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找我有什么事?”
      
      房间里的青年有些烦躁,漆黑的大衣带着铁锈的味道,很明显,他刚刚从一个暗杀现场回来。
      
      而一回来,他就看到那个令人生厌的女人。
      
      琴酒擦开打火机,在轻飘飘升起的烟雾中冷声道:“伏特加说你有事找我,快点说,我的时间不多。”
      
      贝尔摩德笑吟吟地看着毫不知情的银发杀手:“别那么紧张嘛,琴酒,我可是来传达Boss下达的命令的。”
      
      组织第一杀手终于肯给她一个视线。
      
      贝尔摩德微微一笑:“这是我们安插在政府内部的人拦截下来的消息,有一位来自英国的贵客,性别女,非常年轻。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背景很深。现在她正在米花町居住,并且准备在这里寻找未来的结婚对象。”
      
      “资料给我。”琴酒抽了口烟,脑海里已经开始计算该如何杀掉那位“贵客”。
      
      “真敬业呢,琴酒。但是不是这样的。”贝尔摩德轻笑,“Boss的命令是,让你去和那位小姐相亲,最好能骗出她背后的势力,并为组织所用。”
      
      “………………”
      
      空气凝滞了一秒。
      
      贝尔摩德看到琴酒冰冷的眼神,如果不是念着同事之情,她差点就要当面嘲笑起来。
      
      那可是琴酒啊,黑衣组织最忠心最劳模的琴酒啊!从他加入组织以来,干的没有一例不是见血的活儿。现在,Boss竟然要他利用自己的美色,去勾引一个素未蒙面的女人,这简直太好笑了!
      
      忍着笑意,贝尔摩德拿出准备好的资料:“那位小姐的名字叫神上飞鸟,一个月前忽然出现在东京,同时到来的还有英国的邮件,里面点名道姓,要外务部【务必】多多关照那位小姐。因为我们在外务部的卧底拦截了她的消息,现在政府里还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这是一个好机会。Boss认为,既然那位小姐如此迫不及待地找人结婚,那我们就让她得偿所愿去好了。”
      
      能让大英政府亲自过来嘱咐,看得出来对方非富即贵。
      
      黑衣组织及时截下了那条信息,当然不会就这样放着什么都不做。
      
      贝尔摩德表情愉悦,更重要的是,她还能看到琴酒难得一见的丑态,看着他被迫出卖色/相,去和别的女人虚与委蛇,何乐而不为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你向Boss提议的吧。”琴酒警告她,“收起你的玩心。”
      
      “啊啦,这你可就冤枉我了。”
      
      贝尔摩德摊手,表示自己非常无辜,“其实,Boss也不是没有别的人选,比如我的易容术,比如波本。但是我们听说那位小姐是一位异能力者,哪怕我的易容术可以以假乱真,也比不过真正的男人,风险仍然存在。何况比起波本,Boss更信任你,那位小姐的身份非常重要,你可不要让他失望。”
      
      “而且,自从雪莉逃走,就再也没见过你和哪个女人亲近。作为一个男人,你也太清心寡欲了,Boss这可是为了你好啊。”
      
      这话听上去很有道理,其中却有不少的漏洞。偌大的一个组织,竟然连一个Boss信任、又足够资格去相亲的人都没有,到头来,什么脏活累活都得交给琴酒,连勾引女人这种工作都不可避免。
      
      多好笑啊。
      
      贝尔摩德差点就将幸灾乐祸写在脸上了。
      
      她也知道,只要搬出Boss的名字,琴酒就不会拒绝。
      
      正如她所想,银发杀手面无表情地把烟摁灭,冷着脸看起了神上飞鸟的资料。
      
      虽然这任务听上去就很傻逼——简直傻逼透顶了。但平心而论,任务对象确实是一位大美人,年龄也不过20岁出头,身材高挑纤细,除了过往经历成迷,她几乎没有任何缺点。
      
      这样的女人,放在哪里都不缺追求者,怎么会跑来相亲?
      
      “这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你放心吧,琴酒。只要我们得到她背后的势力,届时无论生死,那女人都随你处置。”
      
      金发女郎语气轻松,仿佛就这样决定了一个无辜路人的结局,哪怕对方是异能力者也不例外——说起来,死在琴酒枪下的异能力者也有不少。
      
      毕竟这才是他们这些生活在暗处的人的日常。
      
      琴酒的脸色逐渐转暖,他低头看资料,照片上的女性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对她的未来还一无所知。
      
      ……
      
      以上种种,便是琴酒今日会出现在相亲地点的原因。
      
      贝尔摩德早就派人假装相亲会所的中介,给神上飞鸟发去了琴酒的履历,约定的时间便是今日。
      
      “千万不要在女方面前发怒,女人可不喜欢冷冰冰的男人。”
      
      “闭嘴。”
      
      琴酒按住耳机,压低声音回道。贝尔摩德乖乖闭上嘴,坐在琴酒的保时捷里,和伏特加一起看起了琴酒大衣扣子上的微型摄像头传来的画面。
      
      没错,她还是跟来了。为了计划的周全,更加了解女人的贝尔摩德将在背后指点江山,而且——
      
      ——那个琴酒会在女人面前露出什么样子,她也是很期待的。
      
      如果能看到琴酒尴尬又憋屈的模样,拍下来,传到组织上下的人手里……
      
      贝尔摩德不由地笑出声。
      
      咖啡馆已经清场了。琴酒推开玻璃门,店内播放着悠扬的古典音乐,只有一个店员在柜台制作甜点,安安静静的。琴酒一眼便看到店内唯一的客人。
      
      神上飞鸟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下巴,望向窗外。她穿着一条米色连衣裙,手腕挂着一个古朴的木制手镯,侧脸娴静淡漠。
      
      听到脚步声,她转过头,于是,贝尔摩德和伏特加都看清了她的脸。
      
      不得不承认,她比照片看上去更美,还很年轻,丝毫看不出来她已经23岁。欧美人到了她这个年纪,却还能像高中生般稚嫩的可不多见。
      
      “是黑泽阵先生吗?”神上飞鸟问,贝尔摩德在造假身份时直接用了他的本名。
      
      琴酒却僵硬了身体,怔怔地看着她。
      
      原本在照片上看上去无比正常的女人,本该是他从未蒙面的陌生女人,却在这一瞬间忽然变得熟悉起来。就好像原来有一层术法覆在她的身上,隔着照片阻挠他的记忆,直到他在现实中见到,才犹如拨开云雾般倏尔消散,一下子唤醒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抬起手,用力捏碎扣子上的摄像头。
      
      “是你。”
      
      他用笃定的语气说。
      
      “?”
      
      神上飞鸟适时露出疑惑的表情,眉毛微微蹙起——她连表达疑问都十分美丽。
      
      琴酒盯着她,内心慢慢卷起波澜,他知道他认识她,却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他加入组织之前。
      
      琴酒并不像雪莉和她的姐姐,在组织的监控下出生。他和赤井秀一、波本那些后来加入组织的人一样,是被人推荐才入了组织,只不过他加入组织的时间比旁人更早,对组织也更忠心,才慢慢坐上第一杀手的位置。
      
      而在加入组织之前,他在中欧一个秘密基地里,当成秘密武器来培养。他天生就擅长学习,成绩永远稳居基地的第一名,性子又孤高不爱说话,受到了基地顶层十足的关注。
      
      但他越出色,便越有人看不惯他。最初是一些小摩擦,到后来直接想要整死他。有几个人找了个机会,借口和他出去执行任务,趁机在背后阴了他一把。琴酒虽然强壮,却不是无敌的,他只是个有极限的普通人。那天,他捂着贯穿胸口的伤跌跌撞撞逃离,钻进无人的小巷,直到最后摔进一栋房子的庭院里。
      
      庭院里种着大片大片的花卉,他仰躺着,不知道压坏了多少娇嫩的花朵,傍晚的昏黄阳光落在他身上,体力渐渐流逝,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失去意识。
      
      而这时,耳畔传来温润的一声询问。
      
      “你是来租房子的吗?”
      
      “…………………………”
      
      谁会把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当成是来租房的?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遇上了脑子不好使的人,如果放在平时,他理都不会理对方,但他即将命丧于此,似乎连情感都变得温和了。
      
      琴酒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转头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
      
      然后,他看到一抹金黄,有人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碧眸淡然,看向他时犹如高高在上的神明。她的手边放着一本读完的书,琴酒逐渐意识到对方刚才一直就在庭院里看书,哪怕看到他误闯进来也视若无物,直到看完了书的内容,她才愿意分一丝怜悯给他。
      
      他不知道对方是凉薄还是懦弱,只是,还来不及思考要怎么回答,他就听到外面传来追逐的声音。
      
      那些人顺着他滴落的血迹追过来了。
      
      看来他们是不见他的尸体不甘心啊。
      
      他嘲讽地勾了勾嘴唇——这已经用完了他全部的力气,连闭上眼睛都是一种奢侈。
      
      但几分钟后,他没看到那些人闯进来,嘈杂的声音在周围转了一圈,竟是直接绕走了。
      
      凉亭处的金发少女站起来,走到围墙边,唇角微扬:“看来我设的魔法还算有效。”
      
      魔法?
      
      琴酒看着对方朝他走来,静如轻风的碧眸居高临下望着他,带着淡淡笑意,她又重复了一遍:“嘿,你是来租房子的吗?”
      
      在那一瞬间,琴酒看清了少女的脸。
      
      ——那是十几年前琴酒还未加入组织的一场奇遇。漫长的时光过去,他以为自己早就遗忘了这件事。
      
      直到多年后的今天,他在日本一家无人的咖啡馆里,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样貌。整个世界天翻地覆,却只有她十多年未曾变化。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也可以命名为——少年琴酒之初恋,阿阵爱上了阿神x
    琴酒没认出飞鸟是因为她给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下了暗示,只要隔几年不见,哪怕再看到她的照片也认不出她,除非再次遇到她本人,才会解除这个暗示。
    ps:型月世界观里魔法和魔术不是同一种东西,但是飞鸟是异世界的旅客,在她那里只有魔法,所以她对一切魔术的称呼都是魔法,不是bu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