者恐怕能针对他到天荒地老!
      
      “哦,没事儿,也不急,你们才刚在一块儿,慢慢来慢慢来。”
      
      “…”
      
      谢老爹去厨房忙活的时候,谢宁得以去洗手间端详起自己的新面貌。
      
      与谢老爹豪放的嗓门和圆润抽象的外貌相比,他长得就太含蓄了点。
      
      他不知道原主本来长什么样,但镜子里这张脸还是他本人那一张和谢老爹扯不上一点关系的脸。
      
      要是两个人走在街上,完全不像父子不说,倒像是小少爷领着他的厨子遛弯。
      
      然而谢老爹只是长得胖,根本没有任何厨艺点。
      
      吃晚饭时,谢宁默默吞下嘴里的黑暗料理,重新钻进厨房煮了两碗面,和臊得满脸通红的谢老爹一起垫吧了肚子。
      
      “宁宁啊,老爸是不是太没用了...”谢老爹小心翼翼地问。
      
      谢宁摇头,转开话题:“爸爸,工厂那边运转怎么样?”
      
      一提糖果厂,谢老爹被肥肉挤得小小的眼睛骤亮,立刻打起了精神:“今天还不错,不赚不赔!照这样下去,起码还能撑三个月,不过再久的话...”
      
      后面的话谢老爹嗫喏着没说,谢宁了然,避开他期待的目光,无声思忖起来。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搞清楚为什么会无端穿越进书里,但事已至此,在找到办法前,他只能顶着新身份生活下去。
      
      三个月…时间有点紧,工厂甚至撑不到他毕业,而且运营恢复正轨需要的资金绝不是小数目。
      
      “我会尽力的。”
      
      不忍心打碎谢老爹的期盼,谢宁只能暂时许下模拟两可的承诺。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谢宁在‘别人’的房间醒来。
      
      这栋房子的隔音不太好,凌晨一点左右,楼上传来开门的声响,其实他就被吵醒了一次。
      
      二度醒来,天花板上依旧贴着偷拍打印的万人迷海报,谢宁不得不彻底接受自己成为一本书里人物的事实。
      
      而今天,是万人迷的工具男友上岗的第一天。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9 02:28:59~2020-01-02 06:00: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纽扣、我寄人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多喜欢你,你会知道 3个;才不是胖纸呢、祝君好 2个;鱼片面包茶泡饭、团宝宝、洛花花、一只生醉大闸蟹、明安、棋魂一生推、画饼大师、想食北京烤鸭脖、小铜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肥宅路过 20瓶;小夜 17瓶;玉清尘、想食北京烤鸭脖、李卿歌中 10瓶;冰块加可乐 6瓶;寄锦书 5瓶;大白的月亮 3瓶;沧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