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宠妻日常》时三十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06 02:31: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缈缈逃出了酒楼,没有急着回家。她想了许久,先从怀中摸出银子,在附近客栈找了间屋子。
      
      她并不是京城人,在京城没有其他住处,只是因着父母双亡,才上京城来投奔亲戚。在此之前,也是一直住在杨家。
      
      原先她以为那高门大宅里住着的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可到后来才知晓,那些人是没有心的坏人。更甚至是,她就是死在了杨家。
      
      缈缈多花了几文钱,让小二提来热水倒满浴桶,然后才将门锁好,脱去衣裳坐了进去。
      
      她身上痕迹斑驳,缈缈垂眸看了一眼,便如被火烧灼一般,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她闭着眼清洗身上的痕迹,温热的水流包裹着身体,将她心中的不安与焦虑抚平,缈缈深吸了一口气,才逐渐放松了下来。
      
      从噩梦般的地方逃脱,她才总算是冷静下来,可以好好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
      
      她应该是死了才对。
      
      明明今日的事情她早就已经经历过,甚至之后种种还深深刻在脑中,临死之前的彻骨寒冷也仿佛记在了骨子里,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打个寒颤。
      
      既然她已经死了,那为何她还会在这里?
      
      缈缈忍不住摸了摸脚踝。方才跳窗时她好像还不小心崴到了脚,原先精神紧绷时没有发觉,如今倒是感觉到了疼痛。
      
      要是她是做梦,又怎么会感觉到疼痛。她都已经死了,又怎么做梦?
      
      既然她能感觉到疼痛,也不是做梦,还又经历了那段噩梦,难道说……她还活着?
      
      缈缈看过那些志怪话本,里面有神仙精怪,还有许多离奇事,也并非没有起死回生。只是她也没想到,这般离奇的事情,竟然还会发生到自己身上。
      
      她非但活了,还回到了数月以前,这会儿她还好好的,还什么事情也没有。哪怕是被陷害与人云雨,但还没有被捉奸在床,她的名声还没有毁,后来的许多事情也并非发生。
      
      缈缈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吐了出来。
      
      真好。
      
      既然杨家人不将她当做亲人,那她也没必要把那些人当做自己的家人。
      
      她的家在桐州,不在京城,要不是爹娘临死前叮嘱,她也不会千里迢迢上京城来寻亲。想来她娘也想不到,杨家人是那样狼心狗肺之人。
      
      别说她娘,她朝夕相处过一段时日,也并非发觉这些人装模作样底下的真面目。
      
      就比如今日这场戏,也是她的表哥自导自演,为的就是撕毁他们的婚约。杨家在京城也算是有名望的大家族,本是她高攀不上,只是数年之前,她爹本是在京城做官,前途无量,那时杨家也还没这么厉害,才娶了她娘这个杨家女。等她娘有了身孕之后,两家也交换信物,口头上定下了婚约。
      
      谁知道,她爹之后却因犯错便调至桐州,便在桐州扎根,再也没有回过京城。而杨家人出息,反而越来越厉害,在京城的高门望族之中也有了一席之地。多年过去,杨家人早就将这婚约忘了。
      
      可偏偏她上了京城。
      
      爹娘意外身亡,她娘临终之前把信物交给她,让她来找杨家寻求庇护。她拿着信物上京,一面是寻亲,一面也是为了履行婚约。
      
      杨家人一直对她不冷不热,早就将婚约的事情给忘了,只把她当做上门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到京城以后,缈缈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生怕会招惹他们不喜,也并未急着先透露婚约之事。
      
      直到前几日,她隐约透露出了几句,并未交出信物。
      
      这才是捅了马蜂窝。
      
      杨家只盼着杨新立能娶高门贵女,让杨家更上一层,哪里会看上她这个乡下来的丫头,她身份太低,更别说爹娘双亡,也没有对杨新立的仕途有何帮助。可信物还在,却由不得他们否认。杨家隐约透露意思,说要让缈缈做妾,可缈缈却不想答应。
      
      她与表哥是从小定下的婚约,理应当是明媒正娶,好好的正妻,为何要变成妾室?就算是不嫁给表哥,她也可以嫁给其他人做正妻。
      
      缈缈不答应做妾,这才惹怒了杨家。
      
      今日一早,杨新立主动邀她出门,带着她到了京城的酒楼里,进了那间包间,点了不少她喜欢的菜。她心中欢喜,以为表哥对她有意,表哥一笑,她就晕乎乎的,让吃菜就乖乖吃菜,吃着吃着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醒来时,就是杨新立带人破门而入,将她抓了个正着。
      
      缈缈如今回想起来,都不禁瑟瑟发抖。
      
      她也不知道表哥为何这般心狠,若是当真不愿,说开了就是,她也并非是无理取闹之人,杨家不愿意容纳她,她也可以再寻一门好亲事。可杨家连个与她好好说的机会都不给她,只怕她拿出信物提出婚约,直接断了她的后路,连个挣扎的机会都不她。
      
      她失了清白,自然不可能再嫁给表哥。但这也不止。
      
      骤遭变故,她惶恐不已,尚且还不知道是这些事情是表哥一手操作,更担心这些家人将自己赶出杨家。离了杨家,她就没有安身之处。她不敢提婚约,慌乱之中,却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身家。
      
      她爹在桐州置办下不少产业,爹娘去世后,这些就全都成了她的,多到让杨家都眼红的程度。
      
      杨新立不能娶一个失了清白的姑娘,更不会履行他们的婚约,为了她的家产,杨家便对她下了狠手。缈缈猜想,上辈子自己死了以后,自己的那些东西应当都归了杨家。
      
      杨家人实在是可恶,狠毒到令缈缈胆寒。她前世饱受折磨,今生也不敢生出报复的念头,只想躲得远远的,离那些人越远越好。
      
      也幸好,她回来了。
      
      虽然逃不过失去清白,可一切还尚早,她已经知晓了杨家人的真面目,就不会再重蹈覆辙!
      
      水桶里的水已经凉了。
      
      缈缈仔细将身体擦干,穿上衣裳,这才出了屋子。
      
      她要回去收拾行李,快点回到桐州去,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到京城来。
      
      ……
      
      容景出了那间屋子,并未急着离开,而是先去找了酒楼掌柜,问了那间包间原本给了谁。
      
      他掏出令牌,掌柜就乖乖说了:“是杨家的公子。”
      
      “叫做什么?”
      
      “哪个杨家?”
      
      “就是城东的杨家,户部侍郎杨大人家的大公子。”
      
      容景颔首。
      
      他收起令牌,想了想,又叮嘱道:“别将今日的事情透露出去。”
      
      “小的明白,将军放心就是!”
      
      他出酒楼没多久,就在外面碰到了自己的副将。
      
      “将军,总算是找到您了!”许副将焦急地道,他左右看了看,附到容景耳边,小声说:“皇上忽然派人过来吩咐,让将军立刻出发去桐州。”
      
      “现在?”容景蹙起眉头:“不能再等等?”
      
      “说是有急事,刻不容缓。”
      
      容景立刻快步往前走,边走边问道:“何事这么紧急?”
      
      “上头没有吩咐,只说到了桐州之后,会有人接应将军。”许副将说:“城门口已经备好了马,将军立刻就要动身了。”
      
      容景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酒楼之事,他顿时头疼不已。
      
      君命不可违,可他刚污了人家姑娘的清白,也一定要负起责任来。那姑娘是谁他都没找到,可这会儿也没法去找。
      
      容景叹了一口气,到城门口翻身上马,临走之前回头叮嘱:“去打听一下户部侍郎杨大人家,杨家应当是有一个年轻姑娘,是杨公子的表妹,先把人看牢了,若有什么事情,立刻飞鸽传书给我,要是杨家人想要给她定亲,你就以我的名义,先上门提亲把人定下。”
      
      许副将目瞪口呆:“提……提亲?”
      
      “不错。”
      
      许副将咕咚吞咽了一下口水:“将军,提亲这事这么重要,是不是还得让您亲自来……”
      
      “来不及了,现在我抽不出空来,你先把人看好,若是无事,那等我回来亲自提亲,若是有事,你就先八抬大轿上门把人带回府里安置,等我回来再成婚。”
      
      “好……好的,将军。”
      
      容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当,又改口道:“还是直接先把人接到将军府吧。”
      
      “直接接过来?!”
      
      “若是那姑娘愿意,就接过来,若是不愿意,就等我回来。”
      
      许副将震惊应下,眼看着人快马加鞭跑远,连影子都看不见了,这才合上了下巴。
      
      他转头问旁边守城门的士兵:“你方才听到了没有?”
      
      士兵沉默点头。
      
      原来自己真的没听错!
      
      他们将军竟然看上了一个姑娘,甚至还这般霸道,问都不问一声,就要直接抢到府里来!
      
      那位杨公子的表妹也不知道是什么神仙人物,竟然让他们一向恪己的将军都动了情。
      
      许副将摸了摸下巴,心中也生出无限好奇来。
      
      “哥!”
      
      身后有人喊了一声,许副将回头看去,顿时喜笑颜开:“妹子,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找容大哥。”许思月兴冲冲地道:“容大哥呢?”
      
      “将军他有事出远门去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许副将说:“你也别容大哥容大哥的叫,将军不与你计较,你也别太过分,下回见着了将军,要好好叫他将军。”
      
      许思月不吭声,又问:“容大哥去哪里了?”
      
      “这是机密要事,我肯定不能告诉你。”许副将乐呵呵地说:“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件大喜事。”
      
      “大喜事?什么大喜事?”
      
      “我们将军要有将军夫人了!”许副将高兴地道:“将军临走之前吩咐了我,要我将未来的将军夫人接回来呢!我还从未见将军对谁这样上心过。”
      
      许思月大惊:“将军夫人?!”
      
      “是啊。”
      
      “容大哥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方才临走之前与我说的,我也是刚知道。”许副将道:“将军吩咐了,我这还要赶紧把将军夫人接回来呢!”
      
      许思月连忙拉住了他:“什么将军夫人,你等等,你和我说清楚。”
      
      许副将便将事情从头到尾给她说了一遍。说完,他又着急道:“将军吩咐我的事情我还没办呢,我这就去了。”
      
      “哎,等等。”许思月拦住他:“哥,此事就交给我吧。”
      
      “交给你?”
      
      “是啊,将军夫人又没见过你,省得被你吓着。我也是个姑娘,与夫人接近最方便,我先去问问夫人的意见,等夫人同意,我们再将夫人接回去。”
      
      许副将不疑有它,听她说的有几分道理,便颔首应了下来:“好吧,就照你说的办。”
      
      

  • 作者有话要说:  坏人是要打的,一定会报仇的,将军会给缈缈出气的!
    嗯,将军打坏人,缈缈打他……
    想要大家多多评论鸭!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时光荏苒不复当年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